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二章 局长回来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许源县公安局政委办公室。

    赵伯祥正坐在办公桌后看着报纸,常亮来了。

    坐到对面椅子上,常亮直接问道:“政委,现在整个许源县都传遍了,说楚天齐是何氏药业的大股东,说他早在里面就有股份。当初何氏药业在沃原市玉赤县搞项目的时候,他就和何佼佼搅到一起,就分上了干股,现在的许源分公司就是他一手促成的,目的是置于治下便于照顾。还说他因为包庇、纵容何氏药业造假,已经被组织带走了。我们该怎么办?”

    “常亮,你怎么也传谣信谣?你对局长的称呼非常不礼貌,怎么能直呼其名呢?我这么大岁数了,都没有直接叫过一次他的名字,即使我们背后称他为小年轻,那也是为了说话方便。”赵伯祥严肃的说,“你不只是副局长,还是副政委,是政工干部,你可不能把自己等同于那些钻营升迁的粗鲁人。”

    常亮脸一红:“政委,他都那样了,我们如果还称呼他官职的话,是不是不妥呀?”

    “哪样?你不称呼他官职还想称呼什么?你怎么对谣言就深信不疑呢?你是收到组织通知了,还是开会宣布了?”赵伯祥很是不悦,“现在本已是谣言漫天,对县局工作已经有了影响,越是这种时候,我们更应该多做有益于消除谣言影响的事情,而不应该推波助澜。你就是来说这些的?”

    赵伯祥最后一句话意思很明显:如果你要是来散布谣言的,那就至此为止,请回吧。

    常亮当然明白对方所指,他尴尬一笑:“不,我不只是来说这些。今天已经是十九号了,从十一号那天就没见楚……局长,现在好多工作没法向他汇报,就一直拖着。尤其人们手里压了好多票,因为没有他的签字,财务那里报不了,想支款也不能支,好多工作都没法开展。”

    “可以电话向局长请示呀,别人不方便打,你完全可以的,又没人拦着你。”赵伯祥斥道。

    常亮很疑惑:“这时候打电话,能打通吗?他不是已经……”

    “你什么意思?”赵伯祥打断对方,“我可是每天都能和他联系上,你没打就不要瞎猜疑。”

    “真的?”常亮语气透着不相信。

    “白天局长办事,手机可能打不通,晚上我一打就通,还能骗你不成?”赵伯祥语气很冲。

    “政委,都这时候了,你可不能立场含糊呀,保护同志和包庇嫌疑人有时仅是一念之差。”常亮显然不相信赵伯祥的话,认为赵伯祥在替楚天齐打掩护。

    “常亮,我发现你最近疑神疑鬼的,你不会连我也怀疑吧?”赵伯祥语气很冷。

    常亮连连摇头:“不,不,政委说笑了。您就是我的导师,就是指引我前进的明灯,到什么时候我也不敢怀疑你,也不会背叛你。”稍微停顿一下,他又继续说,“您在我心里就是英明的化身,我不敢怀疑您的判断,但他那个人真的很鬼,我担心他蒙蔽您。有些事确实很反常,不得不防,证据显示有四十八封群众来信被退,可他竟然说是没见到,这个解释您信吗?”

    “你不信吗?”赵伯祥反问。

    “政委,您这个人特别善良,但那得看对什么人,有些人知人知面不知心。”常亮说的很认真,“他这么做,其实很明显,分明就是他想把假药的事压下去,分明是包庇何氏药业。”

    赵伯祥摇摇头:“你这未免太武断了。他可是坚决要查办假药案的。”

    常亮一笑:“他这是捂不住了,就想通过插手此事,直接掐断相关线索,让此案侦破停滞,最终不了了之。只是他机关算尽,却毕竟手大捂不过天,还是没能如他之意。可我就不明白了,怎么现在组织上就没什么说法呢?”

    “行了,回去好好工作吧,该干什么干什么。”赵伯祥语气和缓下来,有些不耐的挥了挥手。

    “好。”常亮迟疑一下,向门口走去。

    屋门关上,常亮身影消失在门外。

    赵伯祥长嘘一口气,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心中也不禁纳闷:他的电话怎么还通着?他到底去哪了?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

    张天彪兴冲冲进了常务副局长办公室,见曲刚根本没有抬头看自己,顿时兴趣索然,便缓步走了过去。

    坐到对面椅子上,见曲刚仍不搭理自己,张天彪开口说了话:“曲哥,现在该向上级汇报了吧,这人心惶惶的,不是个事呀。”

