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曹阳是我打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十一月十四日,夜间十点多,三审彪子。

    审训地点仍是同一间审讯室,审训人还是高峰和先前那名属下,记录员也没变。同样,监听室里也依然还是楚天齐和曲刚。

    之所以再次来监听,并非楚天齐硬要掺和,而是曲刚执意邀请。曲刚表示,现在时间紧急,离王市长要求期限,满打满算不足两天了,多个人多份力,有老局长参与,也里更有底。当然,楚天齐也惦念着这事,也替曲刚和曹金海操心,同时还担心夜长梦多。

    如果这个案子不能按期破获,王永新势必要拿此事说事,势必要举起砍刀。无论刀片落到曲刚还是曹金海头上,都是自己的损失,都对自己的威信和实力造成一定影响。即使王永新暂时不寄出杀招,但也绝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把这笔帐记着,那就好比头上随时悬着砍刀,反而更加麻烦。

    一旦案子不能如期侦破,不但王永新会借题发挥,就是一些传言也会越传越烈。现在关于王耀光失踪一说,已是越传越广,越传越邪乎,就连李子藤都收到了好多人的直接提问。这些传言不但对楚天齐等人不利,更对整个城建与招商大事影响不小,就是对现有进驻企业也有影响。据说好几个项目部人员都有了一定的情绪波动,有的已经出现“撤出成康”的传言了。传言显然影响到了投资者信心,进而也对市民购房信心有了影响,打击了市民购房热情。

    要想避开王永新的责难,要想公布王耀光的去向,那就必须如期破案,除此没有其它良策。为此,楚天齐也不得不随时关注案件侦破,不得不为案件迅速侦破而出谋划策。

    凌晨的审讯,在楚天齐离开后,就马上结束了。在下午的时候,曲刚又对彪子进行了二次审讯,仍没有任何收获。这才在晚上又开始了三审,也请楚天齐来继续监听。

    这次夜审,是从九点半开始的,到现在已经将近一个小时了。但彪子仅是重复了凌晨审讯时说过的一些话,然后便闭目不语。

    高峰咳嗽两声,说道:“彪子,你应该明白,警方肯定要把案子审结清楚,你这么扛着也没有意义,无非是耽误大家的时间,并且对你的最终量刑极为不利。”

    彪子没有睁眼,但却接了话:“警官,我根本什么违法的事都没做,怎么会涉及到量刑呢?严格来说,你们现在对我的羁押是非法的,我可以起诉你们。不过,虽然你们错误的抓了我,但还没有对我滥用私刑,我暂时先保留这项权利。如果你们一直不纠正这个错误,那我就只能拿起法律武器了。”

    “你说的倒很自信,不过要是用测谎仪测你,你的血压、脉搏、呼吸和皮肤电阻变化以及肌肉活动肯定都会极度不正常了。”高峰笑着说,“要不要试一试?”

    “测谎仪?”彪子睁开了眼睛,停了一下又说,“随便。你们有吗?这无非又增加了一项我维权的理由而已。”

    高峰“哦”了一声:“看来你的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好呀。”说到这里,他把头转向旁边警察,“拿来。”

    这名警察下属立刻起身,走出了屋子。

    彪子目光一直随着那名警察移动,只到看不见对方背影,但还在盯着对面门口方向。

    高峰又说了话:“彪子,一旦给你用上测谎仪,你就什么也隐藏不住了,现在反悔还来得及,还能给你按主动交待算。”

    “测……测吧,哪有什么,机器也不能屈打成招吧。”彪子收回目光,有些结巴。

    “我看你很不自信,你敢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刚才的话吗?”说话间,高峰双眼紧紧盯住了对方。

    “我还怕你不成?”彪子也把目光投向高峰,随即又赶忙收回,“不过我没必要陪你玩,你也不要把我当成玩物。”说完,干脆闭上了眼睛。

    高峰只是嘴角微微上扬,也不再说话,审讯室静了下来。

    监听室里的楚天齐一笑:“老曲,没想到啊,你这才来十一、二天,就鸟枪换炮,连测谎仪都有了。什么时候有的,怎么没见你们使用啊?”

    曲刚神秘一笑:“暂时保密,说出来就不灵了。”

    “哈哈,至于吗?该不会是你们用的什么障眼法吧?”楚天齐疑惑的看着对方。

    “局长,你看,测谎仪到了。”曲刚说着,一指监控屏幕。

    楚天齐转脸看向屏幕,只见出去那名警察已经进屋,警察手里拿着一个物件。仔细盯着看了看,楚天齐问:“我怎么看着像是录音机,好像测谎仪不是这个样,也比这个大多了吧?”

