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七章 真有死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正自惋惜浪费掉了大好机会,忽然手机“叮呤呤”响了起来。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号码,楚天齐不禁眉头微皱,一丝不好预感涌上心头:莫非她出了什么事?

    来不及细想,楚天齐赶忙按下了接听键:“佼佼,怎么啦?……找到啦?太好了。……你觉得差不多?……哦,哦,明白了。……好的,有情况再联系。”

    挂断电话,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看来自己判断错了,同时心中不免有些小激动。今天何佼佼说的情况太重要了,虽然她还不能确定,但这毕竟是一条重要线索。可现在自己被排斥在调查之外,又该如何利用这条线索呢?这条线索下来再说,还是先看看眼前怎么弄吧。

    这样想着,楚天齐走下车去,想要看看能不能发现蛛丝马迹,能不能找到刚才的目标。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环城路比较空旷,道路也比周边地势高出一些,“呜呜”的风不时吹过,打在脸上冷嗖嗖的。

    由于时间还不到十一点,路灯都还亮着,站在路上向北望去,可以一眼看到路的尽头,看到尽头处那座横架在东西方向上的大桥。那座大桥楚天齐多次走过,桥墩很大,桥下河道也很宽,据说是当年打鬼子的时候,当地兵工厂修的,桥的名字叫“抗倭桥”。路上空荡荡的,那座大桥上也没有行人或车辆,更没有自己跟踪的目标。

    收回目光,楚天齐扫了一眼周边区域。环城路西侧是一排排的民房,民房大部分都已黑漆漆的,显然已经熄灭灯光,全家老小休息了。南侧是环城路的另一段,渐伸渐远,目力所及范围可以看到昏黄的路灯光,还有偶尔经过的汽车,但却没有看到一辆三轮车,哪怕一个行人。在目光范围的近处,可以看到桥栏杆,以及旁边探出的斜着指向天空的造型物。这个造型物大约有十多米高,五十厘米宽,上面写着三个大字“许兴桥”。

    目光转向东侧,看到的尽是夜的黑暗。白天光秃秃的露着河石的河床,以及农闲的土地,都隐没在一片黑黢黢之中。

    除了一片漆黑,就是空无一人,那个骑三轮车的“蓝大褂”会去哪呢?楚天齐再次漫无目的的望向四周。

    一阵大风刮过,发出“哗啦啦”的声响。楚天齐抬手用手电照去,路上的砂砾和尘土在风力作用下顺着路肩滑下。

    忽然,楚天齐发现,在一个坡度最缓的路肩处有车辙印。他快步走过去,蹲下*身来,仔细观察。车辙印共有三条,每条大约有七、八厘米宽,两端车辙印的间距大约一米左右,当中一条车辙印正好平分这个间距。在最左和中间这条车辙印中间空地上,相伴着两纵列鞋印,看鞋印形状,是下坡时留下的。

    车辙和脚印都很清晰,显见留下时间不长,否则早被毁坏或是被砂砾和尘土覆盖了。根据车辙和脚印来看,这分明就是一个人推着脚蹬三轮车,从环城路下去的。

    从这些印迹来看,极大可能就是那个“蓝大褂”留下的。楚天齐心中大喜,赶忙把汽车重新停放了一个位置,从车上拿下挎包挎上,锁好车门,回到留下车辙印和脚印的地方。关掉手电,四顾一下,没有发现异常,楚天齐才又重新打开手电。

    用手电照着,楚天齐沿着路肩向下而去,同时不时望向四周,以期在出现异常情况的时候,能够及时采取应对措施。不多时,到了路基底部,来到平地上。没走几步,车辙和脚印都没了,前面变成了石板和砂石密布的干河湾。虽然这里暂时没有印迹可寻,但让楚天齐庆幸的是,这个季节是这条河为数不长的干河期,否则非得趟着带冰茬的水了。

    担心被人发现,楚天齐干脆关掉手电,摸黑走在崎岖不平的河湾里。一边要关注着四周的情形,一边还要注意着脚下的石块,楚天齐走的并不快。

    走过河湾,重新站到河床上。四顾一番后,楚天齐再次打开手电,可视线可及范围几乎都照到了,却并没有看到车辙和脚印。于是,楚天齐沿着河床向北走出上百米,又折返向南走出上百米,倒是发现了一些印迹,但显然不是三轮车的车辙,而且更不像是刚刚留下的。

    人去哪了?车去哪了?难道是灵异事件?楚天齐不禁警惕的四周望了望。他并不迷信,胆子也足够大,可是四周一片黑乎乎的,除了风声和偶尔响起的怪声,什么也没有。就连刚才仅有的车辙和足迹也消失了,这实在解释不通。

    按捺下心中奇异的想法,稳了稳心神,楚天齐用手电向远处照去。忽然,手电所及之处,发出了一丝光亮,是反光,那是一条石板路。楚天齐急忙快步向前走去,不多时到了石板路近前。

