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讲大局不容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新的一周到来,投资商被打案官方结论传播开来:嫌疑人因从昊方、大亚公司承包工程未果,便怀恨在心,遂雇凶报复项目经理。幸福小区技术科长被打,乃盗窃分子所为,和前两起案子没有联系。目前,三案绝大部分凶手均已捉拿归案。

    绝大多数人认可了这个官方结论,在之前各种传言中也有此版本;人们也认可了案件已破这个事实,否则公安、城建怎能得到奖励?那可是花花绿绿的钞票,还能有假?只有极少数人表示质疑,质疑案件是否已破,质疑案件是否属实,但也仅是私下议论而已,并没有人跑去和相关部门较真。同时,人们也听说,那个昊方地产的司机并未失踪,而是因涉案被警察抓了。

    至此,因投资商被打而衍生的诸多传言版本销声匿迹,对市委、政府以及楚天齐等人的不利言论随之消失,对成康市城建工作的指责也趋于绝迹,市民为此而不安的心境彻底平和。

    尽管最终结果不太理想,但已是目前相对圆满的解决方式,楚天齐还是卸去了一个包袱,心情舒缓不少。

    上午刚上班不久,手机响了。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王董,好久不见,忙啊!”

    手机里传来一个男声:“非常感谢,感谢楚市长主持破获了曹阳被打案,替公司挖出了内奸;否则,内奸还不知道要隐藏到什么时候,不知道会让公司遭受多大损失,不知道会对昊方公司甚至昊扬集团造成多大危害呢。”

    “维护社会稳定,为投资企业服好务,是成康市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贵公司曹经理被殴打,是我们的工作欠缺,案件侦破拖了这么长时间,也是我们工作不到位。做为主管城建工作的副市长,我要向贵公司道歉,请原谅我们的疏忽,也请继续支持成康市政府工作,支持成康经济社会发展。”楚天齐说,“案件最终告破,都是广大公安干警辛勤工作的结果,我没做什么。”

    对方的声音透着诚意:“楚市长太客气、太谦虚了,你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了,我是真诚向你致谢的。在当初决定继续竞争投资资格的时候,虽说之前我们有过一面之缘,相谈融洽,但毕竟没有真正合作,我还是抱有很大观察心理的。但在成康市再次甄选投资企业时,我看到了你的公平、公正,看到了你的无私。公司正式进驻成康以后,你在坚持原则的基础上,为各家企业提供了尽可能多的便利,职能部门也提供了周到的服务。你做的这一切,都是出于公心,都是为了更好践行‘引商、重商、亲商、稳商’的招商原则,没有一点私心,没有向企业提出哪怕丁点不当的要求。因此,我特别敬重你。

    你虽然不分管治安,但我已经知道,自投资商被打案发生后,你一直关注着案件侦破,并对公安部门督促着。说实话,之前那一个多月,案件侦破几乎没什么进展,但那和你没有丁点责任;若不是你的跟进,怕是案件能否持续调查,都是个问题。月初,曲刚局长调任成康市公安局,案件才快速向前推进着。曲局长是你的老部下,坚持着你雷厉风行的风格,这次更是根据你的指示,短期内成功破获了案件。所以,我既感谢你,也更佩服你。”

    楚天齐“哈哈”一笑:“王董过奖了。好像我没你说的这么优秀,也没做这么多工作吧?你听说的这些,也仅是道听途说罢了。”

    对方道:“楚市长,的确,有些事情是我亲身感受,大部分事情都是听说的。不过,却并非一个人这么说,而是好多人都这么评论,那就不是偶然的了。”

    “是吗?那我就万分荣幸,更要继续保持,并不懈努力了。”说话同时,楚天齐心中松了口气。刚才听对方说到案子时,楚天齐忽然有一丝疑惑,疑惑对方是否有更隐秘的内部消息,是否知晓案件特意隐去的那些东西。现在听对方如此解释,楚天齐暗道“多疑了”。

    “楚市长,我今天就是表示感谢和敬重,一定坚决支持你的工作,也愿意和你做好朋友。你工作很忙,不打扰了。”对方的话很诚恳。

    “谢谢王董的理解和支持,欢迎你到成康做客,也请多提宝贵意见。”楚天齐道,“再见!”

    对方回复:“谢谢,再见!”

