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测谎仪循环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处幽静的所在,楚天齐和曲刚对桌而坐,桌上搬着酒菜。这是一家小餐馆,菜品很普通,之所以选择这里,就是因为清静,这个地方是厉剑给选的。餐馆远离闹市区,主要营业场所在前院;现在二人所在的屋子,是在后院专门辟出来的,是餐馆专为客人提供的一个隐秘所在。

    在进入房间前,厉剑已经检查,楚天齐和曲刚到位后,自是也习惯性的查看了一番。屋子里没有摄像头、拾音器之类的东西,密封很严,谈话非常安全。

    再次干了一杯酒,楚天齐放下酒杯,说道:“老曲,彪子为什么又交待了,这回该详细说说了吧?”

    “说什么?不是凌晨的时候汇报过了吗?”曲刚反问。

    楚天齐“哼”了一声:“少糊弄我,早上五点的时候,你说的太笼统,我什么也没明白。早上刚上班时候给你打电话,你又没接,白天一天也没时间问。”

    “局长,别着急,听我慢慢道来。”曲刚“嘿嘿”一笑,“我们运用了测谎仪循环战……”

    ……

    随着曲刚的讲述,结合自己的所见所闻,楚天齐理出了整个审讯经过:

    十月十四日凌晨,首审彪子。从两点多一直到六点,彪子都强调“我什么也没干,我是守法公民”。彪子死不承认,警方只好让王耀光到场做证。面对王耀光的指证,彪子反击对方恩将仇报,言说自己是现实版的农夫、东郭先生,指认王耀光为毒蛇和恶狼。和彪子的咄咄逼人相比,王耀光反而言词吞吐,无以应对。听到警方讲说朋友指证,彪子则大呼“交友不慎”,还感叹“墙倒众人推”,俨然是一个受害者,俨然是被冤枉的。

    对于彪子的这些表演,楚天齐当时在监听室都看到了,不禁感慨不已,好多人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而彪子是“见了棺材也不眼圈红”。在嘱咐曲刚要找到能让彪子流泪的“真正棺材”后,楚天齐于六点多离开公安局,回到市政府。对彪子的首次审讯,以无功而返宣告结束。

    在当天下午,曲刚又安排高峰对彪子审问,结果还是没有任何收获。晚上九点半三审彪子,楚天齐再次被邀请监听。

    第三次审讯,刚开审时,彪子和前两次受审一样,根本不承认和打人案有关。僵持了一个多小时后,高峰言说要拿测谎仪来测彪子。彪子虽然神色略有异常,但仍坚持“测也不怕”。很快,测谎仪到位,却原来只是一个录音机。随即录音机发出了声音“是我找人打了姓曹的,跟彪子无关”。听到这个声音,彪子立刻嘶喊“跟她无关,她胡说,都是我一人干的”,承认曹阳是他找人打的,紧接着讲说了理由——因为曹阳不见他。

    彪子给出的打人原因,和楚、曲二人推测的完全是两回事。楚天齐不禁疑惑,但在接到厉剑电话后,只好离开监听室,并电话约上曹金海,去商讨另一件事了。截止到这个时间段,前面的这些,楚天齐都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只是对录音机里发出的女声不解。

    现在经过曲刚一说,楚天齐才明白,那个声音是曲刚让高峰拼接的,是从别的审讯录音中截取了两个短句组合到一起,并适当进行了技术处理,处理的声音很像乔小敏的。由于彪子对乔小敏无限关心,也加之注意力集中在“测谎仪”上,才误以为是女友所言,才揽过了打人一事。

    在这之后的事,则是听曲刚第一次说起。

    原来,在楚天齐当晚离开后,高峰又对彪子审讯了一个多小时。彪子则一口咬定,就是因为没被会见,才一怒之下,找人打了曹阳。至于大亚公司项目经理和幸福小区项目部马科长被打一事,彪子则矢口否认与自己有关,而且后来还对所谓的乔小敏录音表示怀疑。在这种情况下,曲刚命令中止审讯。

    看起来,彪子的确是个死硬分子,反侦查本事不低,但似乎乔小敏是其软肋。于是,经过研究,决定来个“旧瓶装新酒”、“换汤不换药”,仍用“测谎仪”战略对付乔小敏。但提供的录音却非伪造,而是彪子亲口*交待;当然,只截取了关键部分录音,即彪子承认找人打曹阳的事实,其它那些言语则巧妙略去了。

