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天刚一上班,曹金海、赵顺就先后来到办公室,表衷心。他们几乎是前后脚来的,不知提前是否有过约定,这样既避免了直接碰面,又合理的接档了时间。他们均表示,不管形势如何,他们都会一如既往支持楚市长,绝对服从楚市长。

    对于二人的表态,楚天齐均显得很高兴,言辞中也有感谢之意。他分别对其近一段工作给予肯定,也指出一些需要努力的方面,并鼓励对方好好工作。

    曹、赵二人也既感动又高兴的离开了办公室,离开前还不忘又对“服从”二字进行了强调。

    安抚走曹、赵二人后,楚天齐笑着摇了摇头,笑容中既有感慨,也有些许无奈。他对二人的表态并不完全相信,但也不是完全不相信。他知道,二人的表态也不全是虚话,但却有无奈的成分在里面,此二人之所以如此表态,是因为他们现在别无选择。

    曹、赵二人原来都有主子,一个的主子是彭少根,一个的主子是管丽颖,二人之所以现在听自己的,是因为自己手里握着他们的把柄,并对他们网开了一面。自己并没未因焦二壮而对曹金海进行株连,曹金海得以继续当局长,有自己手下留情的份;而且董建设既有挑楚天齐毛病之便,更能直接收拾曹金海这个城建局长,从这点来说,两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曹金海想跑也跑不了。赵顺曾经写过“卖*身契”,现在还在自己抽屉里锁着,那才是赵顺真正畏惧的,而未必就对自己心悦诚服。

    另外,曹、赵二人都被原主子视为叛徒,成康官场人大都这么认为,他们既回不到原主子那里,也不容易再找到新主子。他们现在只有暂时依附于自己这个市委常委,总比他们单打独斗好,而且他们这样表态,也是担心自己情急之时丢车保帅。

    虽然把曹金海、赵顺的心思看的明明白白,但楚天齐也要在表面予以高度肯定,也要有一定的诚意,只不过是和对方一样,加了一些表演成分在里面。楚天齐知道,任何人都不可能在任何时候完全服从自己,在这种情形下能表态服从,也是需要冒一定风险的。而且现在二人对各自的工作都比较用心,在同僚中成绩还不错,让自己省了好多心,下属能做到这样,也就行了。自己要善加利用,只要时刻加一些小心就行了。

    相比与曹金海、赵顺互相作秀的成分多一些,楚天齐对曲刚的表态却十分感动,也非常信任。虽然不敢保证对方任何时候都心口如一,但昨天曲刚肯定是诚心实意的。与曹、赵的别无选择不同,虽然曲刚顶着一个自己“铁杆”的名头,但那都是别人的看法。楚天齐更多的是把两人看成朋友关系,不打不相识的好朋友,他并没有为了控制对方而抓对方把柄,而是一种经过各种磨合自然形成的关系。而且曲刚所在部门也不归自己分管,其又是“自由身”,完全能够方便选择靠山。

    另外,曲刚做为公安系统的人,相对独立性要强好多,只要在系统内经营好人脉,一般就能混的很好。正因如此,曲刚的表态才是心甘情愿的,这也是楚天齐和对方讲了好多实情,让对方充分选择的真正原因,对方选择也证明自己的信任是值得的。

    在楚天齐正分析着诸人的时候,曹阳来了。在早上刚上班的时候,曹阳电话预约过,现在是按时来的。昨天该表达的意思已经说过了,今天曹阳来只是为了履行“拜访”的承诺,而楚天齐“拨冗相见”,也是对对方昨日相告信息的友好回应。

    看到曹阳进屋,楚天齐邀请对方坐到沙发上,又是沏茶,又是上烟,还同在沙发就座,表现的相当热情,和昨天开始时态度判若两人。昨天一开始通话,之所以态度不咸不淡,甚至有些敲打,楚天齐主要是担心曹阳学习王耀光而与张鹏飞过于亲近,担心因此对王昊不利。王昊既是投资商,也是自己的朋友,自己也要多少有些私心在里面。但通过对方的说辞,楚天齐相信了曹阳,也相信了其所讲的事情,因为对方所讲内容,符合当时的情形,也符合事情的逻辑。

    在友好的气氛中,两人会谈了十多分钟,曹阳离开了。临走时,楚天齐欢迎对方以后再来。

    刚送走曹阳,手机响了。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哥们,有时间啦?”

    对方声音传了过来:“你听说雁云科贸大厦着火的事了吗?”

