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全力以赴保安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晚上的紧急会议,一直开到十一点才结束。

    在会上,针对楚天齐列出的方案,众人畅所欲言,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有时还非常激烈。大家既赞同了大部分内容,也对个别方面、多个环节提出了看法、建议,最后经过大家一致认同,一份经过调整、补充相对完善的方案才形成。

    在这份方案中,公安局也成立了安全保卫组,由楚天齐任组长,其他班子成员任副组长。各位副组长又分别负责了下面几个小组的工作,各个小组的小组长、成员也落实到了人头。由于楚天齐还是县委安全保障组副组长,还有好多工作要做。因此,曲刚做为县局安全保卫组的常务副组长,就成了县局安全保卫的实际责任人。

    会后,县局安全保卫组各个副组长,又分别马上召集各小组的小组长,连夜细化各小组工作。包括小组人员分工,包括人员调配,包括各自工作的注意事项等等。

    就这样,县公安局好多房间的灯光彻夜未熄,在凌晨四点多的时候,细化后的方案形成了第一稿。

    虽然楚天齐未参加各小组方案细化,但他也一直没闲着,不但要继续推敲安全保卫方案中可能存在的漏洞,还要随时接听各位副组长的电话,或是听他们当面汇报。到后半夜时分,虽然并未瞌睡,但在香烟烟雾的薰呛下,双眼也不禁发涩,甚至略有异物感。每到这种时候,他就用热水浸过的湿毛巾在眼部捂一捂,缓解一下眼部的疲劳和不适感。

    第一稿细化方案形成后,保卫组的正、副组长又坐到一起,对其中的内容进行研究,尤其是对小组组别间的衔接与配合又进行了推敲。在这个过程中,个别纰漏被找了出来,进行了重新调整,尤其还多做了几条应急举措。

    又经过两轮的探讨,在早上七点半,第三稿方案终于成形,楚天齐要求大家去休息两个小时。

    想的挺美,就在楚天齐刚刚躺下的时候,手机便响了起来,是县委办的电话。在电话中,秘书科长已经在向他请教了,请教县里安全保卫方案的内容。尽管眼皮发沉,楚天齐却也只得耐心的知无不言。

    在上午十点前,再次对方案过了一遍后,县公安局安全保卫方案报到了县委办。

    虽然方案已经报到了县委办,但今天已经是三月二十六日,离首长到来仅有五天了,排除隐患就成了当务之急。于是,供水、供电、交通、通讯等基础公共设施有无遭受破坏,饮水、食品、药品等部门和企业有无被恶意污染、投放毒性物质,商场、广场、学校、幼儿园、医院、车站等人流密集场所有无投放毒性、放射性、传染性物质及*,一些有前科或危险分子有无破坏企图等等,就成了重点排查对象。

    ……

    虽然县里要求保密,其实关于首长要来的消息早已经传开了,而且有的甚至传的非常具体,都具体到了几号首长。绝大多数人除了在电视上见过那几位首长外,根本就没有见过本人,更别说是在许源县城了,这些人往往都是带着好奇与兴奋谈论这件事,当然也未必没有带着企图的人。

    随着日期越来越近,随着消息越传越广,县委、政府领导既兴奋于首长的到访,既想得到中央的关注,但其实感受更多的是接待工作压力。做为全县安全保障部门,公安局的压力更大,公安局长的压力也更大。因此,楚天齐既要每日做首长视察安全保障的衔接,又要听取安全保障的排查汇报,还要亲自到一些场所检查,每天忙的不可开交。

    日子已经到了四月一日。

    下午,许源县委再次召开了首长视察保障工作调度会。在会上,县委书记、县长对各组工作进行了督促、跟进,并再次强调了某些环节。但首长何时来,行程如何,是否来许源县还未有准确消息。可接待保障工作已经开始倒计时,公安局更必须为了安全保卫工作而全力以赴。

    将近四点钟,调度会结束,楚天齐回到了办公室。他一边抽烟,一边想着安全保障的事。

    一支烟还未吸完,曲刚就来了。

    曲刚进门后,坐到对面椅子上,直接说道:“局长,又刚处理了两起上访。一起是十八里庄村民的,本来上午他们到县里上访,已被劝返回去。可不知怎的,又反悔了,嚷着还要来上访,乡里只好让派出所中途去截他们。其实他们村宅基地的事已经处理过两次,他们也拿到了相关的补偿,只是总还找机会上访。刚才派出所打来电话,乡里已经安抚好了村民,上访村民都解散回家了,但他们还在继续关注着。

