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我要出嫁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虽然彭少根拿话敲打了曲刚,而且还要求抓紧破获两年前的一个刑事案件,但彭少根也不能真当回事,毕竟那只不过是以大压小的一个说辞,根本就不占理。尽管还有个别人也有着各种想法,不排除想要使坏,但几天过去,再没有其他人明着发难。公安局对相关涉案人的审讯已经结束,相关材料移交到了法院,等待法院最终判决。三起投资商被打案,以公安和城建得到奖金,曲刚获得好名声,政府维护了大局而告一段落。

    连着几天,楚天齐都在关注着城建和土地的事,深入第一现场,进行检查、督导,既看进度更注重安全生产。

    矿产等工作还在照常进行,尤其为了赶出春节假期的工作量,更是加班加点。对于这种工作方式,楚天齐能够理解,但却不敢马虎,每到一地检查,都要对职能部门和生产企业强调安全生产。整个检查下来,只在一家采矿企业发现违规作业,但他绝不心慈面软,按规定进行了处罚,并勒令停工整改,要求土地矿产局严格跟进。同时,对土地矿产局相关责任人也进行了一定的惩戒。之后,他也一直关注着此事,还进行了一次突击检查,发现已经严格按规定整改,这才同意复工。

    现在这个季节,城建工程大多都已停工,只有个别工地在进行着一些室内项目,大多数施工企业主要是做资料整理工作。拆迁工作已经基本结束,个别现场还在进行着扫尾,这主要是第一阶段的钱都已用完,而且天气很冷,也不再适合这些作业。

    忙忙碌碌的工作中,时间到了十一月份最后一天。

    这天上午,楚天齐正在电脑上做一份文档,手机适时响起了两次短促的“嘀嘀”声。

    拿过手机一看,一条短信跳了出来:我要出嫁了。

    出嫁?谁呀?楚天齐急忙去看手机号,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想了一下,楚天齐回拨了这个手机号。连着拨了两遍,也没人接听,他觉得肯定是发错了,便把手机放到桌上,继续弄着电脑上的文档。

    不多时,又是“嘀嘀”的短促提示音响起,还是那个号码发的信息内容,这条信息多了两个字:天齐,我要出嫁了。

    不是发错了,就是发给我的,会是谁呢?楚天齐再次拨打了那个号码,依然还是没人接听。他于是回了一条短信过去:你是谁?什么时候?在哪?

    自从这条短信发过去,楚天齐就一边吸烟一边等着回复,可是等了足足半个多小时,熟悉的“嘀嘀”声也没再响起。

    对方能两次给自己发信息,显然手机就在身旁,但却没有接自己的电话,也没有回复短信,那么对方就是故意的。究竟是谁发的信息?又为什么不理自己?是故意调理自己还是……

    忽然,一个念头涌上脑海,楚天齐急忙再次仔细看那串数字。的确是陌生号码,手机上没有保存,以前也从来没通过话,但看中间数字,分明是雁云市的号码。

    雁云市,雁云市,难道真的是她?为什么?为什么?连问了自己几遍,楚天齐也没有结出答案,他再次拨打了那个号码。

    “嘟……嘟……”,回铃音连续响过几遍,传出一个标准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

    再打,还是先响铃,然后是那个标准女声。

    两遍不行,接着打。

    在拨打第四遍的时候,刚响两声回铃音,便立刻传出一个标准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你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又连续听了两次这个声音,楚天齐放弃了努力,把手机放到桌面上。

    真的是她吗?应该不会吧,我俩可是有约定的。难道她等不起了?难道她的信念动摇了?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哎呀,不会是他没告诉自己女儿吧?有可能,极有可能。

    想到这里,楚天齐拿起手机,在电话薄中调出了那个号码。在拇指按下的一刻,他又犹豫了:自己问人家什么?如果对方真没告诉他自己女儿那个约定,会和自己说实话吗?如果对方奚落自己只是个副处,自己又该如何答对呢?

    楚天齐放下手机,又不禁自问:会是她吗?也许不是呢,那又是谁?欧阳玉娜?有这个可能。对,应该是欧阳玉娜。楚天齐此时非常希望那个号码是欧阳玉娜的。玉娜对自己有意,可自己却另有意中人,而且玉娜家人也反对,他非常希望玉娜能有好的归宿。但此刻,虽然他真心祝福欧阳玉娜,却也不禁心虚,因为他不够理直气壮,他之所以希望发短信的是欧阳玉娜,更多的只是想证明不是心中的那个她。

    也许是陆娇娇吧,这个女孩是最爱和自己开玩笑的,也时也会弄个恶作剧什么的。陆娇娇已经是个大姑娘,现在也该出嫁了。身为省商务厅的副处长,既有颜值又有地位,想来另一半应该身份也不低,也肯定是官宦之家吧。

    不过发短信的人,也极有可能是何佼佼,这个小师妹可是古怪精灵、伶牙俐齿的。何佼佼知道自己的好多事情,也没少拿自己感情的事开玩笑,这次会不会是她的另类通知呢?

