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百七十七章 专治失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和曲刚坐在桌子前,紧紧盯着屏幕上的审判现场,同时监听耳机里传来现场的声音。

    高峰:“程绪,你知道你那所谓的糖丸是什么吗?”

    程绪:“不清楚,我想应该是对嗓子不好的东西,容易让人声音沙哑吧。”

    高:“是吗?”

    程:“要不就是可能让人临时变成哑巴。”

    高:“不要打哑谜了,我告诉你吧。王兴旺口吐白沫昏迷后,医生在王兴旺的呕吐物中检出了“敌敌畏”成分。”

    程:“啊?我真不知道。那东西可是‘喜子’给的。”

    高:“如果你不知道那药的厉害,怎么会跑呢?”

    程:“我……我真不知道,我那不过是出去玩,不是逃跑。”

    高:“而且你还故意把汽车停到路边,然后迂回跑到相反的方向,这不是逃跑是什么?心里没鬼能跑?你这分明是怕王兴旺死了,是怕暴露你故意投毒人身份。”

    程:“拉闸停电我承认,故意把王兴旺关到何喜发房间也承认,只是我真不是故意投毒。”

    仇志慷:“你不承认也没关系,你可以再想想,反正王兴旺现在也没死,你也只是杀人未遂。如何你要还不老实,还是有选择交待的话,那么你就会罪加一等。”

    程:“我知道,我知道。”

    仇:“那个问题一会再交待,你就说说装失忆的事吧。”

    程:“其实我在四号凌晨五点就醒了,我醒来的时候,正好听干警说到了这个时间。但我没有睁眼,就继续装睡,心里在盘算着如何抗着、蒙混过关。在装睡期间,你们所有人在屋里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当时我还暗暗得意。现在想来,那可能就是你们故意的,包括那些医生说的话,但我那时并不明白。六号那天早上,我听医生说要给我用电击或针灸治疗,我担心装昏迷露馅,这才醒了过来,又装起了失忆。我以为自己玩的挺高明,不曾想却早已尽在你们的掌握。”

    听到这里,曲刚对着楚天齐一笑:“这就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是呀,丑恶是见不得光的。”楚天齐站了起来,“让他们先审吧,咱们回局里。”

    ……

    地点还是那个地点,审讯者还是仇志慷、高峰,监听室领导依然是楚天齐、曲刚。但时间变成了九月十日上午,被审讯者也由程绪变成了王兴旺。

    和程绪被抬进来不一样,王兴旺是走进来的。待警务人员打开那把特制椅,拿开椅子上面的挡板后,王兴旺直接坐了上去。

    对于警务人员重新上锁这件事,王兴旺根本不予关注,他现在眼里只有手中那本书,就是在走进房间的时候,也是如此。从坐到椅子上以后,他的目光就一直没有离开,连头都没有抬起来。

    高峰咳嗽了两声,问道:“姓名?”

    “……”

    虽然对方没有答复,但高峰仍然接着问了“性别”、“年龄”、“籍贯”、“职业”等问题,也给对方留出了回答时间,不过回答他的是无声。

    在高峰提问的时候,王兴旺依然没有抬头,但嘴唇却在不停的动着,不知道是在背诵什么,还是在做祷告。等到高峰停下来以后,他反而把书本扣到挡板上,然后向后一靠,闭上眼睛,嘴唇不停的动着。

    监听室里二人对望一眼,都露出了微笑。

    曲刚笑着道:“又一个出乏相的。”

    楚天齐回了一句:“很快就得现原形。”

    二人刚对完话,耳机里又传来了审讯现场的声音。

    高峰:“王兴旺,你为什么要打那个人,你和他认识吗?有仇?……不说是吧?哦,我忘记你是失忆症了,那我帮你回忆回忆。七月二十九日晚间,你们所在的监舍忽然进了水,然后就有狱警组织你们转移。在转移过程中,有人悄悄告诉你,他替人传话,要你在凌晨三*点半以后把同室的人打坏了。他还承诺,你打人的视频没人看到,所以你就对那个人动了手。对不对?……你真的忘了?那我提醒你一下,那个给你传话的是一名狱警。……还想不起来?那我就再提醒一下,那个给你下命令的的人叫‘喜子’,你们称他为‘喜哥’。”

    “动了,动了。”曲刚指着监控屏,“你看他那脚。”

    “不只是脚,手也抖了一下。”楚天齐道,“不过这家伙可能还要扛一会儿。”

