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那小子果然有问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新的一周已经过去三天,离王永新约定的日期,只有一周了。除了上周日晚上曲刚和高峰送来的找到车辆消息,再没有其它的新进展。但楚天齐知道,曲刚肯定在夜以继日的工作着,说不准正在突破的路上,说不准离着找到结果已经不远了。经过两年的合作,加之对曲刚这一年多主持许源县局工作的了解,楚天齐对曲刚很有信心,非常信任曲刚的能力。当然,有些事情最终未必理想,也未必就是能力所能决定,往往还需要一些运气,但这与信任并不矛盾。

    早上一上班,楚天齐并没有过多考虑破案的事,而是在电脑上完善着一些材料。

    “笃笃”,敲门声响起。

    紧跟着,秘书李子藤走进屋子。

    来在办公桌前,李子藤汇报:“市长,昊方地产项目经理曹阳想要见您。”

    楚天齐抬起头来,说:“他来了吗?让他现在来吧,我正好有一小会儿时间。”

    “好的。”答应一声,李子藤走出了屋子。

    很快,曹阳走近屋子。

    看着对方左额头那条醒目的疤痕,楚天齐关心道:“曹经理,身体恢复的怎么样,没问题吧?”

    “没问题,别看我瘦,身体素质一直不错。”注意到对方的眼神,曹阳又补充道,“脑门这道疤,不容易褪了,即使再过几年,肯定也和旁边颜色不一样。不过无所谓,反正现在也有媳妇,两个孩子也都那么大了。”

    楚天齐“哈哈”一笑,示意着:“这就好,请坐。”

    说了声“谢谢”,曹阳坐到沙发上。

    “曹经理,有什么事吗?”楚天齐问。

    “我来主要是表示感谢,感谢楚市长对我受伤期间的慰问,也感谢楚市长对项目的支持。”曹阳说,“另外,我也问一下案子进展,主要是公司追问的紧。”

    “公安局正在加紧办案,已经有了很大突破,我相信彻底破案也指日可待。”楚天齐道,“前几天,公安局局长换成了曲局长,曲局长是一个有着二十多年警龄的老刑警,破案很有一套。案子刚刚取得的进展,就是在他到任以后的事。”

    “我也听说了,那就好。”曹阳很是欣喜。

    一问一答着,两人交流了有十多分钟,曹阳便告辞了。

    在曹阳离去时,楚天齐与对方握手道别,并表示“有困难随时来找,为企业排忧解难是政府的职责”。

    面对主管副市长这样的表态,曹阳自是受宠若惊,再次连连道谢,并说着“请留步”。

    坚持着把对方送到门外,楚天齐才与对方挥手告别。

    楚天齐知道,对方这是礼节性的拜会,但他却给予了对方极大的礼遇。这既是对曹阳受伤的一种礼貌,更是对昊扬地产王昊的一种尊重,虽然这种尊重不能为外人道,但楚、王双方都能感受到对方的诚意。

    关上屋门,楚天齐没有直接回到座位,而是信步踱到窗前。

    忽然,楚天齐目光怔住了,定定的盯着楼下的一个人。那是一个穿着休闲西服的男人,男人背对着楚天齐的方向,看样子正在抽烟。男人左手在身上一摸,一部手机到了手中,然后捂到耳朵上。

    怎么背影那么熟,接电话的动作也似曾相识,会是谁呢?就在楚天齐纳闷的时候,那人忽然扔到手中烟头,收起手机,快步跑到副驾驶位,打开了车门。男子无意中回头,向高处看了一眼。

    是他?就是他。楚天齐看到那人的模样,忽然想起一个人来,不由得一阵激动。他收回目光,稳了稳心神,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也想起了那天的疑惑。

    再次看向楼下,才发现另一个人影上了副驾驶位,那人刚关好车门,迅速跑到另一面,钻进了车里。随即汽车启动,缓缓驶出了政府大院。

    回到椅子旁坐下,又理了一下思绪,楚天齐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很快,手机里传来一个声音:“市长,有什么指示。”

    “曲局长,不是指示,是提供线索,你说话方便吗?”在得到对方肯定回复后,楚天齐压低了声音,“老曲,有这么一个情况,那天我在省城……”

    ……

    下午,楚天齐一上班,就去了昊方、鲲鹏、大亚三家公司开发的项目。他不是自己去,而是带了城建局好多下属,陪市长王永新下去检查。今天的这个检查,就是王永新安排的,检查内容是全市拆迁工作进展。

