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百七十四章 怎么都失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高峰的声音继续传来:“他醒是醒了,但只是两眼无神的看着屋顶,和他说话也几乎不搭茬。好像是谁也不认识,就跟傻了一样。”

    “傻了?不应该吧?他是什么时候醒的,怎么醒的?”楚天齐忙问。

    高峰说:“他醒来有一个多小时了,就是凌晨四点那会吧。在他醒来之前,梁院长和主治大夫还亲自查看了他的情况。见他还没有醒来,两人也有些着急,就商量着准备用电击或针灸办法刺激他的神经。只是这两种方式都有一定风险,他们还要好好论证一下,梁院长也准备在上班后针询您的意见。

    医生走了以后,我们几个值勤的人,一半睡觉休息,一伴值守。就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听到干警喊‘动了,动了’。我赶忙起来,到了病床前,就见程绪的手指头动了几下,然后眼睛也慢慢睁开了。医生闻讯,马上赶了过来,又对程绪进行了简单检查,然后开始与他对话。医生问了好多句,他只回答一个字‘饿’,我问他‘我是谁’,他的回答也是‘饿’。折腾了好长时间,也没有效果,医生先回去研究了,我就出来向您报告。”

    楚天齐“哦”了一声,又问:“除了答非所问,他还有什么表现?”

    手机里静了一下,高峰的声音才传来:“暂时还没有。”

    早晨八点多的时候,楚天齐和曲刚出现在病房里。他们进屋的时候,程绪正醒着,两人到了病床前。

    但正像高峰说的两样,程绪只是两眼失神的盯着顶棚,看到两位领导进来,根本没有任何表示。

    在床前来回踱了几步,曲刚观察着程绪的反应。虽然床前有人来回移动,但程绪还是那样傻傻的看着高处,俨然就是什么也没听到,更没看到的样子。站在床前,曲刚伸出右手,手心向下,在离程绪尺许左右的地方来回挥着。然后手臂缓缓下压,离对方的脸越来越近,可对方竟然连眼都不眨,曲刚只好收手站在那里。

    刚才楚天齐一直在观察着,捕捉着程绪的表情。现在见曲刚停了下来,他微俯下*身体,对着程绪道:“程绪,认识我吗?”

    程绪没有回答,也没有任何反应。

    楚天齐继续说:“我是楚局长,你不认识我吗?”停了一下,见对方没有反应,他接着又说,“你知道吗?要不是曲局长带人及时赶到,你的小命怕是都要交待了。把你从洞里救出来后,是高峰背着你,深一脚浅一脚下的山。然后大伙又跟着救护车,直接把你送到医院来。医院对你也特别照顾,为了让你安心静养,专门把这个套间给你用,这可是县里的高干病房,是给那些退休的处级以上干部用的。”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

    见对方还是那个样子,楚天齐看了一下*身边众人,继续说:“大家都等着你醒过来,这些干警更是几班倒轮流陪你,只要你一天不脱离危险,他们就得一天陪着你,特别辛苦。不是我说你,放着舒服的房间不住着,为什么非要跑到荒郊野外,为什么非要到山上去受罪?还差点把命交待哪,你这又……”

    “饿……”一个拉长的声音打断了楚天齐,是程绪发出的。

    楚天齐停止说话,看着床上的程绪。

    程绪的嘴唇动了动,又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棒子……山药……好……吃。”

    “玉米好吃?土豆好吃?”楚天齐和颜悦色的问,“你是不是想吃?”

    “饿。”程绪说出一个字,同时肚子里传来“咕噜噜”的声音。

    楚天齐缓缓的说:“你是不是想吃玉米?是不自己烧玉米吃了?你记得那个山洞吗?你……”

    “啊?”程绪忽然叫了一声,同时眉头紧皱,鼻子来回抽*动着,手脚也跟着乱*蹬和乱抓,然后还试图用双手去抓头发。

    有众人在旁边阻止着,再加上程绪的手脚根本就没劲,只折腾不到两分钟就罢了。程绪的嘴长长吹了一口气,脸上表情也恢复了平静,接着缓缓闭上眼睛,然后马上就传来轻微的呼声。

    “以前有这种情况吗?”楚天齐用手一指程绪。

    高峰上前一步,回答:“在您二位来之前,大概七点半的时候,他弄过这么一次,持续了也就一分钟。医生看过后,说他这很像是失忆症状,很像是还残留着片段记忆碎片的失忆。在神经中枢支配下,患者试图拼接这些碎片,但往往不能成功,反而会对神智形成困扰,因而会有这种痛苦而狂躁的表现。”

    “他的头部也没有伤,应该也不会磕到,难道就是因为一氧化碳中毒?”曲刚提出了疑问,“我那年在乡下见过一个煤气中毒的人,那人在生炉子屋里昏迷了一夜才被救出,也没像他这样呀。”

