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夜探靠山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了,可局长还没出来。众人不禁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何至于让局长接了这么长时间的电话。尤其高强和厉剑更是心急,从现在算起,回去取东西,再赶到车站,然后取票、进站、检票,这一套程序下来,时间已经很紧了。就是周仝和高峰也分别被家里催了好几次,追问是直接去车站,还是从家里一块走,两人也只能对各自家人说着“再等等,再等等”。

    这几人尽管心里很急,尽管刚才酒桌上气氛很好,但他们可不敢去催楚天齐,那是犯忌讳的。到什么山唱什么曲,过什么河脱什么鞋,不同场合相处方式也不同,这是规矩。

    相比这几个有出行计划的人,仇志慷却老神在在,因为他没有去外地的计划,反而家人还会来许源县和他团聚。于是,他在等待局长打电话的时候,又一小杯接一小杯的喝了起来,用他的话说“不能浪费了”。

    看着仇志慷一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架势,那几个人狠不得拿拳头揍他,以教训他“小人得志”。当然,这也只能是心里想想而已。

    面对几位同事敢怒不敢言而又心急如焚的样子,仇志慷更来了劲头,不但一边夹菜一边喝酒,而且还把酒杯吸溜的‘吱吱’只响,分明就是“气死人不偿命”。

    就在仇志慷喝完瓶中酒而放下酒杯,就在其余四人心烦气燥、坐立不安的时候,套间门一响,楚天齐走了出来。

    在刚才酒桌上,楚天齐满面笑容、谈笑风声,而此刻却是严肃异常、不苟言笑。

    众人心中一沉:完了,估计休假计划要泡汤。

    楚天齐扫视众人一圈,紧绷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但那分明是苦笑。他不无歉意的说:“很抱歉,大家的计划恐怕得变变了。”停了一下,他又补充道,“周科长,你的计划正常。”说完,向外走去。

    “什么?”周仝不明白,疑惑的看看众人。

    众人对视一眼,紧跟楚天齐而去,只留周仝呆立在餐包里。

    忽然,周仝快步奔出房间,去追前面众人,一边追,一边喃喃着:“凭什么?凭什么甩下我?”

    ……

    许源县城外,漆黑夜色中,国道公路上没有一点亮光,也没有一辆汽车或是一个行人。在离着国道一公里左右的岔道砂石路上,有两辆汽车停在那里,其中一辆是越野车,另一辆是七座商务。现在越野车上没有一个人,所有人全都集中在那辆商务车上。

    商务车上一共六人,五男一女,正是一小时前还在一起喝酒的楚天齐众人。本来楚天齐是让周仝按计划和家人度假,由他们五个男人完成今晚的行动,但周仝偏要追上。而且周仝还振振有词:“不赶上就罢了,现在明明在场,却偏要把我赶走,这不是歧视女性吗?”

    见周仝态度坚决,而且确实有参加行动的实力,楚天齐便没再坚持原先观点,而是同意了对方参加行动。

    于是,众人先回单位取上配枪,穿戴好防弹背心、钢盔等防护设施,拿上必要的警械,才又离开了局里。然后由仇志慷和高峰,各搞了一辆普通牌照汽车,到了现在这个地方。

    商务车的窗帘已经拉上,车顶灯发出昏黄的光亮。楚天齐扫了众人一眼,拿过身旁一个小密码箱,打开盖子:“把手机交出来。”

    众人心中一惊,但还是拿出手机,放到了面前那个密码箱中。

    锁好密码箱,打乱密码,楚天齐说道:“同志们,你们都是我最亲密的战友,我十分相信你们。说实在的,在县局你们是最值得我信任的人,不信任你们又能信任谁?正因此,我们今天才小范围聚在一起,并将很快并肩战斗。虽然今天的行动自认很严密,甚至到现在你们都不知道行动内容,但也不得不以防万一。近期的几次行动,总有或多或少的泄密现象。所以上交通信设备,是重要行动开始前的重要步骤,也是对大家的一种保护措施,而且也便于我查找泄密者。明白吗?”

    “明白。”众人齐声回答。

    “把对讲机先进行倒频,然后都调到四百四十六兆赫波段,出发前戴好对讲耳机、话筒。”说到这里,楚天齐提起密码箱,递给厉剑,“厉剑,一会儿到达目的地后,你在车上守着,哪里也不要去,以防不测。一旦发现异常状况,马上用对讲通知我们。在明天凌晨五点前,如果我们还没有出来,你要先和我联系,我会告诉你密码,并告诉你和谁联系。如果联系不上我,那你就弄坏密码箱,用手机拨打局指挥中心电话报警,请求支持。听明白了吗?”

