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百五十一章 原告造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上午九时,许源县法院第三审判庭,靠山村村民诉聚财公司一案正在开庭,这是第二次开庭。

    开庭现场,法官、原告、被告、旁听者全都屏息凝神,专心听着一盘录音磁带,这盘磁带已经播放了一段时间。

    虽然屋子稍大了一点,但由于现场非常安静,录音机里传出的声音很清晰:“……合同条款关键内容被换,换成了‘乙方给每户提供一间房子免费居住,其余两间房子由乙方临时垫资建设,逐年从租金扣除’。另外,乙方所提供的家具、电器,也变成了乙方垫资建设,也需要从租金中扣除。我知道我作了孽,坑苦了乡亲们。

    做了亏心事,我整天担心吊胆的,既担心事情败露,无法面对乡亲,更怕聚财公司翻脸无情收拾我,心里慌的厉害。去年十一月的时候,离支付第二年租金的日子越来越近,村民开始找我问这事。我便去找聚财公司询问,他们答复到时就支付,我又把他们的回复告诉了村民。该支付租金的日子到了,聚财公司没有支付,超期了二十多天,还是没有给钱。在这期间,我多次去问聚财公司,他们的答复都是暂时没钱,让村民缓一缓。

    有短处在人家手里把着,我也不敢说什么,只好和村民撒谎。我告诉村民说,聚财公司领导在半个月前找过我,说是马上就会给钱,只不过可能周转的要晚几天,还说看到了聚财公司做的领款表格了。为了消除村民疑心,我自掏腰包买了十多吨煤,给每户分了一千多斤,说成是公司为了表示歉意免费送的。前一阶段我也听说了,聚财公司还曾经向村民追要过这些煤钱,最后又以所谓的照顾村民,不再提了。

    就这样,我是左推右瞒,糊弄着过一天算一天。我知道早晚要露馅,就盘算着怎么办,最终想到了‘逃跑’,分步骤逃跑。春节前两天,我让老婆去了儿子家带孩子,这是实情,媳妇也没怀疑就去了。正月十五一过,我是每天早出晚归,说是去和聚财要钱,其实大多数都是去了别处,当然也有几次到了聚财公司。我这么做,是为了让村民放心,也是为了让聚财公司放心,以此掩盖自己想要‘逃跑’的事实。

    忽然有一天,聚财找到我,说是借村里公章用用,我问他们干什么,他们只说是开一个证明。我一听就知道没那么简单,开证明可以直接让我开呀,为什么非要公章?我没有提出这个疑问,而是推说‘新换公章’没有回来。前几天确实换公章了,不过那时候我已经拿上。他们当时也没有特别盘问,只问几天能回来,我说最慢十天,最快一周。

    事不宜迟,当晚我就琢磨着办法,定出了借“脑梗发作”出逃的计划。为了做的像,我是整夜的练习流哈喇子,练习右手不听使唤的样。又经过一天准备,第三天在小*姨子家喝酒的时候,我就假装犯了病。当时喝酒现场就有村民,村民看我犯了病,都说是高血压闹的,嘱咐我安心看病,我连襟帮腔说是‘因为村民很快就能领到钱,激动的’。就这么的,由小*姨子一家陪着,我坐着假救护车跑了。

    想起当时村民的嘱咐,想起后来村民去县城看望我时扑了空,我就后悔的跌出了心,我不是人哪。就像评书里说的,我是良心丧于困地,可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呀。在外面躲避的日子,怕碰到熟人,更怕有人专门找我,我是白天不敢出门,把自己反锁在屋里。就是晚上出去,我也是买完粮食或菜就回去……”

    曲刚坐在旁听席上,听着何喜发的录音,心中颇多感慨。他奇怪局里那个小年轻,为什么只到了局里五个月,就好像什么也知道,什么都尽在掌握似的。何喜发那可是刻意逃跑的,可楞是被这小子找出来,还拿到了这个录音。不知是这小子智商、情商超牛,还是手底下密探太多,反正他知道的也太多了。曲刚坚信楚天齐有密探,而且也锁定了几个人,但还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

    本来今天曲刚不想来旁听,不想没事找事,更不想任楚天齐摆布,但既然已经被对方套上了这个套,也只能是采取稳妥的办法摆脱。他今天在早上提出那些问题,其实就是暗示难处,也暗示没有必要旁听,可那小子给提供了录音,自己就没有不来的理由了。

    看着大家聚精会神倾听的样子,看着被告一方冷竣的表情,曲刚心中也很惬意。如果因为这份关键证据而让原告胜诉的话,那毕竟也是自己的功劳,自己也脸上有光,县里和局里可都知道自己是这事负责人。看来和那小子合作,还是能获得好处的。

    难道我就任由那小子摆布?曲刚陷入了沉思。

    ……

    看了看手表,已经十一点半,按说开庭也该结束,曲刚也该来汇报了。只是不知道自己剪辑过的录音,能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

    说曹操曹操就到,曲刚回来了。

    看到曲刚进屋,楚天齐就问:“怎么样?”

