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百四十九章 借机调整人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参加完县里扩大会的第二天上午,许源县公安局班子成员会召开。

    会议已经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主要总结了这次何喜发被打一事的教训,也对案子情况进行了分析,同时也提到了如何帮村民打官司的事。

    此时,屋子里已经是烟气腾腾,反正都是老烟枪,谁也别嫌谁。缭绕的烟雾映衬下,众人本已严肃的面孔又紧绷了许多,大家都知道,接下来该重头戏了。

    环视众人一圈,楚天齐轻咳了一声,说道:“看守所发生这样的事,我们一定要总结教训,引以为戒,并加强管理。刚才大家的发言,很好,都说到了点儿上。杨主任要把这些内容好好整理一下,形成一个简单格式化的文件,给县里报一份。在上报之前,我们再好好传阅、审核一下,力求严谨、无误。同时多印几份,班子成员和相关部门负责人人手一份,便于我们下一步操作执行。但是千万注意,有些内容是不能往上写的,而且要注意对相关内容的保密。”

    “好的。”杨天明做了肯定回答,“会后我马上就整理。”

    “这件事弄的我们很被动啊,昨天我和老赵、老曲参加了县里召开的扩大会,在会上我们全都成了众矢之的,成了人们批判的靶子。先是因为我们的言论,导致县里把处理山林租赁纠纷的事压到了我们头上,这还没几天又发生这样的事。也不怪人家,谁让我们办那事不靠谱呢?事情已经发生,教训自然应该总结,但对于相关责任人也要进行处理,以此惩戒本人,也给他人敲响警钟。”说到这里,楚天齐把头转向孟克,“孟组长,你是局里纪检负责人,先讲一下意见。”

    “好。”孟克点点头,说道,“连着两个月,发生了两起影响公安声誉,为公安局工作造成被动的事情,而且这不是客观失误,而是当事人主观犯错造成的。鉴于此,纪检组认为,当事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必须进行追责。因此,我们建议:对看守所所长乔晓光停职,调查其在此事件中所犯错误,并对其生活腐化、有贪污嫌疑的事进行调查。”

    张天彪插了话:“孟组长,这种处罚太重了吧?不就是一个人把另一个打伤了吗?而且那个伤者本来就不该出现在看守所,是我们非要把一个证人给关起来。如果说有责任的话,领导决策失误也应该被追究吧?”

    这话说的再明白不过,大家都知道张天彪在影射楚天齐,其实有的人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没敢说出来而已。楚天齐当然也能听出来,但他没有说话,他知道不用自己说话。

    孟克不客气的说:“张副局长,不知你所谓的处罚太重从何说起。现在山林租赁案的证人,也是另一案子的嫌疑人何喜发被打伤,此案中嫌疑重大的岳江河下落不明,值班人张如玉被人在饮料中下了安眠药,监控室硬盘存储器一丢一故障。难道看守所所长乔晓光不该承担领导责任?带班期间擅自脱岗,导致发生嫌疑人被打一事,难道乔晓光不该承担渎职责任?

    夜晚带班和白天上班期间,身为享受副科级待遇的看守所所长,竟然和陌生女子在酒店进行龌龊勾当,难道不该接受调查?现在已经有证据表明,乔晓光涉嫌接受他人财物并吞没单位款项,难道不该接受审查?对于这样一个人,还在进行无原则的维护,这是你一个副局长该做的事吗?”

    张天彪脸上神色尴尬无比:“孟组长,你这要是不说,我还真不知道。乔晓光的确可恨,应该接受相应的调查和惩罚。不过,如果领导不让把何喜发关到拘留所的话,也就不会有这事了。是不是应该把这个因素也考虑进去?”

    不等孟克说话,楚天齐抢先开了腔,不过他不是对着张天彪,也不是对着孟克说,而是把头转向曲刚:“老曲,当时关于何喜发的安置,我原话是怎么说的?”

    曲刚想了想,长嘘一口气:“你说让我给何喜发找一个合适地方。”说着,他把头转向张天彪,“天彪,我和你也是这么说的,是你说要把何喜发关到看守所的。”

    “是吗?”张天彪咬牙道。心里话: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你老曲算是完蛋了。

    孟克再次说了话:“这两次被动的事情,有的班子成员既是麻烦制造者,也是主管领导,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不是该回避一下啊?”