    “医生说,现在只是根据他症状的一种猜测,也可能是他昏迷时间较长,导致某些神经或是脑细胞受到损伤。至于他为什么昏迷了这么长时间,也暂时没有找到合理的解释。”高峰道,“医生还说,一会准备再给他做个脑电图,但也未必就能发现什么,除非能正好捕捉到他发作时的脑电波。医院现有两台二十四小时脑电波监测仪,正被其他病人点着,十点多的时候就能空下一台,直接会给他用上。”

    和曲刚对望一眼,楚天齐对着高峰道:“你们辛苦,继续守着吧,我俩先回局里。”

    高峰回答:“不辛苦,局长慢走。”

    程绪已经醒来,自然暂时不用电击或针灸,也不用和医生碰面。于是楚天齐和曲刚没有到院长办公室,而是从病房出来后,直接坐车,回到了县局。

    ……

    回到局里后,两人直接到了局长办公室,又谈了一会儿程绪的事,然后曲刚回了他自己房间,屋子里只剩下了楚天齐自己。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雷鹏的号码,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

    雷鹏的声音传了过来:“哥们,早上找我了?”

    “昨天就找你了,你手机关机,今早上又找你,手机通着没人接。”楚天齐笑道,“你真够忙的,看来权利不小。”

    “哪呀?昨天是钻山沟,没信号,今早上是开会,没带。”雷鹏也笑着说,“楚大局长那么忙,肯定是有什么吩咐吧?”

    楚天齐故意叹了一声:“哎,又损我。不过真还有点事。昨天我弟打来电话,说是丹阳果品公司要和他合作,老板是皮丹阳。这个公司是不是你小弟‘皮蛋’开的?”

    “就是他开的,说是果品公司,业务范围挺广,现在其实就是做水果罐头。”雷鹏话题一转,“你是不是担心有你这层关系,怕有什么影响?”

    楚天齐不无担忧:“我和皮丹阳认识,又有过合作,他要再用我弟弟的水果,怕是人们该说三倒四吧?”

    雷鹏满不再乎:“你多的是那门子瞎心眼,他俩合作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现在又不是在玉赤当官。再说了,就是你在玉赤任职也没什么,总不能因为你当官,就不让你弟弟做生意了吧。如果要照你这么说的话,县里好多部门领导都和你有过接触,那总不能不让你弟弟卖给这些人,把水果都烂山上吧?”

    楚天齐继续说道:“我总觉得不好……”

    “有人找我了。”雷鹏打断了对方,“就告诉你一句话,你在外当官帮不上家里忙,也别给你弟弟发财致富扯后腿。”说到这里,雷鹏声音戛然而止。

    握着电话想了想,楚天齐拨打了弟弟的手机号。

    楚天齐不会想到,就因为认同了弟弟的这次合作,结果却在几年后给自己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曲刚又来了,他进门就说:“我又去了一趟医院,医院给程绪上了那台二十四小时脑电波监测仪,已经监测了七个小时。在这七小时当中,脑电图正常,没有发现异常现象,程绪也没有发作。

    我问了梁院长,他说现在没有监测到异常,也不代表就正常。因为即使脑电波出现异常,也会非常短暂,也只有在患者发作瞬间才能体现出来。现在患者没有发作,脑电图自然也应该正常。他还说,就是患者发作的话,好多时候也并不规律,有时也许不到一个小时就发作好几次,有时也许两天都不发作。”

    “先坐下,慢慢说。”楚天齐一指对面椅子,“那么现在能不能确认他就是失忆了。”

    曲刚坐到椅子上,直接点着一支香烟,才又说:“医生现在也说的是囫囵话,只说看症状像是失忆,但又说至少需要三天以上的跟踪监测,需要一周左右的观察分析才能得出结论。然后就跟我说了一堆术语,又是‘心因性失忆’,又是‘解离性失忆’的,还分了好多类,我也闹不清。

    反正说是有的失忆症患者只是忘了以前的,有的是忘了过去的,有的又是忘了不重要的,有的却是忘了重要的,还有的也说不清是忘了那一段。另外,有的人是只忘了对某个人或某几个人的记忆,有的人是忘了对某件事或某几件事的记忆。医生还说,有的人是症状越来越轻,直到记忆全部恢复;还有的人是越来越重,越忘越多;也有的人是只能想起一点儿,剩下的永远也想不起来。”

    楚天齐道:“这么麻烦。医生说程绪是那种?”

    “说是像解离性的,然后给我例举了一些他的症状。”曲刚很是无奈,“我就奇怪了,先是何喜发失忆,后来就是王兴旺,现在怎么又出来一个程绪?”

    “是呀,我也纳闷,怎么都失忆?”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这倒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