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迫不及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十二月十八日上午,县政府会议室,政府党组成员会正在召开。

    参加今天会议的有县长牛斌、各位副县长,以及两名党组成员:县财政局长向阳和县发展计划委主任。唯一缺席的是另一名党组成员: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楚天齐。

    会议已经进行到尾声,牛斌环视室内众人,并刻意盯着楚晓娅,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然后他重重咳了两声,说道:“刚才,政府党组给了大家充分民*主,讨论对楚天齐同志是否停职的问题。各位党组成员也很好的运用了这份权利,发表了各自的见解。大家的发言各不相同,各有侧重,总体来说,不同意的只占少数。根据大多数人的意愿,决定对楚天齐同志做停职处……”

    “牛县长,这样做不合理,我不同意。”忽然一个女声响起,打断了牛斌的话。

    人们不用看,就知道是谁,因为现场只有一位女同志,不是楚晓娅还能是谁?而且她也是刚才明确表示不同意对楚天齐停职的唯一一人。

    牛斌的脸顿时拉长了,脸上肌肉动了几下,很快又恢复了常态,而且还挂上了一抹笑容。他拖着官腔道:“小楚县长,我知道你和楚天齐关系不错,但我们县政府是国家机构,我们是人民公仆,做一切事情都要公字当先,而不能以公废私。做为一名党的干部,做为政府班子成员,我们国家机构实行什么制度,你应该知道吧?”

    “牛县长,我们国家机构实行民*主集中制。民*主是集中的基础,只有充分发扬民*主,才能达到正确的集中;集中是民*主的指导,只有实行高度集中,才能实现真正的民*主。宪法尤其强调,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要坚决防止和克服违反民*主集中制原则的个人独断专行现象。”楚晓娅回答的不卑不亢。

    “楚县长背的还挺熟,不过你最后那句话,应该是这么表述的:宪法强调,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要坚决防止和克服违反民*主集中制原则的个人独断专行和软弱涣散现象。”牛斌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声音也冷了好多,“不能百分之百背诵,还情有可愿,可是在执行时却要断章取义,那就是错误的,是非常不可取的。”

    让楚晓娅意外的是,看起来没多少墨水的牛斌,竟然能挑出自己的语病,这是她没想到的。她本来只是想通过“独断专行”四字,来阻缓对方的决定,不曾想却让对方扣了一顶断章取义的帽子。自己既不能辩解,更不能认可这个评语,楚晓娅一时不知该如何答对。

    牛斌得理不让人,继续给对方普及着原则知识:“正因为民*主是集中的基础,我刚才才充分发扬民*主,让大家畅所欲言了一番,其实我们开会历来都是这样的。但集中更是民*主的指导,只有实行高度集中,才能实现真正民*主。说的通俗一点,就是要少数服从多数,而不是少数凌驾于多数。刚才只有你一人和大家意见相左,表态不同意,这只占全体成员的十三分之一。你是党的干部,是体制中的一员,根据民*主集中制原则,你有意见可以保留,但必须要服从大家的决定。”

    经过刚才短暂的调整,楚晓娅已经理顺了思路,她微微一笑:“感谢牛县长点拨,以后我一定努力学习,提高理论素养和执行能力。”

    牛斌暗哼一声:一个小娘们,还骚的放不下你了。怎么样?还不是得给老子低头?

    “只是,在今天这个会上研究楚天齐同志停职问题,本身就是错误的。”楚晓娅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她要观察一下众人表情。

    听到楚晓娅的这番言论,好多人都面现惊愕之色。当然有人不禁是惊讶,更多的愠怒。

    楚晓娅继续道:“首先楚天齐同志的职务不是许源县政府任命,而是定野市委组织部和市人大分别任命的,因此县政府没有对其停职的权利。其次,刚才以所谓‘楚天齐同志脱岗数日’为由,那就更滑稽了。我记得,十一月八日那天,仍然是在这个会议室,仍然是在党组成员会上,我们曾经逼着楚天齐同志回避的,现在却说他‘脱岗’,岂不可笑?

    另外,据我所知,楚天齐同志在被要求回避假药案期间,并未耽误他自己的份内工作,就是近几天不在岗,也由局办公室副主任厉剑同志代交了事假条。因此,在这样的会上,研究楚天齐同志是否停职是荒唐的,也是在以践行民*主集中制为由,行践踏民*主集中制之实。”

    楚晓娅的这番话可够重的,帽子扣的足够大,现场目光全部集中在她的身上。尤其牛斌双眼已经渐渐眯了起来,两道寒光就隐在其中,随时要射*出的样子。

    “退一万步讲,即使在有权研究楚天齐是否停职的场合,但像今天这种所谓的民*主也是假民*主,更是曲解‘集中’二字的本意,行霸权之实。没错,刚才是只有我一人明确反对,但没有站出来反对并非代表赞同,有好多立场坚定的同志是在以沉默表示不赞同。如果要是让赞同的举手,我相信人数也不会很多,应该不能过半,更别说三分之二了。我怎么感觉这结论下的太早,有些迫不及待呢?”说到这里,楚晓娅停了下来,面带笑意的看着牛斌。