    在听到彪子亲口承认殴打曹阳的事后,乔小敏连连摇头:“不是的,不是的。”然后就是呜呜啼哭,什么再不说。

    待乔小敏情绪稍微稳定后,高峰给乔小敏做工作:“彪子做过的许多违法事项,警方都已掌握,让他主动交待,是给他机会,希望他不要错失良机。警方还知道,好多事情彪子只是执行者,背后另有指使,若是彪子极力一人承担,那他面临的刑罚将是很重的,希望你们考虑清楚。”

    乔小敏还是什么都不说,只是“呜呜”哭个不停。

    虽然乔小敏不时啼哭,但高峰知道对方听进去了,便道:“你好好考虑一下,想通了再找我们,只有你能帮他了。”然后结束了审讯。

    在十五日凌晨五点多的时候,乔小敏嚷着要见高警官。高峰接到消息后,马上第一时间赶到局里,曲刚也到了。见到高峰后,乔小敏表示要见一见彪子。经曲刚同意,乔小敏和彪子相见了,是隔着栅栏会面,但不可能有任何肢体接触,而且全过程都在警方监控下。

    在这种情形下相会,乔小敏哭的梨花带雨,彪子也是涕泪横流。

    哭了许久,乔小敏双手连摇铁栅栏,哭诉着:“彪子,你好傻,你怎么能替别人盯包,怎么能把那事都揽自己身上?”

    彪子摇头不止:“小敏,不要瞎说,怎么是我揽的?那就是我找人干的。”

    “彪子,人是你找的,可你也是受人指使呀。否则,你和他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又怎么会找人殴打他们呢?”乔小敏哭着道。

    彪子厉声喊喝:“胡说,我是恨那个死曹阳不见我,才对他大打出手的,根本没人指使。好汉做事好汉当,我既然犯了事,那就要自己承担后果,绝不会拉别人做垫背。”

    乔小敏耐心的说:“彪子,自己犯的错当然不能推给别人,可别人的过错也不能由你担呀。现在不是充好汉的时候,你做的好多事,警方都知道了。警察……”

    “够了,别听他们瞎说。”彪子打断对方,“对了,你是不是承认曹阳是你找人打的?”

    “我,我……呜呜……”乔小敏撒了个谎,“我那都是替你承担呀,不行吗?”

    “真的,真的是你?”彪子很疑惑,然后语气一缓,“小敏,你才是真傻,我做的事不用你承担,你什么都不知道,都是我一个人干的。”

    “彪子,不要固执,你这样会把自己彻底搁到里面的。”乔小敏哭着连连摇头,“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该考虑年迈的父母呀。”

    彪子声音哽咽了:“父母有哥哥照顾,不受罪,就当我这个逆子死了吧。”

    “你,你,你也该为我考虑考虑呀。”乔小敏喃喃的说着。

    彪子眼泪再次扑簌簌掉了下来:“小敏,你跟着我受苦了,一天福都没享到,全是受罪了,我对不起你。你肯定很快就能恢复自由,不要再等我了,我欠你的下辈子再还。”

    “放屁,我不会离开你,我会等你一辈子,可我不愿意你替别人受过。”乔小敏已经泣不成声,“我会一直等着你,我们的孩子也会一直等着。”

    “孩子?我们的孩子?”彪子惊讶不已,“你这几天不是一直来月……”

    “不,那不是月*经,比平时整整晚了半个多月。我当时就有怀疑,只是怕你担心,才一个人到小院里上厕所。我这几天可是一直恶心的,你应该知道呀?”乔小敏泪眼朦胧的看着栅栏对面的男人,“昨天我难受,警方帮我找医生看了,还做了B超,证明我确实怀*孕了。医生说,前天的出*血肯定跟受凉、运动有关,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这么说,我要做爸爸了,我有儿子了。”彪子忽然大吼起来,吼着吼着,变成了哀嚎,最后又变成了呜咽。

    过了好大一会,彪子情绪稳定了一下,他疲倦的说:“小敏,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我们的将来,我说,我都说。”

    就这样,彪子交待了常永金其人,交待了受其指使殴打几家投资商项目部负责人的事。乔小敏也把之前听到的一些通话细节,补充了出来。

    ……

    听曲刚讲完整个审讯彪子的过程,楚天齐点指对方:“老曲,你可真是狡猾的很啊,竟然来个了测谎仪循环战。”

    曲刚“嘿嘿”一笑:“不狡猾不行呀,像这种又臭又硬的家伙,必须得用点歪招对付,就这还差点一无所获呢。”

    “曲大局长真是有勇有谋,神勇无比。”说着话,楚天齐端起酒杯,“为曲局长如期破案干杯。”

    曲刚也举起酒杯,与对方碰在一起:“我都是跟局长学的,主要是你教的好。”

    “哈哈哈,你这是夸我吗?”说笑间,二人杯中酒一饮而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