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百六十三章 七夕魔咒何时休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郑志武想要推开妻子的手,但最终还是气呼呼接过笔记本,冷哼一声,没好气的翻开。灯光暗淡,他就把笔记本举起,捧在眼前,看着上面的内容。

    忽然,郑志武看了妻子一眼,又快速翻了后面几页,然后抬起头来,说道:“你上面写的是真的?你真把他当成了你哥哥?”

    周仝没有看着郑志武,而是自顾自的说:“我哥哥才三十二岁,正是人生最好的青春年华,就那样惨死了,连个尸首都没留下。哥哥牺牲后,我经常做噩梦,梦到哥哥扛着越狱犯跳下悬崖的情景。就是惊醒了,脑子里也是回荡着那巨大的爆炸声。后来爸爸也出车祸去世,当时爸爸整个身体都断了好几截,连*也出来了。

    从此我成了孤儿,虽然叔叔婶婶对我很好,可我还是挥之不去对爸爸和哥哥的思念。我发誓要替爸爸报仇,要找出幕后凶手,要完成哥哥未竞的事业,要做一名刑警,可叔叔死活不同意,为此我们还冷战了好长时间。虽然后来和叔叔的关系出现了缓和,但我报仇的念头一直还在,一直还想进到刑警队。

    在省委党校快毕业的时候,叔叔终于同意考虑调我进刑警队,叔叔之所以同意,主要还是楚天齐在中间帮我做了工作。楚天齐当时替我说话,可能只是尽同学本分,但我却十分感激他,也觉得他身上有哥哥的影子,因为我哥以前就特别支持我做刑警的想法。也是造化弄人,后来有了宝宝,我做了母亲,只得暂时放弃做刑警的机会,但这个愿望一直还在。

    今年春天,楚天齐到许源县做了局长。他嫉恶如仇、正直善良、机敏勇敢,这些都和我哥很像,而且他似乎又比我哥更睿智一些。因此,我不但在他身上看到了哥哥的影子,而且也对他寄予了期望,期望他能查找到爸爸的真正死因,希望他能帮我抓到杀害爸爸的幕后凶手。虽然他现在管不到苍河县的事情,但我就是有这个信心,因为我就把他当成了我哥。”说到这里,周仝已经泣不成声。

    “小仝,我都知道了,是我错了。我不该听风就是雨,不该胡思乱想,更不该做出伤害你俩的事。”郑志武双手扶住周仝肩膀,安慰着,“小仝,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会和他做朋友、做哥们,我们一起替你报仇,为咱爸和咱哥报仇。”

    “郑队长,我不稀罕,我的事不用你管。”周仝甩下一句话,猛的挣脱对方双手,哭着拉开屋门,跑了出去。

    郑志武一下子不知所措了:“小仝,楚局长,我……”

    “还不快去追?”楚天齐喊了一嗓子。

    “好,好。”郑志武连连点头,跟着冲了出去。

    “哎,什么事呀!”楚天齐摇头叹息着,缓步走出了屋子。

    在经过大厅时,楚天齐又见到了那两名女孩,女孩还是对他多打量了几眼,并请他结算一下费用。

    此时,楚天齐已经明白,两女孩之所以会用那样的目光看自己,肯定是奇怪两个大男人为什么会相约到这样暧昧的包间,说不准把他和郑志武当成那种关系了。

    结算完费用,在两女孩怪异目光注视下,楚天齐快步走出了咖啡厅。

    ……

    走在回去的路上,楚天齐脑中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今天的事情确实出乎他的意料,他没想到会是周仝的丈夫找自己,更没想到那个看着憨厚的男人,竟然玩起了那么多小伎俩。

    郑志武那个家伙竟然搜集了所谓的证据,还拍了照片,他要干什么?向纪委举报?举报我什么?乱搞男女关系?就凭这假证据,能骗了纪委?楚天齐不屑的摇了摇头。

    转念一想,还真不是无所谓的事。要是对方真把这些东西递上去,虽然自己和周仝之间是清白的,最后也肯定没什么事,但是名声怕是要坏了。万幸周仝发现了那个相机,肯定上面的内容会被删除掉,郑志武应该也不会拿那些东西捅自己了。

    忽然,楚天齐又想到了郑志武的一句话——“我不该听风就是雨,不该胡思乱想”。

    这是什么意思?是他无意中听到了什么,还是有人专门对他说起呢?

    如果他是无意中听到,那自己怎么就从来没听说?

    如果是有人专门对他说,那么这个人会是谁,这个人想达到什么目的呢?

