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百四十三章 巧的邪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听完曲刚汇报后,楚天齐指示曲刚重点调查事情真*相,并控制看守所相关人员。然后他进到医院大楼,想要了解何喜发受伤情况,何喜发已经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隔着房门窗户上的玻璃,楚天齐也只能看到医务人员忙碌的身影,根本看不到何喜发,更不可能了解到情况。于是楚天齐到了院长办公室,在那里等着,等着抢救信息以及何喜发的情况。

    见到县里最年轻的副处领导,而且是连续破获两起命案、大名鼎鼎的公安局长到来,院长不敢怠慢。他特意叮嘱业务副院长亲自指挥对伤者抢救,并及时汇报伤者情况,他自己也多次去了解对伤者的救治。

    等了一上午,楚天齐得到的答案是:伤者目前昏迷不醒,多项指标极不正常,处在生命危险期,医院正在全力抢救。通过检查,伤者没有被凶器所致外伤,头部没有出*血情况,但内脏有出*血现象。伤者右侧第二、三根肋骨骨折,第四、五、六根肋骨骨裂,而且受伤肋骨外部表皮有三个圆形青紫色痕迹。

    院长表示,这只是初步检查结果,不排除随着进一步检查会有新情况出现。他还表示,医院一定全力以赴对伤者进行抢救,尽量让伤者早些脱离生命危险,他会第一时间向楚局长汇报伤者情况。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自己在这里也于事无补。于是楚天齐对院长表示了感谢,并对仇志慷进行叮嘱后,返回了局里。

    ……

    局长办公室。

    楚天齐脸色阴沉,坐在办公桌后,他对面椅子上坐着常务副局长曲刚。

    抽完最后两口,把烟蒂狠狠掐灭在烟灰缸里,楚天齐看向曲刚:“老曲,说说吧。”

    曲刚道:“好的。上午从医院出来后,我又到了看守所,进一步调查何喜发被打一事。由于没有事发房间的录相,我便让人检查看守所整个监控设施。检查的结果是有两个硬盘存储器出了问题,其中一个存储器的数据线连接处断开,这个硬盘存储着室内六个摄像头的资料,编码是“三号”。三号硬盘存储器,所涉及的摄像头分别是何喜发的房间两个、房间右侧过道两个、监控室两个。三号存储器上存储的影像,最晚的是今天凌晨三*点二十八分。

    另一个存储器硬盘丢了,只留下一个空壳子。丢的这个硬盘,存储着室外五个摄像头的资料,编码是“九号”。九号硬盘存储器涉及的五个监控头,分别是楼门口处一个,综合车库处一个,从楼房到综合车库路上一个,从车库到拘留所大门一个,还有一个就是看守所大门处的监控。正因为三号硬盘故障、九号硬盘丢失,致使在凌晨三*点二十八分之后,相关区域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记录。”

    楚天齐插话:“我想,三号硬盘存储器对应监控室的那两个摄像头,肯定有一个正对着监控室里的机箱组,另一个很可能是对着进门处的,对不对?”

    曲刚点点头:“是,监控室两个摄像头中,有一个正对着一部分机箱位置,其中三号和九号硬盘就在这个位置。还有一个摄像头对着进门处和一部分操作台,以及从操作台到机箱组这段区间。因此,在那个时间点之后,有什么人进了监控室就看不到,是否在监控台操作了什么也看不到。”

    楚天齐问:“那么,监控室有什么异常情况?整个监控室一直都有人吧?几个人?都是谁?他们平时表现怎样?”

    曲刚道:“监控室是两个人一班,当时是张如玉和岳江河的班。岳江河到看守所年头多一些,大概有五年了吧,现在是看守所监控科的副科长。我和这个人接触不多,但从他的那些考评档案来看,平时表现还可以,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不应该的失误。

    张如玉是去年刚刚分配来的大学生,毕业于省财经学院,学的是信息化管理。可这个女孩就想当警察,在她的档案自述中就写着这样的意愿,而且也三次参加市、县警务人员的选聘工作,最后如愿到了咱们局里。我和政委当时的意见是,想让张如玉到信息科,但那时杜长生局长的意思是信息科目前都是女的,应该再安排一个男的,另外应该让这个小张先到基层岗位锻炼锻炼。就这样,张如玉就到了现在的岗位。

    对于这个张如玉工作以后的情况,我知道的不多,为此我刚才还向向周仝了解。周仝说这个女孩的专业水平不错,还在省级刊物上发表过文章,接触过几次,也感觉这个女孩比较朴实,肯钻研业务。

