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就让你们互相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彭少根脸色也黑的吓人,他“啪”的一拍桌子,冷声道:“薛万利,身为正科级局长,你今天表现实在让我吃惊,也让我汗颜。讨论问题为什么要带脏字?发表不同观点,为什么非要用进行语言攻击?废话少说,先向市长道歉。”

    咦,好多人不禁暗自惊讶,这些话怎么这么熟?跟重播似的,只是声音不一样而已。

    薛万利也学着曹金海一样,做起了鞠躬虫。

    王永新也好似配合重演一样,照样“哼”了一声,把头扭向一边。

    彭少根又说:“薛万利,你看看,把市长气成什么样了?要是换个脾气爆的人,早就给你两个耳刮子……”

    好多人几乎忍俊不禁,怎么又重播上楚天齐的话了,连腔调都有几分相像?但这些人还是尽量忍着,生怕因“噗嗤”一声,而招致那个黄脸人的责骂,进而也变成鞠躬虫。人们都认为忍着不哭难受,没想到忍着不笑更难受,真应了那句骂人的话“有屁不放,憋坏五脏”。

    “噗嗤”,终于有一个人忍不住了,这个人就是王永新。

    彭少根适时做了解读:“看见没?薛万利,市长都被你气乐了。”

    “噗嗤”、“噗嗤”,连着好几声响起,人们不禁暗道:这彭市长也太幽默了,竟然能这么解读。紧跟着,大家看到了一张黑着的黄脸,便马上把后面的声音憋回去,实在憋不住的,就用咳嗽掩饰。

    整个一圈“表演”下来,会议室又静了下来。

    王永新扫视一眼众人,尤其在彭少根、楚天齐脸上各停了一下,说道:“这就完了,这也太的轻描淡写了吧?我们的好多制度本来都是好制度,但在执行时却失之过宽、过松,导致违纪、违规成本过低,也才助长了不良风气,希望二位副市长要警醒。”

    “是,是,市长说的是。”楚天齐缓缓的说,“是否让他们把各自的理由再简述一下,看看问题出在哪?”

    “有必要吗?还让他们继续指天骂地?”王永新语含轻蔑。

    楚天齐回答:“我考虑让他俩充分阐述一下观点,也才能找到他们更多的短视与不足,才能对他们施以教导和纠正。”

    “好啊,看来你是要给他们申诉的机会。”王永新把头又转向彭少根,“你觉得呢?”

    彭少根点点头:“也好,道理越辩越明。”

    “好吧,那就继续吧,谁先?”王永新说着,身子仰靠到了椅背上。

    这次彭少根先说了话:“薛万利,迅速破案是公安本职工作之一,你要多从自身找不足,而不是要找兄弟部门的短板。”

    “彭市长教导的对,确实破案的事不能指望别人去做,但整个案子的破获也不能只是警方一家的工作。就拿这三次投资商被打的事来说,确实蹊跷颇多,尤其跟城建局紧密相连。一、这三起案件……”说着,薛万利点指笔记本内容,讲说起来。看得出,这是他刚才临时做了笔记。

    人们听出来了,薛万利前面讲的客气,后面列出的一条条、一框框,却都把矛头对准城建局,显然是把城建局描绘成了三起案子的*,和“罪魁祸首”也仅半步之遥了。

    相比大多数人看热闹为主,曹金海和城建局几位听的非常认真,而且一边听一边做着纪录,而且不时互相交换着笔记,显然是在准备辩论材料。

    待薛万利讲完十条后,彭少根说了话:“老薛呀,看起来公安工作确实也不容易,有时也难免被冤枉。但不论什么原因,都要讲规矩,都不能说话不讲方式,都要考虑他人的感受。”

    静过几秒钟,楚天齐开了腔:“老曹,刚才你说话确实太急了,我也第一次听到,希望也是最后一次听到。看你的表情,肯定也是想诉苦了,但你要摆正自己位置,讲话一定要客观,不要信口开合。”

    “是。”曹金海点点头,讲说起来:“成康市发生这三起案子,做为城建局领导,我非常痛心,也很是焦急,马上便组织人马,做了一些补救工作,尽量协助有关部门防患于未燃。一……”

    还真对仗工整,也是十条,几乎把薛万利的论点全都驳了一遍。

    “确实做了好多工作,确实应该辅助相关部门做好安全工作,确实……”楚天齐点评起了曹金海的言论。

    看着刚才的一系列“表演”,王永新首先想到了一个词语:隔靴瘙*痒。

    待楚天齐讲完,彭少根又说:“老薛,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有。”薛万利接了话,“我认为……”

    王永新摆了摆手:“行了,这里是市政府会议室,不是大讲堂,大家都有好多工作要做,没时间听你俩开辩论会。说一千道一万,今天你俩破坏会场秩序,该怎么处理?是停职观察还是……”

    “市长,留职做检查吧。”彭少根接了话。

    “对,留职,做深刻检查。”楚天齐赶忙附合。

    “好,看在你俩的面子上,就让他们做检查,但这检查不是写写就完事,而是要在全县党政干部会上由本人亲自宣读。”王永新一笑,“可以吗?”

