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三章 我连累你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失踪”一周多的局长,又重新露面了。楚天齐被有关部门控制的说法弱了一些,但关于被调查的传言并没有停止。有说他被有关部门要求“随叫随到”,还有说让他等候处理,也有说他被要求尽快回到原交流地。可以说,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认为他和何氏药业有牵连,都知道他两次被要求公务回避的事。

    单位的人们发现,楚天齐“失踪”后再次回到单位,和以前确实有很大不同。最明显的是,在办公室的时候很短,有时一、两天才能见到他一次,而且在单位停留时间很少。人们往往可以利用这难得的机会,去找他签上一些需要报销的票据,也顺便观察一下他怎么了,当然并没有实质性发现。不过有些人注意到,他确实回避假药案了,就没见他主持过相关会议,也没听说他了解过相关情况。

    单位人们的猜测与怀疑,楚天齐发现了。实际从十一月七日被张天彪在会上要求公务回避的时候,人们在看自己的时候,眼神就满是异样。十一月十九日首都归来,又加了一个“更”字。

    既然市局、县政府、县局都要求自己公务回避,楚天齐也就没有自讨无趣,便不再过问假药案侦破的事,即使曲刚要汇报此案,他也马上要求对方打住。至于雷鹏打电话,想要了解相关破案情况,楚天齐也让他打电话给曲刚。雷鹏不知道楚天齐被要求回避的事,还调侃对方太官僚,等级意识太强。

    虽然楚天齐回避了假药案,但相关进展和侦破中遇到的一些问题,他知道的清清楚楚。随着对案情的了解,他的心中反而更笃定,更加认定自己的判断。

    整个十一月份,只剩不到一周时间了。这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楚天齐刚签完几张票据,打发走对方,手机便发出“叮咚”的响动。

    拿过手机一看,几个字出现在手机屏幕上:见一面,方便吗?

    楚天齐想了一下,回了两个字:好的。

    ……

    一处僻静的所在。

    灯光柔和,音乐舒缓,方桌两端坐着一男一女。

    男孩脸上棱角分明、剑眉朗目,身穿米灰色V领毛衫、蓝色长裤。女孩眉目清秀、长发披肩,上身着粉色低领蝙蝠毛衫,下*身是黑色短裙配黑色打底裤,脚蹬黑色小皮靴。

    女孩脸颊红扑扑的,鼻尖微微沁出汗珠,她用纸巾在脸上轻轻擦拭了一下,低语道:“有点热。”

    男孩“嗯”了一声:“没想到今天会供暖。”

    简单对答后,屋子里静了下来。显得二人喝茶的声音,反而愈发响亮。

    女孩再次打破了沉默:“师兄,是我连累了你。”

    男孩摇摇头:“佼佼,别这么说,好多事情的发生不在意料之中,防不胜防。”

    对话的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许源县公安局长楚天齐,和何氏药业许源分公司法人代表何佼佼,楚天齐是应何佼佼之邀来的。

    “师兄,这些天我一直很内疚。本来你这公安局长当的好好的,就因为我们公司的事,现在不但被要求回避案件,社会上的谣言也扑天盖地的,把你黑的够呛。”何佼佼的语气很是沉重。

    楚天齐一笑:“黑就黑呗,反正我也不白,要是黑成宋朝老包更好,那我直接就是新时代大清官形象了。”

    “你还有闲心调侃,人家都愁死了。”何佼佼嗔道,“都是因为我。”

    楚天齐摆摆手:“佼佼,不要再这么说了,有些事真不是你能左右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弄清一些关键问题,要找到一些关键人员,才能洗刷你们的清白,我也才能脱开干系。”

    “师兄,你相信我们公司是清白的?”何佼佼既欣喜又惊讶。

    “要是不相信你们,我今天能见你吗?”楚天齐反问,然后又说,“你说说这几天的调查情况吧。”

    “好。”何佼佼长嘘一口气,说道,“警方和工商部门出示了一些物证,主要是药盒、药瓶,这些药盒里面有说明书,上面还有防伪标识。我仔细看过,这些说明书以及盒上的防伪标识和何氏药业的一模一样,药瓶和药盒应该也是这样,我分辨不出真伪。只是有一种药的生产日期和批号对不上,那个批号已经三年不用了,但生产日期印的却是今年六月。因此我断定,这批药肯定不是我们生产的,而且我们公司正式上市的药从来没有发生过把人吃坏的事,尤其像这么大规模的,更不可能。”

    听到这里,楚天齐插话:“你和调查人员说了吗?”

