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我交友不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十一月十四日早晨六点。

    成康市公安局审讯室。

    彪子已经被带进来三个多小时,但自始至终都是一句话“我什么都没干,我是守法公民”,后来干脆闭目不语。

    揉了揉眼睛,高峰下意识的瞄了监控头一眼。

    监听室里的曲刚,在监控屏幕上捕捉到了高峰的表情,转头对楚天齐说:“局长,看来只能当面对质了。”

    楚天齐点点头:“是呀,这小子分明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曲刚马上按下拾音器,说:“高峰,带证人。”

    “好的。”耳机里传来高峰的声音。

    紧接着,高峰和身旁属下耳语一番,属下转身出去了,审讯室陷入了宁静。

    其实在审讯彪子之前,高峰就询问过“是否让王耀光当场作证”,当时曲刚的答复是“能不用就不用”,楚天齐也赞成这么做。之所以这样,楚天齐和曲刚都有考虑。他们发现,在彪子被抓后,不再有任何反抗行为,直接跟着就走,反而还一路上安慰乔小敏“没事,肯定是警察搞错了”。从彪子当时从容的状态来看,显然这小子准备打马虎眼、装糊涂,准备耍小聪明,这也表明这小子身上的事可能并不少,知道的秘密很多。

    既然彪子很可能掌握好多情况,那就应该首先尽量不对其设定框框,让其不知道是哪件事犯了。在这种情况下,彪子一旦交待,那么所交待内容往往更真实,也更全面。正是基于这种考虑,才没有让王耀光出场,以免让彪子的交待挂一漏万。但从这三个小时的情形来看,这小子显然具备一定的反侦查能力,显然是想死扛到底。既然对方不见棺材不落泪,那只能请出王耀光这口棺材了。

    很快,高峰背后屋门一开,那名属下带着一个人进来了,被带进来的人正是王耀光。

    在高峰示意下,王耀光被推到了铁栅栏前。

    高峰咳嗽两声,说道:“彪子,你看看,谁来了?”

    彪子缓缓睁开眼,然后直直瞪视着栅栏对面的人,面露惊愕之色。

    透过监控屏幕注意到彪子的神情,楚天齐和曲刚相视一笑。他们意识到,彪子看见“棺材”了,这回该“掉泪”了吧。

    彪子还在瞪视着王耀光,眼中满是恨意,就像是要喷出火似的。而栅栏旁的王耀光同样满脸怒色,牙齿也咬的不时发出声响,现场充满了浓重的*味。

    “彪子,这回该交待了吧?”高峰打破了僵局。

    “交待什么?”彪子反问。

    高峰道:“你还在装糊涂?你认识他吧?”

    “认识,当然认识,他不就是*那家公司的司机吗。”彪子回答的很轻松。

    “那你就别装糊涂,究竟干了什么,全都交待了吧。”高峰说,“早些交待,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我不明白,你让我交待什么?”彪子摇摇头,“是不是他犯了什么事,需要我证明一下,那也应该他坐在这里,而不应该是我吧?看来警察也有弄错程序的时候。”

    高峰“嗤笑”一声:“彪子,你倒装的挺像。那好吧,就让王耀光帮你回忆回忆。”说着,冲王耀光做了个手势。

    王耀光喉头动了几动,开口说话:“彪子,你可把我害苦了,我现在让你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王耀光,说话可要讲良心,你这话什么意思?”彪子厉声质问着。

    王耀光提高了声音:“彪子,明人不说暗话。你今年一直以包工程为由,说是想让我给你引荐公司领导。我就是一个小司机,能有什么关系?只好应付你说,介绍曹经理给你认识。后来你总是追着我这件事,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给你引荐。

    结果你就炮制出录像的事,假装替我摆平,逼我就范。尤其还在我和曹经理返回成康的当晚,你言说担心我言而无信,一遍遍追问我和曹经理‘走到哪了’。我被你圈套控制,不得不向你报告着我们的适时位置。只到我发现曹经理被打了,才彻底明白,你根本不是要包什么工程,更不是所谓的担心我言而无信,其实你就是适时掌握曹经理的位置,以便对他大打出手。”

    “等等,你说的这些,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彪子打断对方,“曹经理被打,我也听说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当时的确担心你言而无信,担心你跑了,没想到你现在的做法远比言而无信更可怕。”

    王耀光急道:“好汉做事好汉当,你现在怎么成缩头乌龟了?”

