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百六十一章 你什么意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吃完晚饭,楚天齐回到办公室,整理着电脑上的一些文档。近期事情较多,有些文档也没顾得上完善,这一重新整理,就用了两个多小时,等他整理完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

    刚伸完懒腰,准备点上一支香烟,手机却响了。不是来电铃声,是短消息声音。

    楚天齐拿起一看,见手机上跳出了几行字:“祝贺大局长,为民办了实事。大家都说你是农民之友,是乡亲们的知心人。”

    看到是周仝号码,知道对方是说今天开庭的事,楚天齐便回了几个字:“谢谢鼓励,我也没做什么。”

    对方马上回复过来:“嘁,跟师姐还玩虚的?”

    楚天齐点燃一支香烟吸上,和对方互相发起信息来。

    楚:“没有,我是实话实说,今天这事本来就是农民占理。再说了,还没最后判下来,还不知道什么结果呢。”

    周:“跟我就不必打埋伏了,结果肯定是圆满的。”

    楚:“那也不一定。即使胜诉了,执行还不知道会怎样?”

    周:“是呀。你还真是个操心人。”

    楚:“性格使然。”

    发完这条信息,对方好长时间反应,只到抽完两支烟,也没有再收到信息。楚天齐觉得,周仝肯定有事忙着没时间发了,于是他也起身,去了里屋。

    刚脱掉上衣,手机又发出“嘀嘀”的短消息声音。

    拿起手机一看,还是周仝的号码,上面是三个字:“干嘛呢?”

    楚天齐仰靠在叠好的行李上,回复过去:“正准备睡觉。”

    周:“别睡了,出去坐坐吧。”

    楚:“有事吗?”

    周:“没事就不能约你吗?牛什么牛?”

    楚:“我怎么敢和你牛?只是时间不早了,要是有事的话,就在电话里说吧。”

    周:“我就是想找你说说话,不行吗?”

    楚:“好吧。你说哪?”

    周:“缘梦咖啡厅。”

    看到“缘梦”两个字,楚天齐没有马上回复,而是思考起来,想着要不要去。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对方可是有夫之妇,自己在县里也算是个人物,县城地方不大,要是让好事的人看到,真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事来。可要是不去的话,又该如何回复呢?

    楚天齐还没想出辙来,周仝的信息却又发了过来:“我先去了,已订好包间,‘缘来是你’。”

    这包间名更容易引起误解,于是楚天齐赶忙回复过去:“换个地方吧。”

    对方没有回短信,过了十多分钟也没回,楚天齐只得打过电话去,想告诉对方换个地方。可对方手机已经关了,他只得摇摇头,轻叹一声,重新穿好衣服,走出屋子,去赴周仝之约。

    “缘梦咖啡厅”离公安局不远,楚天齐就没有叫厉剑开车,而是步行走向目的地。

    白天的燥热已经渐渐退去,大街上的人们慢慢踱着步子,充分享受着难得的凉爽。这些人中既有相互搀扶的白发老者,也有追逐嬉戏的孩童,还有陪在老人、孩子身侧的中年夫妇,最为显眼的就是那些年方二八的俊男靓女。

    这些年轻男女或牵手而行,或相互依偎,或窃窃私语,或笑语欢声。还有的男女不愿走在明亮的街道,却专挑灯光暗淡的墙根或犄角旮旯,哪黑往哪走。

    楚天齐穿过两条街道,到了另一巷子。巷子两旁的店面大多还亮着灯光,屋子里面也是人影摇摇,虽然大多看不清里面的情景,但依晰可辩是一些年轻人的身影。

    走进巷子不久,就可以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一所在,那是一栋二层小楼,楼顶上方亮着五个大字——“缘梦咖啡厅”。楚天齐循着灯光,直接向那里走去。

    来在二层楼近前,楚天齐没有马上进去,而是驻足观察着。他发现,这栋建筑不高,但在众多的平房中间,还是显得非常突兀。五个霓虹字体发出粉光,透着浪漫与温馨。字体下衬着三条彩色不规则波浪光带,既像是变异的五线谱,也像是女孩舞动的裙摆,更增添了一丝暧昧的氛围。

    “先生,请问您有预定吗?”一个女孩从楼里走出,迎上前来。

    楚天齐面带微笑,说道:“‘缘来是你’包间。”

    “‘缘来是你’?您是姓楚吗?”女孩打量着对方,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我姓楚。”说着,向前走去。

    “那就对了。”女孩点点头,跟了上来。

    进到楼里,光线暗了一些,灯光色调和室内布置显得更加暧昧了一些。

    刚才那个迎宾女孩向另一略胖女孩点首示意:“‘缘来是你’。”

