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很令我失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时间到了七月二十五日。

    今天和一周前的那天一样,整天都在下雨。一会是瓢泼大雨,一会又是淅淅沥沥的雨丝,有时还是零落的雨滴,更多时候都在下着“哗哗哗”的中雨。

    狂风裹挟着雨水敲打在玻璃上,发出“噼啪”的声响,泥泞不堪的地面早已积起了一汪汪浊水,几根纤细的花草摇摇晃晃,在风中极力挣扎着,不甘就那样歪倒在泥土中。

    看着外面的一切,孟克的心情糟透了。其实他的糟糕心情已经七天,只不过今天又加了个“更”字。

    宣布赵伯祥主持全局工作那天,是七月十八日,到现在仅仅过去一周,但孟克却感觉很漫长,有着度日如年的感觉。

    他发现,在这一周中,赵伯祥真可谓意气风发,又是出席活动,又是召开会议的,当然还有一项重要工作——找干警谈话。这倒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短短几天,赵伯祥改动了好多规矩,而且这些改动根本就不符合程序。

    和赵伯祥一样,常亮那更是活跃异常,就跟打了兴奋剂一样,几乎二十四小时不离开单位,这一周一直住在单位。看的出,常亮也想搞出点明堂,但实在是能力不足,经验欠缺,整天就知道玩虚的,那些刑侦业务根本就拿不下来。

    反观楚天齐,不但没有赵伯祥、常亮的精神头,好像更焉了。一个三十不到的人,看起来就像五十岁人的状态,不说话、不出屋,也什么事不干,好像还经常带着酒气,显然就是一个酒囊饭袋、窝囊废。孟克不明白,是自己以前看错了楚天齐,还是对方本来就是没火气的软蛋?

    看着赵伯祥、常亮整天胡闹,再看着楚天齐的浑浑噩噩,孟克心情怎能不糟?他不知道这种情况什么时候结束,会不会出现转机。同时心情也很矛盾,他想找楚天齐谈谈,又不知道有没有效果,不知楚天齐到底值不值得自己再去登门。

    死马当活马医吧,再争取一次机会。带着这样的想法,在吃过晚饭后,孟克走进了楚天齐办公室。

    不知是心情不佳导致过于敏感,还是真的世事变幻莫测,一走进屋子,孟克就感受到一种死气沉沉的气息。

    在孟克进屋的时候,楚天齐正从套间出来,显然刚才在里屋,看样子一直躺着,否则头发不会变成杂草窝。

    衬衣松松垮垮穿在楚天齐身上,从第二粒钮扣开始,就没扣对位置,衣襟下摆也是里一半外一半,没有系到裤子里。他的裤子也是皱皱巴巴的,脚上趿拉着一双拖鞋,连袜子都没穿。

    “孟组长,坐。”说着话,楚天齐先坐到了办公桌后面。

    看着对面的人,孟马不禁心中发凉,但既然已经来了,他还是坐到了对面椅子上。

    怪不得感觉屋里没有生气呢,桌上的土几天没打扫了?带着闷气,孟克拿起报纸在桌上掸了几掸,顿时灰尘飞了起来,呛的他一阵咳嗽。当然,导致孟克咳嗽的,不只是这些灰尘,还有对方身上那浓烈的烟草味。

    越掸气越大,孟克恨声道:“明天我倒要问问,内勤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连卫生也不打扫?这里是局长办公室,不是……不是仓库。”虽然孟克没有说出“狗窝”两字,但显然已经非常气愤,明着是说内勤,其实就是在提醒对方“你是局长”。

    “也……也不怪内勤,我这几天起得稍微有点晚,她有两次敲门,我还没起呢。后来我就告诉她,什么时候需要打扫再叫她,这几天我也忘喊她了。”说此话时,楚天齐脸上带着一丝尴尬。

    听对方这么一说,孟克不由得转头四顾,怪不得觉着别扭,原来窗帘都拉着呢。他迅速起身,走到墙边,打开了灯管开关,才又坐到椅子上。

    心中暗叹一声,孟克开了口:“局长,这几天单位的事,你知道吗?”

    楚天齐不以为然:“什么事?不还是那样吗?就是干警看见过,笑容多了。”

    怎么会这么麻木不仁?人家那是耻笑你。孟克心里这么想,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讲。他沉声道:“这几天赵政委的做法可有些出格,常亮更是胡闹,你不知道?”