    岳佳妮也极有可能,这也是自己的师妹,也曾经对自己有那么点意思。只不过岳佳妮比肖婉婷要含蓄,也不似欧阳玉娜那样死钻牛角尖。

    还有……

    排查了好多人,楚天齐也不明白究竟是恶作剧,还是确有其事,更不清楚到底是谁发的短信。尽管好个人都有可能,但他心里最不希望的还是她,也最怕发短信的就是她。他的心里好乱,乱的连工作都没心思处理了。

    怎么办?这得核实呀,找谁核实?对了,可以问一个人呀。怎么问?在脑中思索一番,楚天齐拿起手机,翻出一个电话号码,拨了出去。

    “嘟……嘟……”回铃音清晰的传了过来。

    一声,

    两声,

    五声,

    手机里传来一个标准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

    再打,还是重复刚才这个过程。

    怎么会不接呢?对方是正在忙,是没带手机,还是故意不接?若是故意不接的话,又因为什么?难道对方不准备告诉自己。

    这种患得患失的情感,一直跟随着楚天齐,搅得他无心工作。午饭后躺在床上,也难以入眠。

    拿过床头柜上遥控器,楚天齐打开电视开关,一个个频道换着,竟然没有一个好节目。其实不是节目不好,而是心情让他烦燥不安。

    电视上出现一个电视剧画面,楚天齐正要换掉,剧出主人公嘶吼着:“咱们血型不匹配,你们不是我的亲生父母,我的新生父母是……”

    这都什么呀?真是越乱越添乱,楚天齐右手拇指按在红色按钮上,关掉了电视。

    本来想通过看电视平复一下心情,结果却又勾起了楚天齐另外的烦心事,真是让他心乱不已。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楚天齐心中一凛,迅速拿过手机。看着上面的号码,他伸出的拇指又犹豫了,不知道接通后会是怎样一种结果。迟疑了一会儿,他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女声:“楚市长,不好意思,手机上午忘家了,刚回来才看见。有什么事吗?”

    “田老师,也,也没什么事,就是很长时间没联系,打电话问候一下。”楚天齐的声音不禁有些支吾。

    电话对方是田馨,田馨是楚天齐在省委党校学习时的班主任,也是她的好朋友。田馨“哦”了一声:“没事呀?那我就挂了,我还没吃饭呢。”

    说了声“好”,楚天齐又马上改口:“也有点事,就是想问问她……她怎么样了。”他一时不知如何措辞,便说了这么一句模糊的话。

    “怎么样?好像还那样吧。”说到这里,田馨拉上了长音,“听说……家里给他介绍男朋友呢,对方条件还很优越,李书记也很满意……”

    男朋友?果然,果然。楚天齐顿时心凉半截,看来还是不幸被言中了。她怎么就不等着自己呢?哎,都怪自己,怪自己没有升成正处实职,怪自己期间没有主动找他。肯定李卫民也没告诉她那个约定,他怎么能这样?堂堂正厅级领导,竟然言而无信,竟然……

    “楚天齐,你在听吗?”手机里的声音高了好多,“你在听吗?”

    思维从胡思乱想中跳了出来,楚天齐懒散的回答:“听着呢。”

    “好像情绪不高呀,怎么啦?没信心了?”田馨语气中满是讥诮,然后“咯咯”一笑,“对方条件那么好,可她却没有答应。”

    “什么?没答应?太好了,真的吗?”楚天齐向对方确认着。

    “还煮的呢。真是的,一个处级领导竟然这么孩子气,年轻人啊……我还饿着肚子呢。”田馨声音到此戛然而止。

    “不是她,不是她。”楚天齐拿着手机,兴奋的喊了两嗓子。然后又不无疑问,“田馨不会骗我吧”

    ……

    就在楚天齐患得患失之际,一个女孩正看着手机,喃喃着:“天齐,你心里有我吗?我很快就要出嫁了,可我忘不了你。”说话间,两行清泪再次顺着脸颊滑落下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