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百六十章 自求多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对于陈文明八月九号说的那些话,楚天齐并不完全相信,不相信那小子会那么无辜,但也觉得陈文明没必要杀死老高。其实楚天齐拿老高之死说事,就是要诈陈文明那小子,他更想从陈文明身上获得山林租赁的信息。果然那小子很上道,交待了所谓的偶得证据。

    陈文明九号那天在自己办公室的说辞,和今天在法庭的说法差不多,但在一些细节上又略有差别。那天和自己说起优盘的时候,陈文明说是在当天凌晨,可今天已经过去六天,他还说是当天凌晨,不得不说那小子圆滑。只是这么一个“当天”,就点出了时间紧迫,就解释了他几乎没有耽搁此事。

    今天在法庭上,陈文明那小子同样出示了那张优盘,但同时却多了几页纸。这一手做的更绝,这就省得在叙述时有纰漏,而且彻底给他陈文明贴上了一个“只是证据传递者”的标签。不用说,优盘和打印纸上也不用留下陈文明的指纹。

    也该着山林租赁纠纷这件事水落石出,就在那天陈文明给楚天齐看视频的时候,高强给楚天齐回过来电话,回答了如何鉴定指纹的技巧,楚天齐也刻意让陈文明听到了。所以,和优盘同时出现的纸上,才有了新的判断合同真伪的内容,即鉴定指纹和文字谁在上谁在下。

    虽然对于陈文明的好多说法不认可,但楚天齐没有深究,也没有点破。他知道,好多事情得一步步的来,只在陈文明这里也要不到全部答案,而且陈文明这两次已经说了不少。

    陈文明是个很聪明的人,也是个圆滑的人,他不会不撞南墙不回头,但却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对于这样的人只能徐徐图之,放长线而钓之,既不能太宽松,让其不痛不痒,也不能逼的太紧,防其铤而走险、鱼死网破。正是这种严宽有度的做法,也才逼的那小子出庭作证,并交出了“偶得证据”,让村民有了翻身的机会。

    有些事情不能不着急,但也不能太着急,而且好多事情都有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只不过是有些过程明显一些,有些不经意一些罢了。就拿这次的事来说,要不是拿到了陈文明的录音,那小子绝不会出庭做证的。而录音的取得也很偶然,那还是在四月二十日晚上的事情。当时楚天齐去见高峰,却被两个花痴*女孩追的慌不择路,跑到了另一条巷子,无意中听到了陈文明和那个女人的对话,也才录了下来。

    通过这件事,楚天齐也再次牢记了一点,就是平时要多做准备,不打无把握之仗。因此,特制腰带、手机、录音笔就是随身必备的三件套,一定要时时带着,以备不时之需。

    虽然还不清楚山林纠纷一案会如何判决,但楚天齐相信,有了今天的录像和文字,结果一定不会太差。村民肯定不会再背负造假的嫌疑,也应该会得到一纸公正的判决。想到这些,楚天齐宽心不少。

    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楚天齐按下免提键,拨出了一串号码。

    很快,电话里传出曲刚的声音:“局长,你找我?”

    “再过来一下。”说完,楚天齐关掉了免提。

    ……

    因为陈文明出庭作证,致使剧情出现了惊天反转,楚天齐和众村民都非常欣喜和兴奋。但做为当事人的陈文明,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相反还愁苦无比,他知道好多事情会接踵而来。陈文明没有回到单位,而是钻到县城的一个隐蔽所在,盘算着如何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终究要来。与其被动不如主动,陈文明想了很久,做过一些准备后,决定打电话向“领导”汇报一下。

    手指按在开机键上,短音乐响过,手机开机了。刚准备拨号,一个号码伴随着铃声跳了出来。这个号码不是他准备拨出去的,不过他也知道肯定躲不过去,干脆便按下了接听键,但他却没有说话。

    手机里先是短暂沉默,然后就是一阵冷笑,接着才传来说话声:“哼,姓陈的,真够狠毒呀,竟然给老子来了这么一手,老子还真是小看你了。你这是硬逼老子出手,那就休怪老子不客气了,你不让老子好过,老子也不让你舒服,你还是到高墙大院里去养老吧。”

    陈文明连哼两声:“哼哼,姓吴的,别把自己说的那么无辜,还不是你逼老子这么做的?你先是给老子下套,后来又派个娘们监视老子,你以为老子不知道?这倒罢了,你不该让那个臭婊*子给老子录音,更不该把录音交给有关部门。现在老子已经被约谈多次,如果再不立点功的话,那老子已经进去了。”

    “姓陈的,你这倒打一耙的本事倒是厉害。老子问你,你手里的录像是怎么回事?是谁给你的?不会是你直接给老子安监控了吧?”对方一连提了好几个问题。

    陈文明声音很冷:“吴信义,这话你不应该问我,而是我要问你的。你究竟做了什么缺德事,逼着身边人做出这种见义勇为的事?而且还把东西交到我手里?你快告诉我,是谁呀,我正准备谢谢他呢?”

