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在天有灵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七月二十七日凌晨,这是一个没有光亮的夜,没有弯月,也没有星星,围着“警戒线”的失火现场很是安静。

    忽然,一辆汽车停在巷口对面,从车上下来四个黑影,三高一低,三个人和一条狗。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楚天齐、高强、高峰,高强手里牵着警犬,高峰手里提着一个大的编织袋。车上还有一个人没有下来,就是司机厉剑,他既要看着车,也要盯着巷口,注意有无可疑人员出现。

    其实除了他们几人,还有一人也参加了今天的行动,就是仇志慷。只不过仇志慷没有来到现场,而是在一辆汽车上观察情况,那辆汽车就停在离公安局不远的地方。另外,楚天齐等人和那天一样,还是从办公楼一楼厕所窗户跳出,又跃出围墙,开着仇志慷提供的汽车来的。

    来到巷口,高峰当先走去,楚天齐和高强稍微走的慢一些。当楚天齐和高强走到失火现场的时候,巷口另一头亮起了手电,手电快速闪亮了三次,又关掉了。这是高峰传递的信号,表示没有发现可疑现象,一切正常。

    接到“正常”信号,高强牵着警犬进了那个“警戒圈”,从废墟一角开始,让警犬慢慢的嗅着。楚天齐没有跟着进去,而是守在了圈子外面,不时关注着两个巷口有无信号传来。

    今天之所以多人出动,并且带来警犬,就是为了从废墟中寻找可能存在的秘密。至于究竟有没有秘密,有什么秘密,众人都不得而知。尤其高强、厉剑二人并不知道高峰对楚天齐讲说过的那些详细内容。这并不是对厉剑、高强的不信任,而是事情还不明朗,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其实这也是警察的一种职业习惯。高强和厉剑自然不会多心,因为能让自己来参加行动,本身就是绝对的信任。

    从四月二十六日晚间失火,到今天已经是三个月了。

    在刚失火那几天,白天都有警察出现在失火现场附近,对居民进行走访。晚间的时候,高峰就会到废墟蹲点,既想着抓到可能出现的人,也想着能够发现可能存在的秘密。只是蹲点多次,高峰没有任何收获。

    在过去的这些天当中,楚天齐一直也在想着废墟里可能存在的秘密,也想到了要帮高峰一起寻找。只是刚失火那几天,总有闲杂人等到现场,不但白天经常,晚上也偶尔有人去,实在不方便。人们去过几次便没了兴趣,五一的时候那里就清静了,于是在五月六日凌晨的时候,楚天齐、厉剑和高峰去了一次。只是忙了好几个小时,并没有找到秘密,不过却发现了一把铁锹和一把镐头。因此,楚天齐认定,那里可能真有什么东西,否则别人不会也去寻找。

    在那之后,楚天齐又和高峰去了两次,依然没有找到任何秘密,不过发现了一些脚印,显然有人也在找。连着几次空手而归,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楚天齐便没有再去,只是高峰还偶尔去看看,自是没有找到东西。

    在七月十五日那天,围捕连莲的时候,楚天齐本想从连莲口中探听消息,但听连莲当时的语气似乎不是很清楚。不过对方首先选择烧房子,而不是对付高峰的家人,分明是怀疑房子里有什么。

    从那天之后,楚天齐就想着再到房子旧址来寻找。不过考虑到隐密,也为了避开雨天,就拖到了今日。由于这一段时间雨水比较勤,地基已经下沉,高峰必须尽快处理现场了,所以这次也可能就是最后一次搜寻,一定要好好找一找。

    为了今天的行动,由高峰提供了父亲曾经穿过的衣服和使用的物品,供警犬嗅闻。只是这些衣物和物品已经闲置了五年多,不知上面还残留多少主人的气息,警犬是否能够辨识出来?而且那个可能存在的秘密也不知道是什么,更不知道藏在哪里,上面是否留有主人的气息?

    夜深人静的时候,一点轻微响动都会引起邻居警觉,更何况是“汪汪”的犬吠。所以,今天还特意给警犬带了特制的“口罩”,估计这只警犬自参加活动以来,还没遇到过这么憋气的事:即让自己干活,又不让自己出声。

    “警戒圈”里,在高强牵引下,那只警犬恪尽职守的嗅闻着。它从这边慢慢移动到那边,又从那边缓缓回到这边,就像是机械在耕地一样。警犬对待工作的严谨性,不禁令楚天齐动容,恐怕好多人都会自愧不如的。

    就像用篦子梳头发一样,警犬已经把“警戒圈”里所有空地过了两遍,也曾经做出过“发现物品”的举动,但当高强弄开上面的杂物时,却发现是一只烧焦的鞋底和一个踩扁的金属钢笔帽。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警犬也尽心尽力了,但却没有发现想找到的东西。楚天齐不禁疑惑:难道是判断有误,里面并没有所谓的秘密?还是时间久远,物品上已无任何残留的主人气息?亦或是物品上的气息,超过了警犬的可辨识能力?

