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看不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十月十五日,成康市委七楼第三会议室。

    上午九时,市委常委会在这里召开,十名市委常委全部参加,会议由市委书记薛涛主持。

    在十点半的时候,所有既定议程结束。

    按照惯例,薛涛问:“谁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以往这种时候,人们一般都会选择沉默,或是用“没有”二字回应,然后就是等着书记宣布“散会”。今天好几人也是一样,已经合上笔记本,就等着薛涛说“散会”了。

    “书记,有一件事,我想提提。”有人说了话。

    众人都把目光投向发声处,说话之人原来是市委副书记、市长王永新。

    薛涛示意了一下:“说吧,老王。”

    王永新扫视一眼众人,清了清了嗓子,开始说话:“在市委大力支持下,在市政府各位同仁共同努力下,成康市各项工作都取得了长足进步和发展,有个别方面甚至已经完成了全年任务。但在可喜成绩背后,也存在一些不足,甚至个别问题比较严重。在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招商工作了。

    从现在来看,今年的招商任务完成的不错,但这主要是城建招商占了大头,其它招商则少的可怜,而且城建招商也是彭市长和楚市长共同努力的结果。招商局在其中所作工作有限,甚至还起了反作用,不但延缓了招商进度,还险些酿成成不可逆转的错误。

    招商不得力的原因固然很多,但主要领导不作为甚至胡作为是主要因素,前后两任局长一人严重违纪被抓,一人工作不力被免。但重要科局一把手长期缺位,很不利于工作开展,更有碍招商大业。因此,及时让合适的人到合适的位置,是当务之急。”说到这里,王永新停了下来。

    “老王,你提的确实是个事,上次局长缺位时,你说人选还有待考察,现在考察了没有?”薛涛问道。

    “书记,考察干部是党委的事,是组织部职权范围。”王永新把球踢了回去。

    组长部长接了话:“上次书记和市长言说‘等等’,组织部就没有开展相关工作。”

    薛涛“哦”了一声:“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不过既然王市长提出这个议题了,咱们就议一议,看看谁有合适的人选。”

    “书记,要不让老彭说说,他毕竟是主管副市长,看的要更全面,也更专业。”王永新道。

    “好,那就老彭说说。”薛涛说着,看向彭少根。

    看着薛、王二人的一唱一和,好几人意识到,两人怕是在演双簧,肯定是早有商量,那么彭少根很可能就是他们的代言人。想到这里,人们也不禁疑惑,他们仨怎么能凑到一堆?按说他们是不同派系头领,很少有这么同步的,到底是为什么。随即人们给出答案:利益,利益可以化解一切。

    “招商工作不得力,我作为主管领导,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幸好一俊遮百丑,城建招商成果显著,才算补足了招商任务。但存在问题不能不重视,不能不警醒,不能不深思。这些天,我认真回顾和反思了过往种种,尤其深刻剖析了前两任局长作法,我觉得一把手不称职是最主要原因,正应了那句话‘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说到这里,彭少根停了下来。

    “是呀,老彭说的对,一个集体没有好带头人,工作是搞不好的。”王永新补充着,“老彭把你心中理想人选提出来,大家议一议。”

    彭少根接着说:“经过对前两人分析,我认为有三方面原因,导致了招商工作被动与频频失误:一、前两人党性不强,集体观念淡薄,在单位飞扬跋扈,总把个人决定凌驾于集体意志之上;二、任人唯亲,大搞团团伙伙,把局集体变成了家天下,致使局里工作风气大坏;三、不专业,外行管内行,瞎指挥。

    哎,前两任出现这些问题,我作为主管副市长,确实有失察之责,认识也不够。当时主要考虑要给职能部门一定职权,结果就疏忽了强制管理。痛定思痛,我决定,不管工作再忙,都要对相关职能部门多管,要对容易出事的环节严管,再不能做甩手掌柜了。”

    “老彭,不要过于苛责。你的工作任务那么多,那么繁重,不可能所有事都亲力亲为的。”王永新“呵呵”一笑,“还是要多倚重于局班子成员,让他们多动手、多动脑,你主要指挥全局就可以了,否则就是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

    彭少根继续说:“对于前两任局长存在的三个方面问题,我计划用以下办法进行纠正:一、用制度管人,制定并实施规范的制度,严格按制度要求开展工作;二、加强组织纪律学习,把单位升职、评先制度化、条例化,确定公平、公开、公正的竞争环境,让不正之风失去生存土壤;三、专业人做专业事,隔行如隔山,这应该是局一把手的首选条件。

