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对手很狡猾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和曲刚的通话持续了十多分钟才结束,虽然曲刚表面叫屈,其实却是专门感谢楚天齐的,两人都心知肚明。虽然曲刚仍对楚天齐很是尊敬,只不过两人现在已不是原来的上下级,更多的是朋友关系,说话就要随便好多。

    除了感谢楚天齐让自己做的这些博名声事,曲刚也说了现在存在的问题,主要就是主管副市长彭少根的态度。其实从曲刚一到成康市,彭少根就没给过其好脸色,这主要是曲刚无形当中挤走了薛万利,而薛万利可是彭少根的铁杆,曲刚则是楚天齐的老部下。

    在曲刚几次汇报破案进展时,彭少根就表现出了极大的厌烦,根本就没有半分鼓励与安慰,有的只是指责和挑剔。刚刚更是打去电话,让曲刚多务实一些,少弄华而不实的事,这分明就是批评曲刚看望警察老干部、烈军属,分明是说他用钱收买人心。不但如此,彭少根还在电话中指示,要抓紧破获两年前的一个刑事案件,要给受害者一个交待,这显然就是吹毛求疵,就是无中生有使绊子。

    彭少根打压曲刚,在楚天齐意料之中,否则彭少根就不是彭少根。但令楚天齐意外的是,彭少根竟然立刻就这么做,这也太的缺少胸怀了。看来彭少根的格局差的很远,这也就不难解释其为何始终不被扶正了。

    把一万元奖金分给公安战线老干部、烈军属,是楚天齐的主意。他明知道这种做法有些高调,也容易为人诟病,但他依然主张这么做,他这是为了让曲刚多一层保护。

    这次破案的事,最终没能一追到底,没能抓到常永金,更没能挖出真正幕后黑手,而是在一众市领导干预下,服从了大局。楚天齐有着诸多不甘,但也很是无奈,他知道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其实在彪子说出常永金的身份及其各种关系时,楚天齐已经意识到,恐怕案子只能到此为止了。正是基于这种考虑,他才吩咐曲刚对常永金围而不抓,然后看似无意实则有心的把此事捅给了王永新。果然,王永新要求暂时原地待命,最终与主要市委领导协商的结果也是服从大局。

    从目前来看,虽然此案被人为的叫停,难免虎头蛇尾,但也是当下比较理想的结果。如果没有将此事汇报给市长,而是直接去抓常永金,很可能会惊动了庞庆隆,最起码会触动张鹏飞。庞庆隆或张鹏飞肯定会运用手中力量进行施压,也可能从其它方面找市里的麻烦。即使暂时庞、张没有动作,但只要成康市主要领导知道常永金的关系网,而且绝对会知道,绝对会有人通报此事,那么市领导必定会吓的够呛,肯定会要求市局顾全大局。

    如果那样的话,公安局会更被动,会骑虎难下,手中的常永金就好比一只刺猬,扔也不是,不扔又不行;最终还是得放了,而且还会弄的满城风雨,被动非常。曲刚势必会成为舆论漩涡的焦点,也可能会成为此事的牺牲品,会被市领导找到其它过错,以“市委集体决定”而拿下。

    因为没有直接去抓常永金,因为要等市领导的命令,这就给市委、政府赢得了回旋余地,市里得以顾全了大局。市领导为了表彰市公安局懂事,也是封口所需,既给了公安和城建奖励,还专门奖励了曲刚本人。这看似皆大欢喜的结局,却为曲刚留下了一个隐患,无论曲刚怎么来圆这个案子,都难脱造假嫌疑,都难保市里事后翻脸、倒打一耙。

    正是考虑到市里可能秋后算帐,楚天齐才让曲刚高调分配奖金,就是要让人们知道,案子侦破工作得到了市里认可和奖励。一旦市里以后想把责任全都推给曲刚,市领导也要考虑能否把他自己择出去,也会在翻脸时有所忌惮。另外,离退休老警察得到了曲刚的慰问金,没准会在关键时候帮着说句话,也算是为曲刚拉一拉支援力量。

    为了保护曲刚,楚天齐可谓用心良苦,但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尤其是招致市领导对他和曲刚的防范之心。但两害相权取其轻,也只能先这样做了。

    ……

    张鹏飞坐在办公桌后,手中掐着一只大雪茄,双眼紧紧的盯着面前的人。

    在张鹏飞对面,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留着毛寸头发的男人。男人微躬着身子,在张鹏飞凌厉的目光注视下,显得很拘谨,甚至有些害怕。

    张鹏飞忽然笑了:“老陆,这消息准确吗?”