    “说了。不过调查人员表示,现在不能采信我的说法,还需要进一步调查,需要到相关部门进一步核实。而且他们还说了,即使真是这种情况,那也不能证明这事和我们无关。”何佼佼不由得又叹了口气,“人家说的也有道理,毕竟药盒、药瓶、说明书、防伪标识摆在那里。”

    “以前遇到过这种情况吗?都是怎么处理的?”楚天齐问道。

    何佼佼摇摇头:“没有,反正从我进入公司工作,就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对了,我要求鉴定药的成分,也被调查人员拒绝了。他们的理由是防止我做手脚,说他们自会鉴定,而且即使鉴定出涉案药和我们市面上正常销售的药成分不同,但也不能证明我们的清白。”

    楚天齐点点头:“确实如此,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抓到真正的制假者,找到制假窝点。”说到这里,楚天齐马上又道,“你刚才说那些药盒、药瓶、说明书、防伪标识,连你也分辨不出真伪,你分析这是什么情况?”

    何佼佼长嘘一口气:“不好说。首先要分辨出真伪,但这个工作不是由我们来做。如果那些都是真的,那就很可能是我们丢失了相关物品,再被人装上了假的药片、药剂或药液,就需要从药业内部查内鬼。其实我们已经在查,但到现在也没有查出相关物品有丢失情况。如果那些东西被鉴定为假的,那就需要打击造假窝点,抓到造假人,但这个工作就主要得由执法、打假部门来做了。我们能做的,就是进行配合,当然配套一些打假资金也是应该的,我们也乐意。

    只是这仅是我们自己的想法,我们现在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相关部门不相信,即使我们想参与,也不可能得到允许。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配合,不但要配合假药调查,还要配合何喜发被打一案的调查。这些天,不只是公安、药监、工商等部门常驻调查,就连税务、安全生产也找上门去,好像我们公司哪都有问题似的。”

    这么多部门去调查,楚天齐当然知道。这就是好多部门的特点,事前疏于监督,事后往往才大张旗鼓去做,既想在相关事件中有立功表现,也想摆脱不作为的嫌疑。想了一下,楚天齐才说:“从当前情形来看,抓到真正的造假者,端掉造假窝点才是关键。”

    “嗯,可又谈何容易。这么多天过去了,好多部门全把精力放到调查何氏药业身上,恐怕没有人去想真正的问题症结所在了。”何佼佼很是忧心,“因为这事,现在集团内部也有很多矛盾、分歧,我和我爸就是整个矛盾点。”

    “佼佼,你要坚信‘清者自清’。”安慰过对方后,楚天齐又说,“我问你,你们公司有没有一个姓温的业务经理。”

    “温……温经理,没有。你们是不是找到嫌疑人?那太好了。”何佼佼面带喜色。

    楚天齐没有回答对方,而是继续问道:“或者说,有没有姓温的业务员?”

    何佼佼摇摇头:“许源分公司肯定没有,集团那边就需要再查查了。”

    “那你重点关注一下,有没有这么一个人?这人个子很高,手里经常拿一条鞭子,胳膊上纹着一条蛇。”楚天齐盯着对方,“记住,如果有这么个人,千万不要惊动他。”

    何佼佼面色严肃,郑重的点了点头:“嗯,我明白。”

    “就这样,你先走,我过一会儿再走。”楚天齐冲着对方一笑,“佼佼,别给自己压力太多,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一切都会过去。”

    何佼佼站起身,拿过衣架上外套,穿在身上,向门口走去。快出门时,又回头幽怨的说:“我连累你了。”然后,走出了屋子。

    ……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楚天齐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很快,手机里传出一个声音:“怎么样?”

    楚天齐对着手机道:“周局,没有什么有价值线索。不过,我觉得应该不是何氏所为。”

    “小楚,我也愿意相信何氏,但我们是警察,一切要以证据为重。”周子凯的声音很严肃,“如果要想证明何氏清白,那就必须找到真正的造假者。”

    楚天齐回道:“明白。”

    “祝你好运。”说完,周子凯声音戛然而止。

    握着手机,楚天齐无奈的轻叹了一声。今天去和何佼佼见面,楚天齐是向周子凯请示过的。周子凯同意楚天齐去赴约,但同时指示他一定理智看待事物。

    楚天齐当然明白周子凯的意思,所以他在和何佼佼见面时,嘴上说着“我相信你”,这也是他内心真正的想法,但却又不得不理智的去分析对方的话,观察对方的表情。

    想起何佼佼那幽怨的神情,想起临别时对方再次说起的“我连累你了”,楚天齐很是自责,自责对何佼佼不够坦诚,但也很无奈,无奈于自己的身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