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用命换的财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哭吧,尽情的哭吧!想起残死的父亲,想起破碎的家庭,想到种种艰难,焉能不哭?凭着对父亲的笃信,凭着对未知秘密的执着,凭着对事物的剖析,一次次寻找,一次次空手而归,一次次情感继续压抑,今天终于找到了,在各种巧合下找到了,在父亲护佑下、有惊无险的回来了,高峰焉能不哭?

    人们理解这种哭,也同情这种哭,更赞赏这种哭,没人去笑话这个“哇哇”大哭、双肩不停抖动、甚至涕泪横流的七尺男儿,人们有的只是一同唏嘘的情怀。

    本来空旷的马路上,本来想看到秘密而归心似箭,但现在越野车的速度却不快反慢,就为了让这个不幸缠身的男儿哭个痛快,就为了让冥冥之中的父子心息尽情相通。

    “厉剑,快点开。”高峰抬起模糊泪眼,擦去泪痕,露出了一抹笑容。

    “好咧。”厉剑答过之后,脚下一踩油门,越野车疾驰而去,不多时便到了公安局院墙外面。

    实在不忍心让高峰再攀爬高墙,但也必须狠心,不能遗憾在小小的细节上。众人再次翻过高墙,从一楼厕所窗户进到了办公楼内。

    深夜的公安局办公楼,很是寂静。众人尽管放轻了脚步,但楼梯上、走廊里,还是响起了“噔噔”走路的声音,这声音从一楼一直到了三楼。如果在楼里有熟睡的人,那么应该感受不到这些已经尽量小的声响,如果有人刻意去听的话,又肯定能够听到这阵响动。

    打开办公室房门,进到屋子,楚天齐直接推开套间门,到了里屋卧室。高强、高峰随即跟了进去,在屋顶、墙角检查起来,检查完毕后,从卫生间拿出一个信号屏蔽装置放到了窗台上。厉剑插好外屋房门,在办公室简单查看一番,也进了里屋。

    当插好套间门,众目相对时,大家都露出了笑容。这笑容既是为这种近乎夸张的谨慎而好笑,也是对即将揭晓答案的期待。

    看着众人对此事的重视程度,高峰无来由的紧张起来,担心自己判断失误,也担心父亲和众人开了个玩笑。

    从衣服口袋小心翼翼拿出塑料包裹,高峰把包裹递到了楚天齐面前。

    楚天齐没有伸手去接,而是问了一句:“合适吗?”

    “局长,合适。”说着,高峰又向前一推。

    楚天齐不再推迟,也学着高峰的样子,赶忙摘掉已经满是泥巴的手套,换上了一副干净的。然后接过这个已经被掸掉泥土的包裹,顿觉得手中沉甸甸的,即兴奋又紧张。

    这个小包最外层是黑色塑料袋,塑料袋上用电线纵横捆扎着,电线是铜芯线,铜芯线最外层是红色或绿色的绝缘防护层。把包裹放到小餐桌桌面上,楚开齐开始解上面的铜芯线。

    解开彩色铜芯电线,又解开外面两层塑料袋捆扎的疙瘩,里面还是塑料袋。这样的塑料袋共有六层,最外边两层为黑色,其余四层为白色,相邻层敞口方向相反。去掉六层塑料袋,里边是白色的塑料布小包,塑料布上纵横捆扎着线绳。用剪刀剪开线绳,把塑料布一层层打开。塑料布呈长条状,向一个方向折叠了八次,两翼在最里层便被对向折起,然后随着整块塑料布折叠。

    塑料布摊开在桌面上,里面是两张折叠成长方状的白纸。

    稍微犹豫了一下,楚天齐示意高峰去拿,高峰摆摆手,做手势让楚天齐拿白纸。

    楚天齐拿起最上面的长方纸块,轻轻拆开着,这是一张很厚的大白纸,共对折了四次。打开折叠,纸张彻底展开,有平时大作业本纸的四倍大,上面出现了用黑碳素笔书写的内容。楚天齐只粗略一扫,便看到了“毒品”、“死”、“局领导”等字样,他不由得稍有紧张,不是单纯的紧张,而是一种复杂的紧张。

    ……

    抑制住复杂的心情,楚天齐从开头看了起来,只见上面写到:这个聚财公司恐有名堂,好多行为反常。说是做玉石大生意,却只在离镇五里地的荒郊野外租了一排破旧的平房。说是经营玉石,但好多玉石就在展台陈列着,一年多没见换过一件,也没见有人去买。白天的时候,那排平房很安静,也不见有人出入,就好像没人,都在睡觉一样。这些都是我去例行检查时,注意到的。

    等到晚上,尤其是后半夜就热闹起来,人员一下子涌*出很多。有两次我在远处用望远镜偷看,发现那个小院里停了好几辆车,那些车全部都是越野车,有本省牌照的,也有外省的。我这人很喜欢车,但所里只有一辆破二一二,我便在杂志上过把眼瘾,看着世界各地的名车,对这些车的性能和参数烂熟于心。凭我的直觉,这些车绝不是国产的,倒非常像海湾国家打仗的那些战车,应该是经过了某种改装。

    过了一会,陆续有人分批出来,每批次人都不多,三到四人。这些人有的手提金属箱,有的斜挎着一个长条包。他们绝大多数都戴着帽子、墨镜,身上衣服也是五花八门,深更半夜的,这样的装束实在反常,让人不禁想起了海外的枪战片。

