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百六十五章 恶有恶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正坐在办公室想事情,手机响了。拿起手机一看,是雷鹏的号码,楚天齐赶快按下了接听键:“哥们,不忙啦?”

    雷鹏嬉笑的声音传来:“不忙,我一个小副科有什么忙的?我又不是副处级一把手。”

    “去你的。”楚天齐斥道,“少拿我开涮。”

    “大局长,我这说的是实话呀。自从你荣升以后,回来看过哥们一回吗?就是电话也没打几个,而且通话还没几句,就打官腔‘我这来人了’。”雷鹏笑着道,“现在有时间吗?要是有的话,我就汇报一件事,要是没有的话,那就算了。”

    “有话快说,我这忙着呢。”楚天齐催促着。

    雷鹏调侃的声音传来:“又是这个托辞,好,你忙,那我就抓紧汇报。大局长,刘大智被抓了。”

    楚天齐略有惊异:“哦,刘大智被抓?什么时候的事?”

    “你那么忙,还是算了,等你哪天不忙的时候,我再详细汇报。”雷鹏调起了对方胃口。

    “少啰嗦,赶紧说。”楚天齐再次催促。

    “官不大,僚倒不小。”雷鹏“嗤笑”一声,“好,我说。是这么回事。昨天刘大智在省里参加一个报告会,他还有大会发言。就在大会开始前,进来两个身穿制服的人,要他跟着走一趟。看到对方证件是省纪委,他当时就吓懵了,忙套近乎问对方是什么事。结果纪委人员告诉他,‘这次让你来干什么,自己不清楚?你以前的同事举报了你’。你猜他怎么回答?”

    楚天齐说:“我怎么知道?他应该不是矢口否认,就是态度诚恳的认错呗。”

    雷鹏马上否认:“错,大错特错。当时,刘大智先是一楞,然后马上说‘我知道抄袭别人论文不对,我马上改,马上去认错,请你们放了我吧,我以后再不干这事了’。纪委人员很疑惑,就接着问‘抄袭论文,怎么回事?’刘大智马上痛哭流涕的说‘我在报上发表的论文,是我在做县委书记秘书的时候,偷偷抄袭楚天齐的,然后换上了我的名字。’”

    楚天齐心中暗道:果然是那小子。但他马上又打断了对方:“等等,我怎么听着驴头不对马嘴,这么乱呢?”

    “我刚听说的时候,也觉得乱,等到一听解释就明白了。”雷鹏娓娓道来,“是这么回事,这次刘大智去参加的会议是全省农业发展经验交流会。他之所以被指名发言,主要就是他以前在省报上发表过一篇农业文章,在今年的时候被主管省领导看到了。省领导看到后评价很高,指示让作者结合实践谈一谈经验。所以在纪委人员说出‘这次让你来干什么,自己不清楚’这句话时,他自然就想到了发言的事。尤其再结合‘以前同事’四个字,他就认为是你因为论文的事告了他。没想到他还抄过你论文,怎么没听你说过?”

    当时楚天齐论文上报纸的事,是欧阳玉娜让宁俊琦问楚天齐的,并质疑是不是楚天齐自己发的。楚天齐当然没有发,但也奇怪是谁发了这篇与自己稿子有一多半内容雷同的文章。后来他通过笔名,猜到了刘大智,也诈出了答案。但这件事,楚天齐没向更多的人提起,所以雷鹏并不知道。

    听雷鹏这么一问,楚天齐忙道:“当时只是怀疑刘大智,但我没有证据。那篇稿子我并没准备发,所以对于被抄袭一事也没放在心上,就没和你说。”说着,他话题一转,“那么纪委人员怎么说?”

    “纪委人员一听,马上说‘还有这事?又是一条罪证’。结果你那个奇葩的前同事,也知道闹了乌龙,又慌忙改口‘论文是我自己写的,我没抄楚天齐的’。在纪委人员带他出去的时候,他还大嚷着这句话,开会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也知道了有楚天齐这么一个人。”雷鹏声音变得的神秘兮兮,“哥们,我听说主管省领导也知道了这件事,你出名了。县里人都说你要走好运,说不准很快省领导就会提拔你的。”

    尽管心里挺美,楚天齐还是无所谓的说:“怎么可能?不就是一篇稿子吗?再说了,我并不想让纪委人员听到我的名字。”说着,他话题一转,“哥们,你光埋怨我不去找你,你也没来看我呀。你不是说你不忙吗?”

