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何去何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来到僻静处,楚天齐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他这是刚从苍南县人民医院出来,刚刚看过吴老七。

    从十二月六日发生车祸,到今天已经过去三天,在这几天中,楚天齐每天都会至少来一次医院,来看吴老七的情况。当然,他每次都是悄悄的来,悄悄的观察。

    在发生车祸那天,楚天齐直接打出租,跟着救护车到了医院。他亲眼看到,吴老七被直接送到了重症监护室。在这几天悄悄观察中,他了解到,吴老七和那个司机都一直处在危险期。只是在刚才来的时候,发现吴老七已经被转到了普通病房,但却仍然没有醒来。

    吴老七昏迷不醒,怎么办?难道多日的努力就白费了吗?楚天齐不禁皱起了眉头。

    从十一月七日被要求回避假药案,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时间。这期间,先是在县公安局班子成员会上,张天彪拿楚天齐和何佼佼的关系说事,以所谓的群众来信为由,提出了公务回避。虽然其他班子成员有人明确反对,有人模棱两可,但是经张天彪这么一闹,楚天齐就已经没法再直接参与此案了。

    紧接着,十一月八日,在县政府党组会议上,财政局长向阳发难,也是说楚天齐和何佼佼的关系。然后,相关部门适时提供了所谓退回群众来信的数量:四十八封。楚天齐再次被县长牛斌要求回避,这是两天中的第二次,他只好灰溜溜的离开了会场。就在楚晓娅为其辩解时,不早不晚就有人送来了二楚吃饭的照片,不但楚晓娅无法再为其说话,就连她也相当于被要求了回避。

    这还没完,十一月九日,周子凯也打来了电话。虽然周子凯说的不甚明了,但主要意思是传达给了楚天齐:市局也收到了信和照片,市局请你“休息”。只不过没有明确下文,只不过说的婉转一些,其实就是被事实停职了。

    三天三轮攻击波,楚天齐根本没有不回避的道理,也没有继续插手的理由。于是他选择了以退为进,明着不再参与,也似乎暂时不理政,但暗地里却加紧了对假药案的调查。

    经过多日的努力,现在终于理出了一条线索,而吴老七就是这条线索中的重要一环。

    在一个多月前岳江河的交待中,第一次出现了“温经理”三个字,接着又有六人也供出了此人。但众人只知道这个人是上家,只知道这人是为何氏药业工作,也正是这个供述,点燃了楚天齐被回避的*。

    就在十二月二号那天晚上,楚天齐在跟丢老四的时候,何佼佼打来电话。在电话中,何佼佼说出了怀疑对象辛长龙。她是根据楚天齐说的温经理身高,以及辛长龙所做过的事猜测的。据何佼佼所说,辛长龙曾经在何氏药业工作过,在此期间因为偷窃公司财物被开除了。

    正是从吴老七的交待中,楚天齐确认温经理就是“龙头”,就是辛长龙。这让楚天齐大喜,他意识到,只要抓住辛长龙并得到口供,那么好多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这才有了三天前吴老七提前通报,要把九哥引荐给“龙头”一事。可就在这节骨眼上,吴老七却突遭车祸,致使这条重要线索忽然中断。

    如果没有吴老七的引荐,自己就找不到辛长龙,找不到辛长龙的话,这一段的努力就白费了,而且还会招致更大的麻烦。对于这个道理,楚天齐再明白不过。可吴老七遇车祸已经三天,虽然其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却不知何时醒来,这又奈何?

    想到那天的车祸,楚天齐的疑惑不禁又再次升起。如果那天自己驾驶那辆黑色“现代”,那么车祸能避免吗?这个车祸发生的太巧,让楚天齐不得不怀疑,怀疑这并不是偶发。可同时另一个疑问又来了:如果是吴老七针对自己设计的,那么临时换车的信息,应该能够及时通知出去,这个车祸又怎么会发生呢?