    “闭上你的臭嘴,你配提‘好汉’二字吗?我虽然不是好汉,但最起码也不是倒打一耙的小人。”彪子怒斥对方,“你凭什么说我打了曹经理?是我和你提起过,还是你亲眼见过,或是有人能够证明?请拿出证据来,人证、物证都行,你有吗?”

    “我……你……我……”哼哧了好几声,王耀光也没能对答出来。

    “怎么不说了,你有吗?你这么诬赖我,不觉得亏心吗?你拍着自己胸口想想,我哪点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往我身上泼脏水?”彪子显得理直气壮,言语咄咄逼人。

    “彪子,我说不过你,否则也不会着了你的道。”王耀光换了话题,“我问你,录像的事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不是你搞的鬼?你凭什么要救我?”

    彪子冷哼一声:“王耀光啊王耀光,你今天算是颠覆了我的一个认知。上学时学那些寓言故事,我还以为是骗人的,以为就是纯粹为了教育人而胡编的。真没想到,现实中就上演了《农夫和蛇》、《东郭先生与狼》的例子,而我就是那既善良又可怜的农夫,也是那愚蠢又可悲的东郭先生。你还有脸问我录像的事,还有脸问我为什么要帮你?那是因为我瞎了眼,没有看透你这头披着羊皮的恶狼,也没有发现你是条逮着机会就咬人的毒蛇。

    既然你现在恩将仇报,那我也没有替你隐瞒和遮羞的必要了。当初是谁,背着领导和家人吃喝嫖赌?是谁输了还借,借了还输?又是谁喝完酒非要找女人,然后就是翻脸不认帐,说自己记不清了?这些不都是你干的吗?不都是堂堂昊方地产司机所为吗?

    心软害死人呀。你输耍不成*人,我借给你钱,让你还赌债,可你一而再再而三,拿钱就赌,赌了就输。你和别的女人睡觉,回头人家把录像寄给我。那时又是谁,非央求着让我帮着处理?我左挪右借,总算替你暂时摆平了麻烦,可你怎么过后就不认帐?我那可是有你打的借条呢。更可恨的是,你不但翻脸不认帐,还到警察面前诬陷我,说我打你们经理。那你说,我为什么要打曹经理?你总得给个理由吧。”

    “你……肯定是你指使人干的,要不……要不肯定没那么巧,那些人还冲我做了‘OK’手势呢。”王耀光脸红脖子粗。

    彪子“嗤笑”一声:“还冲你‘OK’了?那好解释呀,肯定是你和凶手有瓜葛,那些人是你雇的呗,最起码也是替你出气了。”

    “我……你胡说,我怎么会找人打曹经理?那可是我的领导。”王耀光大急。

    “你能背着老婆乱搞*女人,你能贪污票款,你吃喝嫖赌五毒俱全。你什么干不出来?”彪子质问连连。

    “我……我……”王耀光被问的哑口无言。

    高峰适时插了话:“彪子,我就问你,你为什么要借给王耀光那么多钱?你到底图的是什么?”

    “警官,以前的时候,我也一直以为他是‘借’,可今天看来,他分明就是讹,根本就不打算还,他计划着把我弄进大狱,好一赖到底。”彪子显得义愤填膺,“当初借给他钱,我就是出于一个义字,就想着能帮就帮,谁让我俩认识呢?当然,要说我没有一点私心,也不可能。其实我就是想让他帮着引荐昊方公司领导,以便能从昊方公司揽点小工程。我也要养家糊口,还要补上为了帮他所欠的那些窟窿。”

    “听你所言,好像自己大公无私似的。”高峰冷笑道,“可是我们调查了好多与你熟悉的人,他们对你的评价可不是这样的。”

    “以前要是听到这些,我会想不通,可现在有王耀光这样恩将仇报的人在眼前,什么事我都能理解了。”说到这里,彪子叹了口气,“哎,现在我是彻底理解了两句话,一句是‘墙倒众人推’,一句是‘交友不慎’,我就是交友不慎呀。”

    ……

    看着屏幕上侃侃而谈的那个人,楚天齐道:“看来这招也行不通。”

    曲刚深有同感:“是呀,这个彪子绝对有问题,但也绝对够狡猾。好多嫌疑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他是见了棺材眼圈也不红,恐怕是撞了南墙也未必回头。”

    “他是够狡猾,但肯定也有软肋,他现在之所以不落泪,是没有见到真正的棺材而已。”说到这里,楚天齐站起了身,“你们继续想办法吧,我得回单位了。”说完,向外走去,边走边打了两个哈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