    第二次观察的时候,我差点暴露了。就在我举起红外线望远镜的时候,看到一个人也正举起望远镜张望着。所好的是,对方先看的东北方向,而我正在西南角位置,我看到了他的后脑勺,而他却没看到我。我不敢再耽搁,赶紧收起望远镜,躲在那个小草垛后,只到听到汽车开走的声音,我才又用望远镜向那个小院望去。确认院里没人了,我赶紧躲开,回到了所里。从那以后,我暂时没敢再去侦查,而只是在心里分析着这家公司的怪异行为。

    过了一个多月以后,那家公司有一个姓吴的副总找到我,说是想让我帮着协调,让乡里再给批点地,他们要扩建厂房。我和他们没有交往,只是平时去例行检查过几次,他们话里话外都说在上面有人,根本不鸟我,我也从心里不想和他们接触。可这次他们居然找到我,说话也客气了好多,而且还表示‘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我不想和他们交往,直接拒绝了对方,也懒的理那个人,就坐在办公桌后低头看报纸。那人估计坐的也没劲,待了一会儿就走了。我在收拾茶几上的茶杯时,发现茶杯旁有一个小盒子,意识到是那个人丢下的东西,便追了出去。可那个人已经坐车走了,我只得开车去追,一直到了他们公司那个院子。

    见我来送东西,那人只说是“小意思”,还打开了盒子,盒子里是一块黄灿灿的镀金表。这款表我在一本汽车杂志上见过,售价上千美元,而且国内根本没有销售,那么这款表就只能是国外带回的,很可能是走私货。见我一副惊讶表情,那人以为我动心了,就把盒子又推了过来。我没有理对方,而是转身就走,回了所里。

    在这之后,聚财的那个负责人又来找我,说要和我交朋友,还说想让我帮着协调租凭山林。我意识到他们不是善茬,不是正经的生意人,自是不予理会。结果那个人便开始拿话敲打我,说我偷偷监督、跟踪他们,还警告我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否则会死的很难堪。我不吃这一套,不客气的回击了那个人。本来想着向上级汇报对方的行径,但我不受领导待见,领导未必相信,还是等有了真凭实据再说吧。

    从那以后,他们不再找我,但我却对他们一直盯着不放。也是事有凑巧,有一天半夜,我到小卖部买烟,发现小卖部门口停着一辆车,车后备箱缝夹着一小袋白色粉沫。出于职业敏感,我拽出了那袋东西,回到所里。当我打开那个小袋时,被气味刺激的打了一个喷嚏,再一仔细辨认粉沫气味,我不禁大惊:这是毒品。

    当时既有一种兴奋,也有一丝紧张。我当警察多年,做的大多是管片民警,主要是在派出所工作。只是偶尔有几次协助刑警队破案,其中只有一次涉及到查扣毒品。要不是专门有过这种培训,要不是看过几次专题展览,我几乎都辨识不出这东西。现在我竟然发现了毒品,那我这个副所长也能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了。

    带着兴奋,我开车去往刚才那个地方,想要逮住那个车主。当我离小卖部还有一小段距离的时候,就见那辆汽车正好刚刚开走,我便开车追了过去。追着追着,那辆汽车出了镇子,好像直奔聚财租的那个院子。我担心打草惊蛇,就放慢了车速。果然,那辆汽车就去了那个院子。

    怎么办?停下汽车思考一番,我便回到派出所,想着对策。经过思量,我决定不能贸然行*事,一定要来个人赃俱获。

    从那之后,到现在,我观察聚财又有三个多月了,终于看到了一次疑似毒品交易,可却没办法做到人赃俱获。因此,我只能把手中这小袋毒品交到领导那里,请上面查办。

    东西已经交上一周了,领导还没有任何回复。找了领导三次,只有一次在单位,领导回复已安排调查,很快就会行动。

    虽然领导答应的很肯定,可我心里为什么会这么不踏实?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为了证据确凿,为了以防不测,我只能冒险去到另一处隐密地点了,一个极少数人知道的地方,一个避而远之的地方。这个地方并非原来的地道,我也是偶尔才发现的。

    ……

    纸上的内容到此为止,后面没有署名,也没有日期,但却果然有秘密:聚财涉毒、涉走私。

    虽然已经去过聚财,虽然已经知道聚财涉毒,虽然还查到了一些毒品和枪支,似乎纸上这些信息已过时了。但楚天齐仍是心情激荡,为老高所长千辛万苦留下的这份东西而感慨,为老高所长用命换来的这份财富而赞叹,也对那个避而远之的地方无限向往,同时对下一张纸上的内容也充满期待。

    楚天齐看过后,把这张纸递给了高峰。

    高峰接过张纸,用眼神和楚天齐交流一下,然后摊开,和高强、厉剑一同看了起来。

    看到上面的文字,高峰又流下了眼泪:“是我爸的字。”

    看着看着,高峰皱起了眉头,为这些已经过时的消息而皱眉。看完整个内容,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厉剑和高强面面相觑,脸上写着遗憾与失落,他们这种表情,显然是和高峰皱眉的原因一样。

    高峰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脸上还出现了一抹笑容。他指着白纸上最后那处文字,缓缓的说:“局长,这个避而远之的地方,我猜到了。”

    看着高峰的神情,再想着对方的提示,楚天齐也笑了:“我也猜到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