    打来电话的是大学同学于涛,“内*裤门”是对方近几个月*经常调侃的一件事,今天竟然没提,楚天齐心中大定。忙道:“没听说。好像正盖着吧。”

    “对,是正建着,刚在昨天封顶,一共二十八层。就在昨天下午一点多庆祝封顶时,礼花引燃了存放的保温泡沫板,整个楼成了火楼。大楼火势很猛,三台消防车到场同时作业,将近下午四点才把火扑灭。这次大火共造成三十六人伤亡,其中两人当场四亡,另有两人在医院死亡,还有十三人在重症监护室,剩下的十九人也都住在医院。”说到这里,于涛提醒着,“你也分管城建,一定要引以为戒,今年冬天干燥的厉害,经常刮大风,千万要注意这些事情。”

    楚天齐“嗯”了一声:“你提醒的很及时。”

    “不说了,我这来人了。”于涛声音戛然而止。

    放下手机,楚天齐意识到,于涛的提醒确实及时。今年成康工地很多,好多工地都刚刚开工,还有的正在建设期,现在大多都已停工,只留少许看门人员。越是这种时候,越容易麻痹,越容易因炉子取暖发生事故。得赶紧提醒城建局,要对工地做特别强调,并进行严格检查。

    想到这里,楚天齐拨打了曹金海电话,手机正在占线中,办公室电话没人接听,他只得做罢。

    通过于涛的电话,楚天齐也明白了一件事,怪不得董建设昨天急匆匆赶回,肯定和这事有关。刚到建设厅当官,就发生这样的事,董建设也够堵心的。发生这样的事,想必董建设也要忙上一段,估计暂时顾不上给自己捣乱穿小鞋了吧。

    “叮呤呤”,电话铃声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接通了电话。

    电话里立刻传来曹金海的声音:“市长,汇报一件事,雁云科贸大厦着火了……”

    ……

    转眼间,日子到了十二月中旬。离董建设检查那天,已经过去了十多天。

    在这段时间里,城建局收到了省建设厅“安全生产”的文件,并以此召开了专题会议。楚天齐出席会议,并做了讲话,指出“火患猛于虎”,强调了安全生产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也是在这段时间,楚天齐对城建、土地进行了集中检查,为此开出了几个大笔罚单,罚款内容都是因为安全生产隐患。

    到现在为止,公安局并没抓住聚焦上访事件的重要人物——“铁锤”,便对那二十一人进行罚款,抱留几天就放了。

    在这段时间里,董建设没有找任何麻烦,想必也根本顾不上。死五人,重伤十二人,轻伤十九人,大厦烧成了黑炭楼,想必也够董建设喝一壸了。不过楚天齐也发现了一个细节,他是十二月六日看到关于董建设的任职决定的,任职决定上的日期是十二月四日。十二月四日正好是科贸大厦着火的第二天,而那天其实是星期六,是休息日,不知真是那天任命的,还是故意这么做。不管是无意还是巧合,这个日子任职,在大厦失火事件中应该就没了责任,董建设需要尽责的就是处理好善后事宜。

    对于董建设如何处理科贸大厦工程失火,楚天齐并不关心,他关心的是董建设对自己的报复。虽然董建设暂时消停,但对方可是文件明确的“主持建设厅全面工作”的常务副厅长。这就意味着,只要自己分管城建,那么就会置于董建设的管理范畴,对方就是上级的上级,就有诸多给自己穿小鞋的机会。现在虽然对方没动,但并不代表对方永远不动,而且绝对会动手。董建设会怎样动手?自己又该如何防范和应对?这才是楚天齐需要考虑和面对的问题。

    既要防范董建设,对张鹏飞也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前几年,张鹏飞和自己工作没有多少纠葛,再加之对方也瞧不上自己,还算太平。但现在张鹏飞在成康有建设项目,和自己有直接交涉,而且前有“夺妻之恨”,再有强迫对方吐出近亿元利润的过节,张鹏飞绝对会不遗余力的对付自己。上次迫于市里“顾全大局”的要求,楚天齐放弃了打张鹏飞一下的机会,没有坚持抓捕常永金。但张鹏飞显然并不领情,反而更加有恃无恐,立刻导演了一出“聚集上访”的闹剧。虽然这几次出手,对方都没有占去什么便宜,但绝不会善罢甘休。这次董、张虽然没有达到默契,不过以后肯定会密切配合,向自己发难,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正是在这种情势所逼下,楚天齐对董、张二人的联手方式进行了分析,列出了好几种可能,也应对性的做出了好几套方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