    耳机中高峰的声音继续传来:“王兴旺,我说对了吧?你真的想不起来?我可不相信,你别以为你闭着眼睛、光张嘴不出声,我们就拿你没辙。你想拿这些来对抗调查,你想装失忆,可是你的伎俩太嫩了。你虽然没出声,但我知道你进来时说的是‘那厮见情形不妙,拔腿就跑,二郎跟上,飞起一脚,正中其腰。’我说的没错吧,肯定不会错,这本来就是你那本小说上的内容。”

    耳机里换成了仇志慷的声音:“你以为不出声,我们就不会看出来?以为成天拿本书神神叨叨,就能瞒天过海?那不过是我们的将计就计而已。其实这些天,我们一直在观察你,发现你在读小说时,嘴唇都会动,而且从唇形看,正是书上的内容。那说明你认识那些字,那么你的失忆、傻呆就都是装的了。”

    高峰接过了话:“觉得我们是在诈你?那我不妨再说说你刚才闭眼装傻,嘴唇微动时说的是什么。你在哼一首歌,是你们老家的一首民歌。其中有两句是‘小妹妹想你哟,我的哥,亲圪蛋蛋的哥’。连以前的民歌都能想起来,你独独就忘了近期的事,这太说不过去了吧?别拿所谓的‘选择性失忆’蒙我们。”

    耳机里静了一会儿,又传来仇志慷的声音:“你不说是吧,你可能奇怪,奇怪我们怎么会猜中你的心思。我不妨告诉你,对于你这些天的表现,我们不但做了仔细观察,还让唇语专家帮了忙,甚至把你嘴唇动的视频放到仪器里分辨。你说,就你那小伎俩,能经得起考验吗?既然已经被我们揭穿,你就别装失忆了,干脆老实交待吧。”

    高峰的声音变得很冷:“王兴旺,你要对抗到什么时候?我告诉你,这对你没好处。你只有和政府合作,只有老实交待罪行,对你的判罚才会减轻。你不要相信所谓的江湖义气,那根本保护不了你,相反还会害了你。你看看这个。”

    画面中,高峰让人把一张纸递了过去,放到王兴旺面前的挡板上。

    高峰:“王兴旺,这是你昏迷当天,对你呕吐物的化验报告。报告显示,你的呕吐物中有‘敌敌畏’成份,这就是你的‘喜哥’给你的礼物。”

    “不可能,不可能,你们骗我。”耳机中换成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楚天齐一指监控屏:“这小子说话了。”

    耳机里立刻传出仇志慷的声音:“不可能?给你听听这个,”

    “啪”的一声按键音响过,审讯现场传出了录音机播放的声音:“‘喜子’给我纸条,我只能按纸条上的要求去做。于是第二天,我就以‘核实在押人员身份’为由,见到了王兴旺。趁王兴旺不注意的时候,把‘喜子’给的特殊糖丸溶到了他的药中。”

    又是“啪”的一声响过,录音机声音停止,变成了高峰的声音:“王兴旺,听出来了吧?这是给你传信的那个狱警,他都已经交待了,你还抗个什么劲儿,难道还在等你‘喜哥’救你?我想,如果你不和政府合作,那么早晚‘喜子’会把你弄到极乐世界,会让你永远说不出来的。”

    耳机中换成了王兴旺的声音:“我交待,全都交待。”

    曲刚长嘘了一口气:“哎呀,这家伙终于张嘴了。”

    楚天齐回了一句:“他不张嘴还得行?”

    曲刚“哈哈”一笑,抱拳拱手:“佩服,佩服,楚局简直就是专治失忆症的高手。”

    “纠正一下,专治假失忆。”楚天齐笑着,站了起来,“走吧,这留给他们弄吧。”

    二人说笑着,走出了监听室。

    ……

    局长办公室。

    楚天齐又听了一遍录音,然后关掉,开始想着事情,这已经是他第三遍听了。

    从程绪和王兴旺的交待,以及掌握的证据看,这次何喜发被打一案,总策划就是那个隐在幕后的“喜子”,其他几位涉案人都是棋子。

    在二人交待的线索中,好多事情已经核实清楚,有的事情正在核实。但有一条至今无法核实,却又很是重要。那就是这个“喜子”究竟是何许人也,究竟现在身在何处?

    程绪虽然曾授人以柄,但除了知道“喜子”这个道上称呼外,其他一无所知。王兴旺倒算是道上的人,但对“喜子”的事也是知之甚少,只知道以前这个喜子曾在聚财公司工作过。

    虽然这条信息不大,但内容却很丰富,让楚天齐不禁产生了好多联想。

    怎么又是聚财?何喜发被打究竟和聚财有多大关系?聚财和何喜发又有多大恩怨?何喜发的失忆能不能也治好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