    走了一路,想了一路,只到进了公安局办公楼,楚天齐也没想明白这个问题。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虽然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但经过这么一闹腾,楚天齐根本没有睡意。便干脆坐到椅子上,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

    明天是星期五,后天就是周末休息,还有几件事需要跟进。于是,楚天齐拿起笔,准备把这些事情记在台历上。

    忽然,台历上两个字跃入眼帘:初七。再一细看农历月份:七月。

    七月初七?不是七夕节吗?这一天忙的,只知道阳历是八月十五,却根本没注意农历。怪不得今晚会遇到所谓感情的事呢,原来今天就是个坎日呀。

    细细算起来,今年已经是连续六年遇上事了。

    第一年的时候,自己本想在七夕情人节进行表白,不曾想却被初恋女友孟玉玲甩了。当时对方根本就没正眼看自己,而是坐上了张鹏飞的豪华奥迪车,自己的心都伤碎了。也正是在那时,楚天齐才有了弃教从政的想法。心灵本已受伤,但在半夜淅淅沥沥的小雨中,又被魏超群带人稀里糊涂的打了一通,身体也受到了摧残。此魏超群乃是魏龙的儿子,并不是现在许源县公安局看守所的教导员。

    第二个七夕,正是楚天齐不得志的时候。他当时在乡下蹲点,半夜突下暴雨,学校房梁掉下砸伤了小学教师常文。后来父亲为给常文采草药治伤,从山上掉了下来,摔了个头部出*血、昏迷不醒,差一点就连命都没了。

    第三个七夕,先是白天被岳婷婷戏耍,晚上又被胁迫与其过七夕。在返回党校招待所的路上,还遇到了胡三等人持刀报复。也就是自己有功夫在身,再加上对方没有突袭而是明目张胆的来,自己也才有惊无险、躲过一劫。

    第四个七夕,本来就是去仙杯峰做一个调研,却在下山时,雨天遇险,想要跳摩托逃生,不曾想掉进了地洞。要不是有父亲准备的应急物品,要不是宁俊琦、夏雪找到那里,还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呢,就那还在医院住了好长时间。

    第五个七夕,就是去年,自己千小心万小心,结果晦气却主动找上了门,那个讨厌的张鹏飞到了。张鹏飞是带着前女友孟玉玲去的,那个可恨的家伙在自己办公室嚣张之极,最后还是自己和宁俊琦、皮丹阳联手,才让那个家伙灰溜溜的走了。这还不算,半夜又遇到了被张鹏飞侮辱出逃的孟玉玲,宁俊琦为照料这个可怜的女子,几乎一夜都没有休息。

    去年七夕之后,宁俊琦曾经说过,第一个七夕不顺是因孟玉玲而起,第五个七夕之事又是应在孟玉玲身上,这就相当于一个轮回。轮回已满,魔咒已解,正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

    当时楚天齐也觉得有道理,从心里就抛开了魔咒之说。

    不曾想,今年是第六个七夕,又发生了糟糕的事情,而且还是跟所谓的感情沾边。不知这是魔咒未除,还是新的魔咒开始,也或者是巧合而已。

    哎,七夕魔咒何时休呀。要是有她在身边,肯定会给出一个合理答案的。

    俊琦,你在哪啊,你好吗?楚天齐心里默念着,脑中*出现了那个既熟悉却又模糊的身影。

    虽然牢记着和李卫民之约,虽然现在每天忙的不可开交,但楚天齐还会时常想起那个可爱的人,还会想起两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更会在心里默念着:俊琦,等着我。

    ……

    遥远的省城,一栋二层别墅里,一个女孩仰靠在床头,眼睛望着顶棚,心里想着事情,想着那个远方的他。

    你还好吗?

    应该不错,毕竟是副处级公安局长嘛,在县城可就不小了。

    今天有人陪你吗?

    可能吧,没准又遇到什么婷婷、娇娇了。对了,那个何佼佼就离他不远的。

    该不会又遇到魔咒了吧?

    应该不会吧,已经五年一个轮回了,不过也说不定,没准那小子又命犯桃花了。

    女孩在心里自问自答着,一会儿面现喜色,一会儿撅嘴生气,一会儿又脸上阴晴不定。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女孩思绪。

    看了看来电显示,女孩微微皱眉,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琦琦,你对那个男孩不满意吗?”

    “无所谓满意不满意。”女孩懒散的回答。

    “琦琦,就是不满意的话,也不能那样呀,你那么做,让人家多尴尬,我们做家长的也不好相处。”对方语气平静,但明显有责怪在里面。

    女孩“嗤笑”一声:“他尴尬吗?我没看出来。我只说了句‘咱俩肯定不合适’,别的也没说什么呀。”

    “哎,你呀,太任性,枉费张阿姨一片苦心了,明天我再解释吧。”对方说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

    女孩眼中涌*出委屈的泪花,把手机扔到床上,轻叹一声:“爸呀,你为什么非要逼我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