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抱歉,一千三百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二天一上班,楚天齐便在等着电话,希望听到期望的消息。但他也清楚,自己似乎有些太着急了。哪有那么快?

    多半天下来,手机和固定电话几乎没响,自然也没听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倒是周家林来了办公室一趟,打听拆迁款的事。

    尽管心里没底,但楚天齐还是回复“钱的事不用你们操心,很快就到,你们只要做好相关工作就行”。显然副市长的回答,并非期望答复,但周家林也只得悻悻的离开了。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手机响了。

    看到上面的号码,楚天齐就是一种莫名的激动,但也很是紧张,他稳了稳心神,按下接听键:“彭市长,你好!”

    手机里传来声音:“楚市长,实在抱歉……”

    听到对方说的“抱歉”二字,楚天齐一下子心凉了半截,暗道“完了”。就在即将凉到脚底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后面的话,他不禁又极度兴奋起来,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

    “楚市长,还有事吗?”对方已经说完了刚才的事。

    楚天齐忙道:“没有了,谢谢彭市长……”

    “咔嗒”,手机里传来了电话挂断的声音。

    想着自己刚才的表现,楚天齐不禁摇摇头,自己也太不成熟了,这不是让对方笑话吗?笑话就笑话吧,管他呢。这样想着,楚天齐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

    就在第二支香烟刚刚吸完的时候,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待铃声响了好几次,楚天齐才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兴奋的声音:“市长,好消息,好消息,拆迁款到了。”

    楚天齐缓缓的说:“老曹,要淡定,不就是一千三百万吗?也才到了不足四成,还有一多半没拨嘛,何必如此兴奋?”

    手机里静了一下,依旧传出欣喜的声音:“市长,您真厉害,真是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我们催了这么多次,财政局老隋要么打官腔,要么就让等着,您这一过问,立刻上千万就到帐了。以后还得靠您……”

    “快打住,少这么巧使唤人,以后的钱还是你们自己催,不能为了区区几千万,总让我舍面子吧,那我这常委副市长也太……”话到半截,楚天齐话题一转,“老曹,既然钱已到帐,那就要立即启动拆迁工作。但必须要杜绝野蛮拆迁,不能因为有钱就气粗,而且那钱也不是局里的,城建局只是过路而已。在计算和支付拆迁补偿费用时,必须要做到公平、公正,一定不能让标准有失公允,更要杜绝弄虚作假。要用制度来规范拆迁补偿流程,要用规章来指导拆迁行为,彻底堵塞贪腐漏洞,防患于未燃;我警告你,一旦发现违反纪律和规定的行为,首先拿你是问。”

    手机里语气立刻无比严肃:“市长,我知道事情轻重。我曹金海虽然是庸碌之辈,但是非曲直分的清,尤其身边活生生的例子也时刻警醒着我。我不敢有任何不轨念头,也不敢有任何懈怠之心,一定亲力亲为,严格监督制度的规范落实,一定不给您惹麻烦。”

    楚天齐比较满意:“好,一定要说到做到。还有其它事吗?”在对方回过“没有”后,他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楚天齐立刻笑容满面,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因为激动,在点火的时候,连着点了三次才点着。

    刚才电话中让曹金海淡定,还故意把好几千万说的轻描淡写,其实只是为了表现自己临危不乱,表现自己见过大世面的领导风度,而实际楚天齐早已激动万分。只不过在看到曹金海号码时,他又特意稳了稳心神,以便让兴奋波又消退了一些。

    在曹金海之前,打来电话的是彭少根。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彭少根在说过“实在抱歉”后,停了一下,顿时让楚天齐犹如兜头凉水的感觉。接着,彭少根又说“由于分批次流转,现在只能先返一千三百万了”。当听到这里时,楚天齐跌落谷底的心情立刻直线飙升,大脑甚至因兴奋出现了短暂的短路,以致于都没听到对方后面说了什么。

    也不怪楚天齐兴奋,而是这钱来的太不容易,同时又太及时了。

    自从九月九日与三家投资商签约后,*昊方地产、河西鲲鹏投资就于第二天交纳了土地出让金,河西大亚地产也于第二周星期一交了应付金额。

    按照正常情况,资金流转一周,顶多两周就应该流转完毕,最迟九月二十五日就应返还相应的拆迁费用。可是直到九月底,不但一分钱没返还,对方还打起了官腔,甚至斥责曹金海“站着说话不腰疼”。