    其实这条石板路并不远,就在刚才所在位置左前方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只是楚天齐刚才惯性思维,从原点向左右各扩展了大约一百米的距离,再远的地方并没有去想。刚才又走的这一百米左右的河床,仍然没有发现车辙和足迹,那么三轮车很可能是沿河湾而下,然后就直接上了这条石板路。河床显然要比河弯好走的多,但对方为何要避易就难就耐人寻味了,当然这是基于分析那人和车走了这条石板路。

    踏上这条石板路,楚天齐关掉手电,继续向前穿行。走出四、五十米后,石板路结束了,到了农田的边沿。楚天齐打开手电去看,发现用犁杖新翻过的农田很是平整,平整的土地上出现了车辙印和足迹。

    找对了。楚天齐很是高兴,沿着这些印迹继续行进。当然,他在看清地上一段印迹后,马上关掉手电,摸黑前进。

    这里不愧是平原地区,地界就是开阔,楚天齐走了足有二十分钟,才穿过了农田地段。要是在玉赤的话,就刚才从环城路下坡开始算起,恐怕总共也就十多分钟就到山脚上了。

    农田的边缘处,不再是翻耕过的土地,也不再是石块遍布的河湾,更不是砂土覆盖的河床,而是长着荒草的硬地。虽然地上的荒草已经干枯发白,但都坚强的挺立着,随着风的吹动来回摇摆着。从现在荒草的密度来看,在夏季的时候,恐怕这里的绿草至少要有一米多高,一定会是郁郁葱葱的。

    覆盖着荒草的地皮,踩上去很硬,再有草皮覆在上面,自然看不到任何车辙或是足迹。楚天齐用手电去照,希望再发现一条类似刚才的石板路,可除了随风来回晃动的荒草以外,再没有别的。

    不对,有人。

    忽然,楚天齐发现,在手电光的尽头,在自己的侧前方,有一个人。由于距离太远,手电光线有限,楚天齐看不清那人的样貌,但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很高的人,恐怕要比自己还高出好多。

    怎么会有人,怎么会这么高?那个“蓝大褂”没这么高呀,难道是他的同伙?难道自己被发现了,进了他们的埋伏圈?楚天齐关掉手电,脑海中不停的思考着。

    转头四处望去,除了远处那个人以外,再没有其他的人。

    前进,还是返回?既已来到此地,焉有返回的道理?如果那人有同伙的话,那就更说明自己的推测对了,否则对方何至于这么警慎,何至于这么如临大敌。

    检查了一下手机电量,并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然后捏了捏挎包里的东西,楚天齐暗调气息,奔那个人而去。那个人离荒地和农田边缘的直线距离也不过十多米,但从楚天齐这里走去却要二百多米的样子,他的位置和那个人大约呈十多度的一个角度。

    离着那人越来越近,那人的身形愈发显得又高又大。而且楚天齐发现,那人面向农田方向,一直张开双臂,保持着同一姿势。虽然四周黑黢黢的,但楚天齐仍然发现,那人头上戴着一顶高帽,手里拿着一件武器。武器的样子很特殊,像是一个棒状物并在四周缠着一些布条。

    一阵风吹起,忽见那人胸前一个条状的东西被吹起,这个东西一直连在那人的嘴上,是舌头。

    大舌头、高帽、哭丧棒,想到这三样东西,楚天齐脑中*出现了一个词:勾魂鬼。

    妈的,真有这种东西?不能吧。可那个家伙就在前面呀。楚天齐揉了揉眼睛,那个家伙还在那直挺挺的立着。

    神鬼怕恶人,既已相遇,躲是躲不开了,那我就当一回恶人,看你能怎样。楚天齐咬紧牙关,一手握着手电,一手放在腰带扣上,向着那人走去。

    距离越来越近,可那人仍然一丝不动。难道是死鬼?

    楚天齐忽然打开手电,一束光亮躲*到那人身上。看到那人的一瞬间,楚天齐长长的嘘了一口气,真是虚惊一场。哪有什么鬼?原来是一个假人。只是刚才一直是侧对着假人,而且假人做的太形象,才有了那荒唐的想法。楚天齐不禁一阵脸红,为自己唯物主义不彻底而脸红。

    不用说,这个假人肯定是农民做的,用来吓唬那些吃粮食的鸟。

    找来找去,竟然发现了一个假人,还虚惊了一场。那么目标去哪了?楚天齐用手电照去,发现在手电尽头是一个黑乎乎、圆拱拱的东西,像是一个构筑物。

    莫非人在那?楚天齐关掉手电,向那里走去。

    离着圆拱拱的东西越来越近,楚天齐觉得那个所在像极了农村经常出现的东西——坟冢。

    忽然,一个飘飘悠悠的声音传进了耳际:“死鬼。”

    楚天齐不禁惊异:真有死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