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不安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十一月二十四日,星期三。

    到办公室上班后,王永新像往常一样,第一件事先是喝茶。旋开杯盖,浓郁的茶香飘散开来,品上一口,清香沁人心脾,温度也正是自己需要的。

    上班一杯茶,是王永新多年的习惯,杨永亮也一直恰到好处的侍候着。在品茶的同时,王永新一般会浏览当天的事项清单。清单都是由秘书提前准备好,和重要文档放在同一个文件夹中,并放在最上端。

    可今天的清单去哪了?王永新扫视了整个桌面,还翻了翻桌上其它文档资料,就连抽屉也拉开找了,结果没有当天的文件夹,也没有当天的重要事项清单。

    以前的时候,王永新都会把一些重要事项记在脑中,写在台历上。后来杨永亮做了秘书,每天都把事项列的条分缕析,按重要性分门别类放在不同颜色文件夹中,并在重要文档文件夹中夹入重要事项清单。即使偶尔不在身边,杨永亮也会发一条相关短信,对王永新进行提醒。

    现在事情比较多,加之看清单已经成了习惯,好多事项都不必装在脑中,王永新已经对清单形成了依赖。现在乍一看不到清单,他都不知道今天该忙什么了。

    今天怎么会没有清单,怎么也没收到短信提醒?这可是少有的事。杨永亮怎么了?是忘了,还是出了什么事?王永新不仅有一丝不踏实,还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拿起电话听筒,王永新在话机上面按着数字,还没等拨完,就响起了“笃笃”的敲门声。停顿一下,王永新说了声“进来”,把听筒按在话机上。

    屋门推开,杨永亮走进屋子,怀里抱着几个文件夹,随手关上屋门。

    看到是秘书来了,王永新心中一松,踏实好多,但也不禁心头火起,沉声道:“你去哪了,怎么才来?”

    正准备说话,见市长语气这么冲,杨永亮不禁心中忐忑,不明白对方的火气从何而起。

    “把文件和清单给我,真耽误事。”王永新脸色依旧不善。

    杨永亮长嘘了口气,心中坦然:就因为这事呀。他赶忙快走几步,把文件夹放到桌上,并把重要文档文件夹打开,《重要事项清单》露了出来。

    王永新看完清单上的事项,便继续看起了那些重要文件。

    平时的时候,市长一般会对这些事项问上几句的,今天怎么一言不发?就因为晚到了十来分钟,至于吗?还是发生了其它什么事?见对方面色不善,杨永亮迟疑一下,向门口退去。

    “等等。”王永新叫住对方,“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怎么会这么问?杨永亮不禁疑惑。但还是诚恳的说:“市长,对不起,今天的文件送的晚了,耽误了您办公,我保证绝不会有下次。”

    王永新语气一缓:“永亮,没耽误。只是这么多年一直是先看清单再工作,乍一看不见,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你没遇到难事吧?有什么就说。”

    杨永亮恍然:原来是依赖惯了。他又返回到办公桌前,感激的说:“市长,我没什么难事,谢谢您!”然后停顿一下,又说,“其实我今天到单位比往天都早,只是又去核实了一件事,回来就晚了。”

    王永新“哦”了一声:“什么事呀?”

    “曲刚收买人心的事。”杨永亮道,“市长您听说了吗?”

    王永新摇摇头:“没听说。怎么回事?”

    “是这么回事。”杨永亮讲说起来,“前天的时候,财政把给公安和城建的奖励金拨了下去。曲刚那一万块钱,他一分没花,全都给了别人。”

    这事王永新昨天也听了一耳朵,是其他下属打的小报告。那天曲刚已经在会议室表态,所以把这一万块钱分给别人,也在意料之中。当时一听这事,王永新正好有当紧事,就说了句“我知道了”,便挂掉了电话。现在杨永亮再次提起,王永新觉得小题大做,便道:“你说这事呀,我也听说了。他已经当众表过态,当然不能把那一万块钱装腰包了。”

    杨永亮迟疑了一下,问:“市长,您知道他都给谁了吗?”