    结束和对方的谈话,楚天齐心情大好。刚才打电话的人,是*昊扬集团董事长王昊,是昊方地产的真正大老板。自从投资商被打后,楚天齐一直有担心,担心这些投资企业会有什么想法,会对成康和自己有不好的看法。从对方刚才的表态来看,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企业大多是通情达理的。

    ……

    刚摞下电话不久,李子藤敲门进来了,说是曲刚要见自己。楚天齐马上告诉秘书,让曲刚现在就来。

    在李子藤刚退出后,曲刚就来了。

    看到曲刚进屋,楚天齐笑着说:“老曲,我说过,你来了直接敲门,不用通报。”

    曲刚也笑着道:“那可不行,鞋大鞋小不能走了样。你是市委大领导,我是小科长,这规矩不能坏。”

    “真有你的。”楚天齐一指对面椅子,“坐下说,有什么事?”

    曲刚坐到了椅子上:“局长,那事现在怎么弄?”

    楚天齐回复:“该怎么弄就怎么弄。领导不是说了吗?彪子的口供照样采信,对常永金按照正在继续追捕处理,但不要提及常永金的身份,也不要涉及任何与张鹏飞或鹏程、鹏燕公司有关的信息。”说到这里,他又问,“主管市长怎么说?”

    “我刚找过彭市长,他也是这么说。”曲刚迟疑了一下,又说,“只是咱们的人还一直在省里盯稍,什么时候撤?以后还要不要继续盯?最终抓不抓常永金。”

    沉吟少许,楚天齐道:“从现在形势来看,市里肯定不让抓常永金,他们担心得罪张鹏飞,也担心得罪庞庆隆,更担心得罪张天凯。当然,这毕竟只是一般刑事案子,如果是人命关天的话,市里也绝对不敢拦着,警方肯定也不听这一套。现在市里对你们褒奖有加,分明也是在封口,在让你们适可而止。这么的,人就先撤了吧,但要一直关注着那个常永金,至于最终抓不抓,看情况再说。而且在档案中要一直把这个人弄成正在追捕,这既是对常永金及其背后靠山的震慑,也是对你们自身的一种保护,以免过于被动。”

    “好吧,也只能这样,只能服从大局了。”曲刚很无奈,“只是对彪子该如何处置,总不能让人家承担整个事件的所有责任吧?”

    “哎,真够违心的。”楚天齐叹了口气,“当然不能让彪子承担整个责任,那样对彪子不公平,人家也肯定不干。这么的,就按彪子在此案中应承担的责任去处置,至于个别手续如何变通,你自己想办法。彪子手下的那四个打手,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好的。”曲刚长嘘了口气,“这事弄的,真别扭。”

    “所谓的讲大局,并不那么容易,是要付出代价的,有的代价有形,有的无形却更大。”楚天齐道,“对了,记住,千万要处处步步向主管市长汇报,该文字汇报的一定要有存档。”

    “明白。”曲刚点点头,“这个我可不敢马虎,否则秋后算帐的话,就会成了替罪羊,会吃不了也兜不走的。”

    楚天齐感叹着:“咱们在这儿替他擦屁*股,他却逍遥自在,真是便宜那小子了。”

    “是呀,便宜那小子了。”曲刚也深有同感。

    但楚天齐心知肚明,两人说的根本不是一个人,自己说的是张鹏飞,曲刚肯定理解成了常永金。当然自己也就是这么一说,如果仅是这些事,即使证明真是张鹏飞主使,也不能把对方怎么样。成康市这些头头脑脑绝对会阻挠自己碰张鹏飞,怕是定野市领导也会出面,根本就动不上张鹏飞。

    曲刚忽然又道:“局长,奖励发下来了。”

    “是吗?那你可发财了。”楚天齐笑着说。

    “局长,你也知道,我不会要那些钱的。”曲刚说,“我想这么的,把那一万块钱也摊进去,一齐给大家分了。”

    “摊进去……”楚天齐迟疑了一下,笑了,“岂不是可惜了?”

    曲刚摇摇头:“我不明白。”

    楚天齐说:“你想啊,那一万块钱摊进去,一人也分不了多少,尤其还有那五万块钱垫底,人们更觉得没什么了,这钱不能给他们。”

    “那怎么弄?反正我是不能花的。”曲刚不明白。

    “既然你不准备要,尤其也同着那么多领导讲过,你当然不能花了。你可以干点更有意思的事……”说到这里,楚天齐上身前倾,声音低了好多,就像耳语一样。

    尽管对方声音足够低,但曲刚完全听清楚了,他疑惑道:“这样行吗?”

    “当然行了,这也是讲大局呀。”楚天齐一笑,“讲大局并不容易,不但要觉悟够,有时还得真金白银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