    刚一问完,楚天齐就感觉不妙,因为曲刚的脸阴云密布,好像都快绿了。

    果然,未曾开言,曲刚先长叹一声,坐到了椅子上。然后拿起一支香烟点燃,曲刚才说道:“估计够呛了。”

    “怎么回事?法庭不采信那份录音?还是有其他状况?”楚天齐追问。

    “当然没有采信。一开始听包括听完的时候,法官们好像对那份录音很认同,我看他们当时都微微点头,旁听的人更是窃窃私语认可那份录音。可是等对方说出反驳理由,尤其拿出反驳证据的时候,法官们支持了被告。不只是他们,现场所有人态度都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反转,就连我也是这么想的,因为村民造假了。”说到这里,曲刚停顿一下,摇了摇头,“想不到呀,真想不到,他们怎么会干这种事,我都快被他们……算了,不说了。”

    楚天齐眉头微皱:“你说清楚点。”

    “好的。”曲刚点点头,摊开了手中一个小笔记本,看着上面的内容,“播放完录音之后,法官让被告进行质证,被告律师提出质疑,否定了这份录音。他的理由是:一、何喜发是合同一方当事人,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因此证言不具备公正性与客观性;二、此份录音经过了剪辑,那么被剪掉的部分是什么,这明显就是断章取义;三、何喜发因故不能到现场,也无法说话,但不排除是受到胁迫做了伪证。四、何喜发确实向被告借了钱,至今未还,何喜发分明是想通过做伪证赖帐。

    被告律师讲完以后,原告律师进行了反质证。原告律师和局长早上说的那些理由差不多,只不过他更多的使用了法律术语,也讲的更全面一些。经过两位律师这么一辩论,我们这些旁听者觉得似乎都有理,就连法官也是不时低声商议和讨论着。就在这时,被告律师拿出关键法宝——鉴定报告。

    这套鉴定报告,是对两份合同的鉴定。在把鉴定报告递给法官之前,被告律师对鉴定单位进行了说明,还提供了鉴定公司的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公司资质、鉴定经办人资质。从投影仪上,我看到这是一家省城的公司,在业界非常有名,而且那些执照都有效,资质也符合要求。紧跟着被告律师照着投影仪上的图片,宣读了这套鉴定报告的内容。鉴定报告共两份,一份是对原告提供合同的鉴定,一份是对被告提供合同的鉴定。

    对原告合同的鉴定结果是:合同两页正文都留有多人指纹,第二页按有红印泥的指纹共有二十一个,这二十一个指纹各不相同。第一页指纹中,有十三个指纹与第二页红手印中的十三个能够分别吻合。两页合同用纸不同,第一页纸的克数是七十克,第二页是八十克。

    对被告合同的鉴定结果是:合同两页正文都留有多人指纹,第二页按有红印泥的指纹共有二十一个,这二十一个指纹各不相同。第一页指纹中,有二十一个指纹与第二页红手印中的二十一个能够分别吻合。两页合同用纸相同,都是八十克,而且经过化验,两页纸的相关技术数据相同,应该是同一批次纸张。另外,原、被告合同第二页的二十一个红印泥指纹能够一一对应吻合。”

    楚天齐很吃惊:“什么?怎么可能?不会是弄错了吧?”

    曲刚双手一摊:“我当时也有这种想法,可是被告律师及时进行了说明。他说这两份合同在鉴定前都有编码对应,而且合同上有双方代表的签字确认,这些签字可是在递交给法院之前签的,肯定不会有错。

    被告律师接着说,他质疑原告合同造假,质疑第一页那些指纹是在造假时弄上去的,村民造假有这个条件。两页只有十三个指纹能对上,也间接证明了造假的嫌疑,说明造假时二十一人没有全部在场。而反之,被告却没有这个让村民配合造假的条件,那么村民两页的指纹只能是在签约当时留下的。被告律师还指出,原告两页合同所用纸张克数不同,也说明原告造了假。”

    原告造假?怎么可能?可事实竟然这么清楚,楚天齐也不禁心里打起了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