    在三家工地转过以后,众人到了成康市城建局,进了局会议室。会议室里的应用之物已经准备齐全,领导们纷纷坐到了自己的座位,那些随从之人则也找到了应在的位置。

    待众人坐定,楚天齐和王永新低语了几句,然后面向曹金海:“曹局长,汇报吧,只说干货,别讲虚的。”

    “好的。”曹金海点点头,汇报起来,“自十月十六日开始,拆迁工作立即正式启动,到现在为止,共拆迁……”

    看着曹金海汇报的样子,楚天齐很是欣慰,既为拆迁工作顺利进展而高兴,也为曹金海现在的工作状态而欣喜。

    刚才曹金海说的“十月十六日”,正是首批拆迁补偿款下拨之日。在那之前,几乎所有拆迁补偿款已经谈妥,大多数被拆户也已签字确认,但就是因为手里没钱,拆迁工作便一推再推。推的好多已签字被拆户都心里发毛,纷纷到拆迁办打听,并提出了诸多质疑,还为此派生出了好多传言。所幸的时,楚天齐“挑拨离间”之术收到效果,首批拆迁补偿款在次日便到了城建局专设的帐户上。随着拆迁工作的正式开始,以前的一些传言也纷纷失去了传播的市场,到目前也没有发生拆迁纠纷。

    对比曹金海现在和一年前的状态,可以用“天壤之别”来形容。

    去年九月中旬,楚天齐刚刚分管城建,曹金海便主动上门。看着基本态度较端正,但曹金海一汇报工作,楚天齐便看到了对方的滑头。当时曹金海先是对楚天齐一阵吹捧,接着就讲了城建局的客观困难,为解释后面的各种现状埋下了伏笔。果然,曹金海把所有不足都归结到了城建、土地分家上,把责任都推给了前任。当楚天齐要求其汇报具体工作时,曹金海一下子说了十多项工程,全是半拉子项目,原因全归结为拨款不到位。在回答楚天齐提出的问题时,曹金海不是顾左右言其它,就是词不达意,要不就是避重就轻。当时曹金海给楚天齐的第一印象就是滑头,楚天齐也给对方下了一个“庸吏”的结论。

    同样还是那个曹金海,固有性格也不可能有本质改变,但曹金海的做事方式却有了极大不同。现在的曹金海务实了好多,干练了好多,公心也增加了许多。曹金海的改变,这里面有不得以的成分,但也说明曹金海也并非就是一个庸碌无为的胚子。

    “楚市长,你讲几句?”一个声音在耳旁想起。

    楚天齐急忙收起思绪,转头去看,是王永新在喊自己,原来曹金海的汇报已经结束了。

    “市长,我平时经常下来,讲的太多,已经没有什么新内容了。”楚天齐一笑,“我就抛砖引玉说几句,然后请市长做指示,怎么样?”

    “你先说吧。”王永新认可了对方的说法。

    楚天齐清了清嗓子,说道:“同志们,拆迁工作进行到现在,比较顺利也比较平稳。这与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尤其王市长更是关心、关怀倍至……”

    花了六、七分钟时间,楚天齐说了一些没有营养的官场套话,然后请市长做指示。

    一阵热烈掌声过后,王永新说了话:“城建局以及拆迁办的各位同志,你们辛苦啦!拆迁工作进行到现在,各项工作很顺利,没有发生一起拆迁事故,也没有大的拆迁纠纷,这很难得,也很不容易,说明同志们做工作用心了。我代表成康市委、市政府,感谢你们,感谢你们为成康城市发展做出的贡献。”

    得到市长肯定,现场众人自发的热烈鼓掌。

    微笑着双手下压,待掌声停歇后,王永新接着说:“在整个拆迁过程中,城建局所起作用巨大,广大职工做了卓有成效的工作……”

    听着王永新的诸多溢美之词,楚天齐心中暗喜:看来城建局今天能逃过一劫。无意中抬头,正接触到曹金海欣喜的眼神,显见曹金海也是这个想法。

    忽然,王永新提高声音,话题一转:“尽管城建广大职工做了好多工作,但做为局领导,曹金海却不乏失职之处。从上次召开专题会,到今天已经过去二十多天,可案子至今还未破,我要提醒曹金海同志,离限期所剩无多了……”

    果然躲也躲不开呀,楚天齐不禁暗笑自己的过早乐观。同时他也看到,曹金海早换上了一副苦瓜脸。

    “嗡”,一阵轻微振动传来。

    楚天齐从衣服口袋取出手机,只见屏幕上跳出几个字:那小子果然有问题。

    看到这条短信,楚天齐高兴不已,心中暗道:越来越近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