    胖女孩快速打量了一下楚天齐,满面笑容,右手示意了一下:“先生这边请。”

    怎么都这么打量自己,刚才那个女孩也是这样,楚天齐不禁暗自腹诽:没见过帅哥?转而一想,可能是她俩认得自己,也可能是她俩知道周仝。看来县城还是太小,个人一点隐私都没有,就连同学约请喝咖啡都会受到关注。

    拐了一个弯,经过几个房间门口,女孩用手一指前方尽头:“先生,就是那间。”

    此时,楚天齐也已看清那间屋子的门牌,门牌上面的字闪着紫粉色光焰,正是“缘来是你”四个字。他冲着女孩点点头:“谢谢!”

    女孩嘴上说着“不客气”,同时用怪异的眼神看了对方一眼,快步走去。在走到拐角处的时候,又回头去看,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楚天齐及时捕捉到了女孩的笑容,他摇摇头,暗道“少见多怪”。

    来到包间门口,楚天齐敲了敲门,里面没人言声。他便轻轻推开屋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光线很暗,是一种暧昧的色调,还充斥着浓烈的酒味,一个人背对门口坐在桌旁。虽然光线不甚明亮,但楚天齐依然看出了问题,他发现屋子里的人根本不是周仝。虽然周仝会功夫,但她身材很苗条,而这个人后背却很宽。虽然周仝留着短发,但毕竟从后面还可以看出是女人头发,而这个人却是标准的小毛寸发型,分明是个男人。

    “对不起,打扰了。”楚天齐说罢,转身就走。

    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楚局长,你没走错,你不就是到‘缘来是你’赴约吗?”

    听着声音有些熟悉,楚天齐收住脚步,转头看去,正看到后面这人也转过脸庞。怪不得声音这么熟,原来以前见过一面,也简单交流过,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周仝的丈夫郑志武,郑志武是武警定野消防支队的副支队长。两人还是四月份在市里见过一面,郑志武主动介绍他是周仝的丈夫。

    怎么会是他?尽管心中疑惑,楚天齐还是客气的打招呼:“郑队长,是你,幸会,幸会。”说着,楚天齐微微抬起右臂,等着对方伸手。

    “幸会。”说着,郑志武站起来,握住了对方右手,接着从牙缝挤出了几个字,“真是幸会吗?”他满嘴酒气,说话同时手上加了力道。

    正准备结束握手礼,不曾想却被对方紧紧抓着,而且越抓越紧。已经意识到对方不够友好,但楚天齐没有争锋相对,而是“哈哈”一笑,右手从对方手中脱了出来,“幸会,的确是幸会。”

    怎么回事?这小子怎么能把手抽回去?尽管心中很是不解,但郑志武却没耽误说话:“楚局长,你是不是觉得奇怪呀,奇怪是我,而不是你的女同学。”

    “有点,确实没想到。”楚天齐如实回答。

    “说的倒是实话,想必你也万分失望喽。”郑志武“嘿嘿”一笑,“本来是想见美女师姐,不成想却看到了对方丈夫,有些尴尬在所难免。”

    楚天齐尽量语气平静的说:“郑队长,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说着话,他转过身,按下了墙上的一个开关,同时也在想着如何应对眼前的事情。

    虽然打开了屋里另一盏灯,但光线只比刚才稍微亮了一点点,依然是朦朦胧胧的,感觉很是别扭。

    “不明白?装的太过了吧?自己做了什么不清楚?”郑志武“嗤笑”着,“是谁深更半夜趁着女人丈夫不在家,和对方大煲电话粥的?”

    楚天齐冷声道:“请你尊重我,也请尊重你的妻子。我们那是为了工作,并不是你说的煲电话粥。”

    “工作?这应该是八小时以内的事吧。怎么在单位不说,为什么非要下班后再用电话谈?”郑志武语调阴阳怪气,“偶尔电话联系一下也没什么,但为什么一聊就是那么长时间?男领导和女下属都是晚上十点以后谈工作吗?”

    压了压心中火气,楚天齐用和缓的语气说:“郑队长,请你理解,偶尔下班以后谈工作,我们也是有苦衷,请你不要做过多的解读。”

    “偶尔?还苦衷?和别人老婆经常一聊半夜,还要求对方丈夫不要过多解读,这是什么逻辑?纯粹强盗逻辑嘛!”郑志武显然不认同对方说法。

    楚天齐沉声道:“你什么意思?”

    “不是我什么意思,而是你什么意思?”郑文武说着,向前迈出一步。

    怎么的?想动手。这样想着,楚天齐提高了警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