    “给谁那就是他的事了,反正政府是奖给他个人的。”王永新不以为然。

    “市长,他把那一万块钱分成若干份,全都给了离退休后仍在成康的市局老干部,还有部分市局英烈家庭。”杨永亮语气很严肃,“我刚才了解了一下,虽然那十多家人每家只得了六、七百块钱,但都念曲刚的好,都快把他捧上天了。从昨天得钱开始,这些人一直替他做宣传,听说有的人还准备给她写表扬信、送锦旗呢。”

    是这么回事呀,王永新顿时有些不快,总感觉这事有些别扭。

    观察到了市长的表情变化,杨永亮继续说:“上周宣称破案的时候,全成康市民就把曲刚夸上了天,有人竟然把他和全国的英模代表相比。现在又笼络了市局这么多老干部、英烈属,他在成康公安局的势力范围可要大大扩充了。关心离退休老干部、烈军属、先进模范,那是政府的职能。现在曲刚这么做,野心可不小呀,他现在还仅仅是公安局长,并没有出任政府党组成员呢。

    曲刚是楚天齐的铁杆,铁杆势力坐大,楚天齐的势力自然也就增长了。单枪匹马到的成康,仅一年时间,不但牢牢掌控了城建局、土地局,现在势力又伸到了公安,若是假以时日,楚副市长可就不得了了。纵观这个人的履历,那可不是安分人,不是一个甘居人下的主。”

    听完秘书的话,王永新抬头盯着对方:“钱是人家的,人家替政府做事,这是好事呀,应该大力提倡和表扬。公安局是政府职能部门,受政府领导,这也说明政府主管市长领导的好嘛!像这样的部门,这样的领导,政府要多关注才是。”

    “明白。”杨永亮大喜,他知道市长已经听进去了,这是在让挑拨彭少根,也是让自己盯着曲刚呢。

    “有机会多接触一下,多向曲刚同志学习学习。”说着,王永新挥了挥手,“你去吧。”

    “是。”答应一声,杨永亮满心欢喜的退出了屋子。

    看着关上的屋门,王永新眉头皱了起来,他既是因为听到的这件事,也是因为杨永亮的态度而皱眉。他总觉得杨永亮对这事的关注有些过,对楚天齐似乎成见很深,他不禁怀疑杨永亮的真正动机。

    其实在选择投资商的时候,王永新就对杨永亮有怀疑,杨永亮表现的也太积极了。投资案被打案发生后,杨永亮也表现了超乎寻常的关注,还有着明显的主观倾向,这些都是有违秘书职责的。王永新不禁替杨永亮担心,担心秘书在这些事中有什么瓜葛,他刚才之所以一开始对杨永亮发火,并非因为对方来的晚了一会儿,而是担心杨永亮成了“王耀光第二”。

    “哎,好自为之吧。”王永新叹了口气,内心里希望秘书不要牵连到自己。

    刚才秘书的话虽不失偏颇,但细细想来,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楚天齐那么一个刚刚三十岁的毛头小子,势力范围却是在慢慢扩充了。王永新不禁自问:曲刚要干什么?楚天齐要干什么?他喃喃自语着:“都不安分呀。”

    转念一想,王永新又释然了:哪个市领导能没两、三个铁杆?所好的是,在常委会中,楚天齐却是光杆司令一个,而且和彭少根、江霞非常不睦,尤其和那个姓江的娘们更是针锋相对。

    只是不明白,那两个以前好的就像穿一条裤子,怎么一下子就水火不容了?真的是因为利益,因为姓楚的没有利用价值,才被姓江娘们一脚踢开?还是因为男女之事不和谐?想到这里,王永新脸上露出笑容,那笑容要多猥琐有多猥琐,要多邪恶有多邪恶。

    ……

    就在王永新心中揶揄楚、江关系的时候,楚天齐连着打了两个喷嚏。他放下手中文件,自嘲的说:“谁在骂我。”

    “叮呤呤”,桌上电话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拿起电话听筒:“老曲,原来是你在骂我呀。”

    听筒里静了一下,才传来曲刚的声音:“局长,我哪敢呀?感谢你还来不及呢。你让我拿那一万块钱去慰问老干部、英烈属,现在我都成局里名人了,那些副职看见我就躲,好多干警见面也是皮笑肉不笑的。”

    “还说没骂,你这分明就是奚落我呢。”楚天齐“哈哈”大笑,“不过你说的太片面,只讲单位人的羡慕嫉妒,却没说在老干部和英烈属那里的好名声,老干部的支持可是很重要的。那些嫉妒的人也只有嫉妒的份,他们是不舍得拿出真金白银给别人的。”

    曲刚的声音有些无奈:“有些人可不仅是嫉妒,已经使绊子了。”

    楚天齐“哦”了一声:“是吗?我倒想看看,是谁这么大胆,竟敢触‘破案专家’、‘人民公仆’的霉头。”

    “有些人见不得别人的好,不安分呀……”曲刚讲说起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