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审讯明白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三个满面通红的男人,相互搀扶着走出食堂雅间,向办公楼走去。

    这三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公安局局长楚天齐、常务副局长曲刚,还有一人是县长牛斌的秘书明拜仁,就是人们背后俗称的“明白人”。

    虽然三人相互搀扶着,但并不是真喝多了,而是县长秘书以此表示和两位的亲近。“明白人”走在中间,左边是曲刚,右边是楚天齐,他的左手搭在曲刚肩头,右手搂在楚天齐腰间。

    本来“明白人”也想搂着楚天齐的肩膀,以示大哥搂小弟的感觉,怎耐两人身高相差悬殊,他根本够不着。再说了,也不能要求楚天齐大猫腰走吧,人家毕竟也是副处级领导。退而求其次,他这才搂着楚天齐的腰,但他站在三人中间,仍然有大哥领着两个小弟的感觉。

    平时在人前,“明白人”都是给县长提包、拿水杯的角色,既使好多人尊称“政府大秘”,但他也明白自己就是侍候人角色。

    今天能够让一个副处和一个正科给自己当陪衬,那真是太爽了。怪不得人们都他*妈想往上爬呢?主子和奴才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明白人”感觉很惬意,还想更惬意一些。

    “明白人”拍拍楚天齐后背,打着酒嗝,大声道:“小楚,你们食堂这手艺确实不错,以前还真不知道。要不是你诚意邀请,我今天还真没时间呢。”

    妈的,平时都称我“楚局长”,刚才在食堂雅间也这么叫。这刚一出屋,就改成了“小楚”,还故意这么大声,走路也慢腾腾的,摆你*娘个屁谱。虽然心里这么骂对方,但楚天齐还是奉承的说:“大秘工作那么忙,今天能够莅临指导工作,我们感觉万分荣幸,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看到对方很识相,“明白人”挺受用,便说道:“我也指导不了什么,就是个给领导打杂、跑腿的,顶多也就是看到文件早一些,领会领导意图准一点罢了。”

    装什么大尾巴狼,生怕人们不知道你是奴才似的?心里这么想,但说出来的话却完全相反:“大秘领会的哪只是一点?即使只是一点的话,也是我们这些人可望不可及的。”

    “小楚,我以前一直以为你说话不拐弯呢,原来也挺随和的。不过你还需继续加强学习,人情世故也要懂一些,不要总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要论讲原则,我不比你差,县长更比你高。你放心,只要你会来事……”话到半截,“明白人”停了一下,拍着对方后背道,“咱俩谁跟谁?”

    楚天齐听出来了,“明白人”这是拿上次的事敲打自己,怪自己在电话中不给面子呢。便假装糊涂:“大秘说的是,说的是。”

    说话间,到了办公楼前。

    “明白人”停下脚步,从二人身上拿回双手,说道:“饭也吃了,酒也喝了,我也该回去办公了,工作耽误不得。”

    “时间还早,大秘休息休息再走。再说了,你在县长那里面子大的很,不着急,不着急。”楚天齐挽留着。

    “就是,明秘书再多指导一些,刚才来的时间晚,直接就去了食堂,这办公楼还没检查指导呢。”曲刚跟着帮腔。

    “明白人”看似无奈的指了指二人:“你们呀……好吧。小楚来了一年多,我还没去过局长办公室呢,那我就去参观、学习一下。”

    “大秘请。”楚天齐做了个“请”的手势。

    “一起,一起。”说着,“明白人”又一手揽了一个,走进办公楼。

    三人直接上了三楼,到了局长办公室。

    楚天齐陪“明白人”坐到沙发上,曲刚张罗着弄水、拿烟。

    “明白人”身子仰靠着沙发,四外看了一番,嘴里“啧啧”赞着:“屋里布置简单,却又充满活力,到底是年轻人,有想法。”

    “大秘过奖了。”楚天齐客气着,但心里却在骂:装什么大瓣蒜?

    曲刚忙完,也坐到了沙发上。

    “明白人”一指曲刚:“老曲,你先忙去吧。我和小楚聊聊,单独相处的机会不多。”

    “好的,那你们聊。”曲刚站起身,走出屋子,带上了屋门。

    听着曲刚脚步声远去了,“明白人”一笑:“楚局长,你这不年不节的,请我吃什么饭?好像你一直不买我的帐吧?”

    “大秘,以前不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吗?要是我有哪做的不到位的,还请大秘多多见谅。”楚天齐脸上略有尴尬之色。

    “咯咯咯……”“明白人”笑了起来,“真的吗?”

    听着这声太监笑,楚天齐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而且想起了去年听到的那次。但还是诚恳的说:“真的。”

    “明白人”上下打量着楚天齐,然后微微一笑:“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请我帮忙?是不是想跟牛县长再亲近亲近?”

