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抓到重要嫌疑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辛长龙已经观察了这里好久,但屋子陌生,环境也陌生,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这不禁让辛长龙怀疑,怀疑自己是在梦中。

    可是双手明明戴着手铐,脚上也戴着脚镣,挣也挣不脱,左胳膊又缠着厚厚的纱布,纱布下的伤口也还在不时做疼。这一切又是那么真实,真实的根本就不是梦。

    之所以怀疑自己在做梦,是辛长龙到现在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被那个人制住?又怎么会被带到这里?

    辛长龙记得,从十一号那天开始,手下人多次报告,有一个人在晚间冒充自己,出现在苍南县城街头。每次那人都自称是“龙头”,而且左胳膊纹着大头蛇,手里也拿着一条鞭子,而且大言不惭要打服苍南县所有江湖中人。他明白,对方多次以“龙头”身份出现,就是在给自己找事,想要败坏自己的名声,让自己得罪所有苍南县江湖人,逼着自己现身。

    虽然意识到对方这是卑劣的激将法,但辛长龙却不得不应战。否则,为之倾注的大量心血都会付之东流,多年打拼出的局面也会不复存在。即使有些人明白这是栽赃陷害,却也会牵怒于自己,让自己不但在苍南县无法立足,就是整个河西江湖也会容不下自己。

    为了荣誉,为了自己的江湖地位,辛长龙不惜一战。因此他才在昨晚让人给对方下了战书,约对方到鸡冠山一战。

    既然不得不应战,那就必须有所准备。于是辛长龙不但派人在暗中监视那个假“龙头”,而且在鸡冠山也提前布下了埋伏。

    当听到手下报告对方一人前来时,辛长龙很是惊讶,惊讶对方没有带帮手,怀疑对方的帮手可能还在暗处。

    在自己那个替身和对方交手的时候,辛长龙再次得到汇报,那人确实是一人前来。他不禁佩服对方有胆量,同时也对对方的狂傲很是不屑。他一直奉行“笑到最后才是英雄”,逞一时之勇,只配做匹夫。

    虽然不屑于对方,但辛长龙并未放弃对对方的警惕,不但随时关注对方有无帮手出现,而且让自己的替身一直在和对方纠缠。眼看着替身战败,他也没有贸然出现,而是待对方狂傲离去时,才在暗处突施冷手,击倒对方。又等了十多分钟,直到自认“暗器”袭击已经奏效时,他才结伴从暗处走出。

    不曾想,千算万算还是遭了暗算,对方竟然是假装中刀倒地。眨眼间,对方击退身旁众人,也给自己补上一刀,并迅速出手制住了自己。直到现在,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受制于人?按说就是自己掉了整条胳膊,也仍然有还击之力的。更让他不明白的是,自己被对方制住不久,就昏迷了过去,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这里。当时自己在暗处埋伏了那么多人,都是干什么吃的?是没有出手,还是对方援兵到了?

    刚才辛长龙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这里,而且是被镣铐锁住了手脚,那时面前曾出现一个人,那人自称刚刚和自己打斗过。但那时的对方已经换了服装,也露出了本来面目,并自称叫高强。只不过好像比打斗时低了一些,口音似乎也略有不同,辛长龙甚至怀疑前后两人并非一人。怀疑也仅是怀疑,即使换了另一个人,但自己被抓的事实并未有丝毫改变。不过,他仍然想知道,到底是谁抓住了自己,自己真是被那个高强抓的?

    ……

    许源县公安局长办公室。

    楚天齐刚在办公桌后坐定,常务副局长曲刚就来了。

    曲刚是带着任务来的,自己给自己定的任务,一是探探楚天齐口风,看能否消除对方对自己的误会。二是张天彪等人都对高强抓到嫌疑人一事有疑惑,曲刚也有这个想法,他想侧面了解一下,是否楚天齐才是抓到嫌疑人的关键所在?也顺便判断一下楚、高的关系。

    曲刚进门就说:“局长,刚才上楼看到你的背影,我还以为看错了,这果然是你呀。你这休假可还差好多天呢。”

    “也没差多少,我是九号递的假条,到今天正好十天。再加上六、七、八号三天,也将近两周了。”楚天齐说着,用手一指对面椅子,“坐下说。”

    曲刚坐到椅子上,说道:“局长,刚才张天彪汇报,刑警队抓到了一个假药案重要嫌疑人,是高强抓到的。”

    “是吗?这是好事呀,什么时候的事?”楚天齐漫不经心的说。

    “刚抓到时间不长,也才带回来一个多小时。”曲刚看似无意的说,“看来还是局长有福气,刚一回来,我们就抓到了嫌疑人。”

    楚天齐抬起头来,笑着道:“老曲,我怎么听着你话里有话,好像我跟嫌疑人有什么瓜葛似的。不会是你也要向上级建议,让停我的职吧?”

