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格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王永新“哦”了一声:“曲刚同志,你太谦虚了。”

    曲刚固执的说:“市长,我不是谦虚,说的都是真心话。三个案子成功告破,主要得益于市委、政府的坚强领导,尤其与您和政府的大力支持分不开。在整个案件侦破过程中,城建局给予很大帮助,广大公安干警付出了许多辛劳,尤其之前月余的侦破工作也为最终破案提供了助力。若没有市领导的支持,若没有曹局长的不遗余力,若没有前任薛局长做的铺垫,若没有公安干警的全力以赴,这个案子根本破不了。维护社会治安,打击违法犯罪,是人民警察的天职,我做为一句老警察,只是做了本职工作而已。”

    “啪”一声响过,紧接着就是一声“好”字。

    众人甩脸看去,只见市长王永新正不停甩着右手,脸上表情丰富之极。原来是刚才他击掌喊好,用劲太大了。

    注意到大家的目光,王永新忙自嘲了一句:“肉掌就是没有木桌硬。”然后他又兴奋的说,“好啊,曲局长讲的好,做的也漂亮,居功不自傲。这么短时间,带领众干警打了这么一场漂亮仗,竟然还这么质朴,真是难得,好,好样的。我提议,再次为曲局长鼓掌,为曲局长的高风亮节鼓掌。”

    市长提议,大家自是没什么说的,纷纷挥动起热情的双掌,拍出了最响声音。

    面对这种情势,曲刚也应景的再次向众人敬礼,现场气氛那叫一个好。

    “同志们,同志们。”连喊了两声,王永新双手不停下压,众人掌声才停歇,曲刚也才结束敬礼。王永新接着说,“曲刚同志,你有风格那是你的事,但政府也不能说了不算,必须要奖励你一万元。”

    曲刚忙道:“市长,我……”

    王永新打断对方:“不要说了,奖励的事就这么定了,至于那一万块钱怎么支配,那就是你的事了。”

    果然,曲刚没再说什么,而是认真的听着市长的讲话。

    王永新继续说:“同志们,做为一名党员干部,我们就要……”

    尽管王永新讲的慷慨激昂,尽管大家似乎都在认真听讲,但其实大脑早已经“开小差”了。现在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出乎好多人的意料,人们感慨不已。

    自投资商三次被打案发生后,人们一直关注着这个案子,既关注案子本身,也关注案子之外的东西。尤其自上月召开专题会后,人们更是时刻关注着这件事,想要好好的看一番热闹。

    在十月十七日的专题会上,市长定出了“限期一月破案”。人们实际上都心知肚明,王永新之所以那么做,并非真正为了破案,而是借题发挥,借机敲打彭少根和楚天齐,用以报复彭、楚二人。薛万利和曹金海不过好比桑和鸡,王永新是在指桑骂愧,也是在准备杀鸡儆猴,在杀鸡儆猴之前,先给彭少根和楚天齐这两只猴的脖项套上绳子。

    在那之前的十月十五日,彭少根曾在市委常委会上,否定了市长拟提名焦艳*丽出任招商局长的事,楚天齐也在会上助了彭少根一臂之力。紧接着第二天,彭少根就给城建局拨下了一千多万的拆迁补偿款。人们明白,这显然是彭、楚二人进行了利益交换,联手给王永新做了局,王永新岂能善罢甘休?

    正是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理,人们一直盯着这件事,想着能不能按时破案,想看看王永新如何拿薛万利、曹金海开刀,如何狠狠敲打彭少根和楚天齐,也想看看彭、楚二人如何收场。自上次专题会后,十多天已经过去,但案件侦破好像什么进展也没有,人们笃定的认为,肯定能看到杀鸡儆猴了。可是事情突然出现了变化——薛万利调走了,人们意识到关键的鸡不在,好戏可能看不成了,对案子关心的热情顿减。

    很快,曲刚到了成康市公安局,人们已经淡漠的热情骤升。大家可是听说了,曲刚是楚天齐的老部下,两人从相斗到相识,再到相惜,曲刚就是楚天齐的铁杆。人们丰富的脑细胞立刻活跃起来,做出了各种假设,最后推导出结论:市长“限期一月破案”肯定继续有效,因为王永新不能允许楚天齐做大。而且人们还认为,彭少根指定也容不下这个新局长,曲刚不但是对手楚天齐的人,而且还是挤走铁杆薛万利的元凶。