    “这……倒是有……有件事。”楚天齐支吾着。

    “明白人”再次“咯咯”一笑:“我知道你就是不见真佛不烧香,果然有事吧?不过我总感觉你像临时抱佛脚。算了,我就不计较了。”说到这里,“明白人”伸了个懒腰,“还真有点困了,要不我先休息一下。”

    “好的。”楚天齐点点头。

    “找个安静的地方,咱俩好好沟通沟通。”“明白人”站起身,向里屋套间走去。

    楚天齐说:“大秘,去客房休息吧。”

    “明白人”回头瞟了对方一眼:“你这屋不行?”

    “不,不。”楚天齐连连摆手,“我这里经常有人来找,有的老百姓连门都不敲,就直接闯。客房套间在四楼,旁边都是空会议室,又舒适,又安静。”

    “哦,你倒考虑挺周到。”“明白人”沉吟了一下,说了声“好吧”,向外走去。

    楚天齐赶紧跟了出去,把“明白人”带到四楼客房。

    “明白人”直接进到里屋,坐到大床上,还故意颤了颤:“嗯,还行。”

    “大秘,你休息。”说着话,楚天齐向外就走。

    身后响起“明白人”的声音:“楚局长,你不是有事求我吗?我的时间可宝贵,错过了今天,就未必还有时间了。”

    楚天齐扭回头:“大秘,我是担心你休息,等你休息好了,我再说。”

    “一边休息一边说。”说着,“明白人”拍了拍大床,向楚天齐飞了一眼。

    楚天齐只觉得一阵恶心,看来自己的猜测果然是对的,怪不得那次会听到这家伙那种打电话腔调呢。

    “好,好吧。”停了一下,楚天齐又说,“还有一些事,我需要跟老曲安排一下,省得他一会再找我,也影响你休息。”

    “考虑的倒挺周全。”“明白人”冷冷的说,“多长时间能安排完?”

    楚天齐回答:“十七、八分钟吧。”

    “给你十分钟时间,过期不候。”说完,“明白人”仰面躺在大床上。

    答过一声“好”,楚天齐出了套间,把里外门都关上了,还从外面用锁子把门锁住。当然,他在锁门的时候,没有弄出动静。

    在楼道里嘘了几口气,那股恶心劲才过了一些。怪不得周仝看见老鼠会恶心到吐,自己看到“明白人”那德性,就是恶心到家的感觉。

    ……

    快步来到楼下,楚天齐敲开了曲刚的门。

    曲刚打了声哈欠,问:“局长,你怎么来了?有事?”

    楚天齐直接说:“老曲,你马上问一下,看刑警队有谁在?”

    曲刚有些疑惑,但还是拨出了电话:“我是曲刚,谁在呢?……就你俩。”

    说到这,曲刚捂着话筒,对楚天齐说:“柯晓明和高强在。”

    “在他们马上到你办公室。”楚天齐道。

    “你俩到我办公室。”说完,曲刚挂断了电话。

    看着楚天齐,曲刚问:“局长,发生了什么事?”

    楚天齐没有回答对方,而是问了一句:“老曲,我说在在地道发现手机的事,你记得吧?”

    曲刚一笑:“你刚上午说过,我怎么会忘?我还准备过问这事呢,结果‘明白人’打电话,我就先去哪了。对了,在我出门的时候,高强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要汇报这事?我让他去找你了。”停了一下,曲刚追问,“明白人走了?”

    楚天齐按着自己的思路说:“高强汇报的就是关于手机的事,他给我看了一个插卡公用电话的监控录像,那个使用固定电话的人已经确定,就是‘明白人’。我当时本来想跟你沟通这事,结果你正好在‘明白人’那,我就干脆来了个将计就计,让你代我请他到局里吃饭。”停了一下,楚天齐又说,“到县政府肯定不方便,而且我担心夜长梦多,才想了这么一个招。老曲,我向你道歉,为今天利用你的事。”

    曲刚眉头紧皱,在地上走动了几步,才说:“怪不得你今天那么反常,我可从来没见你低三下四的样子,原来是为了稳住他。”停下脚步,曲刚盯着对方,“要审明白人?”

    楚天齐说了一个字:“审。”

    “你确定就是他?不会弄错?”曲刚反问。

    楚天齐点点头:“看录像就是他。当然还需要他自己承认。”

    曲刚咬咬牙:“好吧,一定要做实。否则,我这个鱼饵可就被吞掉了。”

    楚天齐调侃道:“老曲,你放心,我可舍不得把你这个大鱼饵喂鱼。”

    话音刚落,柯晓明和高强走了进来。

    柯晓明看了看楚天齐,又看了看曲刚,问:“局长、曲局,什么任务?”

    “审讯明白人。”楚天齐给出了答案。

    “啊?”柯晓明一下子张大了嘴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