    现在岳江河已经不知去向,张如玉也已吓的说话颠三倒四。她说在凌晨三*点左右的时候,监控室忽然停了电,岳江河说要出去看看情况,还递给她一支小手电。不一会儿岳江河回来了,递给她一瓶饮料,还说只是电路小故障,电工正在修,一会儿就来电。她说后来不知怎么的,她就睡着了,还是被科长叫醒的。那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何喜发也已被打了。”说到这里,曲刚停了下来。

    楚天齐看着对方:“对了,你看过停电期间的录像吗?那些摄像头可是有红外线的,拍摄效果应该很清晰的,有什么发现没有?”

    曲刚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停电期间,摄像头没有工作。因为提供电能的UPS电源没有启动,而UPS电源就在监控室旁边的屋子。”

    楚天齐看着曲刚:“老曲,这也太巧了,巧的邪门。估计那瓶饮料也有什么门道吧?对了,那个岳江河近期有什么异常吗?”

    曲刚长嘘了一口气:“是呀,太巧了,停电本来就巧,巧的是UPS还不工作。从现有录像看,当时就停了不到十分钟,而且只有一个楼层停电。但在来电之后,监控室的硬盘就出了状况。更巧的是,张如玉喝了那瓶饮料就睡着了,我已经让人去化验那瓶饮料了。张如玉说岳江河一直在追求她,平时对她很体贴,经常会买一些零食给她,所以对那瓶饮料没有任何防备。另据张如玉反映,平时岳江河花钱很仔细,几乎可以称为吝啬,但最近花钱大方了好多,简直像是换了个人。”

    停了一下,楚天齐又问:“按张如玉所说,从三*点到八点这五个小时中,监控室一人脱岗,一人昏迷,难道就没人发现?看守所带班领导是干什么吃的?”

    “昨晚是乔晓光带班,到现在也没找到他的人影,手机也打不通。”曲刚面现尴尬之色,“这都是我对下属要求不严,管理不到位。”

    “该是你的责任,你肯定跑不掉,不是你的责任也别往身上揽。本来护下属也不是什么坏事,但有时候就会变成娇纵,会适得其反的。”楚天齐的话很不客气,然后语气一缓,“老曲,你怎么看?”

    曲刚做出了回复:“从种种情形来看,何喜发被打一事,存在着太多蹊跷,人为可能性极大。我已经派人去搜寻岳江河这个最大嫌疑,并安排人手去找乔晓光,同时对张如玉的调查也在继续。另外,我建议请孟克介入,对看守所整个班子进行调查。”

    楚天齐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嗯,这件事情基本可以断定不是偶然的,也绝非一个人能办成,需要多个步骤的配合。看守所发生这样的事,说明日常管理存在很大漏洞,看守所班子有很大的责任。但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而是要处理几件当务之急的事。

    而且这几件事还很棘手,一是对何喜发抢救,只有何喜发脱离危险,保住性命,此事才不至于最糟糕。对何喜发的抢救只能拜托县医院去做,但我们要做的是保证何喜发不受到二次攻击,包括主治医生的安全。这件事你要亲自去抓。二是对此事彻查,弄清事情来龙去脉,找到真正始作俑者。我建议由你和孟克去做。三是要考虑如何向县里交待,这件事肯定瞒不住,我们要和老赵研究一下。”

    “局长说的对,我赞成。”曲刚马上进行了附合。

    楚天齐忽然想起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又问道:“对了,那个行凶者是什么情况?怎么就被关到了何喜发的屋子?”

    “行凶者名叫王兴旺,是因为打架和盗窃被判了六个月有期徒刑,扣去羁押期三个多月时间,还需要服刑两个月多一点儿,所以就由看守所代为执行。据值勤民警说,昨天半夜,王兴旺他们监舍忽然出现了两条蛇,于是便对这些监舍人员进行转移,同时开始捕蛇。在对监舍人员转移时,值勤民警曾经电话请示过所长,所长指示分批关到那些有空余的房间,包括现有单间。值勤民警正要问何喜发房间时,乔晓光早挂掉了电话,再打就不通了,于是,王兴旺就关进了何喜发的屋子。”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是曲刚的电话。

    看了眼来电显示,曲刚按下了接听键:“说……什么,知道了。”说完,挂断了电话。

    曲刚脸色变得很难看,他看着楚天齐道:“局长,发现了看守所那辆越野车。”

    “哦?在哪?走,去看看。”说着,楚天齐站起身,向外走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