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事出突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荒野中,一群黑色衣裤的人拼命奔跑着,他们在紧紧追赶前面那个身穿灰色衣裤的人。

    这群黑衣人手中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有*,有手枪,有大砍刀,有板斧,有棒球棒,有钢管,甚至还有梭镖、长矛。

    灰衣人已经跑的精疲力尽,但那些黑衣人根本就没有要放过对方的意思,反而追的更加疯狂。他们一边追,一边大喊着“冲啊”、“杀啊”。

    实在跑不动了,灰衣人停下*身形回头去看。只见那些黑衣人已经近在咫尺,当先一个尖嘴猴腮的人掷出了手中的长矛。在此人带动下,众多武器扑天盖地砸向灰衣人,此间也混有“呜呜”作响的枪子,和轰鸣声不断的大型炮弹。

    灰衣人大惊,只得再次转身狂奔。那些武器也伴着他头部四周飞行,有两只梭镖头更是几乎抵上了他的后脑勺。

    一个圆乎乎的东西出现在前面,灰衣人一个健步蹿了进去,顿时所有的武器都不见了。灰衣人心中一松,向四周望去,一块石碑映入眼帘,石碑上刻着两个大字——坟冢。

    坟冢?这不是埋死人的地方吗,我怎么在里面?灰衣人刚刚放松的心情再次紧张起来。

    正在此时,灰衣人眼前出现了一张脸。这张脸特别特别白,要多白有多白,一个高帽子顶在白脸上,同时白脸上还挂着一条红红的长舌头。灰衣人大惊:“勾魂鬼,你是勾魂鬼?”

    “我就是勾魂鬼,跟我走吧,姓楚的。”勾魂鬼说着,手中的哭丧棒砸向灰衣人。

    灰衣人急忙一躲,但脖子却被旁边伸出的一只手抓住了。他转头去看,抓他的人高鼻子,满脸胡子茬,穿着一个蓝大褂。便问道:“老四,你为什么抓我?”

    “抓的就是你。”“蓝大褂”喊着,双手死死的掐住了灰衣人的脖子,“去死吧。”

    灰衣人尽力挣扎,却怎么也挣不脱,他眼前的“蓝大褂”又变成了那个勾魂鬼的模样。

    “放开我。”灰衣人大喊一声,右手拼尽全力向勾魂鬼挥去。

    勾魂鬼不见了,“蓝大褂”也不见了,灰衣人只看到四周灯光明亮,同时右手也有些生疼。

    ……

    楚天齐醒了,原来刚才做了一场噩梦,被人追杀的噩梦。他发现,自己左手压在前胸靠近脖子的位置,怪不得刚才梦到被人掐着脖子。再看右手,紧挨着墙壁,关节上还蹭有墙上的腻子粉,想是梦中甩到了墙上。

    屋子里的陈设这么陌生,这是在哪?对了,楚天齐忽然想起来,这是在贼窝,是在吴老七的卧室。他猛的坐起身,来到套间门口,用钥匙打开上面的门锁,推开了屋门。

    套间里,吴老七仰卧在那把摇椅上,身上绑着横七竖八的绳子。同时手脚另被绳子绑住,另一头系在屋子里的那根柱子上。吴老七并没被惊动,依然躺在那里,发出“呼呼”的鼾声。

    楚天齐心中大定,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六日上午九点了。他们二人各自的睡觉状态,是在将近凌晨四点的时候“商议”好的。当然,吴老七是被动接受的这个建议。

    当时楚天齐和吴老七二人,在那个放着盒子和药瓶的房间“友好交谈”后,去到屋子外面会见了那些黑衣人。吴老七当众告之众人,他已和“九哥”谈好,两人要精诚合作了,是合作伙伴。同时他命令众人退去,并要求不要向任何人透露自己和“九哥”约谈的事。七哥有吩咐,众人自是照办,纷纷退去。

    在楚天齐要求下,吴老七把楚天齐带到了这个里外套间的屋子,这个套间是吴老七平时的休息之所。这两间屋子很有意思,所有窗户上都在屋里安有类似卷帘的东西,这是吴老七为了自己的安全所做。

    再次经过“商议”,“九哥”睡在外屋,吴老七睡在里屋,而且吴老七必须是被绑在躺椅上睡。尽管一百个不情愿,但受制于人,吴老七也没脾气,何况人家九哥这也不过是为了自保而已。安顿吴老七睡下,楚天齐锁好了窗上所有装置,给套间上了锁,并把外间屋门反锁以后,才上床休息。饶是这样,还做了一个噩梦,所幸只是一个梦而已。

    此时,吴老七正好醒了,楚天齐马上上前为对方解开所有绳子。

    活动了一下胳膊腿,吴老七殷勤的说:“九哥,吃完饭再去,如何?”

