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宿敌不可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曲刚忙问:“谁?”

    楚天齐吐出了三个字:“张鹏飞。”

    曲刚“哦”了一声:“有什么证据吗?”

    “刚才打电话的是昊方地产项目经理曹阳,曹阳说今天董厅长对他特别客气,还和他单独会谈,他确实没想到,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表示,他绝对没有瞎说。”楚天齐给出了答案,“他还说,董厅长曾经问他和鹏程张总怎么认识的,为什么关系那么好。曹阳说他只听说过张鹏飞的名字,和张总根本就不认识,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含糊的说‘偶然认识’、‘互相帮忙’。”

    曲刚摇摇头:“不太明白,这能说明什么?”

    “今天的事你没听说?”楚天齐反问。

    曲刚再次摇头:“没有啊,我只顾处理聚集上访的事了。把人弄走后,我就立刻赶到了党政大院,吃完山珍海味,就直接来你办公室了。”停了一下,他又问,“对了,不是说好的先来昊方吗?你是怎么和董厅长说的,他就改变了计划?不会是实话实说吧?”

    “实话实说?我有那么大面子?”楚天齐“嗤笑”一声,“说来话长。我还是先说张鹏飞有嫌疑的事。本来董建设不是要晚来昊方,而是根本不准备来,马上就要说出立即吃饭了。可就在他话到半截的时候,来了一个电话,接完电话,他的态度立刻大变,马上去了昊方项目部。结合董建设这个态度,还有曹阳的话,因此我有理由认为那个电话就是张鹏飞打的。”

    曲刚点点头:“张鹏飞是张副省长的公子,董厅长又是张副省长的老下属,董厅长会卖张鹏飞的面子。”然后他话题一转,“可按曹阳给你打电话的说法,董厅长可是认为他和张鹏飞关系挺好的。这如何能认定张鹏飞就是聚集上访事件的嫌疑呀?”

    “听我慢慢和你讲。之所以认定张鹏飞就是嫌疑,主要有以下几点。”楚天齐扳着手指头,说道,“一、张鹏飞曾经指使常永金殴打曹阳,因此他有做案的前科;二、张鹏飞和我不睦,曹金海现在也不买他帐,昊方又是和他竞争关系,若是建设厅长检查期间,有人上访,那么我们都要受牵连,他这是一石三鸟;三、在董建设到幸福小区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欢迎仪式,人也是急匆匆赶到,表面还挺热情,但也表现出惊讶,说明他没想到那里会是第一站;四、董建设在幸福小区检查的时候,张鹏飞多次建议董建设到其它同行处看看,还美其名曰‘不能把厅长时间都占了’,这不符合常理,也不符合张鹏飞张扬的性格;五、从欢迎程度来看,大亚和鲲鹏远远胜于张鹏飞和曹阳,两公司的管理也和昊方相差无几,但鹏程和昊方却受到了董建设的特别表扬和称赞,因此肯定是曹阳沾了张鹏飞的光。”

    “嗯,是值得怀疑。”曲刚道,“再说明白些。”

    楚天齐继续说:“我现在把整体事串起来。我虽然不知道董建设到了建设厅,但张鹏飞绝对知道,而且还知道这次来的就是董建设。所以昨天他才让手下找到社会上的人,连夜赶到成康,撺掇那些市民闹事要钱。市里安排的行程,张鹏飞很容易就能知道,而且他也知道董建设到成康的大致时间,所以他告诉了属下行动的时间段。因此,那些人才能在那个时间点聚集,他想让我们处置不及。

    结果董建设没按市里行程走,却先去了幸福小区。张鹏飞因此没有迎接准备,也才惊讶不已,也才要建议董建设到其它同行工地,目的就是要让董建设遇到那些上访者。从幸福小区出来后,董建设是去了别处,但却去了大亚、鲲鹏,这让张鹏飞大为着急,就给董建设打了电话。但他打电话时,却充老好人,没说真正目的,而是说他和昊方关系不错,要厅长多多照顾。这样,董建设就去了昊方,也才在与曹阳对话时,问到了和张鹏飞的关系。”

    “嗯,有道理。”曲刚再次点头,但又提出了疑问,“我还有两点不明白,董建设知道他的计划吗?如果知道的话,为什么不配合他?若是不知道的话,张鹏飞又怎么能保证董建设一旦发现上访,会一石三鸟?”

