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八章 就是你了,蓝大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哪有鬼?怎么能信这个?楚天齐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侧耳去听。听了一会儿,没有再听到声响。

    自己听错了?楚天齐一边疑惑,一边向那个圆拱拱的东西走去。

    越走越近,楚天齐发现,没错,那个圆形的东西就是坟冢,它的前面还立着一块碑呢。碑上光秃秃的,好像没有一个文字。

    既然不相信有鬼,那自然也就不怕坟了,何况楚天齐当年和毒犯有过拼死搏斗,而且去年特训期间还曾专门做过胆量的训练。刚才把假人当成鬼,也不过是从小在农村经常听到这些,所形成的一种潜意识罢了。

    继续向前走着,同时楚天齐脑海出现了一个听过的鬼故事:

    从前有一个赌徒,人们都叫他耍钱鬼。耍钱鬼每天晚上赌博回来,都要经过一片乱坟岗,心中都发毛,但挡不住赌瘾的诱惑,依然每日故我。这天,耍钱鬼赌博归来,又经过那片乱坟岗。忽然,他看到一个坟前火星四溅,原来是有人在刻墓碑。终于看到人了,耍钱鬼心中一松,走上前去搭讪:“就为了挣几个钱,深更半夜的在这刻碑,不害怕吗?”那人答道:“我把钱赌的精光,结果妻离子散,死了也没人给刻碑。我活着没脸见人,死了也只能晚上从里面出来,自己刻一块。”那人大叫一声“妈呀,活见鬼了。”,跌跌撞撞的跑回家,大病一场,从此永不再赌博。

    其实故事中的那个鬼,根本就是没有的事。是母亲实在劝不住耍钱鬼儿子,才雇人演了这么一出闹剧。

    来在近前,楚天齐真切的看到,这个坟冢很大,坟前的碑上确实没有字。他不禁在想,是不是也有人像那个耍钱鬼母亲一样,在用这个故弄玄虚呢?

    “死鬼,快点,等死我了。”一个声音传进楚天齐耳朵。

    楚天齐赶忙凝神屏息,去捕捉那个声音。

    “听见没,死鬼,我让你快点。”声音是从坟冢里发出的。

    真是年年有怪事,今天特别多,怎么真有说话声,而且还是从那个坟冢里发出的。

    “急什么急,我这马上就弄完了。”一个男人声音响起,闷声闷气的。

    一男一女,风流鬼?这个想法一出来,楚天齐不禁暗笑:分明是两个人嘛。

    俯下身子,楚天齐慢慢转过坟冢。他这才发现,坟冢的后面是一处小院落,只不过那处院落比周边地面低很多,再有那个坟冢挡着,如果不绕到坟冢后面根本就看不到。不用说,这个坟冢八成就是为了遮挡院落,而做的假象。另外,这处院落大门非常破旧,看上去就像没住人似的。

    轻手轻脚来到院门口,楚天齐从门缝向里望去,看到院子里透出了亮光,亮光不像是电灯光,倒像是那种应急灯的光亮。

    以楚天齐的身高,比这个院墙高出足有一头,但靠门口东西方向搭着黑色帆布,根本看不进去。

    院里堆着好多编织袋和纸箱子,空地上放着一辆三轮车,三轮车上也放着好多袋子和箱子,最上边放着一件衣服。虽然那件衣服团着,也不清楚上面是否有文字,但从衣服的颜色来看,应该正是那人穿着的印有“保洁”字样的蓝大褂。看到这些,楚天齐心中大定,看来这里就是自己要找的所在,那个“蓝大褂”肯定也在里面,可能就是刚才答话的那个男人。

    看不到院子里有人,但男、女的对话再次传了出来:

    女:“死鬼……”

    男:“跟你说过多少回了,别这么叫,太难听了,你要叫我四哥,我叫你石妹。”

    女:“还师哥师妹呢,一听关系就不清不白。”

    男:“那不正是咱俩吗?咱俩就不清白呀。”

    女:“去你的,我是良家妇女,是被你这个坏蛋祸祸了。”

    男:“嘿嘿,男的不坏,女的不爱。不是有那么句话吗,大姑娘别害羞,撩起裙子大哥……”

    女:“去你的。老四,刚才你不回来,我都怕死了。屋里阴森森的不说,门口还堆了个坟堆儿,那边还有个死鬼。”

    男:“有什么好怕?那都是假的,是吓唬别人的,你经常都能见到,怕什么怕?”

    女:“那不是有你在吗?对了,今个本来你出去接货,为什么还偏让我来?你这不是故意让我一个人害怕吗?你没安好心。”

    男:“嘿嘿,我就没安好心。我就是让你过来,想好好收拾你,谁让你总说我厉害,总说‘再来再来’?”

