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百五十四章 彻底完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八月十五日,靠山村村民诉聚财公司一案第三次开庭。

    上午八点半,楚天齐就早早来到了开庭现场。昨天他专门征询过曲刚的意见,问对方是否参加这次开庭旁听,曲刚以“要听取案情汇报”进行推辞,楚天齐便自己来了。

    这次的开庭地点仍设在第三审判庭,屋门已经打开,里面却空无一人。楚天齐走进屋子,来回走动着,观察房间设置。

    这个房间不太大,面积大概在四十平米左右,东西长,南北短。在房间东边靠墙正中位置设有法台,法台高度大约三十厘米左右,法台上设置有法桌。法桌后面有三张法椅,中间法椅略高一些,是审判长位置,其余两张是审判员和陪审员座椅。*的国徽,悬挂在审判长座位正后背景墙较高位置。法桌上摆放着对应名称的桌牌,桌牌背景色为深黄,上面的文字是黑色,审判庭内所有的桌牌都是这个式样,只是文字内容不同而已。

    法台右前方放置一张桌子,桌上有书记员”字样的桌牌,还放置有一台电脑,书记员的椅子要比审判员座椅低上一些。法台左前方也摆放着一张桌子,上面的桌牌是“证人”。法台右边是原告席位,左边为被告席位。旁听席一共三排座椅,在刚才一进门口位置,即房间的西边。

    一阵脚步声响起,楚天齐回头望去,身后来了一群人,大概有十多位,当先一人正是靠山村村民杨二成,他身后的那几人也见过。

    楚天齐冲着众人微微一笑:“都来啦。”

    “都来啦。屋里坐不下,好多人在院里。”杨二成走上前来,露出一丝苦笑,“谢谢你,你已经尽力了。”

    楚天齐抬起右手,在对方肩头轻拍了两下:“要有信心。”

    “是,要有信心。”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杨二成的语气很沉重,显然信心不足,或者说根本就没信心。

    “坐吧。”说着,楚天齐向旁观席示意了一下。

    杨二成点点头,和众人一起,跟着楚天齐走到旁听席,坐了下来。

    楚天齐坐在了最后一排最边上的位置,这个位置离屋门最近。

    众人刚刚坐下,又有脚步声传来,一个四十多岁,身材中等的中年男子走进了屋子。

    看到此人,楚天齐微笑着点头示意。那人略一迟疑,也微笑点头。楚天齐没有见过这个人,但在曲刚拿去的资料中,见过此人的照片,知道对方是原告代理律师褚嘉雄,显然对方应该也知道自己是谁。

    这名律师径直坐到原告席上,杨二成也跟着坐了过去。

    不多时,进来一名女孩,直接坐到书记员位置,打开电脑电源,在上面操作了一会,然后又走了出去。

    将近九点的时候,女孩返回屋子,站在书记员座椅旁,喊了一声:“全体起立。”

    听到喊声,屋内众人都站了起来。

    三名法官从另一个屋门进来,直接走到法台上,在各自座位前站立,目视前方。审判长和审判员都是男性,那名陪审员是一个女人。

    随意扫了一眼全场,审判长目光落在楚天齐脸上,他怔了一下,想要开口问候。

    楚天齐不但是公安局长,还是政法委副书记,是这名法院工作人员的上级领导,审判长这么做自然没错。但现在自己只是一名旁听者,如果接受对方的敬意,似乎不妥。于是楚天齐,冲着对方用力摇了摇头。

    审判长自是看到了对方的举动,略一迟疑,向着对方一笑,没有开口,也没有其它举动。

    “请坐。”随着书记员这声口令,所有人都坐到了各自座位上。

    扫了一眼被告席空荡荡的椅子,审判长又看了看手表,眉头微微一皱。

    “咔咔咔”,一阵急促的女式皮鞋声响起,紧跟着空气中飘来淡雅的香水味,一个女人出现在门口。这个女人身穿银色职业套裙,脚踩银色高跟皮鞋,发髻高绾在脑后,头发上别一支银色发卡。

    女人边走边自语着:“没误吧?应该是差两分钟九点。”

    没人回应她的自说自话。

    忽然,女人收住脚步,把目光投向旁听席最后排边上,落在那个戴着灰色大沿凉帽的男人身上。她目光略一收缩,向那人走去,微笑着伸出右手:“楚局长,不,楚书记,欢迎您来指导庭审工作?”