    高强凑近楚天齐,低声道:“我让‘黑子’出去换换空气。”

    这是“犬”之常情,平时执行任务,基本都是过个一、二十分钟,警察就会让警犬离开目标源,去换空气,以此来保证鼻子灵敏性。今天是为了避免频繁往返,减少遇到闲人的机率,这才没有让警犬去换气,警犬“黑子”这是超负荷工作。

    楚天齐明白这些道理,于是点了点头。

    高强回身去拉警犬,却见警犬正爬在一个小土堆四周,来回嗅着。面对主人的召唤,它仍然倔强的“工作”着,还仰起头,似乎想表示“我再试试”。于是高强停止了拉扯,仍由警犬继续在那里嗅着。

    忽然,警犬“腾”的一下蹿起,扑向主人身上,不停的用头去拱高强。

    看着警犬的兴奋程度,楚天齐和高强都不禁跟着兴奋。

    向楚天齐示意后,高强摸了摸警犬的头,带着警犬出了“警戒圈”。

    不一会儿,高峰被“换防”回来。在楚天齐的示意下,高峰从编织袋里取出工具,清理着那个土堆上的杂物和杂土。由于担心弄出动静,高峰的动作很轻,用了二十多分钟后,才把那个小土堆弄掉,地上出现了一个铁井盖。掀开井盖,下面露出一个洞口,这是高峰家存放土豆的窖。

    晾了足有十分钟,估计里面的有害气体浓度不足以对人造成伤害,高峰才带着手电和工具袋下到了窖里。

    此时,楚天齐也进到了“警戒圈”,来到窖口处,他要关注高峰的安全,也要关注高峰的信息反馈。

    不一会儿,传来“咚咚”的响动,那是高峰在轻轻敲击土豆窖的墙壁。

    “轻点,前天刚下去雨。”楚天齐把头探起窖口,轻声提醒着。

    “放心吧。”高峰应对一声,然后继续“咚咚”的敲着。

    “扑通”一声闷响,接着传来“啊”一个喊声,然后是“哗啦”的声音。

    不好,窖塌了。这样想着,楚天齐用手里向窖里照去,同时对着窖里喊了起来:“高峰,高峰。”

    手电光照射下,楚天齐看到了一个土堆。

    “嗯嗯”的声音从窖里传出,是高峰的声音,显然高峰没被砸晕,但却被埋住了。

    “别动,别喊,我来救你。”说着,楚天齐就要下到窖里。转念一想,他又马上出了“警戒圈”,向高强晃了晃手电。

    看到高强过来,楚天齐马上回到“警戒线”里面,下到窖里。

    及时赶到的高强,用手电一照,马上明白出了什么事,他喊住正刨土的楚天齐:“老师上来,让黑子去,他比我们在行。”

    “真的吗?”楚天齐反问。

    “真的。”一边答着,高强一边抚摸着警犬,显然正在与其交流。

    楚天齐上到窖口。

    高强把警犬“黑子”放了下去。

    警犬“黑子”在里面嗅了嗅,马上开始刨土。

    楚天齐则不时呼喊着高峰,让高峰弄出点响动,以示清醒。

    忽然,“黑子”刨着刨着,猛的一扬头。

    楚天齐以为是把高峰弄出来了,马上用手电去照,却原来是一个用塑料袋包着的包裹。

    高强马上把东西拿上来,交给楚天齐。

    楚天齐不由得一阵激动,觉得这肯定是老高所长所藏,意识到发现了秘密。但他现在没有心情去看,而是捧着东西,继续等待“黑子”救出高峰。

    “憋死我了。”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响起。

    楚天齐用手电照去,看到了高峰的半边脸。

    这时,高强赶忙下去帮忙。

    很快,高峰的脸露了出来。尽管说话有些气息不匀,但显然并无大碍,把土弄开应该就好了。

    楚天齐只盼着,高峰千万不要受伤,骨头没事就行。

    过了二十多分钟后,高峰彻底出了土堆,在高强扶助下,站住了窖底。他推开高强的搀扶,仍能稳稳的站在当地,看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快出来,快出来,别逞强。”楚天齐急着向窖里的人招手。

    高强没有再听高峰的,而是扶着高峰登上了窖里的咯噔,并一点点的向上托举着对方。

    高峰手脚确实能用上劲,很快便上了一半。

    楚天齐趴在窖口,拉着高峰的手。高峰一步步,一步步的爬了上来。

    “有事没?”楚天齐让高峰站在地上,然后又让对方慢慢移动。

    高峰走了几步,便急不可耐的去拿楚天齐手中的塑料包裹,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看着。

    高强和“黑子”也上来了。

    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盖好窖盖后,简单把窖口盖了盖,众人迅速出了警戒线,走出小巷,回到了车上。

    看到众人的样子,厉剑不禁一阵唏嘘,暗叫“好险”。

    “厉剑,去医院。”楚天齐道。

    高峰忙道:“没事,不用。”

    听到高峰的声音带着哭腔,楚天齐用手电一照对方:“高峰,你怎么啦?哪疼?”

    高峰脸上连连摇头:“不疼,不疼,我爸在天有灵,保佑着呢,呜……”

    “是呀,是呀,高所长在天有灵。”楚天齐连连点头,也不禁眼窝湿*润。

    如果不是老高所长把东西藏的这么隐密,恐怕早有被人搜走了。如果不是带着警犬来,肯定不会发现土里的东西。如果不是赶上这些天接连下雨,窖里就不会塌,包裹未必就能出来。在场的这些人都是唯物主义者,但这么多的巧合发生,尤其高峰被土埋后仍然安然无恙,人们不禁都相信了高所长在天有灵。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