    “你……”张天彪喊出一个字,然后无奈的站起身,向外走去。他心里暗骂着:一根筋,你他娘的也是帮虎吃食。

    待张天彪出去后,孟克接着说:“何喜发被打,也反映出看守所领导班子力量薄弱,甚至存在渎职和不作为现象,建议进行调整。副局长张天彪在上访现场言语不当,致使矛盾激化,也造成了我们现在工作被动。同时他对何喜发被打一事,也负有不可推卸的经办与领导责任。纪检组建议,勒令张天彪在全局大会上做深刻检查,并提请组织部门对其职务进行调整。另外,……”

    好不容易等到孟克话音落下,曲刚忙道:“局长,我可以说两句吗?”

    楚天齐点点头:“当然可以,大家都是要发表意见的,既然你想先说,那就先说好了。”

    曲刚说了声谢谢,发表起自己的看法来:“我认为……”

    会议室里,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现在可是切蛋糕的时候,谁也不想让自己那份被别人拿走,而且还想着多得一些呢。

    ……

    常务副局长办公室。

    曲刚坐在椅子上,叼着烟卷,用力吸着。

    张天彪在地上来回走动着,他走过的地方满是多半截的烟蒂。

    曲刚皱着眉头道:“天彪,别转悠了,转的我直眼晕。”

    张天彪没理这个茬,而且故意加重了走动的声音,步伐也快了好多。

    “你别转了,行不行?”曲刚厉声道。

    张天彪终于停下来,冷默的看着对方:“曲大局长,真是耗子扛枪窝里横,就知道拿自己兄弟出气。不,你现在已经不拿我们这些人当兄弟了。”

    曲刚无奈的说:“天彪,怎么这么说话?我那不也是万不得已吗?再说了,谁让你……”

    “曲大局长,我替你说吧。”张天彪不耐烦的打断了对方,“你肯定会说,要不是你张天彪在上访现场说话不当,要不是你张天彪把人关到看守所,要不是乔晓光不争气,就不会这么被动。”

    曲刚赶忙插了话:“天彪,确实是这么回事。要不是……”

    “要不是,要不是,怎么那么多‘要不是’?”张天彪再次抢过了话,“我承认乔晓光就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我也承认我自己有时说话不注意。可你就没想想?何喜发跑了好几个月,怎么就回来了?他姓楚的怎么就能巧遇对方?我是想明白了,靠山村的事他早就知道了,去*市其实就是找何喜发。县政府挑我说话的毛病,把那个破事甩给我们,其实正好合了他的心意,可你不但被人当枪使了,这事还成了你我的把柄。人家为了各方讨好,把你踩在脚下,你可不要也让弟兄们做了人肉梯子呀。”

    曲刚叹了口气:“哎,天彪,话不能这么说,看事情要看长远,要……”

    张天彪再次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还是我替你说吧,你肯定要说,小不忍则乱大谋,忍两、三年,等姓楚的走了,位子就空出来了。可你想过没有,两、三年会发生多少事,到时你还有那个机会吗?而且你发现没有?现在人家已经开始夺权了,正在一步步的剪掉你的羽翼,我张天彪今天的下场,很可能就是你曲大局长明天的遭遇。他本来早就想调整人事,这次只不过是借机生事而已。”

    “天彪,即使人家是借机调整人事,可这机会也是我们送人家的。再说了,我在会上尽力争取,最终不是也没递交调整你职务的申请吗?天彪你放心,只要有我曲刚在,只要我手里有了权利,一定不会忘了这帮兄弟的。”曲刚说这话时,声音非常低沉。

    “曲哥,我相信你的为人,知道你不会不管我们,可也得有那个实力呀。本来我们身旁就有一匹狼,那个老白毛时刻都想咬我们一口,现在又来了一个不吐骨头的猛虎,我们还能有好日子吗?曲哥,好好想想吧。让我在全体干警面前做检查,我还有什么脸呀,哎。”叹了口气,张天彪步履沉重的走出屋子。

    身子猛的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曲刚自语着:“难道我错了?”

    现在曲刚之所以配合楚天齐,主要是因为牛斌有令,而且斗了几次也没斗过那个小年轻。更重要的是,他想着把小年轻熬走,到时顺利上*位。他认为借调干部也就在这儿待个两、三年,在此期间好好与其合作,既巩固实力,到时也能得到小年轻的推荐。可经张天彪这么一说,他却含糊起来,一时不知怀柔政策是否有错,也不知以后该怎么办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