    女:“三天来一回还不行?你不是收货也才三天一次吗?都快赶上你出工了。”

    男:“哪能平均三天来一次?你每月那几天就不能来,过年一个月更是一天也来不了,再加上下雨什么的,你一个月顶多平均也才能来个七、八回。”

    女:“一个月七、八回还少?我那死鬼男人一年才回来二十来天,还没有你偷吃的多呢。”

    男:“嘿嘿,我偷吃你,他肯定也偷吃别人,这还用你替他操心。”

    女:“我替他操心个屁,可是我现在不方便多了。也不知那两个老东西抽的什么风,上个月楞是从村里搬进了城,倒是没和我住到一块,不过却经常来查我的岗,有时还半夜来敲门。”

    男:“老公公黑夜敲儿媳妇门,八成也是个老扒灰头。再说,他们也管不着你吧,你不是从来都不怕他们吗?”

    女:“你他*妈嘴里就没好话。我是不怕他们,可这毕竟是亏心事,我也不敢那么理直气壮。”

    男:“怕什么,这是生理需求,谁让他们那个儿子不中用,侍候不好你呢。”

    本来想听一些有用的东西,不曾想里面男女净说一些污七八遭的内容,楚天齐不禁心中起急。同时他还很纳闷,纳闷那个男人的声音闷声闷气的,比以前那个交警乔晓明的声音还要闷的多。

    尽管心中很急,但楚天齐还得耐心听着,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男、女对话继续传来。

    女:“唉,这样的日子过够了。在家是独守空房,到你这又是担心吊胆,尤其那坟堆儿和假人想起来就害怕,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男:“我今个叫你来,就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已经决定了,今年年前就收手,带着你远走高飞。”

    女:“是吗?今天是二号,那就剩二十来天了。”

    男:“不是阳历年,是阴历年。”

    女:“哦。那也快,不到两个月了。你怎么突然不想干了?以前我早就让你带我走,离开这个鬼地方,可你总说再攒点钱,再攒点钱,我都怀疑你在是骗我呢。今儿个这话不是骗我空欢喜一场吧?”

    男:“我怎么会骗你呢?我就是想多挣点,想让你过的好点。我现在为什么不准备再干?其实也是不得以的事。谁还怕钱多咬手呀?现在这风声是越来越紧了,我总感觉着要出事,要是不早收手的话,恐怕不但钱没了,人也得进去。”

    女:“早不干更好,省的我整天替你提心吊胆的。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这说紧就紧了?”

    男:“以前那不是怕你担心吗。其实风声已经紧两个多月了,这一段时间一直在打假,你没听说吗?”

    女:“我也听人们谈起过,不过又不是你造假,你怕什么?你不就是收一些破烂,倒手挣个差价吗?”

    男:“你不懂,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女:“那你可要小心了。不过,你也不用疑神疑鬼的,你刚才回来那么一说,弄的我这心里也不踏实。”

    男:“不是疑神疑鬼,我总感觉有人跟着我。”

    女:“你看见了?”

    男:“这倒没有。我就总是感觉有车跟着我,等我回头的时候,又看不见了。这不,为了小心起见,我回来时,故意多走了一段干河湾。”

    女:“你还挺鬼,还知道反侦察,知道不留脚印。”

    男:“还是谨慎为好,要不我也不会弄那个假人,更不会弄这个活死人墓。”

    女:“还活死人墓呢,你以为是杨过、小龙女呢?”

    男:“这个比喻好。嘿嘿,姑姑,过儿来会你了。”

    女:“咯咯咯,你真坏。”

    男:“我就坏,儿就坏,嘿嘿。”

    听着两人的*,楚天齐一阵脸红,但他必须还要等下去,要确认一件事情。可两人就是那样不时的互相调情,不知要到什么时候结束,这不禁让楚天齐心中更为着急。

    忽然,楚天齐觉得那个男人声音变了,变得不再那么闷声闷气的。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楚天齐正纳闷之际,就见院子里人影一晃,一个穿着粉色衣裤的女人出现在院子里,是从东侧房子里出来的。女人一边跑,一边咯咯笑着,可她并不往屋里跑,而是就在原地转圈。

    东屋门又是一响,一条人影冲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女人,在女人脸上拱着。

    “讨厌,好臭。”女人半推半就的推着男人的脸。

    透过门缝,那张男人的脸出现在楚天齐眼前。看到那个高鼻子,还有两腮浓密的胡子,楚天齐心中大定:就是你了,蓝大褂。

    已经确定了男人的身份,楚天齐马上转身,离开了男人所谓的“活死人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