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百七十一章 程绪中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认为,程绪来过这里,那块玉米地现场就是他弄的。我去现场看了,地上留的鞋印鞋号比我的脚小一号左右,我穿四十三号的。我和程绪做过一段室友,知道他平时穿四十一、二号的鞋。”说着,高峰一指曲刚手中的塑料袋,“这个警用钱包里的照片,更能说明问题。照片里两人显然是母子,那个孩子左嘴角处有一小圈不规则轮廓线,而程绪左边嘴角正好就有这样的一块胎记。”

    “老曲,你怎么看?”楚天齐把头转向曲刚。

    “我认可高峰的分析,程绪肯定在附近出现过。”曲刚道,“至于程绪为什么把车放到相反的方向,可能是为了迷惑我们,也可能是不得以而为之。程绪去玉米地里掰玉米,肯定是为了充饥,至于他是什么时候去的,那就不得而知了。还有他现在可能在哪,也是我们需要分析的。”

    高峰接过了话头:“我随村民老刘去过玉米地,从玉米秧的颜色,以及秧苗根土的干湿程度看,玉米秧被弄倒,离现在也就十五、六小时左右,大概就是昨天半夜十一点到今天凌晨三、四点的样子。有一部分玉米秧不在现场,可能是被他弄去点火烤玉米用了。这些玉米秧只要是晒个半天就能用,估计他是担心在山上弄其它柴草时被发现吧。”

    “那他晒玉米秧就不怕被发现了?”曲刚提出了质疑,然后话题一转,“从他掰玉米情形看,肯定是没得吃了,说明他跑的比较仓促,没有准备足量的干粮。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他也跑不远,很可能就在这附近的山上,我们必须得组织人搜山。只是这山上有一些小灌木,他隐在里面的话,一时不太好发现。而他却很容易看到有人上去,继续进行转移。要是那样的话,搜寻难度就更大了。”

    楚天齐忽然想到了厉剑抓捕二驴子等人的事,便说道:“如果他就在附近的话,会躲在哪,山上还是山下?”

    曲刚回答:“应该是山上,那样视野要开阔的多,而且一般会有一个逃跑缓冲时间,而且被发现的机率相对要小。”

    楚天齐接着发问:“如果在山上的话,他是不是应该在山洞里,或是一个有遮挡的地方?”

    “一般情况下,会是这样的。因为他需要休息,肯定需要遮风挡雨的地方。另外,睡在洞里或是有遮挡的地方,会增加安全感,我们普通人这样,犯罪嫌疑人就更是如此了。”曲刚一笑,“局长,你有什么好办法?”

    “也算不上好办法。我就在想,如果是他熟睡的时候,我们行动,占据了制高点。那么,等他醒来或是发现的时候,我们也已对他形成了包围圈,最起码会更容易发现他的行踪。”说到这里,楚天齐停了下来。

    “凌晨一点到四点这段时间,应该是人们睡的最香的时候,从他掰玉米的时间看,肯定也是看中了这一点。他大天白日肯定不敢睡的踏实,或者根本就不敢睡,那么后半夜会是他最困乏也最容易懈怠的时候。我们在那个时间段上山,等到天光渐亮的时候,已经形成了事实的包围圈。”说到这里,曲刚又不无疑虑的说,“只是这首先需要划定他的藏身范围,另外也要防止在深夜上山时被他察觉,如果他半夜跑了话,那么再想找就又费事了。”

    楚天齐略微想了想,说道:“藏身范围,我想应该是临近山顶的山石下或山洞中,这样既能保证视野相对开阔,也能保证相对隐秘。我们只要在深夜有人到达山顶,那么在天亮时就很容易监控他的行踪了。”

    高峰接了话:“我补充一下,从他掰玉米的地块看,他很可能就在那块玉米地靠的那座山上,要不就是在那座山的背面,也就是在阴面高处。我们可以在天黑前,派几个人从阴面上山,我以前从那走过,那有一条狭窄的山谷。山谷非常隐秘,不容易被发现,即使被他发现,那么他也就暴露了。这几个人上山后,就可以在制高点隐蔽下来,以监视他可能的行动。等到大批警力上山的时候,万一他被打草惊蛇了,我们的人也可以在他意想不到的方位,发现他的行踪。”

    “高峰这个主意不错。”曲刚笑着道,“局长,这么的,你回局里,我在这现场指挥。另外,提前上山这个先遣队,就由高峰带人去,他正好对这里地形也熟悉。”

    楚天齐一笑:“我来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参加一次这样的行动,要不我在现场?”

