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百六十六章 神秘拉闸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时间过的很快,八月份就剩一天了,但好多事情还是没有眉目。

    午休起床后,楚天齐便一直留在办公室,他要专门等仇志慷的电话,其实从今天早上他就在等。

    直到现在,副局长张天彪、刑警队长柯晓明还在请病假,没有归队上班,曲刚这几天又到市里开会。因此何喜发被打一案虽已过去一个月,但调查还停留在案件初发后的阶段,没有什么进展,至于此案中关键人员岳江河的去向,更是一无所获。

    对此,楚天齐很是着急,除了让曲刚督促外,也在想着各种办法。其中一个办法,就是让看守所新任所长仇志慷也调查此事。

    其实仇志慷自从到看守所任职后,就一直在调查着此案。不过,案发时的关键证据和证人欠缺,又没有发现新证据,所以尽管没少下辛苦,却一直没找到什么新线索。尤其做为最大嫌疑人的岳江河,父母去世早,没有兄弟姐妹,在许源县再没有其他亲人,平时和别人交流又少,对他的调查也没有什么发现。但仇志慷不信这个邪,誓言“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到蛛丝马迹”。

    功夫不负有心人。前天早上,仇志慷报告,据岳江河母亲老家一个五保户讲,岳江河有一个三姨在雁云市区。只是这个女人很小的时候就被嫁了出去,平时好像也没什么走动,五保户只知道这个女人的名字叫王玉英,具体住在雁云市哪里并不清楚。

    虽然这个消息还很模糊,但楚天齐听到这个消息也很高兴,指示仇志慷亲自去调查,仇志慷带了两个信的过的弟兄去了雁云市。

    前天下午四点多,仇志慷打来电话,他们已到雁云市,正在请当地公安协助查找这个王玉英。之后,仇志慷又来了几次电话,但都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人。

    这个王玉英在不在雁云市?有没有岳江河的消息?如果今天找不到这个女人,是否要撤回来?楚天齐在大脑中思考着这些问题。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老仇,说。”

    仇志慷的声音传来:“局长,那个王玉英找到了。”

    “是吗?有收获吗?具体说说。”楚天齐忙问。

    “有,有收获。”仇志慷语气中难掩兴奋,“王玉英家住在雁云市郊区,离市区大约二十多公里,就在‘河西二监’西边五公里,我们是中午时候赶到她家的。当王玉英听说我们在找岳江河时,矢口否认她这个外甥来过。但我发现她的神色很不自然,说话也吞吞吐吐。后来我就大致说了岳江河的事,给她做思想工作。终于这个女人承认岳江河来过。

    怪不得这个女人一开始不说,原来岳江河曾对他这个三姨交待,说他奉命在执行任务,可能会有不法分子冒充警察打听他的下落,要他这个三姨坚决不承认他来过。王玉英把我们当成了不法分子,而且她这个外甥逢年过节总看望她,她认为这个外甥懂事、有良心,对岳江河很是信的过。

    王玉英说岳江河是在八月一日晚上到的家里,在吃过饭后,就以工作忙为由走了。她没见到岳江河骑摩托,说岳江河是打车来的,还说岳江河给了她二百块钱,把一个装衣服的小箱子留在了家里。当我们打开那个拉杆箱的时候,在里面发现了一件东西,一个录相存储器硬盘。”

    楚天齐一听很高兴,插话道:“存储器硬盘?是那个丢失的九号硬盘吗?有什么发现?”

    “硬盘型号和监控室现有型号一样,应该是。不过为了保密,也暂时不方便找到录相播放设备,我们没有看上面的内容,正在往回赶。”仇志慷补充道,“估计晚上十点多就能回去。”

    “好,我等你们,路上注意安全。”嘱咐完毕,楚天齐挂断了电话。

    想了想,楚天齐拨通了曲刚的手机,电话通着,但没人接,便先放下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曲刚电话回拨过来。

    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老曲,开完了吗?……正开着,一会儿就完?……会议结束就往回赶?好。……何喜发被打案有进展,回来再说。……我等你。”

    ……

    晚上十一点,许源县公安局案情分析室。

    房间弥漫着浓重的方便面味,废纸篓里扔着好几个空的方便面桶、榨菜袋、火腿包装屑。

    屋子里,楚天齐、曲刚、仇志慷、周仝等人在座,另外还有两名着装警察和两名便衣在场,着装警察是刑警队两名副队长,便衣是和仇志慷一同出差归来的警察。

    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着画面,画面一共有五幅,其中四幅都有时间显示,但却没有声音,画面也是黑白的,另外一个画面是全黑的。众人都在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视屏幕,看着这些黑白画面,画面内容都来自仇志慷带回的硬盘。