    “我……”楚天齐支吾了一声,便低下头,没了下文,显然他应该也知道。

    见对方这样,孟克继续说:“老赵这几天不断找人谈话,又是主动报销票据,又是旁敲侧击的拉拢人,这很不正常,这不符合正常的组织形式。我听说,他前天还专门到乡下,召开所谓的全县派出所现场办公会,其实就是给人们训话去了,要大家效忠他个人。这成什么啦?他是党的干部,还是占山头的大王?山大王还得有规矩呢。”

    “没这么严重吧?”楚天齐疑问。

    “那还要多严重?”孟克没好气的甩了一句,然后接着说,“老赵在做这些的时候,多少要含蓄一些,最起码还找个冠冕堂皇的说辞打掩护。常亮的做法更恶劣,直接就是封官许愿,现在他已经让几个副队长、副科长架空了队长、科长,更是把他的亲信安到了重要位置。仇志慷、高强他们没说吗?”

    楚天齐接话:“他们也发了几句牢骚,我要他们安心工作,后来他们就没再跟我说。我总感觉人们的说法有些危言耸听,也不合常理。常亮想许官就许,说话就算数?那是要走程序的。再说了,公安局也不是他家开的。”

    孟克道:“当然要走程序,可现在常亮有老赵罩着,如果我们再不说话的话,他的许愿就能成为现实。所以,我才来找你,你该发声了,用实际行动阻止他们的胡作非为。”

    “我?”楚天齐叹了口气:“我现在可是在停职期间,能有什么作为?前些天抓捕连莲,本来以为能立一功,以为能恢复职务呢,可到头来,空欢喜一场。现在我能说什么,说什么能管用。”

    “你毕竟是局党委书记、局长,现在也只是停职,不是免职,而且你还是县党组成员、政法委副书记。只要你说话,号召力肯定非常大,何况还有那么多骨干,也肯定能听你的。”说到这里,孟克压低了声音,“局长,你只要有动作,我肯定配合。”

    “孟组长,我怎么感觉着一股阴谋的味道。我能说什么,做什么,直接反对老赵?我现在自身难保,那不是引火烧身吗?”楚天齐不无担忧。

    孟克不由得怒气上升,但还是尽量压制着,说:“不是说直接反对,而是要据理力争,比如要求召开班子成员会,在会上表达你的观点,我会直接支持。”

    “会上?会上你可以发声呀。对了,你是纪检组长,你的话反而更有份量。”楚天齐把球踢了回去。

    “我已经发过声了,三天前,姚兵要带走曲刚,那是在我极力坚持下,才把曲刚留在了县局,但却是由常亮派人看管。”孟克说,“我对曲刚印象也一般,但这次的事,市局处理显然不妥。假如曲刚真的在连莲枪击案中有什么不妥,那你调查组就应该告知县局纪检,而不是以一句‘不便透露’为由进行搪塞。假如要是曲刚问题很严重,那就直接让纪检委介入好了。既不把人交给纪检委,也不知会县局纪检,市局就要直接把人带走,这也太霸道,太的让人不可理解了。”

    “还是孟组长厉害,有魄力,姚兵也给面儿。”楚天齐奉承了一句。

    “不说那个了,你刚才说让我发声,可以。但你要响应,现在班子成员就只有四个人。”孟克说到这里,看着对方,显然在等答复。

    楚天齐脸上神情变了几变,叹了口气:“不妥吧,毕竟我现在被停职,这么一弄的话,好像我想抢回权利似的。”

    “你……”孟克真是无语,但还是继续说了话,“要不这样,咱俩一同到市里,向市局反映情况。我们也不是要告老赵的状,只是督促他们纠正一些不妥做法,否则照此下去,用不了一个月,县局就乱套了,非出事不可。”

    “出事?”楚天齐“嗤笑”一声,显然不相信,“说是去反映情况,其实就是告状呀。”

    听着对方露怯的话,孟克“蹭”的站了起来:“楚局长,你变化太大,变得让我都不认识了。我记得你刚到县局的时候,那也是踌躇满志,斗志昂扬。面对同僚挤兑你能从容应对,面对领导打压你也能奋力反击,你就是一个不屈的斗士。这一年的成绩有目共睹。曾几何时,你是好多年轻人的偶像,也让我这个中年人佩服不已。

    你被停职后,虽然不再履行局长职权,但还在关注着很多事情,我认为那段时间你摆正了自己位置。但是,从调查组二次来过,从赵伯祥被指定主持全局后,你一下子就蔫了。那天开会,你一言未发,我还以为你在考虑什么谋略,可是这一周以来,哎……”叹了口气,孟克停了下来。

    “哎。”楚天齐也叹了口气,“孟组长,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吗?可我……哎,外来户,没靠山呀。”

    “现在局里的形势,很令我失望。”说完,孟克走了出去。

    对方其实是对自己失望,楚天齐焉能听不出来?但他只是注视着对方背影发呆着,并没有其它的表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