    厉剑道:“明白了。”

    楚天齐命令:“你去那辆车上,给我们放哨,我们马上布置任务。”

    “是。”回答过后,厉剑支吾着,“我能不能也参加……”

    楚天齐打断对方:“我不希望你参加行动,就那样平平安安的等我们回来。如果你不得不参加行动的话,那说明我们遇到了危险,你也遇到了危险。”

    “好吧。”答应过后,厉剑拉开车门走下去,迅速上了另一辆车,观察着周围一切及国道公路上的情况。

    楚天齐神色又严肃了好多:“同志们,一会儿我们要去探一处所在,这处所在我也没去过。”说着,把一张纸摊开,“这是一张草图,是我根据线人的举报画的,线人是凭一年多以前的记忆所描述,现在是否有变化,不得而知。在进入之后,如果有什么不一致的地方,一定要记下来,并要设法通知队友。我们分一下组……”

    指着这张草图,楚天齐讲说着分组情况,也讲说着行进路线,还强调了注意事项,尤其特别重申了人身安全和行动安全。

    在此过程中,其他人以倾听为主,但也偶有插话,对个别节点还进行了热烈讨论,甚至争论。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探讨,楚天齐安排完了所有任务内容,他再次强调:“同志们,这次夜探行动,主要是发现问题,其次才是查找涉案物品。不要求人赃俱获,务必要首先确保自己安全,并关照队友人身安全。必须在凌晨四点前,赶到汽车停放位置,最迟也要在四点半前赶到。”

    “明白。”众人齐声回答。

    “出发。”楚天齐再次下达命令。

    随着局长一声令下,高峰驾驶商务车,驶出砂石路,来到国道公路上,由西向东而去。厉剑驾驶越野车,紧紧跟随,一前一后,奔向目的地。

    在汽车大灯照射下,道路两旁的树木一排排向后疾驰而去,影影绰绰中,一个个村落从车旁闪过。离着县城越来越远,离着目的地却越来越近了。众人心中既稍有紧张,也兴奋不已,因为未知的任务而紧张,也因为马上到来的任务而兴奋。

    在指挥汽车拐上一个岔路后,楚天齐说道:“停车、关灯。”

    两阵刹车声响起,两辆汽车停在了这条砂石路上。现在汽车离着国道公路有四、五百米,而且所处位置地势偏低,又有路旁树林遮挡。如果不专门寻找的话,从国道上驶过的车辆绝对发现不了这两辆汽车。

    汽车里一下子静了下来,此时大家已经猜到了即将行动的地点,但还是凝神静气,等待局长下命令。

    楚天齐微调了一下呼吸,尽量语气平静的说:“夜探地点——靠山村。”

    这里说的“靠山村”,是指老靠山村,人们一直这么叫着。现在的新靠山村,一般被称做靠山新村,或干脆就叫新村。对于这些,公安局人当然不陌生,并不会产生歧义。

    “明白。”众人齐声回应。

    “仇所长,记住,东三号。”楚天齐再次叮嘱。

    仇志慷答话:“明白,东三进,东八出。”

    车门打开,众人分成两组,动作迅捷但却悄无声息的前行着。

    ……

    就在楚天齐等人正向靠山村行进的时候,有一个男人却在为一个电话内容而伤神。刚才有人打电话向他汇报,说看到楚天齐和周仝、高强、高峰、仇志慷、厉剑等人一同出现了。

    对于这些人扎堆,他并不奇怪。而且对今天所谓的“一路顺风宴”,他也知道,就连晚宴地点和房间号,他也掌握。对于一个有心人来说,要想知道这些太容易了,何况楚天齐也并没有故意遮掩。

    只是当听到这些人在一起的时间点时,他不禁有些怀疑,怀疑报告者看错了人,或是看错了表。高强、厉剑按说应该已经检票上车了,就是周仝、高峰也应该出现在火车站或是在去往火车站的路上,最起码不应该是和楚天齐在一起。

    他很快又否认了自己的怀疑,不可能看错。看错一个倒罢了,还能看错这么多人?除非发生了灵异事件。有灵异事件吗?反正他自己是没见过。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就值得怀疑了。那些人究竟是临时改变了主意,还是提前就做好的障眼法呢?如果临时改变主意,是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是早有预谋,那么他姓楚的究竟谋着什么?最关键的是,他们现在去哪了?

    应该问问。这样想着,他拿出手机,在上面快速按了起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