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地道暧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赶跑它,没事,没事。”一边用手电去晃对面老鼠,楚天齐一边轻声安慰着周仝。

    “我怕,我怕。”伏在楚天齐胸口,周仝轻声喃喃着。

    怕什么怕,不就是一只老鼠吗?到底是女孩,胆子小。楚天齐很不以为然。不过转念一想,他又推翻了自己的结论,因为不只是女孩子怕好多东西,其实好多男人也有怕的小动物。就拿自己来说吧,小时候在村里山上,遇到过蛇,也遇到过狐狸,还遇到过狼,他都没觉得怕,却独独怕一种叫“臭斑蝥”的虫子。他也说不清怕那种虫子什么地方,反正只要一见到,就浑身难受,便要马上离开。现在就是想到那种东西,也还不禁心头激灵呢。

    自己在内心取笑对方,不是五十步笑百步吗?于是,楚天齐马上端正态度,一边继续用手电去晃那只老鼠,一边挥动另一只胳膊,做出要打它的样子。

    那只老鼠先是原地不动,甚至还有上前一斗的架势,然后过了好几分钟才跑开。而且它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上去根本不是被吓跑,而是不想陪对面那两个家伙玩了。

    轻轻拍了拍对方胳膊,楚天齐柔柔的说:“跑了,已经跑了,没事了。”

    “呜呜……”可能是怕哭声传出去,也可能是害怕,周仝把头脸深深埋在楚天齐胸前,轻轻抽泣着。

    周仝双臂搂着楚天齐,头脸紧贴在他身上拱着、哭着,口中热气便不时哈到他胸前,热气也钻到了他衣服里。这还不算,随着对方双肩抖动,有软软的面团一样的东西不时蹭着他的身体。更为要命的是,周仝两条腿缠在楚天齐腿上,两人几乎是全方位接触着。

    刚才只顾着赶走那只老鼠,没注意这些,现在鼠患警报解除,新的警情却来了。有对方双臂搂着、热气哈着、头拱着、身体紧贴并蹭着,楚天齐胸前痒痒的,全身都痒痒的,而且身体还起了反应。这种情形既舒服也难受,既想推开对方又实在不忍,楚天齐只觉身上燥热异常,也烦乱不已。

    可能是思想溜号,也可能是双*腿被对方缠的过久,楚天齐一个没站稳,身体晃了一下。顿时头磕在顶上,腰也被洞壁硌了一下,头和腰都不禁一疼。

    随着轻微疼痛的传来,楚天齐头脑一下清醒了好多:这是干什么?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能这样?想到这里,楚天齐轻轻推着对方。

    “我怕,我怕老鼠。”周仝仍在重复着这两个字。

    楚天齐轻声道:“老鼠已经跑了。”

    “跑了?哪要是再有,怎么办?”周仝呢喃着,“你得保护我。”

    “当然保护你,可……可我现在腿麻了。”楚天齐一边稍微用力去推对方,一边编了个理由。

    “腿麻……”周仝轻声“哎呀”一声,马上站到地上,猛的抬起头,“对不……”

    没等周仝那个“起”字说出口,发生了意想不到一幕,两人都尴尬不已、心跳不止。

    刚才周仝抱着楚天齐,脸贴在对方胸前说话。而楚天齐本来就因为洞顶低,一直低头哈腰还微曲着腿,在和她说话时,为了怕声音传出去,更是尽量低头,几乎贴着她的耳朵说。现在周仝忽然抬头说话,而楚天齐根本没防住,一刹那间,两人的嘴唇碰到一起。

    吸了口气,楚天齐赶忙抬头,头磕到洞顶,便下意识再低头。这一低头又坏了,嘴唇再次碰上了她的嘴唇,而且比刚才那次接触更结实、有力,就像是主动吻对方一样。

    “你……”不知是生气还是害羞,周仝只说出一个字,便用手去捶对方,可嘴却没离开对方的嘴唇。

    “我……我抬不起头。”楚天齐再次抬头的努力失败,换来的是头顶再次生疼,忙做着解释。

    “你当然抬不起……”话说到一半,周仝才意识到,对方是无意的。她忽然有一丝失望,又有一丝害羞,赶忙后退一步。

    这样,两人的嘴唇才算分开。

    楚天齐心中暗暗叫苦,也有些后怕:这算什么事?差点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人,发生错误的故事。其实已经造成了错误的事实,擦出了不该有的火花——无意中被动的接吻了,在这个地道发生了暧昧。

    “我……我刚才主要是害怕。”周仝解释着刚才的尴尬,她只觉得脸红耳热,浑身都热,估计脸已经成大红布了。

    “地方太小了。”楚天齐也给出了解释。

    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好像两人都心中有鬼似的。

    稳了稳心神,楚天齐抬手看表,已经将近凌晨两点。估计从看到老鼠,到现在将近有二十分钟了。楚天齐不禁心想:二十分钟白白浪费,什么也没干成。转念一想:不对,没干成正事,倒干了点歪事。