    本来在九月下旬的时候,楚天齐找的是市长王永新,想要追问拆迁费用的事,结果被踢到了刚刚调养归来的彭少根那里。虽然彭少根说的话挺客气,但楚天齐心里并不踏实,他总觉得对方的客气很假。直至听到曹金海被财政局长奚落,他的这种担心更甚。长假过后正式上班,楚天齐连着约了彭少根两次,对方都以各种理由推了,他更觉心里不踏实。

    与此同时,几家投资商只能在政府提前征的农田或菜地上做一些平整工作,但挖地基等工作却不能进行,因为可能地块零散,根本不够局面。不得以情况下,楚天齐才在九月十四日,也就是昨天,不约而至常务副市长办公室。

    以楚天齐的理解,那些钱肯定已经流转完毕,彭少根也就是要自己一个态度。毕竟都在一个体制内混事,还是“近邻”,只要自己有姿态,对方应该是能拨付一部分的。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打着官腔糊弄自己,还不时拿话挤兑,这分明就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即使这样,楚天齐也还是压着性子,假装不明白对方的奚落,自降身份向对方说着好话。可对方得寸进尺,不但挤兑不断,还反话正说,让自己念其恩德,对其感谢。自己又不是清政府,为什么要奴颜媚骨,为什么要拿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既然王永新和彭少根在拆迁款上达成默契,拿自己当猴耍,那就不怪自己用点小阴招了,这可是你们逼的。另外这也不是纯粹阴谋,只是比阳谋稍稍偏了一点而已。

    拿定主意,楚天齐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这身,抛出了“说话直”这个噱头。然后讲说了“分蛋糕”案例,讲说了彭少根被别人抢位置,讲说了彭少根被架空的事例,也讲了自己这个“外来户”无意与之一争的心态。

    楚天齐所暗示的王永新‘抢’了市长位,和江霞“抢”了副书记位,虽为传言,但也并非空穴来风。尤其常务副市长直接分管的财政局,竟在彭少根调理期间,被加了塞子——替换了常务副局长,这分明就是架空局长隋豫西的节奏。隋豫西可是彭少根的嫡系,这也就是在架空彭少根。

    楚天齐相信,这几个梗被自己抛出来,应该会对彭少根有所触动,会让彭少根意识到面临的危险。何况自己可是放言了,如果常务不拨款,那就找一把手,反正这钱是必须得拨下去。如果是市长拨款的话,那就跟他常务没什么关系,根本不会感谢他彭少根,相反他还会招致忌恨。

    可能是彭少根想清楚了利害关系,也可能是被楚天齐“栽花不栽刺”的理念触动,就在楚天齐即将出门的时候,彭少根让他“留步”。但楚天齐并没有返回去,而只是回了一句“如果你不想失去招商局,在明天常委会上,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他这是欲擒故纵。

    果然,在常委会上,彭少根提出了令王永新反感的条件,还否定了王永新中意的焦艳*丽。

    楚天齐知道,彭少根需要自己助一臂之力了,于是才说了那短短的十几个字。虽然仅是一句话,但楚天齐清楚,以现在常委会的形势,自己的表态也足以间接影响表决结果了。事情正如所料,王永新放弃了举手表决的机会,其实也是聪明的回避了自取其辱。

    昨天会上是帮了彭少根,只是不知道彭少根会不会装聋作哑?直到现在钱款到了城建帐上,楚天齐心里才踏实下来。但他也知道,这事还没完,彭少根也给自己留了尾巴,还有一多半没到位呢。不过,有这一千三百万,春节前的拆迁任务是能完成了。

    想起自己在常务副市长办公室的挑拨,楚天齐多少还是感觉有些不地道,尤其还让江霞跟着“躺枪”,也不够义气。当然,提起副书记之争,既是为了刺激彭少根,也是变向让彭少根向人们传递楚、江不和的消息。只是不清楚,如果江霞知道了自己的说辞,会作何感想?

    “叮呤呤”,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打断了楚天齐思绪。

    扫了眼屏幕,楚天齐迟疑一下,按下接听键。

    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声音:“楚市长,我是杨永亮,市长通知,明天上午九点,召开政府专题会。”

    “什么内容?”楚天齐问。

    “市长没说。”说完,杨永亮又补充了一句,“好像是投资商被打的事。”

    “知道了。”楚天齐挂断电话,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心道:王永新又要玩什么花样?恐怕不只是因为投资商被打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