    “赶早不赶晚,现在就去。”楚天齐可不敢在这儿吃饭,万一对方给自己做点手脚可就麻烦了。对方一旦得到这样的机会,可不会只给自己用那种“断魂丹”的。

    知道对方戒备自己,吴老七也没强求,说了句“好的”,当先向外走去。楚天齐紧紧跟在后边。

    ……

    在一个黑暗角落,吴老七当先上车,楚天齐紧跟着上去,两人都坐在后排座位。刚关好车门,司机便启动了汽车。

    此时,楚天齐的长头发不见了,换成了一顶带沿的帽子,眼上戴了一个“黑超”墨镜。假发套太不舒服,有好几次还差点掉了,打斗会更加不利索。其余的妆容都还留着,要尽量不让吴老七等人见到自己的真容。

    汽车玻璃膜颜色很深,根本看不出去,即使能看到外面,现在也是漆黑一片。不仅如此,紧贴前排座椅隔着一层铁制挡板,把前后分成两个区域。经过这么一弄,后排位置简直就相当于后备箱一样,既不透光,也不透气,很是憋闷。但这是吴老七这里的规矩,楚天齐做为假九哥也得遵守,否则也太不像一个江湖人了。

    反正有吴老七在身旁,楚天齐并不担心对方现在使坏,憋就憋点吧。他也不担心以后找不到这里,因为已经有朋友帮他做记忆了,这个朋友就安装在手机上。

    刚开始的十多分钟,汽车走的很平稳,显示路况很好,但就是憋闷。忽然,厚重的贴膜亮了一些,虽然仍然看不到外面,但楚天齐明白,到有阳光的地方了。又走了十来多分,路面便颠簸起来,当然颠簸的并不厉害,应该是砂石路面。颠簸了大约三十多分钟,汽车才再次平稳。在平稳的路面行走了约一个小时,汽车停了下来,同时中间的挡板也升起了。

    刚才一直在黑暗中,现在忽然一亮,楚天齐还感觉眼睛不太舒服,过了一小会儿才适应了。

    “九哥,咱俩暂时分手吧,你等我消息。”说着,吴老七把一串钥匙递了过去,“你开路边那辆。”

    看了一眼侧前方停着的那辆黑色“现代”车,楚天齐摇了摇手,微微一笑:“七哥,我还是喜欢开越野。”

    “好吧。”吴老七也一笑。

    本来在半夜已经说好,两人先一起乘车,然后吴老七继续驾驶这辆汽车,去找“龙头”通报。九哥驾驶另一辆车,就近找地方等消息。结果现在九哥变了卦,分明是不信任七哥,担心七哥在车上做手脚。其实,七哥又何尝信任九哥,只不过受制于人而已。两人都心知肚明,心照不宣。

    吴老七和司机去了那辆车,楚天齐没有下车,而是直接换到了驾驶位上。

    黑色“现代”启动不久,楚天齐驾驶着绿色越野也跟了上去。估计吴老七也知道对方肯定会盯稍,或是真想和九哥合作,那辆“现代”并没刻意做出甩掉尾巴举动,楚天齐毫不费力就能盯着对方那辆车。但多少也得给双方留点面子,楚天齐还是尽量与“现代”隔了一定的距离。

    路上还有些堵车,两辆汽车因此走的不快,楚天齐也正好有机会观察一下外面情形。从两旁的标识看,现在是在许源县的邻县——苍南县,只是不知刚才出发地点区划归哪。

    开车走在路上,楚天齐心情好了很多。

    这些天因为何氏药业涉嫌造假一事,楚天齐也受到了很大的牵连,不但被要求回避,还遭受了各种谣言的攻击。虽然相关部门对何氏药业查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发现进一步的所谓罪证,但何氏药业的嫌疑一直洗不掉,因为真正的造假者找不到,也没有发现造假窝点。为此,楚天齐很是着急上火,既为自己的被回避,也为何佼佼牵涉其中,更为此案不能破获而恼火。

    正是由于不得不回避,也更是因为要急于破案,楚天齐这些天才把精力放到了此案上。虽然不能正面参与此案,但他反倒多了好多独立行动的时间,只是辛苦没少下,却没有什么效果。

    有时事情就是奇怪,没想到在去医院看望何喜发时,有了意外发现,也才有了这几天的经历。从现在的情形来看,曙光已经出现,相信不用太久就应该会有收获。

    正在想着事情,忽然几个画面映入眼帘,先是一辆大巴挡住视线。待大巴刚过,就换成了两车相撞的场景,其中有就一辆黑色“现代”车。

    事出突然,暗叫一声“不好”,楚天齐找地方停好越野车,然后快速奔事发地点而去。刚才找车位加上徒步赶到,等他到了事发现场的时候,已经离事发过去了将近二十分钟。他看清了那辆事故“现代”的车牌号,正是吴老七乘坐的那辆。

    救护车适时赶到,医务人员把伤者抬了上去。楚天齐看到,第一个放在担架的那个人尖嘴猴腮,体形瘦小,额头上有鲜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