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全都交出手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市局周子凯和姚兵同乘一辆车来了。

    主持工作的赵伯祥没在单位,楚天齐、常亮、孟克等三人陪同市局领导做了检查。由于时间很紧,只检查了市局和许源镇派出所的纪检工作。

    检查完毕,已经将近五点,纪检专题会议在县局大会议室召开。县局纪检组长孟克主持会议,全县所有干警参加。当然,一些岗位必须要留下在岗值班人员,但仅限于在岗值班者可以不参加。这么多人参加,既是市局领导的要求,也是常亮的意思。

    会议第一项议程是常亮代表县局,做纪检工作汇报。常亮准备的很充分,引经据典,借古喻今,摆事实、讲道理,深刻阐述了县局纪检工作的重要性、紧迫性。也讲述了县局纪检工作做出的成绩,面临的现实困难,以及今后工作的目标和重点。

    看着台上神采飞扬的常副局长,台下众人这才明白,怪不得常副局要求全体干警参加,原来是要在会上露脸呢。听着听着,人们又品出了新的味道,觉得今天常副局长的发言不一般。有纪检组长在,有局长在,为什么会是常副局做报告?

    莫非……要逆袭?这也太快了吧?不过一切皆有可能。好多人都差点惊掉下巴,但也有一些人不禁暗喜:看来常副局还真是绩优股,这行情见长。真是朝里有人好做官呀,必定是市局下来的干部。

    有了这种先入为主的概念,好多人再看常亮的时候,顿觉对方一派领导气概。看那新理的背头发型,再看那笔挺的装束,尤其脸上的那种威严气质,活脱脱的新生代领军人物。反观楚天齐,虽然很年轻,虽然身材高大,但却一副萎靡不振的状态。曾经身为军人的孟克,虽然身板挺直,但面色过于冷竣,留着板寸,也好似缺了一种大领导的派头。

    在发言过程中,常亮也时常观察着台下的反应。当他从众多人眼中读到崇拜、敬畏、羡慕的时候,更来了精神,好多次都是脱稿演讲,用活生生的事例来论证自己的观点。本来就挺长的稿子,再让他这么一超长发挥,不经意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姚兵实在看不过去,在纸上写了提示语,常亮才恋恋不舍的结束了发言。

    第二项议程,是主管全市公安系统纪检工作的姚兵副局长讲话。本来姚兵准备的挺全面,内容涵盖更广,但让常亮这么一拖堂,他只好压缩了三分之一的内容,就是这样,他讲完话的时候,也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

    时间有些晚,在孟克建议下,纪检会议临时休会,大家先去就餐,八点钟继续进行。

    市局领导在食堂餐厅包间就餐,由县局领导陪同,其他干警则在大餐厅分批吃饭。

    本来是给赵系站脚助威来了,不曾想却让不懂事的常亮打乱了节奏,姚兵老大的不高兴。更让他窝火的是,由于一会儿还有会议,便不能畅快饮酒,但由于酒桌上还有周子凯在,他又不便发作,只能闷闷不乐的暗气暗憋。

    常亮自然能看出姚兵的不痛快,一时无计可施,只得叫出孟克商量。经过孟克提议,常亮联系了县政法委书记萧长海,请萧书记过来帮忙。萧长海本来刚参加完会议,正准备去吃饭,一听有市局领导在,而且常亮又说的言词恳切,最重要的是常亮是赵伯祥手下,于是萧长海赶来救场了。

    将近八点的时候,萧长海到了,进门就说要和周子凯拼酒。周子凯一会儿还要在纪检专题会议上讲话,自是不能应战。最后萧长海理解了周子凯的苦衷,他还继续去开会,但同时周子凯也默认了其他几位留下来。除了楚天齐外,常亮、孟克都留下继续陪萧长海、姚兵喝酒。不过,周子凯在离开的时候,特意强调,要少喝酒,一会儿还要继续来参加会议。

    ……

    纪检专题会议,从晚上八点复会,由周子凯做指示,主持人则变成了楚天齐。

    看到缺了几位领导,台下众人都相视一笑,知道是因为什么。不过大家都见怪不怪,虽说自楚天齐当局长后,县局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但县政府开会却经常有这类现象。

    会议进行到九点多的时候,周子凯讲话接近尾声:“同志们,加强纪检监察工作,既需要我们从思想上正确认识、足够重视,也需要我们加强专业素质的培养和学习,还需要加强理论建设,最重要的是需要我们落到实处。不论思想上如何重视,不论专业知识掌握多少,纪检工作做的好不好,还是要看实际工作做的怎么样。