    “可以。”彭、楚都点点头。

    “还有,三个案子必须在一月之内破获,如果到时还是这样,那薛万利、曹金海都要受到责罚,一个也跑不了。”王永新话题一转,“当然,也要找出事发原因,公安和城建的责任也要划分出笔重。”

    啊?众人都听出来了,公安和城建还得掐呀,否则责任多少可是此消彼长的。

    不容别人插话,王永新直接说了“散会”二字,然后起身,昂首阔步走出屋子。

    剩下其余众人,有的面面相觑,有的相视一笑,有的则横眉冷对。

    ……

    一路上脸色阴沉,但在进到办公室后,王永新立刻满脸喜色,长嘘了口气,胸中舒服之极。这两天,可憋闷坏了,让那两个家伙差点气个半死。

    今天这个会,王永新就是为了收拾彭少根和楚天齐,以报被耍之仇。说实在的,前天开常委会,王永新被耍了个结结实实,而且还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在前天常委会上,王永新之所以提出招商局局长人选事宜,那是他已经提前做好了铺垫。

    两月前,招商局工作不利,频被企业投诉,那时王永新正对招商局长位置有想法,便借题发挥,让监察局查处卜明宇。其时彭少根正在首都调理,也为王永新拿下卜明宇提供了便利。在对卜明宇查处时,王永新给属下定了原则——就事论事,不搞扩大化。因此卜明宇得以只是违规和轻微违纪。在彭少根调理归来时,王永新第一时间找了对方,并暗示用“卜明宇提前安全退休”,来交换招商局长位置。彭少根当时隐晦的表示同意,王永新认为对方屈服于自己,便接着谋划接下来的事。

    又经过几次试探和交换,与薛涛也达成了共识,但薛涛不同意直接列入正式议题,而改由王永新提出来,以免让组织部长挑理。虽然这样不够光明正大,但达成目的为原则,王永新也就接受了这个建议,还在上周向彭少根讲了“焦艳*丽是个招商人才”这句话。

    市委书记和自己已经达成共识,主管副市长也认可了自己安排人选,安排一个正科级局长位置完全不在话下。正是带着这样笃定的自信,王永新才让彭少根推荐人选,为了尽量减少节外生枝,他在引言中还不吝夸赞了彭少根和楚天齐。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彭少根竟突然反水,不但用所谓“专业”二字推出郝老蔫,还直接点出焦艳*丽不合适。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姓楚那小子也帮虎吃食,给彭少根站台。这个情况完全出乎意料,还怎么举手表决?即使表决,除去弃权票和反对票,也肯定过不了半。王永新只好“打掉牙和血吞”,认栽了。

    认栽可不只是一句话,差点让王永新气的吐血,他甚至想要再拿卜明宇的事找麻烦。但事情已经处理,再捡起来显然不合适,可能彭少根也未必畏惧,那就只能另想他策了。

    在气愤之余,王永新也不禁纳闷,那两小子应该互不兼容才对,怎么一下子狼狈为奸了?

    很快有了答案,第一笔拆迁款下拨到位。王永新恍然大悟,果然有肮脏交易,恐怕这还只是表象,没准还有更卑鄙的勾当,必须予以制裁和打击。用什么办法呢?王永新很快想到了投资商被打案。现在案子没破,总得有人承担责任吧,那就把城建和公安拉出来,让他们互相“推荐”一番,就不信他们不掐,只要他们一掐,那两个后台老板不能无动于衷吧?

    城建和公安的蠢货如愿掐了起来,但那两个后台老板倒是老神在在,就跟没事一样,显然识破了自己的计谋。那好啊,那我就烧你们马仔的屁*股,看你们灭不灭火?果然,一把火点下去,先跳出来一个,紧跟着又一把火,又跳出来一个。既然都跳出来了,那你们就掐吧,想不掐都不行,可是有那么多小弟看着你俩的。我就是要让你们互相掐起来,就是要给你们戴上笼头。你们掐的越凶越好,省的联合起来对付老子。

    “笃笃”,敲门声响起,打断了王永新思绪。

    屋门一开,秘书杨永亮走进了屋子。杨永亮喜形于色,边走边说:“要掐起来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