    曲刚“嘿嘿”一笑:“这是新型测谎仪。”

    此时,审讯室里有了动静,是警察手里那个物件发出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是我找人打了姓曹的,跟彪子无关。”

    “啪”的一声响过,女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楚天齐一笑:“这不就是录……”

    还没等楚天齐说完,审讯室里传来一个嘶哑的喊声:“跟她无关,她胡说,都是我一人干的。”

    楚天齐注意到,屏幕中那个人使劲摇晃着身体,就像要挣脱那把特制椅子似的,嘴里则不停的喊着“我一人干的”、“跟她无关”、“她什么都不知道”这样的话。

    彪子吵嚷一番,情绪渐渐平静,又停了一会儿,才说道:“曹阳是我找人打的。”

    听到这句话,监听室和审讯室干警都松了一口气,侧耳倾听起来。

    彪子继续说:“我自己有一个建筑队,经常包一些工程,但我没有相关资质,也没有相应的技术队伍,包不了大活,只能是轻包,只包人工的那种。轻包活都需要从其它建筑公司去分包,因此我就会刻意去接触一些建筑公司的领导。我知道王耀光是昊方地产公司的司机,便刻意接触他,以期有朝一日能够用上。

    前两年的时候,我手里不缺活,有时都干不过来,就没和王耀光提起接触昊方公司高层的事。但今年工程一下子不景气起来,我就想着让王耀光帮我联系一下,为此我也下了血本,又是替他还钱,又是帮他平事。可二十多万投出去了,别说是昊方高层,就连成康项目部的曹阳也没见到。后来我就追问王耀光,他总说曹阳忙,让再等等。又等了些天,还是连个人毛都没见到,我就又问王耀光,他支支吾吾的推三阻四,意思是曹阳不想见我。我顿时来了火,就想找几个哥们会会曹阳,结果那几个家伙也不知怎么搞的,不但没约上曹阳,还把曹阳打了。

    我一看事情弄砸了,就又找王耀光,主动‘借’钱给他,用钱赌他嘴,让他不要声张。王耀光拿了钱,果然没有胡咧咧,我以为这事就慢慢平息了。不曾想,到头来还是他出卖了我。这些事情都是我一人策划、实施,我女朋友根本不知情,请你们不要为难她。”

    听着彪子的交待,楚天齐冲着曲刚一笑:“老曲,你们挺有招呀,那个乔小敏怎么就交待了?”

    曲刚“嘿嘿”一笑:“谁说她交待了?耳听未必为实。”

    楚天齐“哦”了一声:“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曲刚卖起了关子:“先听他交待,然后我再揭谜底。”

    楚天齐点指对方:“好小子。”然后再次把目光投到屏幕上。

    监听耳机中传出高峰的声音:“彪子,就因为曹阳没见你,你就指使凶手伤人?这似乎逻辑不通呀。即使要动手,也应该是对王耀光才对,毕竟你的钱花在了王耀光身上。”

    “这事主要是被那四个家伙弄拧了,另外我当时也欠考虑。”彪子回答。

    “可那四个人明确说过‘你们是黑心商人,专榨老百姓的钱’,还问曹阳‘走不走’,临走时又警告‘小子,要是不走的话,还揍你’。这又是怎么回事?”高峰提出了疑问。

    “这就不清楚了,可能是他们临时发挥吧。”彪子给出了解释。

    高峰“嗤笑”一声:“好一个临时发挥,你倒挺能自圆其说。那我问你,你为什么又打那两家公司的人?难道也是因为对方不包工程给你,或是不愿见你?”

    彪子摇摇头:“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我只对曹阳被打负责,其他人被打和我无关?”

    ……

    听到彪子这句话,监听室二人全都“哦”了一声,心中疑惑:这怎么和推测、判断的不一致?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是楚天齐手机在响。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厉剑,什么事?……有这种事?什么时候的事?……哦,哦,好的,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挂断电话,楚天齐站起身,对着曲刚道:“老曲,你们继续。有一个新情况,我得马上回去,有事通电话。”说完,走出了屋子。

    来在屋外,楚天齐又拨出了电话,电话一通,他直接道:“老曹,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说完,挂断手机,下楼而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