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百五十章 有录音为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新的一天开始,一周又快过完了。

    曲刚今天到局里比较早,因为今天是星期五,是山林租赁纠纷一案二次开庭的日子。在上周五,楚天齐曾和曲刚交待过,要曲刚去旁听这次开庭,当时曲刚爽快的答应了此事,但今天他却不想去了。他之所以想反悔,也是有原因的,只是要如何巧妙推掉此事,还需要考虑一番。

    牵头处理山林纠纷一事,既是情势所逼,曲刚也有自己的算盘。

    六月十八日那天,是靠山村村民上访的第二天,当时由于各种原因,导致村民和曲刚发生了对峙。后来楚天齐赶到,现场情势才有所缓和,曲刚也得以脱身,去参加县领导召开的专题会议。

    在会上,县领导让公安局牵头处理此事,并给扣了一个帽子:张天彪说话恶劣,导致上访群众情绪激动,矛盾激化,县公安局脱不了干系。

    其实曲刚对这种说法是排斥的,认为这是县里为了把麻烦甩给局里,而故意找的说辞。同时因为楚天齐带回了何喜发,曲刚也怀疑楚天齐早就知道此事,怀疑自己可能糊里糊涂进了设好的局。

    尽管不认同县里这种说法,尽管怀疑楚天齐在这事中充当的角色,但毕竟张天彪大庭广众下说过不着调的话,村民也是拿这事说事。自己没有县里嘴大,即使找出托辞,也只会招致领导的训斥与他人的攻击,为了保护手下弟兄,曲刚便只得接过了这个烂事。

    在局里安排此事的时候,局长楚天齐又以任务是曲刚所领为由,让曲刚牵头处理,曲刚经过权衡接过了此事。

    为了和楚天齐配合融洽,为了在楚天齐离任时能得到对方推荐,也为了给张天彪擦屁*股,曲刚对此事很上心,也很买力。而且这种工作态度也得到了楚天齐认可,曲刚心里很高兴。

    可是三天前听张天彪发了一通牢骚,曲刚经过一番思考,对自己现在做法的正确性产生了怀疑。为此他心里很不痛快,对牵头处理山林纠纷一事很排斥,就想推掉这个烂差事,同时更想弄明白是不是被楚天齐当傻小子使唤了。

    就在曲刚正费力想着对策,手机来电话了,是楚天齐要他过去。他心知肚明是什么事,但现在还没有找到推掉此事的合理理由,也只能见招拆招,尽力而为了。

    ……

    到了楚天齐办公室,照例还是一人先点上一支香烟抽着。

    吸了两口香烟,曲刚说了话:“局长,今天是八月九号,靠山村山林租赁纠纷一案要二次开庭了。”

    楚天齐点点头:“可不是,过的真快,又到日子了。我找你就是这事,提醒你去旁听,去看看情况。”

    “旁听有用吗?而且咱们去旁听,影响不太好吧?”曲刚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按说咱们听不听对案子审理没有任何作用,不过现场听听,能够多了解一些情况,对这件事的后续处理会有一些帮助。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局里个别领导说话没把门的?结果捅了篓子,县里就把这事赖到了咱们头上。”楚天齐不紧不慢的说,“至于你担心咱们旁听影响不好,其实没什么。反正你也是穿便衣,只不过是去做一名观众,又不是做为证人,更不代表任何一方。就是人们知道你的身份也没什么,公安局对某个案子审理情况想要了解一下,也很正常,何况人们也都知道县里让我们牵头去处理此事,于公于私都说的过去。”

    知道对方就有一大堆理由,尤其又会拿张天彪捅篓子说事。曲刚缓缓点了点头:“这倒也是,听听就听听。”然后话题一转,“不过现在形势对村民可不利,好不容易找了何喜发这么一个证人,结果现在还躺在医院,昏迷不醒。没有了证人,那说服力就差多了。再退一步讲,即使何喜发没有昏迷,他的证人身份也未必能得到认可,聚财公司肯定不认这事。这是律师说的。”

    楚天齐道:“老曲,听你的语气很不乐观呀?”

    “不是不乐观,而是形势确实不利,想要胜诉难啊!”曲刚说着,还摇了摇头,反问了一句,“局长,那你还乐观吗?”