    另一起上访的主体是银行内退员工。本来他们在七年前就已经被内部裁员,按工龄一次补偿了十到十五万元不等,银行负责交纳保险到退休。当时一下子又拿了十七、八年的工资,这些人觉得很划算。可近几年,这家银行在职员工工资上涨幅度很大,比几年前工资翻了一倍还多。那些内退人员顿时感觉心理失衡,便频频到首都的银行总部上访。他们的工资关系和县财政没关系,以前倒从来没去县政府,可这次听说首长要来,他们就到许源广场去拉横幅,给县政府施压。政府既答复不了他们,却又不能明确表态不管,只能让干警去现场维持秩序,政府向上面反映。后来从市里来了一个行长,把这些人领到县银行会议室协商去了,我们的人也刚刚撤了回来。”

    “怎么说呢?有些事咱们也说不清,但好多人想借首长视察之机获得利益,真是挖空了心思,这几天光是这样的上访真是多了去了。”楚天齐显得很是无奈,“有些事确实不是我们能处理的,我们也不能评判是非曲直,但我们的职责就是负责一方安宁,只能是随叫随到。”

    曲刚又说:“对了,局长,刚才许源镇派出所汇报,在许源饭店周边,发现了个别可疑人员。这些人疑似在提前踩点,想在首长到来时现场上访。我已经让他们死死盯着这些人,一旦确认使用许源饭店,便立即清空,并进行布防。”

    “一定要严防死守,要人盯人,绝对不能有任何漏洞。”楚天齐道,“保障首长视察安全,这是政治任务,容不得有半点闪失。我们必须睁大眼睛,打起十二分精神,全力以赴做好安全隐患排除工作。对了,上级安全保卫部门到了吗?”

    “没有,市局也在等省厅通知。”曲刚摇摇头,然后又补充道,“也说不定忽然就来通知。”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曲刚按下接听键:“是我……啊?……我知道了。”

    看着曲刚神情冷峻,楚天齐道:“老曲,怎么啦?”

    “柯晓明接到指挥中心消息,百货大楼经理打来电话,说是百货大楼外面有烟雾,还发现了疑似嫌疑人。”曲刚回答,“柯晓明他们正在附近,已经带人赶了过去。”

    “我们也去看看。”说着话,楚天齐站起身。

    “好,我去开车。”曲刚答完,率先走出了屋子。

    当楚天齐穿戴整齐,带好相关物品,到了楼下时,曲刚已经发动着汽车,在楼下等候了。

    待楚天齐上车,曲刚脚下给油,汽车冲出了公安局大院。

    这几天温度适宜,下午时分正是人们上街购物或是在外玩耍时间,沿路上的车辆很多,便道上也是行人如织。尽管曲刚拉响了警笛,但路上仍然不太畅快,车辆行驶缓慢。

    走了大约二十分钟,才到了百货大楼。把汽车停好,二人向百货大楼走去。

    和年前那次疑似有*不同,今天百货大楼门前没有了那些围观的人群,只有公安干警在不时奔忙着。估计今天人们可能是意识到了危险。

    与百货大楼一街之隔的斜对面大楼门前,正站着好多人,好奇的向这边张望着。

    刚站到大楼外空地上,一个人迎面跑了过来,正是刑警队长柯晓明。

    向领导敬礼后,柯晓明汇报起来:“楚局、曲局,事情已经调查清楚,纯属是乌龙。发出烟雾的,是那个垃圾筒,里面根本没有什么*,而是未熄灭的烟头燃着了里面的杂物。至于所谓的嫌疑人,指挥中心监控那里已经传来消息,疑似一个拾荒人,高强已经去寻找此人了。”

    正这时,一辆警车停在路边,高强跳下车,他后面跟着一个穿着破旧的老年男人。

    来到近前,高强一指身后老年人:“人找到了,他就是一个拾荒者。”

    说是老年人,其实这个人也不过六十来岁,只不过是穿戴旧一些,脸上也沧桑一些罢了。这个男人面对着几个穿警服的人,显然紧张的很。他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就是一个捡……破烂的,我不是那个恐……什么分子。”

    此时百货大楼经理来到近前,他手指老年人,插了话:“老头,你看看,要不是你瞎翻腾,这还着不了,还冒不了烟呢。你这么一弄,给商场造成多大损失,还麻烦公安局……”

    看着拾荒老头因害怕和紧张而不停抖动的脸上肌肉,楚天齐没好气的打断了那个盛气凌人的百货大楼经理:“要不是有人拾荒,恐怕就是晚上着火了,要是明天着的话,那……哼哼。”

    虽然楚天齐的话说了一半,但大家都明白其中的严重性,百货大楼经理自然也听懂了。他脸上神色数变,急忙尴尬的说:“楚局说的对,说的对。”

    楚天齐没理对方,而是对着柯晓明、高强道:“继续排查,绝不放过任何一丝隐患。”

    “是。”答应过后,柯晓明、高强转身而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