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百五十三章 春天在哪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八月十二日,许源县公安局召开了全体干警大会,会议由常务副局长曲刚主持,主要内容是整顿工作作风,提高队伍战斗力和执行力。

    会议从上午八点半开始,到将近中午十二点结束,整个会议时长三个多小时。会议一共是五项议程,第一项是孟克代表纪检组做重要发言,第二项议程是政委赵伯祥讲话,第三项议程是副政委兼副局长常亮宣读两个决定,第四项议程是副局长张天彪做检查,第五项议程是局党委书记、局长、督察长楚天齐讲话。

    孟克在发言中,重点指出一些部门和个人在廉洁自律、公正执法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对全体干警提出了更加严格的纪律要求,并宣读了经过班子成员会批准通过的惩戒条令。这份条令是在原条令基础上的完善和补充,有些内容进行了拓展,有些要求做了修正,还有个别条目做了增加或删减。

    平时人们对孟克就有一种敬畏,今天那张面孔更加严肃,语句也更加犀利,而且这个孟组长还有公安局老大在身后撑腰,好多人不禁心中打鼓,暗暗告诫自己“小心为上”。这些条令的完善及重新强调,确实给相当一部分人敲响了警钟,达到了警示于人的效果。

    赵伯祥在讲话中,首先总结了县局过去上半年,在思想政治、队伍管理、组织人事、公安宣传、教育训练、警营文化等方面取得的成就。并指出现在存在的挑战,以及全体干警所应担负的职责。最后,以政委的身份,对大家提出了要求。他的整个讲话有板有眼,有论点有论据,不愧是成天琢磨人的政工干部。

    局长楚天齐的讲话确实有水平,别看年纪不大,别看从政时间短,别看只做警察五个月。但在讲话中既能够高屋建瓴去解读一些政策,也能紧扣县局实情去剖析具体事项,还提出了具体的解决办法,有些提法很具有前瞻性和创新性。

    尽管人们很佩服各位领导的讲话水平,尽管人们也不敢拿领导的话当耳旁风,尽管领导强调会议主题是整风聚力,但人们更加津津乐道的却是第三、四项议程。这两项议程有大家关注的焦点,有人们感兴趣的话题,还有值得深思和讨论的一些东西。

    会议结束时,正是吃午饭时间,但好多人没有走进食堂,而是先钻到某个角落打电话或是小范围议论着,电话内容和议论焦点就是三、四项议程。

    第三项议程,是常亮宣读了两个决定,这两个决定是由局党委会和班子成员会共同做出的。第一个决定是岗位调整,第二个决定是处罚通报。

    当时常亮刚说出“岗位调整名单”时,台下众人就精神为之一振,他们知道,自己最关心的内容来了。连日来关于人事调整的传言尘嚣甚上,但也有诸多版本,人们莫衷一是。虽然大多数人都知道不会涉及到自己,但依然对这种事敏感和好奇,都期待得到最终的准确解读。于是打起十二分精神仔细倾听,生怕错过某一个名字或岗位,甚至担心漏掉一个关键的字眼。

    听着台上常亮每读到一个岗位以及对应的人名,众人都在心里“哦”了一声,这里面既有“果然如此”、“传言不虚”这样的笃定,又有“怎么是他”、“不会吧”这样的疑问。

    等到常亮宣读完毕,人们意识到,这次的调整力度不大也不小。说不大,主要是基于对调整岗位重要性的认定,整个调整中,最大的位置就是两个所长职位。说不小,是这次调整涉及到十多个岗位,将近三十人的位置或部门都有了变化。

    人们发现,在这次调整中,几乎每个山头的人都涉及到了,只不过有的利益大一些,有的分到的少一点。

    在这次调整中,有两人的职务和岗位变化既出乎意料,又似乎在情理之中,这两人就是仇志慷和高峰。

    仇志慷和高峰是近一段的热门人物,是大家讨论的重要话题中心。

    在七月份的全局大比武中,两人分别获得了各自组别比武的综合第一名,并有个别单项也位列第一。仇志慷还在对抗比武中,打败了咄咄逼人、自命不凡的柯晓明。高峰更是在综合及文、武试三第一的基础上,还获得了对抗和射击两单项第一。

    对于这两匹“黑马”的认识,人们由以前的轻视变成了现在的刮目相看。有人认为他俩的春天就要到来了,以他俩的在大比武中的表现,肯定会被重用。在看守所众多被调查者中没有高峰的名子,昏迷的何喜发一直由许源镇派出所负责安全保护,就是两人被重用的表现。

    但好多人不以为然,都笃定的认为,他俩顶多落个虚名,顶多被领导利用一下,真正好事没他俩的份。人们知道,仇志慷是前任局长的人,前任局长死的那么不光彩,好多领导都躲着他,谁又会用这么一个弃才呢?高峰也是一样不招领导喜欢,尤其在三年前还用枪口对准了现任局长,春风会吹到他吗?