    说到专业人做专业事,不能仅仅做为一个口号,也不能只看皮毛,要严格落到实处,要真正的专业,而不应是似而非。以往的时候,我们对招商工作有一个认识误区,认为口才好、会交际就能搞好招商,甚至认为长的漂亮,气质形象好,更是做好招商的首要条件。其实不然,固然容貌好、口才佳、交际广能为招商助力,但首要条件应该是专业,招商工作本就是很专业的事。

    招商工作究竟如何算是专业,我也说不好,就不在人前献丑了,但我可以举例认证。我觉得,应该首先是招商专业毕业,或是从事实际招商工作五年以上,深谙招商规律,并能熟练运用招商技巧的人。而不是门外汉来管,更不是相类似专业或行业的人来管……”

    “老彭,你这标准有些问题吧?没有一个人天生什么都会,都是后天学的,而且领导艺术是相通的,重要的是调动集体所有人智慧去做。尤其那些相关工作岗位的领导,完全可以充实到这个岗位上去。”王永新忽然插了话。

    对于王永新的插话,当事人彭少根不惊奇,反倒是其他人产生了疑问:两人好像意见不统一,这是为什么,是先前判断错误,还是中途出了岔头?

    “我赞同王市长的大部分意见,的确好多人都是通过后天学习掌握了某项技能或技巧,拥有了相关专业知识。就比如我们在座这些人,哪个不是经过了好多岗位,甚至很多专业?这也是我赞同王市长大部分意见的原因所在。”说到这里,彭少根话题一转,“我之所以另有小部分不认同,主要是这次的招商局长确定,有其特殊性。前两任就因为不专业栽了跟头,难道我们还要继续栽跟头吗?”

    “老彭,你这好像太偏激了点吧?”王永新再次插了话。

    “并非偏激,而是教训历历在目,不专业实在害人,尤其半专业更害人。那二人都是半专业典型,一个做接待出身,一个搞旅游出身。结果一个把接待当中的个别暗箱操作用上了,还越走越偏,导致因腐败倒台;另一个则把旅游中的游山玩水用的纯熟,为了满足玩和看,甚至还对拟竞争企业提出过分要求,致使企业被迫知难而退。”彭少根道,“这就是半专业领导的危害,既害了集体,也害了组织,还害了他个人。如果把这两人放到自己的专业,放到合适岗位,可能会发生更积极的作用。”

    王永新提出反驳:“老彭,固然不专业和半专业害人,但专业人犯错亦不再少数,你不能以偏概全。”

    “市长说的对,也许我真存在以偏概全,但在招商局长这件事上,可不能一块石头再绊倒三次了。即使矫枉过正,也比继续犯错好很多,省的害人害己。”彭少根不紧不慢的说,“有的人的确不错,也和招商工作有类似之处,而且在现有岗位干的有声有色,比如旅游局现任常务副局长焦艳*丽,但如果要是把她放到招商局长位置上,那就是害了她。”

    听到这里,人们才得出一个结论:在招商局长这事上,王永新、彭少根根本就未达成默契;彭少根拿出举反例的焦艳*丽,正是王永新相中的人,而且也是招商局长最热门人选,近期都传已经小范围通过了。但人们又不禁疑问:那为什么开始时,王永新却主张让彭少根讲出理想人选呢?

    “因此最好是从招商专业中选人。”彭少根又强调了自己的观点。

    “哼,说了半天,你是中意那个郝老蔫吧?就他一锥子扎不出两个……”王永新终于没有大厅广众说出那个“屁”字来。

    “两任局长出事,他能洁身自好,这已经能证明他的人品,这是很重要的为官之本。”彭少根针锋相对。

    “当官人品首先要正,若能专业人做专业事,更佳。”楚天齐插了话。

    他怎么也掺和进来了?众人极为不解:不是说彭、楚斗的挺厉害吗?看不懂,真的看不懂。

    屋子里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薛涛轻声道:“老王,你看有必要表决吗?”

    “表决个……”再次忍住那个“屁”字,王永新改了口,“还是让组织部专业人做专业事吧。”

    “再议,招商局维持现状。散会。”说完,薛涛站起身,向外走去。

    王永新则瞪了那二人一眼,气咻咻跟了出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