    这是谁呀?怎么这种语气?楚天齐心中纳闷,没有伸手,而是冲着这个女人微笑了一下。

    “我是聚财公司法律顾问小连,感谢政法委领导对此案的关注。做为法务工作者,能在您的指导下开展工作,我倍感荣幸。”女人的手就那样一直伸着。

    再不伸手就不礼貌了,于是楚天齐伸手和对方轻*握一下,声音略低的说道:“我今天只是一个旁听者。”

    “楚书记真低调。”女人自语着,转身向被告席走去。

    “你今天代表被告出庭吗?”审判长的声音响起,显然是对这个女人说的。

    女人吟吟一笑:“是,昨天已经按要求,给法院送来了我的基本资料。”

    审判长没有继续进行询问,而是冲着书记员点了点头。

    书记员马上站立起来,宣读了法庭纪律

    待书记员话音落下,审判长一敲法槌,说道:“现在开庭,核对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的身份。”

    庭审程序正式开始,投影幕上展现出原、被告的一些基本资料。

    在投影幕上,楚天齐看到了女人身份证复印件,上面名字是:连莲。也知道了前两次是一个男性律师代表被告出的庭。

    核对完原、被告及其代理人身份后,审判长又询问了几个“有无异议”,褚嘉雄和连莲都回复了“无异议”。

    审判长说道:“原告诉被告合同造假、拒不履行条款一案,今天第三次开庭。在前两次开庭中,已经进行过法庭调查、法庭辩论及法庭质证环节,一些基本问题取得了共识,最终矛盾焦点集中在对两份合同真假的认定上面。

    在第二次开庭时,被告提供了对两份合同的鉴定报告,原告对这份鉴定报告本身没有提出疑义,但提出了重新鉴定的请求。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法庭经过合议,在尊重双方当事人权益的基础上,形成共识:由许源县人民法院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鉴定。

    为了更具有权威性,更具有说服力,法院委托了两家具有正规资质的机构进行鉴定,一家来自河西省雁云市,一家来自首都*市。两家鉴定机构的报告已经出炉,下面为大家宣读。”

    听审判长说到这里,楚天齐注意到,旁听席上众人都瞪大眼睛注视着,原告席上的杨二成更是伸长了脖子,侧耳倾听。

    审判长拿起第一份鉴定报告,在读过报告名称、文号、说明后,开始宣读报告主要内容:“对‘燕第1825号’合同的鉴定结果是:合同第二页共有不同的红色印泥指纹二十一个,与第一页检索指纹中,有十三个能够分别吻合。合同第一页纸的克数为七十克,第二页为八十克。对‘燕第1826号’合同的鉴定结果是:合同第二页共有不同的红色印泥指纹二十一个,与第一页检索指纹中,有二十一个能够分别吻合。合同第一页纸张克数为八十克,第二页为八十克。两份合同第二页的所有红色印泥指纹,能够一一对应吻合。”说到这里,审判长停下来,又拿起了另一份鉴定报告。

    谁是1825,谁是1826?这是旁听席上众人的急切心声,肯定也是原、被告双方想知道的。只是除了被告法律顾问非常淡定外,杨二成及旁听席上众人都心里不踏实,上次鉴定已经输了,这次输不起呀。楚天齐发现,原告律师褚嘉雄脸色也异常严峻,显见心情并不轻松。

    审判长宣读的第二份鉴定,结果和第一份完全相同,只不过编号分别变成了“雁第738号”和“雁第739号。”

    此时,报告已经交到书记员手里,被立刻投到投影幕上。

    同时审判长的声音再次响起:“两份鉴定报告中,‘燕第1825号’、‘雁第738号’为原告提供合同……”

    审判长的声音还在继续,可旁听席上已经发出了一阵压抑的惊呼,甚至传来女人低泣的声音。杨二成更是脸上肌肉抖动,鼻翼也不时翕动着,显见痛快与愤怒交织,更多的是无奈。但他还是把目光投向那名发出啜泣声音的女人,女人便紧*咬嘴唇不再出声,任凭泪流满面。

    待审判长话音刚落,原告律师褚嘉雄举手示意:“审判长,我可以提一要求吗?”

    审判长点点头:“可以,但请不要提与本案无关事项。”

    禇嘉雄说道:“谢谢。我方请求,对两份合同再次进行鉴定,由我方找鉴定机构,鉴定……”

    “原告,法庭已经两次委托三家具有资质的正规机构进行鉴定,鉴定结果完全一样。你不觉得自己的提法很可笑,很不专业,属于无理取闹吗?”连莲打断了禇嘉雄的话。

    “被告,提醒你注意,你这种打断原告说话的行为非常不礼貌。”审判长说到这里,话题一转,“原告,你的提法不符合要求,法庭不予支持。”

    “完了,彻底完了”,这是杨二成等人的共同心声。这些农民已然明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造假了,意味着官司输了,意味着要承担诉讼及鉴定产生的所有费用,更意味着那剩下的九年租金没了,可能还要倒欠聚财公司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