    在现实中,好多腐败案件涉案金额上千万,甚至上亿元,这都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在绝大多数,至少超过九成的贪腐分子身上,我们看到,他们的第一次堕落可能就是收取一个红包,可能就是参加一次高档宴请,可能就是出入一次娱乐场所,还可能就只是一次牌局,‘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就需要我们防微杜渐,从细微处着手,使自己形成好的规矩,做一个严于律己的人。比如上班不迟到,比如开会时保持安静,不交头接耳,不接打电话,不……”

    “叮呤呤”,一声尖厉的铃声响起,打断了周子凯的讲话。

    周子凯的脸色沉了下来,环视全场:“什么意思?我这刚讲到不接打电话,就提出抗议了?谁的手机?主动交上来。”

    高峰尴尬的站了起来:“我的。”说完,迎着周子凯凌厉的目光,走到主席台上,把手机放到桌上。

    “等等。”周子凯喊住准备回到座位的高峰:“你叫什么名字?好像前半段会议没见到你。”

    “报告周局,我叫高峰。吃饭前的时候,我去……”说到半截的时候,高峰停了下来。

    楚天齐转向周子凯,轻声解释着:“周局,刚才我让他去办了点事,可能他没听到关手机的要求。”

    “哦,是这样啊。”周子凯点点头,又挥了挥手。

    高峰向座位走去。

    “叮呤呤”,一个新的铃声响起。

    紧接着,又一个铃声响了起来。

    周子凯“啪”的一拍桌子:“谁?出来。”然后又补充道,“上来。”

    仇志慷、高强站起身,走上主席台,把手机放到桌上。

    周子凯“嗤笑”道:“你们俩是怎么个情况?”

    高强支吾了一声:“我记得关了。”

    “我也……”仇志慷嘟囔了半截。

    周子凯胸脯起伏了几下,虎着脸,扫视了全场一周,沉声道:“还有吗?还有忘关的吗?还有没听到关手机提示的吗,还有领导派去办事的吗?”说着话,周子凯瞪了楚天齐一眼。

    听话听音,众人都听出来了,周局在点楚局呢。也不怪,手机不响都不响,一响就接二连三的响。更有意思的是,这三人还都是楚局的铁杆下属,嫡系中的嫡系。如果要是周局知道了这一层,会做何感想?既使不清楚这层关系,他们仨这也是给周局眼里塞棒槌,足以让楚局难堪。

    楚天齐又说了话:“周局,他们……”

    周子凯说话很不客气:“让你说话了吗?”然后语气稍缓了一下,“你有什么好说的?”

    “周局,他们的手机响铃,固然有各种原因,这都不是借口。事情虽然出在他们身上,但责任在我,是我没有领导好,对他们要求不够,我愿和他们一起承担责任。”说着话,楚天齐站了起来。

    周子凯“嗤笑”连声:“楚天齐呀楚天齐,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连几个手机都管不好,怪不得工作……”说到这里,周子凯停了一下,“你不要忘了,虽然你的书记、局长被停了,可督查长职务没停,你照样有责任。规矩面前人人平等,都必须要遵守,谁也不能特殊。这样,你领他们出去反省吧。”

    什么,反省?这不是被撵出去了吗?众人讶然,据说他俩关系很好,难道是假的?还是为了给我们大家看,他们在演双簧?

    “好吧。”答过一声,楚天齐走下主席台。

    在众人的瞩目下,楚天齐在前,高强、仇志慷在后,加上再次走出来的高峰,一列四人向门口走去。

    “叮呤呤”。

    铃声?

    开玩笑?

    谁手机还会响?

    谁会和周子凯过不去?

    这也是和楚天齐过不去呀!

    一个人主动举着手机站起来。

    看到是此人,众人就不仅仅是惊讶,那就得用震惊加震惊来形容了。因为站起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与周子凯和楚天齐都有关系的信息科长周仝。

    人们不禁疑问:都有前车之鉴了,周仝的手机为什么还会响?难道是她故意的?为什么要故意?是为了让周局下不来台?是为了让楚局罪加一等?好像都不是。那又是为什么呢?

    “周仝出来。”两声断喝同时响起,发声之人正是脸色铁青的周子凯,还有面色阴沉的楚天齐。

    断喝过后,两人对望一眼。楚天齐说了话:“周科长,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你到底怎么回事?不要以为你……啊。规矩面前人人平等,都必须要遵守,谁也不能特殊。”

    这话就重了,这可是刚才周局说的原话,分明楚天齐是在用周仝的事向周局挑衅。

    周仝“噔噔噔”快步走上主席台,把手机扔在桌上,怒视着楚天齐:“我也去外面反省。”当先走出了屋子。

    楚天齐四人也跟了出去。

    忽然,楚天齐再次返回屋子,胸脯不停的鼓着,右手点指众人:“全都交出手机,我看它再响。”

    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关我们什么事?尽管不服气,尽管无奈,但众人还是走出座位,把手机交到了主席台上。

    只到众人全部交出手机,楚天齐才走出屋子。外面四人看到局长出来,都会心的笑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