    “你提的好,我可以一并来回答,董建设绝对不知道张鹏飞的计划,张鹏飞没有告诉他;而且他自信董建设一旦遇到上访,一定会配合他的一石三鸟。原因有三:一、张鹏飞担心董建设不会配合,担心董建设会把此事告诉其父,担心会遭到其父的训斥;二、正因为董建设不知道张鹏飞的计划,所以没有先去昊方;正因为不知道计划,在张鹏飞一再提醒下,董建设也没有急着去其它项目部,而是尽最大力量替张鹏飞鼓吹,要各个部门扶持张鹏飞;三、张鹏飞知道,董建设恨我,知道董建设绝不会放过收拾我的机会。”

    “董厅……董建设恨你?你们以前有接触,有过节?”曲刚很疑惑,“为什么?”

    “老曲呀,抽支烟,听我慢慢道来。”楚天齐给了对方一支香烟,自己也叼了一支。

    曲刚赶忙给二人分别点上火。

    吸了两口,楚天齐又说:“开始的时候,我和董建设没有任何接触,更没有过节,董建设恨我,归根结底是因为张鹏飞。我和张鹏飞的过节大概不下十年了,不是我招惹的他,是他先对付的我,我不得不反击。当然了,要求他们公司处理飞天大厦与四海商贸烂尾工程,与这事无关,公是公私是私;而且那事我一点儿都不想接,是一众领导硬派给我的,我又分管城建,也推不掉。

    我到沃原市玉赤县工作的时候,董建设那时是沃原市领导,先是政法委书记,后来是常务副市长。因为张鹏飞的关系,他没少对付我,但基本没有亲自动手,而是让他的秘书、下属出面,来收拾我。你也知道,我这人不惹事,但也不怕事,在面对这些挑衅时,既吃过亏,但也占过便宜。后来我到了定野市,以为不会碰到他,没想到现在又要有交集了。”

    “哦,怪不得呢。”曲刚连连点头。

    “算准董建设会跟我过不去,张鹏飞也就想利用这一点,可是他却失算了。当你跟我说到昊方有人聚集上访时,我正不知道如何向董建设提起,董建设却直接否了我的安排,要先去幸福小区。董建设本来要削我的面子,但却阴差阳错帮了忙,帮我们争取到了时间。看出董建设要处处给我难堪,我就利用他这点,总问他下站去哪。他就一直不说昊方,甚至要以吃饭为由,略去这个行程。”说到这里,楚天齐笑了,“也真奇怪,董建设两次要对付我,结果却两次都给我帮了忙。”

    曲刚忙道:“这是天意呀。”

    “应该是吧。三年前他准备教训我,结果却帮我整治了刁难的电力局长,给玉赤开发区要来了电;今天他想给我难堪,却又帮我们争取了时间,避免了更大危机。”说到这里,楚天齐话题一转,语气也略显沉重,“虽说他给我帮了忙,但其实我也丢了好大面子,今天就让他损的够呛。老曲,他职位比我高,又是上级主管领导,以后我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呀。跟着我的人,可能也会‘沾包’。”

    “是呀,确实是个……”话到半截,曲刚猛的站了起来,“局长,我不管别人如何,我就认准你了,我不怕‘沾包’。”

    楚天齐一笑:“老曲,想好了再做决定,混了这么多年官场也不容易。”

    “局长,我想好了,早就想好了。”曲刚认真的说,“你刚来的那会儿,我掐着半个眼角也瞧不上你,觉得你年轻、外行。但是你用你的智慧、专业、能力感染了我,尤其是你的人格最让我感动。在你把我从那个地下看守所救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下了决心,一直跟着你走。我自以为混了二十多年官场,但只到遇见你,我才算活明白了。”

    “老曲,你这么高抬我,我很感动,但是你也要面对现实。”楚天齐很冷静,“他们和我是宿敌,矛盾不可调和,而且我和人家实力悬殊,很可能会被收拾掉。另外,我是借调来的,肯定还得回沃原,到时我就是想照顾你也不成了。”

    曲刚表态很坚决:“局长,不用说了,这些我都想过了,我意已定,就要一直跟着你,听你指挥。”说到这里,他“嘿嘿”一笑,“我也相信你,相信你绝对不会败给他们。以前他们就挤兑你,你那时仅是科级,可你不但没被打败,职务还升的很快。现在你是副处实职,更不可能被打败。再说了,关键时刻,董建设还会给你帮忙的,你有这个福气。我也知道,你肯定会回沃原,但以你的能力和实力,以后肯定会升的更高,当你到省里当领导的时候,还是能罩上我的。”

    “老曲,谢谢你的信任。”楚天齐也站起来,伸出右手,“有你的助力,我的信心更足了。”

    曲刚赶忙握住对方右手:“宿敌不可怕,几个小蚂蚱,遇到咱们俩,全都打趴下。”

    楚天齐笑了起来:“哈哈哈,没想到老曲成诗人了。”

    “嘿嘿,顺口溜。”,曲刚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