    人们往往凭经验判断一些事情,大多结果也十有六、七能吻合,不过有时却是大相径庭,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这次仇志慷和高峰的岗位调整,就让好多人大跌了眼镜。

    在常亮宣读的调职决定中,仇志慷由许源镇派出所所长,调任县看守所所长。虽然同为所长,虽然许源镇派出所在县城,看守所在郊区、野外,但改任看守所所长明显是被重用。现阶段看守所发生殴打证人一事,整个看守所领导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调查。而且看守所所长级别可是副科,比派出所高出半格,更是进阶副局长的重要岗位。在此节骨眼,仇志慷被调任现职,就表明是受到了县局领导的高度重视和信任。

    还是在这份调职决定中,高峰由一名小狱警,被担升为许源镇派出所副所长。虽然这个副所长排名暂时靠后,但是跨部门由普通干警调为副股级,依旧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

    对于仇、高二人的受重视、被提升,好多人心中五味杂陈,有羡慕,有嫉妒,还有自责。羡慕二人的春天来了,嫉妒好事轮到了别人,自责自己没有那二人的本事。当然还有人更多的是八卦,八卦的认为二人抱上了领导的大*腿,至于究竟是樊上了谁的高枝,却又众说纷纭。

    尽管人们心中想法各异,但绝大多数人都明白,二人的春天来了。春天在哪里?就在那个年轻局长手心里。不管二人是不是楚天齐的人,但如果不是楚天齐当局长,他二人绝没有这样的好运气,这已经是被事实证明过了的。

    常亮宣读的第二个决定,是处罚通报。在处罚通报中,被通报主体是一个部门和两个人的名字,分别是看守所、乔晓光、张天彪。

    看守所整个领导班子都受到了批评,监控科、后勤保障科等几个分部门也被点到。通报中明确指出,在案子没有彻底调查清楚前,涉及此案的所领导、所里分部门负责人都不得被提拔、晋升,调查清楚后,还要对责任人进行惩处。

    对乔晓光的处理是撤消所长职务,继续接受调查,待事实清楚后移交相关部门处理。虽然通报上只笼统写了鉴于“犯有多项错误”,但人们都明白,乔晓光肯定脱不了失职、渎职,还有生活堕落、涉嫌受贿等罪名。

    对张天彪的处理是,干警大会上做深刻检讨。

    第三项议程结束后,紧跟着第四项议程开始,张天彪登场了。大家注意到,张天彪脸色铁青,低头读着检查,就连声音似乎都有些沙哑,拿着检查稿的手也在抖动。

    对于眼前这一情景,人们觉得不可想象。这可是局里年轻的政治新星,尤其在曲刚掌权期间更是春风得意,但今天事情却反转成这样。有人认为是他太过张狂、不知收敛所致,有人却又归结为斗争失败的结果。

    会议是结束了,但会议的影响还在继续着,尤其人们感兴趣的这些话题肯定还会持续很长时间。

    无论这次人事调整,楚天齐有多大的主导权,无论张天彪、乔晓光等是否是被楚天齐刻意收拾。但大家都意识到,这个年轻局长可是越来越厉害了。当然好多人也从仇志慷、高峰被重用的事例中,看到了机遇。当然人们对机遇的理解并不完全相同,有人认为要抱紧有权领导的大*腿,有人认为只要是金子,局长就能给予发光的机会。

    ……

    夜深了,好多营业场所都闭灯歇了业,但有一家酒馆的灯却还亮着。酒馆老板抬起着,看了看大厅中已经全部闲置的桌椅,又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叹了口气,继续趴到了收银台桌上。往日*他早已关门两个多小时了,可今天他不能,因为有两位爷还没走,这两位爷他可惹不起。

    一个小包间里,坐着酒馆老板惹不起的那两位爷——张天彪和柯晓明。与其说两人在坐着,不如说是趴着更为合适。

    张天彪多半个身子伏在餐桌上,睁着醉眼道:“晓明……你张哥是完……完了,你也要好……好自为之。”

    柯晓明打了个酒嗝,安慰着:“张……哥,不要那么悲……悲观,曲哥不……不会不管我……们的。冬天很快就会过……过去,春天……就要到来。”

    “春天……春天在哪里?春天是别人的。”张天彪凄凉一笑,“现在没人管我们,那个人又做会议主……持人,又被一把手点名表……扬,早把兄弟们忘了。”

    “别喝了。”不知什么时候,一个人出现在小包间里,对着两个醉鬼说道。

    “你别……管,干。”张天彪左手胡乱的一划拉,右手又举起了酒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