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百七十章 重要线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随着屋门响动,乔晓光被带了进来,坐到了那把牢牢固定的特制椅子上。

    乔晓光已经被关了整整一个月,往日壮硕的体形不见了,整个人都瘦了好几圈,脸颊上满是胡子。只是脸色白了好多,应该是几乎终日不见阳光的原因,也不排除心情不畅的缘故。

    今天,乔晓光的眼窝又深了好多,眼珠上满是血丝,坐在那里很是无精打采,显见昨天半夜提审后,根本没有休息好。

    “乔晓光,知道为什么找你吗?”曲刚率先发了话。

    怎么是他?平时都是那些小警察呀。乔晓光很疑惑,抬头向铁栅栏对面望去。由于乔晓光头顶灯泡亮度过高,而对面光线又较暗,他看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曲刚那张脸。同时他还看到了另一个人,一个他既恨又惧的人——楚天齐。

    他怎么也来了?这还提审不到二十四小时,他俩都一块出现,莫非发生了什么大事?还是自己又被发现了什么罪证?乔晓光不禁心里一翻腾,说:“不知道。”

    曲刚冷哼一声:“不知道?我问你,那个‘喜子’和‘刚子’找你喝酒,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可别说只是聚聚。”

    怎么又翻腾起这事了?听对方的口气,根本就不相信自己以前的交待,可是那我该怎么回答。想了一会儿,乔晓光还是回道:“确实他们就是说请我喝酒,就是想多年不见聚一聚。现在我也觉得那两家伙不地道,觉得他们就是让那个女人缠住我,可我真不记得他们喝酒时候还说过其它什么。”

    “真的吗?好好想想,可不要有遗漏。”曲刚的声音很冷。

    乔晓光忙不迭的回答:“没有遗漏,真的没有。”

    “没有?没有?”连着两声缓缓的疑问,曲刚忽然快速道,“同伙还有谁?我是说在看守所内部。”

    “同伙?没有,真的没有。”乔晓光赶忙否认,“我也是被蒙在鼓里的。”

    曲刚‘哦’了一声:“我提示你一下,在喜子和你通话后,他又给谁打电话了?你们在喝酒的时候,提到过他吧?”

    乔晓光连连摇头:“和谁打电话?我不知道。喝酒的时候,我们除了喝酒,就是谈论女人,谈的也是以前的那些女人。”

    屋子里静了下来,谁都没有说话,很静很静,静的很压抑。

    “没有,真的再没有说其它的了。”乔晓光再次否认。

    “你这装糊涂的本事真是一绝,那我不妨说的再明白一些。七月二十九号那天,喜子在用插卡电话给你打完后,又马上用这部电话拨打了另一个号码,这个号码是你看守所的同事在用。”说到这里,曲刚厉声道,“乔晓光,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不说,可不代表别人不说,他可是很配合我们的。”

    “我……我真想不起来,我总不能冤枉别人吧。”乔晓光不停的摇头,然后停下来,盯着对方,“你说是谁?我可以和这个人当面对质。”

    对质?对质个屁,人还不知道在哪呢。

    尽管对乔晓光有怀疑,但问了两个多小时,乔晓光也没有说出“程绪”两个字,不知这家伙是真的不知,还是牙关太紧。楚、曲二人只好停止审问,先让人把乔晓光继续关押起来。

    ……

    时间到了九月三日下午,从程绪失踪开始计算,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十多小时,但搜寻工作没有任何进展。

    在此期间,没少接到来自己各方的汇报,但不是消息不实,要不就是乌龙事件。在查找监控录像时,只有程绪开车出城的视频,而那辆空车被发现时就在城外路边停着。干警在空车附近的村庄、山上搜寻两日,也没有任何发现。另外,休闲娱乐场所、车站等地,都没有发现程绪的踪影,也没有监听到程绪手机的信号,程绪就好像突然蒸发了一样。

    四点多的时候,曲刚再次来到楚天齐办公室,两人继续分析程绪失踪一事。

    “叮呤呤”,一阵铃声响起,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楚天齐看了眼来电显示,按下了接听键:“什么事?……是吗?好,你等着,我马上到。”

    挂断电话,楚天齐对曲刚说:“高峰报告,在十八里庄发现异常情况,他正赶过去。”

    “十八里庄?这和程绪弃车地点可是南辕北辙呀。”曲刚提出了质疑。

    “是这么个理,不过高峰汇报有人发现了重要证据。”楚天齐说着,站了起来,“反正不到十公里的路程,咱们过去看看。”

