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百六十七章 想多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直到后半夜凌晨两点,众人也没有准确锁定那个神秘拉闸人,但形成一个共识,即此人是看守所工作人员。因为外面的人不容易进入看守所,尤其晚上不准留在里面,既使有特殊情况需要留宿,也都会有相关的登记记录,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当天并没有外人留在里面的记录。以看守所的设施、设备与人员值守情况看,如果外人要想非正常进入更上难上加难,几乎不可能。

    在分析会结束时,楚天齐指示,由看守所所长仇志慷和信息科科长周仝一起,根据画面中神秘拉闸人的身高、体形,去比对狱警信息。暂时先划定一个较大范围,然后再进行排查。

    曲刚也对刑警队两名副队长进行了指示,安排二人根据新发现线索,结合原来的证据,分析并排查嫌疑人身份。

    会议结束后,楚天齐、曲刚也没有休息,在刑警队二人陪同下,再次提审了乔晓光,让乔晓光指认画面中的那个人影。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羁押,尤其是对其相关犯罪证据的查证,乔晓光自知自己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只求能够尽可能的从轻发落。于是,他很配合后面的调查,原来那种飞扬跋扈、桀骜不驯的气势也了无影踪,完全成了一只听话又讨巧的哈巴狗。

    看到二位领导深夜提审自己,乔晓光知道肯定又发现了自己的什么犯罪证据。当听说是要他看录相,对那个嫌疑人进行指证时,他的心里放松了好多。他认真的看了三遍那个画面,最终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表示根本看不出来。然后说了好多人的名字,但也仅是根据身高、体形的一种猜测。

    见乔晓光未能提供有价值的信息,只得先把他继续关押,然后楚天齐和曲刚回到各自办公室,抓紧休息去了。

    ……

    尽管两眼熬的通红,还略有酸胀,但楚天齐还是在听到八点响铃后起了床。洗漱完毕,他坐到办公桌后,又思考起了那个神秘拉闸人的事。

    八点半的时候,周仝来了,把一份名单交给了楚天齐,这份名单上共有十八人,其中有好多人后面画了三角。

    周仝一指名单:“局长,这十八人身高、体型和那个人影相像,画三角的十个人是当晚在岗的人。仇所长表示,他今天就开始着手暗中进行调查,尽量保证不打草惊蛇,也避免弄的人心惶惶。”

    楚天齐点点头:“嗯,这样比较稳妥,不过要做到不打草惊蛇也不容易。”

    “仇所长也有这个担忧,他说今天先分析录像、值班记录及其它一些相关资料、证据。待到嫌疑人范围进一步缩小后,再进行实质调查。”周仝停了一下,问道,“局长,还有别的事吗?”

    楚天齐没有马上说话,而是笑了笑,才说:“现在只有咱们两个人,你这么称呼我,是不是太生分了?”

    周仝也一笑:“是有点别扭,不过别扭点也好,省的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楚天齐真诚的说:“我给你添麻烦了。你们和好了吗?”

    “别提他,烦。”周仝摆了摆手,“不是给我惹麻烦,我是怕给你带来麻烦。这几天我总觉得人们看我的眼神有些怪,他们的笑容也莫名其秒。好几次他们正议论热闹的时候,看到我就什么也不说了,然后不是迅速散开,就是眼神怪异。以前可从来没有这种情况,估计人们都听说了那天晚上的事。我倒没什么,反正早晚人们也会知道咱俩是同学,反正我也就是公安局一个小兵。可你不一样,你是县里名人,是一个前途远大的人,要是受到那件事影响,就太可惜了。”

    “是你想多了吧?我怎么没觉得?”楚天齐的话言不由衷,其实他也多少感受到了一些,他这么说只是为了宽慰对方,“再说了,那本来就是一个误会,人们还能说出什么?”

    “众口铄金,唾沫星子淹死人。”周仝摇摇头,“我以后一定会更加注意自己的身份,没有特殊事不会到你办公室来,也不会给你打电话,更不会发短消息。”

    楚天齐无所谓的说:“大可不必。当然我也希望别影响到你。”

    周仝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道:“局长,要是没有其它事的话,我先走了。”

    “没事了。”楚天齐回了三个字。

    周仝不再说话,回身走去。

    “等等。”楚天齐叫住了对方,“他是听谁说的,你知道吗?”

    周仝停下脚步,转头道:“我问过他,他只说是无意中听到的,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人。”

    “哦。最好不是有人故意的。”说着,楚天齐一挥手,“你忙去吧,周科长。”

    “是,局长。”周仝在说此话时,脸上一红,憋住了笑容。

    楚天齐也为各自打官腔的称呼好笑,直接笑出了声。

    周仝白了楚天齐一眼,走了出去。

    ……

    上午快下班的时候,曲刚来了,一进门就满脸喜色。

    楚天齐问道:“老曲,怎么这么高兴?有线索了?”