    赶忙摒弃心中杂念,侧耳倾听了一下,楚天齐示意了对方,两人向前走去。这次还是周仝在前,楚天齐在后,两人间有一步的距离。

    经过刚才老鼠出现的地方,地道又转了一个大弯,这个弯度在九十度左右。转弯以后,地道又宽了一些,也高了一些,而且越走越宽。

    楚天齐不禁心中一喜:难道这是一片新的天地?会有什么发现?兴奋过后,他警惕的四外望了望,放缓了脚步,还扯了一下周仝的衣服,以示让对方也慢下来。于是他俩一边慢慢前行,一边尽力倾听着可能存在的声音。

    走着走着,地道宽度先是达到了一米,很快就到了一米五,不多时就有两米多。不只宽度增加,顶子也高了好多,现在楚天齐只需微微曲腿,不必哈腰,就能正常前行了。

    随着宽度和高度的增加,楚天齐也越来越兴奋,同时也更加小心,总是走几步停一下,听一听再继续走。而且在走、停过程中,不但借助手电光四处看看,还经常在洞顶、洞壁摸一摸,想要有所发现。周仝也学着楚天齐的样子,把目光投到光亮处,并同时在四周摸着。

    地道宽度足有三米多了,顶高也差不多两米,楚天齐已经能够挺胸抬头正常行走,两人也由前后鱼贯行走变成了并排而行。

    依据对空气的判断,楚天齐知道前面更宽、更大。究竟是有什么不同,具体他也说不清楚,就是一种感觉,但这种感觉绝对准确。小时候在老家经常钻战备洞,几乎所有小伙伴都练就了这种感知能力。何况楚天齐听觉、视觉、触觉又优于常人好多,判断这个绝对权威。

    果然,空间宽度、高度都在增加,宽度竟然已有五米左右,高度最少在两米五以上。和先前经过的区域相比,现在这里已经不能称之为“道”,而应该唤作“厅”了。

    在这个厅里,墙上有好多凹进去的洞,洞不深,也大小不一。有的洞口或圆或方,很是齐整,显然这些洞都是人工而成,肯定曾经用以放置过物品。

    两人再次放慢了前行速度,一边倾听着可能出现的声音,一边关注着前后左右可能出现的人或其它什么,一边在那些小*洞里搜寻着可能存在的东西。但又搜寻了好几百米,那些可能还仅是可能,并没出现期待的或是担心的人、事、物。

    到目前为止,什么都没有发现,但“厅”的空间越来越大了。楚天齐环顾四周,不禁想到:这里可能本身就曾是会议厅或指挥所,也可能是大仓库。那么现在它是干什么用?还是已经被闲置了?

    虽然没有发现什么,不过两人却没有气馁,反而搜寻的更仔细,洞顶、洞壁,甚至脚下,尽量一处都不放过。

    “这是什么?”周仝声音响起。

    楚天齐用手电向周仝照去。周仝正蹲在那里,右手在墙角处摸着。

    “啊,老鼠。”周仝一声尖叫,右手猛甩,扑到了楚天齐怀里,嘴里兀自喃喃着,“老鼠,老鼠。”

    前边“啪”的一声响过,便没了动静。

    楚天齐知道,那个声音是周仝扔出手中所抓东西而发出的声响。但此时,他还顾不上去看那个掉地的东西,而是需要安抚怀中的女孩。怀里的周仝,没有哭泣,而是嘴里不停的喃喃着“老鼠,老鼠”。楚天齐能感受到,周仝呼吸急促,牙齿不停的打颤,身上也颤抖个不停,显然是吓坏了。

    于是楚天齐便只得一手拥着周仝,一手在对方的背上轻抚着,嘴里轻声说着“不怕,不怕,有我呢”。

    安抚了好一阵,周仝身上不再颤抖了,而是发出了轻轻的抽泣声。同时,把楚天齐抱的更紧。

    前胸被面团一样的东西压着、蹭着,楚天齐不由得又躁热起来,好像比先前那次反应还强烈,可能那次的反应就没完全消退吧。不但如此,而且他还有着一种本能的深深渴望。

    我这是怎么啦?难道还要再次发生刚才的事吗?楚天齐赶紧摇摇头,尽力推着周仝,同时把手电照向刚才发出声响的地方。

    亮光下,一小团黑乎乎的东西躺在地上,很像老鼠,但却并不是老鼠。

    楚天齐赶忙推了推赖着不放手的周仝:“不是老鼠,你弄错了。”

    “真的?”周仝迟疑着,缓缓把头转了过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