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怎么是他?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经意间,日子又滑过几天,到了十一月三日。

    彭少根这几天心情很复杂。先是在专题会上,被王永新指桑骂槐损了一通,而自己却不得不装傻充楞,为了那个不争气的东西,而给王永新陪笑脸说小话。他当时心里明镜似的,知道王永新在报复自己和姓楚的联手,可他也有难言之隐,毕竟当时和姓楚的有过相关约定,而姓楚的也替自己说了话。

    更让他有苦难言的是,虽然姓楚的确实助了自己一臂之力,但老郝扶正的事却没能实现。不过值得欣慰的是,王永新提携的焦艳*丽也未能出场,这也与姓楚的支持不无关系。否则,看样子薛涛已和王永新达成默契,要是举手表决的话,这事还真悬,幸好有姓楚的搅和了一下。

    那天会后经过思考,彭少根觉的需要捅姓楚的一下,否则王永新还是不放心,还得找自己的过错。他这才假借打电话,传出了楚天齐向自己言说的“副书记”之争,他想借此让王永新放心。让他没想到的是,却因此让江霞发了飙,上门“说道”去了,这多少有些意外,也可以说是意外收获。

    这还没有充分享受意外惊喜,不曾想,薛万利却被免职了。早知如此,自己又何必在会上对王永新低三下四?又何必维护那个笨蛋。可他到现在也不明白,怎么说免职就免职了,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叮呤”,手机响了两下,是短消息提示音。

    彭少根拿起手机,一条消息跳了出来:“市长,向您汇报一下……”

    看完整条消息内容,彭少根赶忙回了五个字:“消息确切吗?怎么是他?”

    不多时,又是两声响动,新消息传了回来:“千真万确,亲眼所见。”

    一下子仰靠在椅背上,彭少根连着长嘘了两口气,骂道:“妈*的,成天打雁还让雁啄了眼。”

    也怪不得彭少根要骂娘,秘书汇报的消息太出乎意料了,但细思却又有迹可循。只是自己实在没往这方面想,实在没想到那小子竟然如此狡猾,也没想到那小子心胸这么狭隘,这不是釜底抽薪吗?也太歹毒了。好啊,难道你不知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难道你不知道“老王八”正等着瞧热闹?不应该呀。可你非要让人当猴耍,还想把老子当你的猴,那就怪不得老子了,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彭少根越想越憋气,越想越不心宽,气的拿起桌上的书籍抛了出去。

    “啪”、“哗啦”,几声动静响过,彭少根的火气才稍微小了一些,人也冷静了些许。想了想,他拿起电话,拔了出去。

    很快,电话通了,对方声音传了过来:“市长,您好!”

    彭少根骂了脏话:“好个屁,那事你知道吗?”

    “哪事?哦,那事……我也是刚知道。”对方叹了一声,“我刚接到通知,这回要去他那了。”

    “哦,是吗?这也太……”话到半截,彭少根话题一转,“服从组织吧,好自为之。”

    对方急忙表态:“市长,您放心,我一定不会给您丢脸的,一定给您……”

    彭少根打断对方:“行了,先别说给我怎么样,先管好你自己吧。”说完,他直接挂了电话。

    连着长嘘了几口气,彭少根胸中的闷气还是出不去,便咬牙切齿道:“太欺负人了,这不明摆着头上拉*屎吗?妈*的。”

    骂过之后,彭少根站起身来,在地上来回踱着步,脚下发出“蹬蹬”的声响。听着自己弄出的动静,他不但没有静下来,不但没有理出头绪,反而越来越烦燥,直接又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

    看着缓缓升腾的袅袅青烟,彭少根的大脑也渐渐冷静下来,心中自问着:怎么办?怎么办?立刻还击?

    想了想,他摇摇头:不能莽撞,一定要计划周密,一定要知己知彼,不能再被轻敌这块石头绊倒了。

    “怎么是他?怎么会是他?”彭少根自语着,心中也不禁疑惑:会不会弄两岔去了?会不会另有蹊跷?会吗?他尽管提出了问题,但却一时给不出标准答案,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越皱越紧。

    ……

    世上的事就是这样,面对同一件事,每个人的感触不同,有时甚至完全相反。同样都是那次专题会,彭少根、楚天齐都郁闷的不行,但王永新却心花怒放。因为在那次会上,唯一的赢家就是他,而彭少根、楚天齐都成了受气包,至于薛万利、曹金海那更不值一提,那两东西不过就是彭、楚身边的狗。