    知道局长问的是什么事,曲刚摇摇头:“没有那个神秘拉闸人的信息,我汇报的是打官司的事。”曲刚坐到了椅子上,“刚刚褚律师打电话说,聚财公司支付了村民第二租赁期的租金,还有精神赔偿金和滞纳金。”

    “那太好了,总算暂时了了一码事。”接着,楚天齐问道,“对了,这个案子中,聚财公司那个副总采用的手段特别恶劣、卑鄙,法院就没什么说法?”

    “律师说,聚财公司合同造假一事,属于伪造证据罪。根据《刑法》第三百零七条规定,犯伪造证据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以对方这种行为,应该怎么也得判一年左右。但那个副总究竟是代表公司,亦或是个人行为,还需要进一步认定。律师还说,法院判决下发前,专门找过他,法院表示如果要认定这件事,还需要一段时日,并建议通过其它方式得到实惠。律师经过和众村民商量,大家都同意得到其它实惠。就这么着,判决书上也才加了那么一条,即要求被告在本判决生效后六十日内,支付原告第三、四租赁年度的所有租金贰拾肆万玖仟肆佰捌拾圆整。”说到这里,曲刚摇摇头,“老百姓有时候目光就是短浅。”

    “老百姓固定觉得早拿钱更实惠,但这不是主要的。”楚天齐摆摆手,“他们也是尽量不想得罪聚财公司,担心聚财公司在付款时不痛快,担心聚财公司因此报复他们。而且我觉得,聚财公司很可能为此找过法院,也许这个方案就是聚财提出的。”

    曲刚表示赞同:“嗯,很有可能。法院就那样,平时总是摆出一副公正无私的样子,其实好多时候都想做好人,尤其不愿得罪一些有实力的公司。”

    楚天齐换了一个话题:“老曲,对于山林租赁纠纷一事,你怎么看?”

    想了想,曲刚道:“其实我也在琢磨这事,总觉得有些事解释不通,就拿合同造假这事来说,就很蹊跷。聚财公司费了老大劲,就是为了坑村民租金?就是为了少花一百五十万?这些钱对于一个公司来说,真不算太多,尤其还是分九年支付,那每年也才分摊十多万。正常情况下,就是县里每年压给这些公司的摊派,也远不止这些。

    更蹊跷的是,聚财公司为了达成造假目的,光是‘借’给何喜发就达六、七十万之多。这些钱即使真是‘借’、真准备收回的话,那么有这些钱就够支付四、五年租金了,聚财公司又何必绕这么大弯子,压了这么多钱呢?另外,何喜发被打一事发生的时间也很巧,是不是和某些公司有牵连?如果要是有牵连的话,那他们更是大题小做,就更值得怀疑了。”

    楚天齐点点头:“是呀,确实蹊跷。从现在看,何喜发被打一事,他们的确有很大嫌疑。如果真坐实了有他们参与的话,那这事恐怕就更不简单了。对了,何喜发可是说过对方想借公章,他们究竟要干什么?开证明一说,纯属是无稽之谈。”

    “蹊跷,的确蹊跷。”曲刚连连点头,然后道,“我们是不是现在查查他们,悄悄的查。”

    “不可,没有证据,我们肯定不能轻举妄动,既使悄悄的查,也不行。还有,现在这个猜测,也不能对别人提起。”楚天齐阻止了对方,“你想啊,为了一个合同造假,他们都能想出那么多花招,弄的那么周密,想必其它事也肯定有好多种应对方案。”

    “嗯,好吧。”曲刚站了起来,“要是没有其它事,我先走了。”

    “好。”楚天齐点点头,“对了,抓紧盯着那个神秘拉闸人。”

    曲刚也答了声“好”,走出了屋子。

    看着曲刚的背影,楚天齐陷入了沉思:真不是他?

    其实楚天齐自从来到许源县的那天起,就多次听到过聚财的名字,就怀疑上了这家公司,他现在的这种怀疑更重。同时,他还觉得这家公司肯定上面有很硬的关系,就是在公安系统也有他们的人。最开始楚天齐怀疑曲刚和他们有牵连,其实他刚才和曲刚探讨这家公司,就有试探的意思,但从曲刚最近的表现以及刚才的回复看,似乎又不像。

    哪会是谁呢?

    对了,何喜发现在的失忆究竟又有几分真呢?

    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