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飓风行动2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围着臭水沟前后左右转了一番,楚天齐发现,臭水沟旁的小树变化巨大。上次来的时候,正好五一假期,当时这排小树虽然不够茁壮,但还比较整齐,像是刚栽种时间不长。现在距上次也才将近三个月时光,但好多小树已经枯萎,有的更是彻底死掉,不过旁边又有了新栽种痕迹。从这些情形来看,恐怕每隔几个月就得栽种一次,否则应该就会和周边其他区域一样,光秃秃的。

    围着臭水沟转了几圈,也没发现类似的门或洞,楚天齐决定,先做污水改流,然后清理水沟里的污泥。臭水沟看起来不深,但里面的淤泥层却很厚,而且都呈胶糊状,不太好弄,于是众人齐动手,清理着污泥。

    ……

    对方在今晚兵临城下,是老年男子绝对没想到的。正是因为大兵压境,他的情绪才异常不稳,不时患得不失,也不时感叹世事无常。

    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踌躇满志,也有一番壮志雄心,想着凭自己的努力,闯出属于自己的天空。

    付出总有回报,打拼换来了收获,几年过去,自己由最底层一员混成了管着五、六人的小头目。又没用几年,属下变成了五、六十人。仅仅十年时间的时候,就管了一百多号人。当时他也曾憧憬着,要是打拼二十年,治下总得有个十万人左右吧,要是弄好的话,治下三、五十万臣民也不是没有可能。二十五年、三十年,那会是一个什么景象?自己又会有怎样的地位?

    可是自从有了宏大愿景后,一切似乎静止了,到了十五个年头时,还是管着一百多号人。二十年的时候,管的人总算变成了二百人。之后是一年不如一年,管的人数虽说有增加,但在自己头上随时还有一、两个人直接管着。

    自己上面的人根本就是庸才,无论能力、人品远远不如自己,但自己却不得不辅助着。往往出成绩的时候,对方都把好处揽到了身上,一旦有失误的话,立刻把自己推到前面。无论自己如何努力,始终只是个陪衬,而且还是随时可能被抛弃的陪衬。可又有什么办法?谁让自己没有硬人罩着呢?

    什么世道?难道非要拉帮结派抱粗腿?抱就抱吧,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正因为想通了这一点,他也试着去抱粗腿,可这粗腿又岂是好抱的?又岂能攀上真正的粗腿。他试了几次,不但没能抱上粗腿,反而还遭遇了两次羞辱。

    妈的,有什么了不起的。“死了张屠夫,还吃带毛猪不成?”靠谁都靠不住,只有靠自己。你们不是自恃了不起吗?老子就跟你们斗一斗,他要和这些不公抗争。于是,他选择了一条和职业完全相悖的路,直接站到了对立面。

    就这样,他在单位做着和事佬,和善可亲。私下里却又换了另一张嘴脸,为了证明自己而不择手段。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在自己的职业领域没有混出名堂,在另一面却混的风声水声,当然这也得益于他职业的有效掩护。他从这些事中得到了甜头,尤其是得到了玩弄对方于股掌间的快*感,证明自己绝对是一个人才,只是好多人都是瞎子,没有发现自己罢了。

    就在他洋洋自得,并准备功成身退的时候,来了个年轻人。正是这个年轻人的到来,让他的好多“生意”遭受了毁灭性打击,他意识到了风险,也准备惹不起就躲。可对方一直步步紧逼,不得以情况下,他只得奋起反击,但反击的效果一直一般。这一个多月以来,在接连出招情况下,形势有了很大改观,他由被动转为主动,对方似乎是节节败退,甚至没有了一战的勇气。正是基于对对方的轻视,也才导致了对方直接兵临城下。如果料到对方会来,自己绝对不会到这里来的,可事情已经发生,根本就没有如果。

    看来那小子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那脑子也绝对没谁了。按说自己吃过的盐比他吃过的饭都多,怎么就会让这小子连连得手呢?尤其在这种大事大非上让对方抢得先机,就更糟糕透顶了。

    老年男子抬起头,衣架上挂着自己经常穿的那套工作服。无论上衣、长裤,无论帽子、衬衫,无论徽章、领带,哪怕腰带、皮鞋都是那样熟悉。这套服装已经成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但现在却又是那样的遥远,遥远的就像要马上逝去一样。

    不看了,看着也伤感,老年男子收回了目光。

    屋子里静悄悄的,灯光也不甚明亮,虽然现在是炎炎夏日,但他却感觉冷嗖嗖的。这主要是对不可测的明天而心冷,同时也是确实感觉到了冷清。以前的时候,自己只需遥控指挥,那时有众多得力干将,可以帮自己打理这繁杂无绪的事务。可喜子、连莲相继不在了,自己最重要的臂膀阿康也离奇逝去,现在自己成了孤家寡人,手下的这些小喽啰根本不堪大用,只会添乱。

