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章 变相停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新的一天又来了,楚天齐没有出去,而是把自己关在办公室,继续想着这几天的事情。

    上午九点多,厉剑来了。

    厉剑径直走到办公桌前,看着桌上的照片,脸上满是八卦的神情。他“嘻嘻”一笑:“局长,又看美女照片呢?不过这两人倒很是郎才女貌,看上去很般……”

    “少嘻皮笑脸的。”楚天齐打断了对方,“有事说事。”

    厉剑自顾自的说:“自从国庆节开始,这关系确实升温很快,照片上就能看出来。对了,好像还有一位大小姐吧,她的照片在哪呢?”说着,厉剑伸手,去翻那几张照片。

    “有完没完。”楚天齐斥道。

    虽然嘴上说的严厉,但楚天齐明白,厉剑是看自己这几天心情不好,在故意活跃气氛。两人虽然是上下级,但厉剑是楚天齐从玉赤县带来的,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更多时候是一种朋友加弟兄关系。

    楚天齐一指照片:“你怎么看?”

    厉剑收起了嘻笑的表情,想了一下,说:“从拍摄角度看,下车的这张离的较远,似乎是偶尔为之。但要三张结合一起看的话,绝不是偶然。尤其餐包这张,分明就是从包间开门的缝隙拍的,而且三张照片虽然出现在不同地点,但都是同一时间段完成的,那就不可能是一人所为。”

    楚天齐点点头:“对,这肯定是有预谋的行动。只是我很奇怪,怎么就没有发觉呢?按说相机声响,包括闪光灯光亮,我应该能感觉到,就是周围有异常人出现,我也不应该没有发觉,可现在想想,确实没印象。”

    厉剑脸上再次出现笑容:“秀色可餐,我的眼里只有你。”

    “好好说话。”楚天齐手指对方,“没大没小的。”

    “是。”厉剑道,“我认为主要是四个方面原因:一是你根本没往这方面想,现在的一些异常情况那时还没有出现;二是你自信没人敢偷拍公安局长,也自信自己的反侦察能力;三是你的注意力确实是在美女县长身上,当然我这没有调侃的意思,可能你们正在谈论感兴趣的话题;四是对方一直在暗处关注你,应该也分析出了上面三种情况,而且相机也肯定是那种专业偷拍相机,声音和光亮都经过特殊处理。

    我分析,拍照的人肯定是经过一定的专业训练,反侦察能力很强。我推测当时情形是这样的,在你们下车的时候,是被偶然发现的,但那个拍照的人肯定是他们的人。这个人将情况反馈给他的上级,然后接指示去餐包门口拍照,他是专门为之,而你没有思想准备,也就没有发现对方。同时有另一个人,在料到你要出现的地方等着你,等你俩出现在许源饭店楼下的时候,正好拍上。”

    楚天齐点点头:“嗯,差不多吧。”

    “要不我去调查一下,看看监控什么的。”厉剑道。

    楚天齐摆摆手:“没必要,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发现,只会让对方更警觉。”说到这里,楚天齐问,“对了,你有什么事?不是专为看照片吧?”

    “当然不是。”厉剑道,“有确切消息,工商、食药监、税务都去何氏药业许源分公司了,张天彪也刚带人赶过去。”

    “我知道。”楚天齐淡淡的说。

    刚才曲刚向楚天齐汇报过,说是县里要求公安局派人,当时楚天齐只回复了五个字“我回避此案”。至于另外那几个单位,楚天齐已经猜到了。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厉剑适时做了个手势,快速的走出了办公室。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接通了来电:“周局,您好,有什么指示?”

    周子凯的声音传了过来:“工作忙吗?这一段也够你累的。从三月份上任,到现在已经八个多月,你也该适当休息休息了,要不身体可受不了。”

    让自己休息?楚天齐稍微一楞,立刻就明白了,这是变相停自己的职。他心中顿时思绪万千,便尽量语气平缓的说:“是不是市局也听到了什么?”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适当休息怎么行?会休息才是会工作,休息好了,工作起来效率会更高。休息休息有好处,头脑也能得到适当休整,可以多反思好多事情嘛!你是不是觉得不正式,想要正式文书?那怎么行,你以为你是谁?还别说,你还挺上像,不愧是河西大学风云人物。行了,我还有事,挂了。”周子凯说到此,声音戛然而止。