    好戏,有好戏了,这是好多人的共识,他们倒要看看,楚天齐的这个铁杆下属到底能不能按时破案,到底能不能给老领导长脸?好戏究竟会以什么方式散场?带着这样的心理,人们时刻关注着警方的消息。很快,“找到嫌疑车”、“找到嫌疑人”的消息不时传出,也不时更新,但又不时再否定再更新,一时之间也不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不过,直到今天,人们也没听到已经破案的消息。

    今天上午,接到开会通知的时候,这二十多人就兴奋不已。他们不是为破案与否而兴奋,而是为了看到王永新如何出手,楚天齐如何接招,彭少根又会如何落井下石而兴奋。他们已经笃定的认为,案子肯定没破,否则不可能听不到一点消息,而且也不可能破,难道楚天齐的属下就比彭少根下属厉害?

    越是心急就觉着时间过的越慢,好不容易到点了,可好多人竟然缺席,这又磨炼了人们等待的耐心。好不容易人都齐了,好不容易会议开始了,可曲刚的一席汇报,让人们吃惊不少:案子破了?怎么会呢?

    接下来,王永新的大段溢美之词脱口而出,人们这才意识到,真的破案了。可我为什么提前没有得到一点消息?问题一出,人们都自己给出了合理解释:咱级别不够,还没传达到咱的级别。

    既然案子已经破了,既然市长大讲特奖,杀鸡赅猴的好戏是看不到了,那就看看彭少根什么反应吧?果然,人们发现,除了进屋时有笑脸外,其余时间彭少根都是面色尴尬。反观楚天齐、曲刚、曹金海倒是坦然自若,自信十足。

    就因为破了个案子,就能得到政府奖金,连城建局都得了,人们不禁既羡慕又嫉妒,也暗叹楚天齐的人走了狗屎运。人们也看出,彭少根显然心里更泛酸水,说的话也是酸意十足。想到堂堂常务副市长都如此失落,众人也里平衡了好多,也舒服了好多。

    让人们没想到的是,曲刚竟然不要到手的奖励,那可是一万块钱,虽然不是大数目,但也不是小数目呀。紧跟着,曲刚说出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语句,用以表明自己的心迹。人们知道,曲刚这肯定是表演,肯定是作秀,但就是这作秀,却显得要比彭少根那番酸话大气的多。彭少根只知道替薛万利往脸上抹粉,却淡化了曲刚等人的努力,连城建局提都没提,可曲刚却把功劳全都记到了别人头上。

    曲刚仅是一个下正科级局长,而彭少根却是副处级常委,但刚才的表现却形成了极大的反差。人们不禁感叹,怪不得曹金海会改投到楚天齐门下,只看这个曲刚两周工作以及刚才表演,只看曹金海前后判若两人,就说明楚天齐格局远高于彭少根。看来这个楚天齐真不是善茬,以后真得严加提防。

    就在人们心思涌动的时候,王永新结束讲话,专题会议圆满结束了。

    ……

    尽量面带笑容的离开会议室,尽量若无其事的走在楼道中,可是一回到自己办公室,彭少根便“啪”的一下把笔记本摔在桌上,整个身子砸到椅座里。

    太气人了,王永新怎么会怎样?这也太随便了,不就是正常破了个案子?不就是需要所有人顾全大局吗?可也不至于小十万的奖励吧?这分明就是封口费。彭少根也知道,这事肯定经过了薛涛同意,没准那个姓江的娘们也参加了,这三个家伙纯属败家子,全都疯了,真是孙花爷钱孙不疼。

    “哎”,彭少根叹了口气,也不怪人家楚天齐风光。以前那个庸碌无为的曹金海,自从投了楚天齐,就像变了一个人,工作干的风声水起;而这个曲刚只到任两周时间,就把案子侦破到了这种程度,不服都不行。再想想自己的人,叛变的叛变,遭贬的遭贬,想到就气不打一处来。

    越想越来气,彭少根拿起电话,狠狠的在上面按了几下。

    很快,电话里传出一个谄媚的声音:“彭市长,您找我?您……”

    彭少根马上粗暴的打断对方:“薛万利,你个笨蛋,你是不是属猪的?”

    电话里的声音弱弱的:“市长,怎……”

    根本不容对方说完,彭少根就道:“一个简单的案子,你他娘的弄了一个多月,屁也没整明白。人家就到了十来天,人证、物证找了一大堆,转眼就把案子破了。”

    对方急忙解释:“市长,主要是没给我更多时间,否则我也能把……”

    彭少根很不耐烦:“得了吧,你的格局就不行。”说完,“啪”的一声,把电话听筒按到话机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