    “过几天真可能去找你,等着吧。”说到这里,雷鹏忽然道,“不说了,俞头儿电话来了。”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放下手机,楚天齐笑了,看来那句话说的好“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这个刘大智终于被抓了。

    对于刘大智这个人,楚天齐鄙视的很,鄙视这个家伙见风使舵、两面三刀。尤其刘大智主动抱上新县委书记大*腿,急不可耐的充当了否定赵中直的急先锋,更让楚天齐对刘大智这个人厌恶之极。

    随着赵中直的调离,赵系人马立刻成了一盘散沙,有的人变得行*事低调、明哲保身,有的人迅速寻找新的阵营,还有的人直接做了新县委书记柯兴旺的马前卒。对于大多数人的做法,楚天齐都表示理解,但最让他不能接受的,就是刘大智的反戈一击。他刘大智可是赵中直的秘书呀,竟然做出了背主求荣的事,楚天齐甚至认为,这样的人还能是人吗?现在好了,报应来了。

    忽然,楚天齐想到了一个问题:究竟会是谁举报的刘大智呢?

    “以前同事,以前同事……莫非是他?”楚天齐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以前曾经是原玉赤县县长艾钟强的秘书,现在“河西二监”服刑,这个人就是任跃祥。

    为什么会想到任跃祥?这是有原因的。

    今年五一的时候,楚天齐到“河西二监”探望了正在那里服刑的魏龙。后来在周仝同学周科长的陪同下,他参加了整个监区。当楚天齐参观到罪犯住宿区的时候,与在那里服刑的任跃祥不期而遇。应任跃祥要求,楚天齐和对方在狱警办公室进行了简单交谈。

    在交谈过程中,任跃祥一副玩世不恭、怨气深重的口吻,把他自己堕落、犯罪的原因,全归结到亲二舅魏龙身上。任跃祥还特意问到了刘大智,提醒楚天齐多提防这个人。楚天齐注意到,在提到刘大智时,任跃祥神情忽然变得很狰狞,犹其听说刘大智做了青牛峪乡乡长的时候,表情更加复杂。

    当任跃祥被狱警带离的时候,曾经和楚天齐讲过,“楚乡长,你是个正人君子,还是离刘大智远点吧,他早晚会倒霉的。”

    当时楚天齐就曾经思考过任跃祥这句话,但并不清楚对方是随便一说,亦或是意有所指。那一段时间,楚天齐还曾经特意关注了一段时间,但期间并没听到刘大智被调查的消息,他也就不再关注了。

    没想到这都过去了三个多月,刘大智才被纪委找上门,只是不知道这事和任跃祥有没有关系,是不是任跃祥举报的,但这个可能性非常大。

    尽管还不清楚刘大智摊上了什么事,也不确定是否是被任跃祥举报。但楚天齐知道,就冲刘大智的人品,就冲刘大智做事的不择手段,肯定有事,而且可能还是大事。那么刘大智必定要为此承担应得的后果,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真应了那句话:恶有恶报。

    想到这个“恶”字,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两道恶狠狠的目光,楚天齐不禁心中一凛。虽然没有看见那两道目光,但楚天齐在从“河西二监”出来的时候,切实感受到那两道目光就在背后,而且在返回的火车上还曾经梦到过。这段时间,在自己身上没有出现不好的事,楚天齐也就暂时抛开了顾虑,没想到现在那凶狠的目光又出现在脑海里。

    楚天齐并不迷信,但他却很相信自己的预感,而且之前有几次不好预感全都应验了。其实有些预感也不是无中生有,是人在日常经历中的一种潜意识,只不过往往在事前不能准确认定,而在事后才恍然大悟而已。就拿刘大智被抓这事来说,楚天齐就有预感,尤其和任跃祥那次不期而遇后,他的这种预感更强烈。果然,自己的预感被证实了。

    对于别人的事情,当预感被证实时,会是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但如果事情临到自己头上,那就不能只是发出“原来如此”的感叹,而必须要切实面对和解决了。看来这两道凶狠的目光,应该好好分析一下,应该重视起来了,否则到时就会措手不及,还可能为其所伤。

    既然那两道目光是来自监狱,那很可能是有人在暗处看到了自己,而自己并没有发现。监狱里共有三类人:武警、警察和罪犯。监狱里的武警和警察,自己以前没接触过,不应该会用那样的目光注视自己,那两道凶狠而且仇恨的目光就只能来自罪犯了。监狱里的罪犯来自全国各地,以前的职业也多种多样,究竟是自己得罪的哪类人看到自己了?他或他们要对自己干什么呢?楚天齐开动脑细胞,搜寻着可能的答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