    “谈不上乐观,可也没你那么悲观。”楚天齐停顿一下,继续说,“何喜发因为也同属甲方,证言可信度难免会受到质疑。但法律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单位和个人,都有义务出庭作证,而且具体情况应该具体看待。虽然何喜发也是二十一户村民之一,但他同时也是靠山村领导,因为他更多的是代表村委会,其次代表的才是他自己。

    当时合同甲方之所以有村委会,也正是基于村民心中有疑虑,才拉上了村委会,肯定聚财公司为了把此事促成,也同意这么做。因此,虽然村委会是在甲方处签字,但更多的是相当于信用担保方,是见证和证明签约这件事情。我想原靠律师肯定会在这一点上据理力争,法院也应该会适当考虑这个因素。”

    曲刚提出了反驳理由:“退一步讲,即使法院能最终认可何喜发证人身份,可何喜现在却昏迷不醒,连话都说不了,甚至未必有意识,更别提作证的事了,因此这种假设根本不成立。”

    “未必。”楚天齐一笑,“人虽然到不了现场,可是我们有录音为证。”

    “录音?局长你有?”曲刚满脸狐疑,这种狐疑既是对录音本身,更是对楚天齐参与此事深度的怀疑。

    楚天齐打开抽屉,拿了一个录音机出来,同时把一盒磁带放了进去:“这就是何喜发的录音,我觉得可以做为证据,你听听。”说着,按下了播放键。

    录音机里,先是一阵短暂的空带转动声响过,接着就传出了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哎,这事还得从前年腊月说起。当时聚财公司的一个部门负责人找到我,说是想租赁村里的山林,租期十年,第一年租金是每亩五块钱,从第二年开始,亩租金年递增一块,一年一支付。这家公司还承诺,在平原地段给每户建造两间房子,供村民免费使用,十年后房子完全归村民,村民可自由处置。

    靠山村土地稀少,而且也多是坡地,粮食产量很低,平时壮劳力都去外面打工,家里只留老弱妇幼。这些山林还是三年前认购给每户村民的,当时每亩山林是两块钱,认购期二十年。认购期间不能处置那些成材树木,即使有死树,也只能层层上报,经过批准后,才能处置。因此,村民对山林的利用率很低,只能采点零星药材,弄点山野菜,打些柴禾,收益很少。

    现在对方提出了这样的条件,那就意味着每户每年都可以有三、四千块钱收入,这些钱对于这些家庭来说,能顶很大用处。尤其还可以告别山上的破房,搬进平原地段的砖瓦房,就是孩子上学也方便多了。对于这个条件,我很心动,我想村民肯定也和我一样的感受。

    以前听说过这个公司,知道他们在镇上有买卖,经营一些玉石什么的,也没听说他们干过什么不好的事。我便问他们要做什么,他们说是准备规模种植药材,同时还试验培育一些新树种。我一听他们是这种无污染、环保项目,更放了心,就让他们回去等回话。然后马上召集村民开会,村民一听有这好事,立即表示同意,但也有疑虑。

    接下来我们就和聚财公司商量,商量的结果是,租期和租金都按对方开始提的条件办,但聚财公司要给每户村民盖三间大瓦房。就在村民疑虑的时候,短短两个月时间,每户三间新房子建好了,还有小院和牲畜棚。这还不算,对方还把新钞票和新房钥匙拿到了签约现场,并且承诺只要在当天签约,还可以额外得到价值四千多元的家用电器和家具。人们集体签了约,拿上了第一年的租金,也搬进了新房,用上了新电器、新家具,甲方合同也由我保管。从那之后,村民放了心,我也放了心。

    因为有了合作关系,和聚财公司也就熟了,他们也经常请我喝点酒,送我点吃的喝的。我看那些东西值不了几个钱,也就收下了。时间不长,过年了,儿子媳妇都回了家,大伙一块喝酒。在打开聚财公司送来的一个酒盒时,我发现里面放的不是酒,而是五万块钱。趁家里人没看见,我马上把这些钱放好,又换了一瓶酒。

    第二天,我拿着那个放着钱的酒盒去找聚财公司领导,问他们是怎么回事。那个副总说,知道我大儿子想买车还缺点钱,说这是借给我的。见对方说的很诚恳,当时确实正为儿子买车钱不够而发愁,我就借上了这笔钱。就这样,后来又跟他们借钱贴补两个儿子付房款首付,还买了手机,我跟孩子说这钱是我和别人合伙做买卖挣的,不过没跟他们说是什么买卖。

    去年九月底,聚财公司找到我,要我给他们打收条,打这几次借款的总条。我不想打,他们就拿出了几份录音让我听,说我如果不打的话,就告我受贿,我只好给他们打了条。又过了一个来月,他们就向我催债务,而且还加要利息,月息五分,利滚利。我哪有钱还呀,他们就提出让我和他们一块做局,把合同第一页换了。那种情况下,我万般无奈,接受了他们替换的那张纸,但我却留了一手,事后把原合同第一页纸偷偷藏了起来……”

    “好咧,有了这个就好办了。”曲刚伸手按下停止键,站起了身,“我马上把这个给律师送去。”

    “好,可别丢了啊。”楚天齐笑着说,“那样你可就闯大祸了。”

    知道对方是开玩笑,曲刚便也调侃道:“局长,要是把它丢了的话,我这身警服就白穿了。”说完,走出了屋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