    “不是你?不可能吧?”对方的语气显然已经松动。

    “那是你的地盘,我能做什么?”陈文明骂道,“老子现在就想问你,你为什么给老子背后捅刀子?”

    “陈文明,你少血口喷人,我绝没干过这事,八成是你无中生有吧?”对方语气满是疑惑,然后话题一转,“不过你捅老子的事,那可是板上订钉的,这你总不能狡辩吧?”

    陈文明回了四个字:“被逼自保。”

    “不承认也没关系,你就不怕老子把你杀人的事捅出去?那可不只是坐牢的问题了。”对方的话中满是威胁。

    “哈哈哈,去你*娘的吧。你还想唬老子?”陈文明大笑,“想捅就捅吧,看看到底谁是凶手?我倒还真想看一出贼喊捉贼的闹剧。”

    对方狠狠的声音传来:“你,你等着,老子跟你没完。”

    “好啊,那你杀马过来。局里可是已经张开口袋,就等嫌疑人自投罗网呢。”陈文明并不示弱,“你可想好了,别逼着老子投重型*。”

    “你……”对方只说了一个字,声音便戛然而止。

    知道对方已经挂断电话,陈文明握着手机骂道:“妈*的,还敢威胁老子?老子就倒打一耙了,你能怎么样。”

    ……

    “叮铃铃”,一阵铃声响起。

    陈文明看看来电显示,按下接听键,换上了一副尊敬的口吻:“领导,我正要向您汇报呢。”

    “哦,编好瞎话了?你不会说是被逼做证吧?”对方声音很冷。

    “领导,我怎么会跟您说瞎话呢?就是骗我爹妈也不能骗您呀,您可是我的大恩人,我这报恩还报不过来呢,怎么能骗你?”陈文明陪小心说着好话,然后话题一转,“领导,这次的事真是事出有因,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保护您,不让您受到牵连。”

    “哦,你还越说越来劲了,我倒想听听你这瞎话编的像不像。”对方被勾起了兴趣。

    陈文明嘴角浮起一抹冷笑,但随即又换上了尊敬的口吻:“这事还得从今早上说起,凌晨的时候,门口有响动。我出去一看,没有人,但却在窗台发现了一个塑封袋。塑封袋里就一个优盘和几张纸,一开始我以为那几张纸都是说优盘上的事,但打开第四张的时候却发现那是另外一份东西。看到这张纸上的内容,把我惊出一声冷汗,这是一封威胁信。要是威胁到我,我倒不怕,可上面竟然说到了你,让我不得不慎重考虑。这封信上说,如果我不去作证的话,就会捅出您参与的那件事。”

    “哪件事?”对方反问。

    陈文明压低了声音:“还有哪件事,就是那件要命的事呗。”

    手机里静了一下,才传来声音:“这是你编的吧?对方怎么会知道那件事?又怎么会拿这事胁迫你?这也太的解释不通了。”

    “领导,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敢拿这事骗你呀。”陈文明急忙辩解,“对方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我也不明白,但事实就是这样,而且白纸黑字写着,不由得我不信。要不我把那张纸给您拿过去?”

    “好吧……算啦,你还是赶快把它销毁吧。”对方的语气缓了下来,“你也要注意自身安全,谁保护都不如自保更踏实。”

    陈文明连连点头:“是,谢谢领导,我给您添麻烦了,对不起。”

    “也没添麻烦,反正今天开庭这事,跟我没任何关系。我就是有点不了解你今天的做法,这才问问,现在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对方说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

    确认对方已挂断电话,陈文明自语着:“狗咬狗,两嘴毛。呸,呸,我怎么把自个也骂了。”

    自语毕,陈文明的心情又沉重起来,他知道领导可没那么好哄,那个姓吴的也不是省油灯。但事已至此,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只能是自求多福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