    “哪能呢?局长说笑了。”曲刚脸一红,但心中却暗喜。他从楚天齐最后那句“你也要”中,听出了一层意思,对方并不怀疑是自己做了手脚,不怀疑是自己告了黑状。

    从张天彪提出让楚天齐公务回避那天起,曲刚就有担心,担心楚天齐把这笔帐记到自己头上。尤其县里紧跟着提出让楚天齐回避,在今天更是直接召开会议,研究对楚天齐停职的问题。虽然关于楚天齐停职的动议流*产了,但人们知道,县里两次研究对楚天齐采取措施,县长牛斌都是主要推动者。人们还知道,自己是牛斌的人,张天彪是自己的人,自己还可能是楚天齐倒台的最大受益者,因此自己难免成为倒楚事件中最大的嫌疑人。曲刚因此而郁闷不已,却又无法解释,便更加郁闷。

    现在对方用调侃的口吻,向曲刚传递了“信任”两字,曲刚怎能不高兴,怎能不心情舒畅?他马上从烟盒里取出两支香烟,给对方递过去一支并点着火,然后自己才点上了另一支。

    “老曲,你这无事献殷勤,莫非让我说中了?值得怀疑。”楚天齐吸了一口烟,看着对方道。

    曲刚也一笑:“局长,你真会说笑。”他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却在想:你这好几天连着休假,这刚一回单位,高强就抓到了重要嫌疑人,才值得怀疑。但他自然不能这么问,而是委婉的说,“高强真是个人才,一出手就能抓到嫌疑人。”

    “是呀,还是你有眼光,推荐高强到重要岗位。”楚天齐附合道。

    本来想套对方的话,不曾想却被对方把话题引到了自己身上,曲刚顿觉不好意思。刚才对方已经表示对自己信任,第一个任务就算完成了。至于对方究竟和高强有没有某种联系,嫌疑人是不是为楚天齐所抓,这只能是以后慢慢了解。总之,只要对方不怀疑是自己背后捅了刀子,自己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了。于是忙引开了话题:“局长,我是来请你去监听审讯的。”

    楚天齐一笑:“合适吗?我可是被要求回避的。”

    “合适,当然合适。本来就是吹毛求疵,无中生有。”曲刚在说起此话时,理直气壮。他可是听说了,市局常务副局长周子凯今天亲自喊停了许源县政府对楚天齐停职的决定。这意味着什么?市局周局那可是做过多年纪检工作,做事非常严谨,既然专门给牛斌打这样的电话,那就意味着市局不让楚天齐“休息”了。为什么不让继续“休息”?这个道理太浅显了,那就是让楚天齐“休息”的理由马上会不存在了。

    “好吧,既然曲局给我这个机会,那我就谢过了,恭敬不如从命。”说着,楚天齐站起身,向外走去。

    曲刚跟着出了办公室。

    ……

    辛长龙想了好长时间,也没弄明白到底是谁抓的自己。当时在看到那个假“龙头”的时候,对方正躺在地上,而且帽子又遮住了多半边脸,说不定对方还进行了一定的化妆。所以,他也只看到对方脸上的那把飞刀。甚至还没看清飞刀是叼着的时候,对方已经先扔“暗器”,后甩飞刀了。刹那间,自己便左臂中刀,紧跟着就被对方扼住了咽喉,然后又什么也不记得了。等到自己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这里,看到的是那个自称姓高的人。

    对了,辛长龙猛的想起来,在自己失去意识前,那个人专门撕开自己的衣服,看了那个带血的蛇头,对方分明就是为自己而来。

    “哗啦”一声响动,铁门被打开,两个人走了进来。看到这两人的着装,辛长龙才意识到,自己是被条子抓住了,不禁暗道一声“完了”。

    两名警察什么也不说,给辛长龙眼上戴了一个眼罩,架着对方向外就走。

    辛长龙心灰意冷,但仍存在一丝侥幸,他没有任何挣扎,被二人架着,出了屋子。

    走了一小段路,辛长龙被要求停住了脚步,眼罩随之被取下,进入眼帘的是一个门牌,上面依稀是“审讯室”三个字。正这时,那两名警察推开屋门,把他也推了进去。

    来在屋子里,透过中间的铁栅栏,辛长龙看到,对面坐着三个穿警服的人。

    忽然,辛长龙感觉有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睛看着自己,便抬头看去。目光所及,那是一个监控摄像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