    “人心惶惶?我没看出来。你这危言耸听的本事真是见长啊,不知你是什么时候学的这个本事。”曲刚头也不抬,话中不无讥诮。

    “曲哥,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但我张天彪这是为局里好,也是为你好,你可不能被他带沟里去。”说着,张天彪的声音神秘起来,“你知道吗?他们也准备行动了。”

    “他们?你和老白毛商量了?”曲刚面色一寒,“你这交际能力也不简单呀,真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

    张天彪显得很是无奈:“曲哥,你听我把话说完,不是你想的那样。早上,常亮找到我,他说一把手这么长时间未归,该向组织反映了,否则大家都脱不了干系。他还说他刚从老白毛办公室出来,已经向老白毛做了汇报。我当时着急出去办事,没来得及向你汇报,这一办完,就马上回来了。”

    “张天彪,你这做法很危险,你知道你这是干什么吗?自己折腾还不算,还联合起来了。要是古代的话,这就是造反,是要被杀头的。”曲刚声音很冷,“你现在胡闹,我拦不住你,请你不要把我也拖进去。”

    张天彪显得很无奈:“曲哥你怎么就这么固执?我……”

    “不必说了,人各有志,不强求。”曲刚打断了对方。

    “笃笃”,敲门声响起,张天彪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随着曲刚一声“进来”,屋门推开,财务科科长贺敏走进了屋子。

    看到是贺敏,张天彪在一旁说道:“曲哥,怎么样?都来找你了吧?现在所有票据全压着,人们根本没法干活了。”

    曲刚没有理张天彪,而是对着贺敏道:“什么事?”

    “局长回来了。”说着,贺敏走到近前,把一个票据夹放到桌上,“这是他报的票。”

    “等等,什么时候的事?”张天彪很是不解,“他怎么能回来?”

    贺敏回答:“就刚才。我从他办公室出来,就直接到这了。”

    曲刚没有理会两人的对话,而是翻着桌上那个票据夹,然后自语着:“*,公安部会务费,日期也对。”

    “我看看。”说着,张天彪凑到近前,翻动着那些票据,“是哦,十一月十一日到十八日,这是住宿餐饮票,这是会务票。他去*了?我怎么不知道?”

    曲刚不客气的说:“局长出差需要跟你汇报吗?”

    “我……他怎么能回来?”张天彪再次嘟囔了一句,然后摇着头,走了出去。

    “我知道了。”曲刚冲着贺敏摆摆手。

    贺敏拿起票据夹,走出屋子,随手关上屋门。

    曲刚长嘘一口气,脸上出现了笑容,他暗暗庆幸,庆幸还好没听张天彪鼓动。他心中一个疑问也随之解开,怪不得楚天齐的电话只能晚上打通呢,原来人家白天在开会。紧接着,他也不禁奇怪,奇怪县局怎么没接到相关的会议通知。他还是在十一号的时候,接到过楚天齐的一个电话,楚天齐当时也只说是要出趟门。后来有事汇报的时候,也只能选在晚上再通话。

    ……

    楚天齐回到单位的时候,已经快上午十一点了。他回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贺敏打电话,让贺敏来拿自己的票据,进行报销。他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着急报票回款,而是要通过这些票据,让人们知道他回来了,让人们知道他这些天在首都开会。

    其实楚天齐这次并不是参加什么公安部会议,而是去首都特训,和去年那三个月的特训性质一样,是保密的,但时间却仅有一周。他是十一月十日下午接到的特训电话,要他十一日下午报到,十二日正式特训。于是他给周子凯去了电话,只说自己要请假十天。周子凯没有细问,但嘱咐他必须二十四小时内至少开机一次。他简单收拾一下,坐上了十日晚上的火车,十一日早晨就到了*。到了*后,他才给曲刚、赵伯祥分别去了电话,只说自己出门一周多。

    这一周时间,楚天齐参加了非常紧张的特训。在特训之余,他会按规定允许时间打开手机,接听电话,以便了解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同时也处理一些公务。

    在这次*培训期间,他还遇到了一件事。那是昨天下午,培训结束后,楚天齐和一个教官去喝咖啡。在中途去洗手间,经过另一间屋子的时候,他无意中透过门缝看到了里面的两个男人。那两个人一个是宁俊琦的爸爸,沃原市委书记李卫民。

    另一个人他也见过,还是在去年特训期间见的,当时那人是被教官领到宿舍的。教官出去后,那人问了他的一些情况,对他很亲切。那人没有介绍自己,但楚天齐看对方气质觉得应该是官场中人,他还觉得那人似曾相似,却又想不起来在何时何地见过。

    没想到,昨天又见到了这个人,而且是和李卫民在一起。楚天齐已经能够断定,自己首都培训之事肯定是李卫民促成,可能也跟那个男人有关,但那个男人是谁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