    男人马上陪着笑脸:“张总,绝对准确。从前天下午开始,那三个陌生人就没了影子,一直到今天上午,都再没看到他们出现。这事我不敢马虎,一直亲自盯着,还对方圆十公里范围进行了排查,也没有再发现异常。”

    “老陆,你就这么肯定?”张鹏飞眼眉挑了挑,“我可是听说了,他们一共派出了四、五个人,你怎么才发现了三个?那两个人去哪了?”

    “张总,确实是三个,再没有其他人了,请您相信我。”男人说的有些可怜。

    张鹏飞吧咂了两下嘴巴,说道:“老陆,我相信你,相信你的人品,也相信你的能力。但我的消息来源也很准确,我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核实没出现的人在哪里,是真的没到现场,还是一直隐在暗处。对了,好好排查一下*身边的人,千万不能出现卧底,更不能出现内奸。”

    “内奸、卧底?不能吧?”说到这里,男人忙又改口,“好的,我一定严密排查,绝不能让条子混在里面,一旦发现内奸,定当严惩不贷。”

    “老陆,小心无大事。”张鹏飞语气和缓,“一招不慎,满盘皆输呀。”

    “是,张总说的是。”男人停了一下,又迟疑着道,“不是说成康市已经宣布结案,还给公安和城建发了奖金吗?难道还有假?”

    “成康的确发布了结案的消息,也发了奖金,就因为这么点事,市里便拿出小十万块钱,本身就值得怀疑。”说完,张鹏飞吸了口手中的雪茄。

    男人谄媚一笑:“张总,市里发奖金,还不是为了堵那些条子的嘴?那些市领导一听到张总您的大名,一听到鹏程、鹏燕公司,怕是吓的肝都要颤了,他们敢动什么歪心眼?”

    张鹏飞“哈哈”一笑:“小小的成康市确实要给我些面子,但也未必没有刺头。”然后他话题一转,“也不要小瞧小地方,那里也可能会有强悍的对手,对手可是很狡猾的,我们不得不防。”

    “是,张总说的是,还是您高瞻远瞩。”男人继续陪笑,“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继续观察,一定要确认条子已经撤了,同时还要看看到底有没有内奸。”张鹏飞面色一整,“你去吧。告诉老常,老老实实在那钻着,好吃好喝,还有女人,哪也不要去,安全的时候自会通知他。”

    “是,那我先走了。”打完招呼,男子退出了屋子。

    张鹏飞闷“哼”了一声:“姓楚的,走着瞧。”

    ……

    还在想着和曲刚通话的事,敲门声响起,李子藤进了屋子。

    径直来到办公桌前,李子藤说:“市长,有件事向您汇报一下。”

    “说吧。”楚天齐放下手中文件,抬起头,看着对方。

    李子藤又向前了一步,压低了声音:“刚才我从市委楼回来,在政府楼东北角即将拐弯的时候,听到杨永亮打电话。他在电话中说‘你放心,老王已经向我暗示过,我也把消息巧妙的传给了老彭的秘书,老彭肯定会收拾姓曲的,你就等着好消息吧。’刚听到这儿,就传来脚步声,我赶忙返身快步走向了市委楼。在我刚进一楼的时候,就见杨永亮也向市委楼走来,便赶紧躲进了厕所,过了一会儿才从里面出来,回了政府楼。我觉得杨永亮的电话意有所指,就来向市长汇报了。”

    楚天齐“哦”了一声,点点头,他明白了。杨永亮的电话内容很明确,分明就是说,王永新对杨永亮有所指使,杨永亮把相关意图透露给了彭少根的秘书。结合曲刚刚才的来电看,显然王永新是通过杨永亮给彭少根拱了火,彭少根马上便打电话收拾了曲刚。王永新拱火的内容应该也很简单,肯定是拿彭少根分管公安说事,肯定搬弄是非,称曲刚眼里只有楚市长而没彭市长。

    见楚天齐沉吟不语,李子藤轻声道:“市长,就这些。 要是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好。”楚天齐点了点头。

    李子藤转身出了屋子,轻轻关上屋门。

    楚天齐笑了,看来高调慰问公安老干部一事,正面效果有了,负面效应也来了。这件事不但冲了彭少根肺管子,也让王永新不舒服了,想必还会有人不爽的。王永新也真是反应迅速,任何机会都不肯放过。想到王永新,想到彭少根,再想到其他一些人,楚天齐不由感叹着:“对手真多,也真是很狡猾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