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百八十七章 张天彪主动请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长假结束了,休假的人们都回到了工作岗位。

    在最后两天假期里,楚天齐重点思考了插手假药案的事。这件案子,如果从分管工作的角度看,由张天彪主抓最合适,因为刑警、交警等警种都是属于他的分管范畴。但是,张天彪平时就对自己不感冒,经常出言不逊,他能对自己安排的工作用心?而且张天彪对调查假药案又是坚决反对,以他这样的心态,能把工作做好?可是如果不让张天彪主抓的话,那么调用刑警、交警的时候,又恐怕要不顺,或是出纰漏。

    说实在的,就冲张天彪现在的工作态度,就冲张天彪对自己的态度,楚天齐早就想把这个刺头踢开了。但出于好几种考虑,现在还不能这么做。

    首先,张天彪是曲刚的人,如果直接把张天彪拿掉,那么势必逼的曲刚和自己对立。所以,对于张天彪前两次工作失职,楚天齐都高举轻放小施教训,算是给了曲刚面子,曲刚也承了这份情。否则,把张天彪踢开,最起码拿开这小子的一些分管工作,那是理由十分充足。

    其次,如果拿开张天彪、柯晓明等人,可现在又没有合适的人可选。班子成员就那么几个人,孟克目前倒是挺支持自己的,做事也很公正。但如果让孟克既抓纪检又分管一些日常业务的话,就会与纪检的独立性相冲突,有既当裁判又当教练的嫌疑。

    还有,即使把张天彪、柯晓明之流踢开,可现在自己根本就没有可用的人顶上来。仇志慷、高峰已经给予了重用,不可能再提拔或调岗。周仝倒是很有能力,可她家里有小孩,而且现在两人的同学关系已经曝光,对她的使用就更得慎重,得堵住悠悠众口。

    另外,自己是外来户,无形当中和当地官员就有对立性。如果自己一旦踢开张天彪,那就不但会遭到曲刚一系的强烈反对,就是县里其它的本地派系也会因为兔死狐悲,而背后使绊子、下黑手。

    所以暂时不能踢开张天彪,但也不好使用这小子。

    在查假药这事上,张天彪不能用,孟克又得主抓纪检。而且孟克不直接参与这件事,也便于关键时刻帮助自己。

    那剩下的人中,赵伯祥就更不能用了,在这件事上属他反对最激烈,就跟动了他奶酪似的,这是楚天齐始料不及的。不但这事不能靠他,以后在其它事上也要慎重了。常亮是他的人,也就不能用。

    思来想去,还是让曲刚抓假药案,还比较合适。因为:他是常务副局长,能够统筹各警种的力量。虽然张天彪现在对曲刚也颇有微词,但两人之间毕竟属于内部矛盾,曲刚关键时刻肯定还能指挥动张天彪。尤其在这件事上,曲刚还是持支持态度的,最起码从心理上,应该对这个案子不排斥。另外,也可以通过这件事,观察曲刚的做事风格,看对方能不能靠的住。因为那件事很可能也绕不开这个常务副局长。

    虽然已经决定由曲刚去抓这个案子,但上班第一天,楚天齐还是没找对方谈这件事。他在等,等政府的命令到来,也在等工商、药监找到局里,那样就真正师出有名了,能够减少不小阻力。虽然这种等待会耽误时间,但更会缩短侦破时间,这个帐是能算过来的。

    之所以等,还因为楚天齐有信心,他知道政府会找局里的,因为马上就会发生上访的事。几天前在班车上,他可是亲耳听到了那两个女人的对话,当时那个姚婶明确说上班了就上访。另外,他那天看到了姚婶的状态,也听到了对方的描述,看来暂时吃假药的人还没有大危险,不会耽误事的。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又到下午下班时间了,既没听到有上访的事,也没人来办公室汇报工作。期间只有贺敏来送报表并签票,另有两人也来签了几张票。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接通了电话:“佼佼,到家?……好,那我就放心了……一定。”道过“再见”后,楚天齐按下了挂断键。

    电话是何佼佼打来的,她向楚天齐报了平安到家的消息,同时邀请楚天齐到何阳做客。昨天的时候,楚天齐给何佼佼打电话,想要了解一些药类常识。结果何佼佼正在来许源县的路上,于是晚上楚天齐请何佼佼吃饭,顺便侧面打听了一些自己感兴趣的内容。