    放下手机,楚天齐的眉头皱了起来,虽然刚才周子凯话不多,跳跃性很强,但楚天齐却听出了好几层意思。

    首先自己被停职了,只不过是经过了变通,市局并不准备下文什么的。市局这么做,肯定是为了进退有据,也说明意见并不统一,这应该是一个互相妥协的决定。

    其次,周子凯点出“上像”、“河西大学”等字眼。分明是告诉自己,他们也收到了照片,是关于自己和何佼佼的,肯定里面也附有说明,说明自己和何佼佼的关系与交往。

    另外,周子凯也在暗示自己。“反思”一词看似略带贬义,其实是对方在让自己好好想这件事情。对方还说“身体是革命本钱”,尤其“革命”两字语气很重,显然是在告诉自己“要斗争,更要善于斗争”。

    短短几天,县公安局、县政府、市公安局,都收到了与自己有关的信或是照片,矛头直指自己和何佼佼的关系,直指假药案。由此可见,出手之人绝不仅仅只是让自己暂时回避,拿何氏假药案说事,只不过是一个*、切入点。对方的最终目的应该是把自己扳倒或弄走,抢夺局长位置。从这点来看,曲刚的嫌疑最大,赵伯祥也有一定嫌疑。

    但是,如果仅仅为了一把手位置,完全不必这么重重设计,也不必这么大费周折。尤其对于曲刚来说,如果这么做的话,会弊大于利。这明显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而且采取这么多措施,也容易让人诟病,引火烧身。

    另外,曲刚可以采取更稳妥、更温和的办法:熬。只要是熬走自己,那么以他曲刚具备的条件,上*位一把手很有希望,尤其要是和自己合作愉快,再得到自己推荐,那么胜算更大。曲刚和自己都清楚,借调不会太长,估计也就两、三年,楚天齐也曾对曲刚暗示过这个事情。而且假如用这种办法把自己弄掉,他曲刚也未必就能顺利补位。

    以上这些道理,曲刚不应该不明白,更不应该采取这么激烈的办法。从现在情形来看,本来嫌疑最大的曲刚,反而可能性很小了。

    那又会有谁呢?赵伯祥?他可马上就该退休了,至于这么折腾吗?

    张天彪?别看他折腾的最厉害,无论如何局长位置也轮不到他,他可能只是被人利用,或是有其他利益吧。

    班子成员中的另外两个人,那就更没可能性了。

    那么,对方这么对付自己,最大的目的就是阻止自己插手假药案,看来这假药案可不简单,得从这方面多思考了。

    楚天齐头往后仰,靠在椅背上,闭目想着这些事情。

    ……

    由于靠在椅背上时间过长,又闭着眼睛,而且还没人打扰,楚天齐想着想着都迷糊了。就在他半睡半醒之际,手机却“叮咚叮咚”响了两声。

    急忙睁开眼睛,坐直身体,楚天齐拿过手机,看到屏幕上跳出了两个字:相信我。

    发信息号码是高强的。楚天齐明白,高强是想告诉自己,他能让事情水落石出。

    高强自从到县局以后,就一直和楚天齐互相装作不熟悉,彼此之间看似也不接触,但他们会用信息交流。只是近几天,楚天齐和对方主动交流的少了一些,有些事情他吃不准,不知该不该和这个学生沟通。

    岳江河被抓后,供出了何氏药业造假。由于楚天齐不相信何氏会制售假药,遂对岳江河等人的口供产生了怀疑,怀疑那几人是被别人做了手脚,是受人挟迫做的假证。为此楚天齐怀疑过张天彪、柯晓明,包括曲刚、赵伯祥等人,但岳江河在被抓到被审讯前,和这些人没有接触的机会。于是,警犬技术中队参与抓捕岳江河的人,反而嫌疑更大,高强也在被怀疑之列。

    七号,局班子成员会上,张天彪出示了举报自己和何佼佼关系的举报信,还称有两人十月七日共进晚餐的照片。八号,县政府党组成员开会时,关键时刻出现了所谓的“公安局退信数目”统计,逼着自己二次回避。另据楚晓娅讲,就在她为自己辩解时,又适时出现了两人在十月十六日晚吃饭的照片,当然自己也收到了这些照片。而今天,周子凯就打来电话,虽然说的比较隐晦,但楚天齐听出来了,黑手也把东西寄给了市局,才逼着自己被变相停职。。

    从这一系列的连贯手法看,显然不可能是临时为之,而是一个有计划的系统行动。因此,岳江河等人口供即使与事实不符的话,也是早就看到了假象,而不是临时被人告之。那么,高强等警犬中队成员就不存在任何嫌疑了。而且,自己和何佼佼以及楚晓娅分别吃饭,可是发生在高强来县局之前的。

    看着学生的短消息,楚天齐不禁自惭形秽,为对学生的不信任而惭愧。他想了一下,回了四个字:非常相信。

    放下手机,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想着这几天门可罗雀的情形,楚天齐不禁感慨道:“哎,变相停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