    这不是挑衅吗?一个排名靠后的挂职副县长,竟然敢对政府一把手如此讲话,是不想混了吗?还是她和楚天齐真有什么猫腻?大多数人都很疑惑。但有一点,要是现在让他们对楚天齐停职表态的话,他们肯定不会举手赞同。楚晓娅的大帽子可是扣在那了,谁没事愿意自戴一顶?且看牛斌如何应对吧,众人目光从楚晓娅转向了牛斌。

    牛斌的脸色非常难看,一边暗骂着“骚*货”,一边想着驳斥对方的措辞。见对方正挑衅的看着自己,他强压怒火,说道:“小楚县长不愧在省里机关待过,这扣大帽子的本事就是比我们这些县里人牛。本来有些话我不准备说的太直白,但小楚县长竟然如此强词夺理,那我不妨明说吧。种种证据表明,正是由于楚天齐以多种方式阻挠,假药案才迟迟没有进展。当然,只是以他一人的能力未必能做到,这其中还有个别人在帮着他做。”

    牛斌这番说辞,也很厉害。他首先用一句话,在楚晓娅和众人之间划了一道界线,暗示你这个省里下来的人,在压我们这些县里人,你和在座各位不是一个战壕的。经他这么一离间,便堵了好多人的嘴,如果要是想帮楚晓娅的话,那就是和大家为敌。然后他又给楚天齐扣了阻挠办案的帽子,并影射楚晓娅在“助纣为虐”。

    楚晓娅现在已经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尽管牛斌的话说的很重,可她并没有任何愤怒的表现,最起码表面很淡定,而且对对方的话似乎很是不屑。

    “诚然,我们不能直接对楚天齐停职,但是对一个下属局长履行监管责任,那是我们的职责所在。我们今天这么做,其实就是在征询所有党组成员的意见,待形成统一决定后,反馈到市公安局,由公安局再向上级进行反映。”说到这里,牛斌冷冷的道,“小楚县长,有什么不妥吗?”

    “叮呤呤”,铃声响起,是牛斌的手机,也只能是他的手机。在这种情况下,副职们都会调成振动或静音的,只有他会搞特殊。

    拿过手机看了看,牛斌举着手机,向大家示意了一下:“市局周副局长的电话,肯定也是为这事。”说着,他蔑视的看了楚晓娅一眼,那意思很明确:怎么样?市局都问了,你还能怎么的?然后按下了接听键。

    ……

    一辆越野车缓缓停在路边,整个车厢里只有驾驶位坐着一人。此人头戴大帽沿帽子,鼻梁上架着大号墨镜,一身灰色衣裤。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好多人称之“脱岗多日”的楚天齐。

    停稳汽车,楚天齐拨打了一个号码。

    不多时,电话通了,手机里传来楚晓娅的声音:“大局长,有什么指示?你上天了,还是入地了?”

    “我没你说的那些神通,现在正往县城赶。”楚天齐一笑,“谢谢你的仗义直言,否则我就被停职了。”

    “咯咯咯……”楚晓娅笑声传来,“好小子,你的密探真是无处不在。我们这儿刚散会,你就得到消息了?老实交待,谁是你的卧底?”

    “嘿嘿,还能有谁?你呗。”说完,楚天齐笑了起来。

    “去你的,少拿我开涮。”嗔过之后,楚晓娅继续道,“我其实就是说了些实话,什么作用也没起到。主要还是市局周局长及时来了电话,明确表示不同意。否则,对你停职的建议,怕是马上就报到市里了。”

    “不必谦虚,要是没有你的仗义直言,怕是根本等不到周局长来电,就已经散会形成文件了。谢谢你!”楚天齐说的很真诚,“回去后,我请你吃饭。”

    “还是算了吧,没等正式吃饭呢,怕是偷拍照片已经出来了。”刚说到这里,楚晓娅声音低了下来,“我这里来人了,再见。”说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

    刚结束与楚晓娅的通话,手机“叮咚”响了两声。楚天齐一看手机屏幕,上面跳出了几个字:老师,到哪了?我们马上就到局里了。

    楚天齐立刻回过去信息:正在赶回去的路上,估计还得一个小时到单位。千万不能让那小子跑了,也不能发生其它意外。

    信息发过去不久,又一条信息回了过来:明白,我亲自安排。

    收好手机,楚天齐再次启动了汽车。想到听说的政府班子成员会上的事,他忍不住道:“有些人迫不及待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