    “到了。”司机停下汽车,回头说到。

    楚天齐赶忙收起思绪,付过车费,下了汽车。

    想其它的都没用,现在还是想想怎么办吧。楚天齐拿定主意,迈步而去。

    ……

    下午下班后,县长秘书明拜仁刚回到住宅小区,正准备上楼,手机却响了。他一边走向单元门,一边取出手机。

    看到手机上面的号码,明拜仁赶紧收住脚步,挂断来电。然后匆匆走出小区,到了一个僻静之地,四顾一番后,他回拨了刚才那个号码。

    手机里响了两下回铃音,接着传出一个声音:“执法部门一把手连日脱岗,而且和涉案企业关系密切,怎么就没人管呢?照这样下去,怕是整个政府工作都要瘫痪了吧?”这个声音非常怪异,显然是做了变声处理。

    明拜仁陪着小心,道:“我知道,我已多次反映过此事,为此还联合了其他几个人,他们也没少讲。可是县里有好多人态度暧昧,还有些人坚决反对,这需要平衡,也须有个过程,所以……”

    “少给我甩官腔,我工作的时候,你还在你爹腿肚子转筋呢。想拿这话唬我?没用。我告诉你,这事必须有人管,否则我让好多人吃不了也兜不走。懂吗?”对方说话很不客气。

    “懂,懂懂,我尽量去争取,我找……”明拜仁继续陪着小心。

    对方打断,道:“又在哄我,还什么尽量?就一周之内,明白吗?”

    “一周时间,其实也就是五天。您也知道,政府部门办事太拖沓,这程序那程序的。要不这样,两周怎么样?”明拜仁和对方商量着。

    “少费话,最多十天。否则,哼哼……”对方有些不耐烦,“你是人们公认的明白人,应该不会犯傻吧?”

    “我……”刚说了一个字,明拜仁便收住了话头。他说再多也没用了,对方早挂断了手机。

    收起手机,明拜仁自语着:“十天?十天能干个屁?”说到这里,他马上右手捂嘴,然后警惕的四外看了看,才放下右手,长嘘了一口气。

    稳定一下情绪,明拜仁向小区走去,一边走一边盘算:十天?今天是九号,十天后就是十九号,去掉周末两天,再……

    不行,时间紧迫,得赶快说。想到这里,明拜仁又回到了刚才的位置,拨打了另一个号码。

    手机很快接通,里面传出一个声音:“什么事?快说。”

    明拜仁一怔:怎么这么正式?旋即他明白过来,肯定说话不方便。于是,长话短说:“我晚上去你那里汇报工作。”

    “晚上,我可能……”电话里的声音有些犹豫

    明拜仁暗暗冷笑:装什么装?他马上换了一副腻歪歪的口吻:“不嘛,我就要陪你,就要……咯咯咯……黑……”

    “先这样,招商细节再详谈。”手机里的声音很急,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看着挂断的手机,明拜仁冷哼道:“老东西,还想跟我拿捏?不过你还真狡猾,还扯出一个什么狗屁招商细节。招商?招你奶奶个嘴。”一边骂着,明拜仁一边向小区走去。

    ……

    坐在沙发上,楚天齐双臂环于胸前,沉思着。

    从回到宾馆,楚天齐就一直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办,可是想了好几种办法,又都觉得不妥。

    本来自己是想着通过吴老七的引荐,与辛长龙见面,先套出辛长龙一些底细,或是发现一些自己需要的证据。然后再忽然出手,制住对方。可现在吴老七成了那样,这个最佳方案就泡了汤。

    刚才那个方案,不但相对稳妥,制胜把握大,而且能让自己找到辛长龙。如果没有吴老七的引荐,自己别说是抓住那小子,就连对方的藏身之所都不得而知。当然也可以出动警察,先抄了吴老七那里,然后再审出需要的口供。可如果这么一弄的话,怕是辛长龙早成了惊弓之鸟,早不知道躲哪去了。要是辛长龙这次一旦成功逃脱,那要想抓到他,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恐怕还没等到抓住人,自己已经被迫放弃了好多东西。因此,强攻是下下策,不到万不得以,不能使用。

    不能强攻,那就只能智取。可辛长龙躲在哪呢?自己现在没有一点线索。那小子能使用多个称呼,而且对自己下属都防备甚严,就一定是个狡猾之徒。要找到其巢穴,谈何容易?

    正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哥们。”

    “哥们,这几天有进展吗?”雷鹏的声音传了过来。

    还进展呢?我都被骟了。这当然是他的心里话,不能如实去讲。于是他舒展眉头,轻松的说:“又有了一些新线索,但还需要进一步深挖。”

    “哦,那好吧,我先向俞头去汇报一下。”雷鹏停顿一下,又说,“哥们,别着急,慢慢来,我就是随便问问。不打扰你了。”

    手机里没了声音,楚天齐知道雷鹏已经挂断了。虽然好哥们说是不着急,但那不过是安慰自己罢了。能不着急?

    好哥们着急,自己也着急,又找不到辛长龙,自己该何去何从呢?

    难道真要铤而走险?还是好好计议一下吧。想着想着,楚天齐眉头又皱了起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