    “好吧。”曲刚答应一声,二人走出了屋子。

    从单位出发,仅二十分钟时间,楚天齐和曲刚到了目的地——十八里庄,许源镇派出所那辆二一二汽车就在村口路边停着。

    曲刚刚把汽车停稳,路边等候的高峰已经拉开车门,坐了上来,和他一同上车的,还有一个上年纪的村民。

    高峰一指村民:“老刘,你把刚才说的话,再和领导说一遍。”

    村民老刘打量了一下前面二人,说道:“这些天我在市里闺女家住了半个月,今个晌午刚回来。后晌下凉的时候,我去地里摘豆角,一进棒子地就看见倒了挺大一片。一开始我以为是谁家的牛进来歇凉压倒的,再一看没有牛蹄印,倒是有人的脚板印。还有就是,倒的这些棒秧上的玉蜀黍全没了。不用说,这肯定是让人拿走了。在我们这儿,经常有孩子掰玉蜀黍烧着吃,我们都习惯了,我也就没拿当回事。我看了看地里再没有被祸害的地方,就开始摘豆角,摘完就回去了。”

    歇了一下,老刘继续说:“回到家的时候,老伴正好从镇上赶集回来。她说前天派出所通知,公安局要演练抓坏人,让我们配合提供线索,还说有奖励。听老伴这么一说,我就想起了棒秧倒地的事,马上又回到地里,想看看有没有新发现。结果到哪一找,在倒的棒秧下,找到了这个东西。”说着,老刘把一个透明塑料袋递了过来。“我觉得这个像是你们的人用的,就赶紧回去到村委会,打了派出所电话,这个高同志就来了,我领他去看了现场。”

    看到袋子里面的东西,楚天齐和曲刚都是眼前一亮。塑料袋里是一个黑色的钱包,钱包外面有一个银灰色的标识,这个标识正是警徽图案。对望一眼,曲刚伸手接过袋子,隔着袋子打开了钱包。

    钱包里没有钱,只有一张卡,还有一张二寸大小的黑白小照片。照片正中是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小男孩,女人梳着长辫子,辫子从脑后绕过,垂在前胸处,女人大概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女人怀里的孩子也不过两岁大小,看那样子像是在挣扎着大哭。照片中,孩子脸形和女人很像,而且孩子左边嘴角处有一小圈轮廓线,像是有脏东西没擦掉。

    楚天齐和曲刚对望一眼,两人眼中满是惊喜。照片中,母子两人的脸形很像一个人,而且孩子嘴角的特殊标识也太明显了。

    把头转向村民老刘,楚天齐一笑:“老刘,就这些?”

    “就这些。”老刘答过后,马上又补充道,“里面确实没钱,我连那个钱包碰都没碰。前些年,我做过几天村里的联防员,配合乡里做过法制宣传,我知道保存证据的重要性,更知道证据不能破坏。为了怕说不清,我在拿钱包的时候,才用塑料袋直接包上的。”

    楚天齐一笑:“老刘,你误会了,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发现的东西越多,一旦被证明是我们派的人放的,那么你得到的奖励就越多。”他看出来了,这个老刘很看重这个,否则也不可能二次回玉米地里找东西,更不会直接向派出所汇报。正常情况下,村民一般都是报告村里,由村领导再汇报的。

    “哦,是这么回事?”老刘脸上表情一松,“那我再回去找找。”

    “先不要去了,天马上就黑了。一旦你找东西时让我们派的人发现了,那么你前面的奖励也就没有了。不过你放心,你是第一个在你地里发现的东西,即使我们在那里再有所发现,奖励也归你。”楚天齐担心老刘会有危险,才再次用对方关心的事进行劝阻,“你先去忙吧。”

    “好,好。”连着答应两声,老刘“嘿嘿”一笑,支吾着道,“那……那什么时候给……奖励?能给多少?”

    “我们还需要核实。”说着,楚天齐一指高峰,“三天后联系高同志。”

    “好,好。”老刘看了高峰一眼,“高同志,那我就找你了。”

    高峰点点头:“好的,注意保密。”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说的,我还怕别人从那块地里发现秘密呢。”说着,老刘又重点盯着高峰看了一会,然后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下车后,老刘再次绕到汽车另一面,隔着玻璃对高峰道:“三天后我找你。”说着,还用右手做了个“六”的手势。

    知道对方在提醒自己“九月六号”,高峰干脆也用手势做了回答,他的手势是“OK”。

    没想到七十多岁的老刘,也照样回了个“OK”,才心满意足的背着手走开了。

    曲刚不禁莞尔:“真是财迷。”

    “有点。不过他提供的信息可是重要线索。”说着,楚天齐把头转向高峰,“你怎么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