    王永新之所以高兴的不行,不仅仅只缘于那次会议本身,还因为因此引起的连锁反应。正是那次会上,自己给两条狗套上了枷锁,也把狗主人弄的灰头土脸。随即彭少根出卖了楚天齐,江霞就找上门去“说道”了一番,这简直就是多米诺骨牌效应。太好了,我就是要让你们狗咬狗,就是要让你们咬的不可开交;当然前提是,事态在我控制之下,绝不能因此乱了政府局面。

    “笃笃”,敲门声响起。

    在经过允许后,一个人走了进来,是王永新的秘书杨永亮。

    看了眼屋里没有旁人,杨永亮直接说道:“号外,号外,重大新闻。”

    没有旁人的时候,两人很是随意,王永新便也笑着道:“永亮,什么时候你成报童了?”

    杨永亮“嘿嘿”一笑,来在桌前,压低了声音:“市长,是这么回事……”

    王永新有些吃惊:“是吗?什么时候的事?确定吗?”

    “刚刚,那边刚开完会,同学打电话告诉我的。”杨永亮回答。

    王永新“哦”了一声:“怎么提前没有一点消息?”

    “是啊,是啊,好多人都觉得蹊跷。”杨永亮点头回应。

    略一沉吟,王永新示意了一下。

    杨永亮明白对方的意思,把头向前探去。

    “你要这么做……”几乎是耳语一般,王永新向对方做了安排。

    听对方说完,杨永亮直起腰身:“明白。市长那我先去了。”

    “去吧。”王永新挥了挥手。

    杨永亮快步走出屋子,随手带上了房门。

    王永新身子靠在椅背上,右手轻抚着谢顶的脑袋,自问着:“怎么是他?”

    秘书刚才带来的消息确实出乎意料,既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更奇怪的是竟然提前没有得到一点消息。这不禁让他疑惑,疑惑这事蹊跷,蹊跷这事的诡秘;更不禁怀疑,怀疑有人搞了鬼,也立刻想到了搞鬼的人。这个人太好锁定了,简直就是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因为他是受益人嘛!

    刚刚锁定嫌疑,王永新又不禁有了新的疑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至于吗?也太狠点,太的大动干戈了吧?难道不是这么回事?难道只是巧合?可为什么会有这种安排呢?

    想了好长时间,王永新也没想明白,但他知道“皮裤套棉裤,必定有缘故”,看看秘书能获得什么“内部消息”吧。

    虽然一时想不出个所以然,但王永新知道,肯定有人要动起来,肯定有热闹看了。

    ……

    相比彭少根的心潮澎湃、起伏不定,楚天齐要平静的多。反正那天已经被王永新收拾了,反正江霞假戏真唱也让自己面子有了些许受损,但事物有利就有弊,还是多利用积极的因素才对。

    正是带着这种平静的心态,楚天齐没有过多去思考那些烦心事,而是把心思放到了解决面前所遇困境上。他要积极督促案件侦破,也要考虑投资开发中存在的不足,还要考虑因此遇到的困难。面对这些困难,即使暂时没有好的解决方案,但也要努力去想,俗话说“方法总比困难多嘛”!

    秘书每天跟着不觉怎样,这一忽然离开,好多事就显得不顺手了。这足以说明李子藤平时做了好多工作,给自己分担了一部分压力,也表明自己现在亲自操作的事越来越少了。

    “笃笃”,敲门声响了起来。

    谁呀?楚天齐念头一闪,说了声:“进来。”继续弄着手头工作。

    “吱扭扭”,屋门缓缓推开,一个人闪身走进屋子。来人随手关门,走向办公桌,边走边说:“请问,是楚市长吗?”

    呀,声音太熟了。楚天齐急忙抬起头来。当他看清来人后,立马站起,离开座位,伸着手迎了上去,高兴的说:“你怎么来了?”

    来人一笑:“楚市长,我怎么不能来?我来向您报到。”说着,“啪”的敬了个军礼,才握住了对方伸出的手。

    “什么意思?”楚天齐似乎猜出了原因,但还是继续确认着。

    对方“嘿嘿”一笑:“我来做你下属呀。”

    怎么是他?原来是他。楚天齐拍着来人胳膊道:“我纠正一下,不是下属,是同僚。”

    “是。我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来人再次敬了一个军礼。

    “去你的,有完没完了。”在来人身上捶了一下,楚天齐示意着,“坐那儿说。”说着,拉起对方,向沙发走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