    “这不能听你的,你必须在局里坐镇,统筹全局,要是需要相关部门配合的话,也得你来协调。你不只是局领导,更是县政府领导,还是县政法委领导,有你协调的话,好多事情也容易解决。”曲刚笑着道,“再说了,你可是局里一把手,怎能轻易出马呢?你的人身安全也是局里头等大事,虽然以你的武力值也未必需要保护,但也得这么做。”

    对方说的在理,楚天齐也没有合理理由反驳,只得说道:“好吧,那我就不给你们当累赘了。不过,我还得再向你二位专业人士多学习一会儿。”

    虽然车辆停在路边,但路边有高大的杨树,而且杨树树叶非常稠密,山顶即使有人,也根本看不到。于是,三人在车上又说了一个多小时,楚天齐才离开。在临走时,楚天齐特意交待曲刚和高峰,一定要注意安全。

    ……

    好多干警本已进入梦乡,但在接到局里电话后,都按规定时间到了公安局大楼前。

    此时,大院里警灯闪烁,马达轰鸣。干警们进院后,就被要求着装齐整,然后直接上车。众人都不知道今晚的行动内容,只知道随队出发。以前这种情况倒也出现过,大家也并不觉得奇怪。

    曲刚是这次行动的现场指挥,他是在安排好高峰等先遣队员后,从十八里庄返回的公安局。然后在夜里十一点半的时候,开始召集参战干警。

    所有参战队员已经全部到位,曲刚看看手表,说了声“出发”。警灯瞬时关闭,所有警车一贯而出。

    站在窗前,看着一辆辆警车呼啸而去,楚天齐的心也随着警笛声越飞越远,飞向十公里外的那座山峰。

    今天这次行动,共出动干警五十名,其中八名干警做为先遣队员,已经在高峰带领下提前上山。刚刚高峰再次发回信息,还没有发现程绪的行踪,当然他们目前主要任务是隐密的占领制高点,并不是找到嫌疑人。另外四十二名干警,是刚刚在曲刚带领下才出发的。

    这么多干警参战,配备着局里的各式装备,有曲刚这名老刑警现场指挥,再有高峰等先遣队员的配合。楚天齐并不担心实战成功率,也不担心程绪能够隐藏的住,但他担心扑空。他不是担心扑空本身,即使扑空也不是什么大事。他担心的是,如果扑空,那么这唯一的线索也就断了。

    从现在种种证据看,程绪肯定是那个神秘拉闸人,也是现有嫌疑人中身份最明晰的那一个,还是唯一有线索可循的人。只要找到这个程绪,那么此案中的好多疑点就可能被破解,也可能会通过顺藤摸瓜,找到更多的嫌疑人,从而离破获此案更进一步。

    一旦何喜发被打一事水落石出,一旦抓到相关嫌疑人,再有村民已经争得了应有的权益,那么村民租赁山林一事,就有了一个比较圆满的结局。就能够给政府一个圆满交待,也能给社会一个交待,还能给何喜发家人一个交待。而且此事一旦真*相大白,那么牵涉到其中的另外一些疑点也可能得到答案。

    如果扑空的话,那么刚才的这些“可能”,就会变成假设,变成根本就不成立的假设。那么相关的问题只能是继续挂着、悬而未决,甚至会越来越糟糕。如果扑空的话,这么多人参与的行动,事后肯定会传的沸沸扬扬,更会惊到嫌疑人,嫌疑人可能会躲的更加难以找寻。

    嫌疑人一日找不到,这件事就一日得不到解决,因此而产生的影响就会一天天伴随左右,就会牵扯自己的好多精力,从而影响局里和自己的其它工作。

    希望今天这么兴师动众的工作,千万可别扑空。

    时间一点点过去,但行动还是没有消息,情况正常的话,天亮之前也不会有消息。不知过了多久,楚天齐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

    “叮呤呤”、“叮呤呤”,一声紧似一声的铃声响起,惊醒了靠在椅背上的楚天齐。

    迷迷糊糊中,楚天齐抓起手机,“喂”了一声。

    手机里传来曲刚的的声音:“程绪找到了。”

    “是吗?太好了。”说着,楚天齐下意识的看了看窗外,窗外的天还黑着,便又道,“这么利索?”

    “人是找到了,但他却没醒来。”曲刚的声音带着疲倦。

    “没醒来?死了?”楚天齐一惊。

    曲刚的声音再次传来:“没死。中毒了。”

    “中毒了?”楚天齐又是一惊,“怎么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