    抬手看了一下手表,时间已经五点半多,楚天齐站了起来,准备到楼外转转,然后就去吃饭。

    “笃笃”,敲门声响了起来。

    楚天齐说了声“进来”,目光投向门口方向。

    屋门打开,一个人走了进来。

    看到此人,楚天齐就是一楞:这可是稀客。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从不登门的副局长张天彪。

    张天彪关好门,大踏步走到桌着,冲着楚天齐就敬礼:“局长好。”

    这真是没想到,但对方敬礼在前,楚天齐也只得回了一礼,然后问道:“张副局长有事?”

    张天彪满面堆笑:“局长,我想向您汇报工作,谈谈心。”

    谈心?楚天齐不仅纳闷,同时也疑惑,不明白这小子玩什么花活。他沉声道:“说吧。快开饭了。”

    “局长,耽误不了您多长时间。”说着,张天彪向前走了一步,“我想请您请战。”

    请战?是挑战吧。楚天齐疑惑更甚,不禁摇了摇头:“什么意思?”

    “我请求接受查办假药任务。”张天彪语气很郑重。

    “你说什么?为什么?”楚天齐不解,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还是自己听错了?

    张天彪一本正经的说“局长,放假这几天,我哪也没去,就在家里反思了。反思我的态度,反思我的思想,甚至反思我的灵魂。经过反思我才发现,自己现在变了,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我张天彪从小就有警察梦,自上警校那天起,我就发誓,一定要做最优秀的警察。于是我在警校刻苦学习,门门优秀,有两个科目一直是全年级第一,其中一个单手射击成绩还是警校连续五年的校纪录。分配工作后,我进了梦寐以求的局刑警队,从普通刑警干起,后来又到派出所做副所长、所长。但我割舍不掉刑警梦,自动请求到刑警队做副队长,刚三十岁那年做了刑警队长,两年前升任现职。

    在上警校和这些年的工作中,我虽不敢自称如何优秀,但我一直很上进,很爱学习,是一步一步脚印进步的。可是今年我变了,从你当局长那天我就心里不平衡,我觉得你年轻,认为你是外行。于是我就看你笑话,就和你较劲,后来更是故意和你对着干,你说‘是’,我就说‘否’,你说‘不行’,我就说‘没问题’。总之,我是自负与自卑心理交织,灵魂都几乎扭曲了。

    在这期间,不只是对你看不上,就是看老领导曲局也不顺眼。在这条路上我是越走越远,这都是我自我孤立、自以为是的结果。其实我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但我还不自知,还觉得很委屈。只到放假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孤零零的坐在山涯上,四外除了黑黢黢的山峰,就是深不见底的山谷。忽然,我的身体向山下滑去,无论如何也不由我控制。就在我正觉得实在坚持不住,马上就要掉下去的时候,我媳妇叫醒了我。

    闭上眼睛就是那个梦,一睡着就看到深不可测的的谷底,于是我只能醒着。就这么折腾了一夜,我才开始反思,后来我忽然悟到了,我是自己在把自己推下山去,我该回头了。可是我今天一来,又没了勇气,后来在曲局给我鼓励的情况下,我才鼓起勇气说出这些话。我不能再蹉跎了,我应该找回自我,恢复优秀刑警本色。所以,我请求接受这个任务。”说完,他就那样盯着对方。

    这是张天彪吗?太不可思异了,他能迷途知返?还是被曲刚做工作了?或者真像他说的那样,梦的影响?

    剧情反转太快,楚天齐一时看不明白,想了想,说道:“张副局长,你能主动请缨,并说出这些话,我很高兴。说实在的,你今天说的这些,我没想到。这些天我一直在考虑查办假药案的事,但没有考虑你。这不是对你的歧视,而是你对待此事的态度和日常工作态度,都让我不敢把这个担子压给你。你今天能说出这些,让我刮目相看。因此,我还要重新考虑一下,也要适当交流一下意见。”

    “谢谢局长,您能重要考虑,我已经很满足了。无论最后这事是不是由我主抓,我都责无旁贷,一定百分百配合。”说着,张天彪再次一个军礼,“局长,随时待命,再见。”说完,转身走去。

    看着张天彪消失在门外的背影,楚天齐不禁自问:这是真的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