    “停。”楚天齐手指屏幕,“看四号。”

    周仝在遥控器上按了一下,整个电视屏幕变成了一个画面,然后继续播放着。

    画面中*出现了一面墙,墙上有一个铁箱子,箱子外面有雷电标识,还有四个字,字的内容是“有电危险”。一个人影出现在画面一角,并向铁皮箱走去,这个人影戴着帽子。

    众人目光盯在画面中那个人身上,随那个人的移动而移动。

    人影已经来到铁皮箱外,然后转头向四外看去。

    画面静止下来,同时人影头像被放大了。

    众人看到,画面中的这个人戴着大口罩,口罩不但掩住了嘴,还遮住了鼻子。帽子是和衣服一体的,帽子上还有帽檐,软的帽檐在前额垂下,挡住了额头,就连眼睛也看不到了。这是由于监控摄像机角度的原因,也不排除那人故意这么做,才造成了眼睛被挡的假象,才让那个人的整张脸似乎都在被包裹中,但那个人一定能看清周围事物的。

    周仝按了遥控器,画面又动了起来。

    人影把头转向那个铁皮箱,然后抬起右手,打开了铁箱子的门。他的右手伸到铁箱子里,先停了一小会儿,然后又做了一个上下移动的小幅度动作,紧跟着把右手拿出,关上了箱子的门。人影四顾了一下,离开了画面范围。又过了一会儿,岳江河出现在画面中,并到铁皮箱那里打开看了看,然后匆匆离去,不多时画面结束了。

    “看一号。”仇志慷说道。

    周仝按下遥控器,换了一个画面,先是快进,然后正常播放。

    一号画面看过之后,接着又看了二、五号画面,最终画面静止在人影打开铁箱子的瞬间。

    和楚天齐低语几句后,曲刚把头转向仇志慷:“仇所长,你来说一下。”

    仇志慷点头回答:“是。这个硬盘录像是在岳江河行李箱中发现的,从录像内容看,正是在七月三十日丢失的看守所九号硬盘。硬盘录像上的时间是连贯的,这表明硬盘没有被进行过剪辑处理,是原始完整录像,但三号画面缺失。我现在掌握的情况是,三号画面对应的摄像头是七月二十九日下午六点二十九分停止工作的,但直到七月三十日上午十一点三十六分才恢复工作,相关日志记录是摄像头损坏,然后*进行了更换。

    刚才录像显示,七月三十日凌晨三*点零九分十二秒,人影进入四号画面,我们暂且称他为嫌疑人。嫌疑人戴着帽子、口罩,遮住了脸上所有五官,而且他双手都戴有手套,显然是故意为之。十分五十三秒嫌疑人到了电闸箱那里,十一分零一秒嫌疑人打开电闸箱,十一分零八秒,嫌疑人离去。十八分五十七秒,岳江河进入四号画面,并查看了电闸箱里面,二十分零六秒离开。从其它画面可知,岳江河是返回到了楼里。

    在之前掌握的情况是,监控室所在区域的录像机硬盘曾经有大约十八分钟没有影像。其中三号硬盘的二号画面,是在十二分零六秒不工作的。平时,这个画面对应的时间,比电闸箱处摄像头对应时间快五十九秒。减去这个相差的五十九秒,那就表明正好由于拉闸停电,并且可持续电源又没有启动,这个监控头才不工作。

    在岳江河的行李箱发现了九号硬盘,那就坐实了岳江河偷走硬盘的嫌疑。从拉闸停电开始,到岳江河来到电闸箱前,这期间有七分多钟时间差。这和张如玉所言中,岳江河在停电后所做那些事的时间也较吻合。九号硬盘录像机的时间定格在凌晨三*点三十三分十一秒,和岳江河返回楼里时间有十三分时间差。这个时间差,岳江河完全可以等张如玉昏迷,并拆下九号硬盘,同时弄开三号硬盘电源线。

    从画面的这些时间点,以及岳江河和拉闸停电人做的这些事,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岳江河和此人都是何喜发被打一案的重要嫌疑人。虽然现在看到了嫌疑人停电时的影像,但由于九号硬盘中三号画面对应的摄像头在此期间不工作,嫌疑人的去向不得而知。而且这个嫌疑人武装的太严,也没留下任何指纹,现在还不好断定此人的身份。”说到这里,仇志慷停了下来。

    楚天齐环视众人一眼:“录相大家已经看了,我也认可仇所长的分析,那么此案中的另一重要嫌疑人,那个神秘拉闸人是谁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