    拉开抽屉,把那份写了一半的离别绝笔拿出来,看了许久,他却怎么也无法继续下笔。他知道家人需要的是自己这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这苍白无力的文字,可事已至此,自己只能和家人这么交流,恐怕很快连这种交流也做不到了。哎,真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呀。

    叹息一声,他把手中纸笔放到桌上,转头四顾,整个屋子里没有一点生气。刚才开着监控觉得烦,这一关上更烦了。于是,他按下显示器开关,屏幕上再次出现了画面。在众多画面中,他一眼看到了一个动着的画面。

    画面中,一群人一会蹲下,一会站起,一会又来回往返,忙的不亦乐乎。

    看到此情此景,男人楞住了,怎么回事?刚才还在做动员,怎么现在就去了那里,那小子在干什么?在找入口?他是怎么找到的?是谁说的?莫非真是那个死去的家伙泄露了天机?

    ……

    忙活了一通,臭水沟里的淤泥终于铲掉了大半,其他众人仍在继续清理着底部,楚天齐却拿着强光手电,从沟底缓缓的照过。

    忽然,楚天齐目光停在手电光圈处的地面上。虽然同样呈黑色,但此处似乎更特别一些。拿过一支镐头在上面敲了敲,竟然发出了“咚咚”的声响,他意识到,此处不是纯粹的泥土地。

    “过来,挖这。”楚天齐喊了一嗓子。

    立刻过来两名干警和两名武警,按着楚天齐指挥,在此处挖了起来。

    横断面不仅仅局限于那条不足一米的水沟,而是向水沟的南侧扩展了好多。随着新开挖面的扩大,楚天齐发现,刚才发出“咚咚”响动的果然不是地面,而是一块黑胶皮,胶皮下面肯定有空洞。

    在场众人知道有了新发现,都集中到这块区域,清挖此处的土层。

    过了好大一会儿,一块长宽各有三米的厚胶皮露了出来。这块厚胶皮不是平铺在地面上,而是形成了巨大的落差,最上端和最下端落差足有两米多。大家停了下来,都想看看这张胶皮下面有什么。

    两名干警慢慢掀起胶皮,立刻有耀眼的光亮闪起。这并不是出现了什么光源,而是胶皮下面有一层银色铁皮,在强光手电照射下反射的光亮。

    众人不由得对望一眼,大家的目光中都充满了兴奋与欣喜。

    在多人共同操作下,整个胶皮被掀了起来,只有一面还压在泥土下,看来这面有可能已经延伸到了旁边围墙下面。

    掀去胶皮后,地上出现的不仅仅是铁皮,而是变成了铁门。门的边沿是用混凝土浇筑的门框,中间是两块银色铁皮门扇,每个门扇都有两米高、一米多宽。

    看到眼前的景象,大家都笑了。

    门扇上没有任何可抓的把手,就连小小的锁鼻也没有,只好把钢钎插*进底端的窄缝,由几名干警去撬。从钢钎插*进多少的程度来看,这可不仅仅是薄铁皮,而是厚钢板。

    尽管这几个小伙子力量很大,可钢板却纹丝不动。

    楚天齐仔细观察了一番,和几个小伙子共同试了试,依然没有撬动分毫。看来这个铁门是从里面锁死了,很可能还不是用铁锁锁的,而是用的自动锁闭装置。

    铁门就在眼前,可却打不开,这该如何是好?经过合议,决定采用爆破手法,至于爆破方式,再继续商定。爆破是为了打开铁门,是为了进到里面,找到里面的人和物,而不是炸塌。

    今天这次行动,虽然时间紧迫,但准备的相当充分,各种常规需用物资都有,*自是不在话下。

    不多时,所需*便已到位,爆炸方案也已敲定。于是无关人员开始疏散到安全距离,操作人员则开始布置炸点,并做一些安全防护措施。

    “楚天齐,你想干什么?那下面可是有几百条人命,你要搞残忍屠杀吗?”一个声音忽然在头顶响了起来。

    这个声音足够大,足够响亮。

    众人抬头看去,没有见到喊话的人,而是在强光手电照射下,看到了旁边院墙上固定的一个大喇叭。

    听到这个声音,楚天齐笑了,但好多人却惊呆了,惊呆于这个声音会这么熟悉。人们不可置信的望着那个大喇叭,都想确认是自己听错了吗?

    “楚天齐,听到没有?你可是自诩一心为民的警察局长,难道今天要做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吗?”那个大喇叭再次发出了声音。

    这次人们听清了,这个声音就是那个人的,只是无论如何,人们都不愿相信,怎么会是他?

    楚天齐看着身边的武警,问道:“有把握吗?”

    武警回答:“报告首长,绝对不会误伤无辜。”

    楚天齐心中大定,冲着大喇叭方向喊了起来:“不劳您费心,赵……”喊到这里,他停了下来,因为他意识到,对方根本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